【御澤/鳴澤】細數流年-沒採用的情節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為33.惡夢X一對一的另外版本-鳴澤版

-->前提:青道第一次對上藥師高中,澤村被雷市轟出全壘打後,整個人的情況都不對勁。

 

 

比賽結束後,以淡定著稱的降谷都表現出不滿的把人拉出小房間,在回程的校車上吉川擔憂的看著把自己獨自圈起的澤村。

從投手丘下來的澤村一直把自己侷限在自己的小天地裡。

如果不適時的打人拉出來,真不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一到學校,御幸他們陸續的下了車,結果在大門口有個他們都不陌生的身影。

成宮穿著隊服靠在牆上手滑著手機,完全是剛比賽結束的模樣。

「成宮鳴!?」

聽到他們參差不齊的驚呼聲,當事人才抬起頭。

「呦。」成宮抬了抬手向他們打招呼,但視線卻只留給御幸跟降谷。「一也、竹馬。」

降谷眉頭一皺,但卻沒有對他的說詞生氣。

「你來這做什麼?」

「來祝賀你們打進前四強啊。」

成宮把手插在口袋裡走向他們,但卻不斷的往他們這看。

「小榮呢?我找她。」

「你找她做什麼?」

降谷提高警備,但卻被對方無視。

「沒看到她。」

成宮喃喃的說著,他的話讓他們緊張的張大眼睛,趕緊到處尋找她的身影。

明明剛才都在怎麼會不見?

看他們一副著急的模樣,成宮自行判斷他們也沒有想過會這樣。

他不慌不忙的把手機再次拿出來,熟捻的撥出電話,自然流露的講起電話。

「小榮~~妳現在在哪裡~~」他轉過身背向他們。「我可是知道妳會去哪裡,限妳五分鐘內出現在大門口,不然我不建議去女廁把妳抓出來。」

不知道澤村在電話裡怎麼跟他講,反正成宮停頓好一會。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不就是因為妳被打出全壘打!」

「不要管我為什麼會知道,總之妳沒有拒絕的權利。」

他猛然的抓起頭,對著手機大吼。

「妳不出來我就殺過去!反正我又不是沒做過,只不過是全壘打妳給我消沉什麼!又不會有人打妳!」

往校內奔跑的成宮邊跑邊吼:我好歹也是花三年才走出來,妳這個用三年去逃避的人沒資格說害怕!

看著他的背影,他們才後知後覺,原來成宮是知道澤村的情況才會從稻實那趕過來,明明今天他們也有比賽,卻比賽完沒有回學校而趕到這來。

該說真不虧是以前一起受訓練的夥伴啊。

御幸默默的把澤村的那一份拿到肩上來。

 

一找到澤村成宮二話不說直接把人拖出學校。

「真是的,一直用手擦眼睛,妳不怕眼睛發炎嗎?」

成宮站定位面向澤村,她一見到他眼淚就像水龍頭似的流下來,看她一時間停不下來,他只好拿出手帕幫她擦眼淚。

「這種事我只做一次,再哭自己擦!」

「……」澤村吸了吸鼻子,哀怨的看著他。「要我不要哭就直說嘛,哪有人這麼惡劣的安慰人啊!」

「被轟出全壘打就哭,那我不就哭很多次!」

「……」澤村眨了眨淚眼。「阿鳴,你很常被打出去喔?」

「這不是重點!」

成宮用力的敲了她的頭,讓澤村吃痛的抱著頭,迅速的跟他拉出一段距離。

「妳這個笨蛋,只不過是一支全壘打,失一分而已,幹嘛把自己搞到下場還心情糟成這樣,根本不值得啊。」

「我還能怎麼辦!那時候、那時候……」

成宮拉起她的手繼續往前走。

「都說了,我可是花三年時間去克服,而妳是藉著籃球去逃避,我是知道的。」

「我又沒再逃避……晚上偶爾還會夢到啊……」

「妳看這個。」成宮把他們兩人的手拉高。「手腕上的護腕不就是我們已經從那畢業的象徵,所以不要再想起那時候的事情。」

他們手腕上戴著一模一樣的護腕,只是澤村的右手腕上的護腕還有一條細鍊纏在上面。

「難道你說忘就忘得了嗎?」

「忘不了就不要忘啊,這麼簡單妳都不知道嗎?」

「亂說。」

「本大爺會亂說話嗎?」

成宮瞪了她一眼,讓澤村安靜下來。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沒有那時候的教練,我根本不會有現在。」

「……阿鳴,你那時候跟和谷離開後,是他幫你走出來的嗎?」

澤村知道那時候事情鬧得很大,最後他們全家還因此搬到別的地方。

「不是。」成宮呼出很長一口氣。「最後是雅學長幫我的。」

「妳呢,不是之後跟了一個籃球隊的離開?」

「你聽誰說的?」

「是……翼跟我說的,是他把妳從那裏帶出來吧,雖然妳在籃球的天賦比棒球好太多,但是……他沒有幫妳?」

澤村想了想,看著手腕上的鍊子後搖了搖頭。

此時兩人站在一家打擊場。

「這裡有自由練習區,我們去那吧。」

不只有打擊區還有投球區,不過他們是去一間室內的運動場。成宮把手套套上左手,澤村則站在打擊區。

「我是在國一時加入一也的球隊,但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那裡的教練。」

成宮投出一球後澤村揮棒落空聽到他這麼講道。

「原本想隱瞞但不到半年我爸媽又發現,所以我又換了一個球隊,在國三時遇上雅學長。」

這時澤村把成宮投來的球敲了出去。

「被打出全壘打又怎樣,那都是捕手的問題,捕手的責任就是幫我們投手配球,我們只要盡力把自己最好的球投進他的手套,如果被打出去就是捕手的判斷錯誤,我們根本不需要受挫或自責,這應該是捕手該有的。」

聽他的話澤村才想起,她似乎有聽到御幸對她說對不起,不過那時候她很恐慌下一秒會不會被打,所以印象很模糊。

「再說,如果我們把球投到讓打者都打不到,那就根本不用管捕手的指令啦。」

澤村用力的把刁鑽的球打出去。

「所以你都是這樣投球啊,小心被雅學長討厭。」

「他才不會討厭我咧,我可是王牌投手。」

看他自信滿滿,澤村把球棒跟他交換。

「完全看不出來你也要花三年的時間走出來啊。」

「喂!太失禮了,我也是人啊!」

澤村用右手轉了轉棒球,她很久沒用右手投球了。

「吶,阿鳴,下次還是帶籃球來比較好。」

「別得寸進尺。」

成宮猛然的敲了她的頭一下。



-----TBC?-------

根本不可能會有續集~因為在打下去真的會變成鳴澤了~~

因為內容有太多訊息,所以完全沒有考慮就直接手動消失,不過想想既然有人想看就勉強的放上來。

覺得不明就裡沒關係,因為就是這樣才會被我砍掉重練,之後再接御幸找榮純打球那好像也可以,不過鳴澤味道太濃(有嗎?)

不要問裡面出現額外的兩個人,因為作者還在釐清他們的角色定位,所以無法在短時間內說明清楚。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4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