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65 15

【御澤】細數流年-37 海邊X別墅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皆OK請往下拉吧




37. 海邊X別墅

「妳怎麼會在這?」

「這應該是我要問你的吧。」

兩人互看好一會,最後御幸對她張開手。

「妳先下來好了,我看妳在上面看得很緊張。」

澤村蹲坐的岩石位置比御幸還要來的高,他真的很怕她一不小心滑了下去,另一頭可是暗礁密布,下去可不是擦傷就能了事。

「唔……」

她東看西瞧,最後無視御幸張開的手,用倒退的方式慢慢攀下來。她認為自己爬的上去應該也可以自己下來,但是她太看得起岩石表面坑洞的穩固度,腳踏的地方一鬆落整個人往下滑,要不是御幸一直留意她的動靜,要不是他沒有一直站在她身後,如果他沒有接住她,澤村可能會受傷。

「小心一點啊。」

被御幸抱的滿懷讓她臉一紅,腳一踏地就立刻掙脫出來,吶吶的說:「謝謝。」

臉紅的她不常見,所以御幸只是笑著沒有再多說話。

「我還以為妳會回長野。」

「……」澤村轉過身悶悶的說:「你覺得我回去後還出的來嗎?」

御幸才想起當初她就是偷跑出來到青道,他有些尷尬的搔了搔臉。

「抱歉,我忘記了。」

「沒關係啦。不過御幸你不是要回家嗎?怎麼會在這裡?」沒等御幸回話澤村又自己說下去:「還是說你也跟我一樣出來玩?」

「一半一半。」

海風很強讓他們兩人的頭髮吹的到處亂飛,御幸用手壓了壓沒有戴帽子的頭頂。

「我家在這附近有房子,想說可以順便過來看海轉換一下心情。」

那不就跟她一樣。

他們兩人一前一後走在海跟沙灘的交界處,他們把鞋子放在沙灘的某一處,赤腳的踏在浪花上。

澤村像小孩子的用腳把海水踢上來,自己一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昨天的比賽……」

一個海浪拍打沙灘,再從他們腳邊捲起一些沙子帶回海中,澤村停下動作,微微側過頭。

「並不是妳的問題。」在御幸腦中浮起的是剛才見到的淚眼。「我們並不指望你們一年級有什麼亮麗表現,在昨天比賽上你們的表現都超乎我們的想像,不只有降谷,妳也都投出到目前為止最棒的棒球,雖然學長們的夏天結束了,但是我們還有秋天的明年的夏天,所以……」

御幸的話還沒說完,澤村就蹲下身子用力的在水面打出老高的水花,出乎意料之外的攻擊讓御幸毫無防備的被潑了一身濕。

「難得我想安慰妳,妳……」

再一次被她的水攻擊到,御幸臉上的眼鏡全都是海水。

「澤、村、榮、純!」

有話說以眼還眼,所以御幸以水還水,他也蹲下身子對澤村潑水。

「啊!看招!」

澤村別開頭仍精準的對御幸擊出一波又一波的強勁水柱,御幸也不遑多讓完全沒有手下留情的連續攻擊。

沒多久兩人沒有一處是乾的。

「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是說的簡單做卻難,所以我們不就是來這裡轉換心情嗎?既然都來海邊了,就玩水吧!」

澤村邊潑水邊說話,還不小心喝到幾口海水。

「看不出來妳這個笨蛋還知道我想說什麼,什麼時候變聰明了?」

「現在!」

澤村話一講完就被御幸用雙手製造出的浪高衝擊到,整個人立刻往海裡跌去。

「呸呸呸!」

她掙扎的要起身腳卻滑了一下,整個人又跌進海中。

「御……」

求救的話還未說完,要退回海中的浪花又把她往另一邊帶,離岸邊越來越遠的她只能把手伸出海面。

原本想看她狼狽的模樣,沒想到澤村卻沒有他預期的起身,御幸趕緊往她那移動,迅速的抓住那隻求救的手再吃力拉進懷裡。

「澤村!」

把人拉上來後他趕緊用力拍了她的背,讓澤村把喝進去的海水吐了出來。

「咳咳咳!」

「妳不會游泳?!」

御幸趕緊往岸邊遊去,在懷裡的人搖了搖頭。

「不會游泳還敢來海邊玩水?」

被她著實嚇到的御幸難得臉色蒼白,比起無人出局滿壘打者是四棒還要讓他驚慌。

澤村也被嚇到在他們放東西的地方大口喘氣。

「我不知道會這樣……」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不知道是說給澤村聽還是自已,御幸也癱坐在一旁。

兩人休息一段時間後,在夕陽的壟罩整個海平面時他們對視,然後大笑許久。

 

玩了水後渾身濕透的兩人走回馬路上,一陣涼風吹了過來,澤村打聲噴嚏。

「我的外套借妳穿吧。」

「你不是也跟我一樣全身都濕了,濕的外套還有保暖效果嗎?」

「不然妳住哪,我送妳過去。」

「……」

澤村摸了摸鼻子,步伐一頓但隨後恢復正常。

「澤村?」

「我好像忘記找了。」

「……妳說什麼?」御幸的語調有些上揚,嚴厲的說:「現在的暑假觀光客可是很多,妳沒找那妳晚上要睡哪?」

「我也是觀光客啊,放心啦,一定還找的到住的。」

聽完她樂觀的想法,御幸扶額。

「妳是第一次出來玩嗎?」

「嗯……以前跟爸媽出來玩過一兩次,不過自己一個人倒是第一次。」

「既然是第一次自己出來玩,好歹也找一下朋友吧,降谷呢?」

「是我自己想要出來玩,跟降谷又沒有關係。」

完全沒有聽清楚他的重點。御幸深深嘆口氣。

「澤村,可不可以請妳有身為女孩子的自覺啊,」他語重心長的說道:「女孩子自己在外本來就比較危險,更何況妳連晚上住哪都不知道,妳有可能會露宿街頭耶。」

「就露宿街頭啊,今天找不到還有明天啊。」

「天啊,妳要自己一個人在外幾天啊?」

「我打算教練放我們的三天假都拿來玩,最後一天再回去。」

御幸覺得自己得頭有些痛,這比如何配球讓打者出局還要來的費神,有誰可以告訴他怎麼樣才能讓眼前的孩子懂得保護自己啊。

「妳不怕被人怎樣嗎?」

「……」看御幸一副超級擔心的模樣,澤村噗哧一笑。「御幸,你好像我媽喔。」

「……哈?」

他可是很認真的在為她擔心,結果當事人還置身事外的說笑。

--笨歸笨至少要有一個笨的底線啊!

「不對,你是男的,所以應該是我爸。」澤村輕輕戳了戳他緊皺起來的眉間。「再皺眉頭下去,年紀輕輕你這可能就會定型囉。」

「喂……」

「謝謝你替我擔心啦,放心,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那還真是可靠啊。

御幸又再一次嘆口氣。

「算了,找不到住的要不要來我家?我家就在這附近。」

「………御幸,難道去你家就是有女孩子的自覺?」

他用力的彈了澤村的額頭。

「少囉嗦!」

 

澤村兩眼發愣的看著眼前的建築物,御幸自然的走上前按下對講機,大門被打開後御幸再把她拉進去。

一進到裡面,正中央是金碧輝煌的兩樓別墅,一旁還有獨立游泳池,另一邊是車庫其上還是佔地不小的私人花園,他們繞過中央的噴水池來到高聳的門口。

「御幸……你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嗎……這個家……」是她看過最誇張的。

「呃……」

老實講他沒有帶過朋友回家,所以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這時門被打開,看到裡面的情景後澤村的嘴巴更是闔不起來。

「歡迎回來,小少爺。」

左邊站著身穿正裝的管家,另一旁站著一二三四五個女僕,澤村有些緊張的吞了吞口水,不會他爸媽也在家吧。

「我今天有朋友會住這裡,妳們先幫我清一個房間出來,還有帶她去洗澡,順便拿乾淨的衣服給她換上,晚餐也多準備一份。」

御幸邊走邊下指令,動作一氣呵成完全沒有違合感。

倒是後頭的澤村接收到管家及女僕的視線後,整個人渾身不對勁,她戰戰兢兢的對他們一鞠躬。

「你們好。」

才說完一句話,女僕們直接往她身上撲去。

「欸!」

御幸坐在客廳看著雜誌,他簡單沖個澡就出來等晚餐,雜誌才翻了幾頁就聽到由遠到近的腳步聲。

從沒聽過且又快速的腳步聲讓他抬起頭,才定眼一看,澤村緊抓住浴衣衣領模樣狼狽的跑了過來。

「澤村妳……」

「浴、浴、浴、浴、浴室……」她驚恐到無法說出完整的話。「她們、我……」

「發生什麼事情?」

「我被人脫衣服!」

御幸表情一僵,趕緊到澤村要使用的浴室,他把門一拉開,不出他意料裡面有兩個蓄勢待發的女僕。

「阿碧、小雙,妳們在做什麼?」

一個手拿肥皂一個拿著剛從澤村身上脫下來的衣服,她們兩個眼神發亮的說:

「難得小少爺帶朋友回來而且還是女生,所以我們想說要盛大款待。」

澤村躲在御幸身後不斷的搖頭。

「我不要、我不需要!」

御幸嘆口氣。

「妳們先出去。」

「欸~~好不容易有人來,我們想……」

「出去。」

那兩名女僕在御幸難得嚴厲的語氣下走出浴室,等她們的身影都完全消失後澤村才敢從御幸身後出來。

「好可怕啊。」

那時候她被一群女僕圍繞著,聽她們說著「這是少爺的菜嗎」、「原來菜長這樣啊」等她不懂的話,接著就被她們簇擁到浴室,門一被關上發現還有兩個人留下來,然後她就開始被她們扒衣服,想到好不容易逃出來的過程,澤村還有些心有餘悸。

「抱歉,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們做這樣的事情。」

「不是有句上樑不正下樑歪嗎?」

「喂!這句用在我身上不對喔。」

「可是任誰遇到剛才情形都會這麼想吧。」

緊抓住衣領的手這時才放鬆。御幸盯了她看好一會才斟酌用詞的說:

「澤村妳……浴衣裡該不會沒穿衣服吧?」

兩人之間靜默一會,接著澤村臉迅速脹紅的往御幸臉上落下一掌,再用力的把他往浴室外一推,最後門猛然關上在門內大吼:

「御幸你這個大變態!」

背用力撞上後頭牆壁的衝擊,加上臉上的火辣感讓御幸深深覺得:真不歸是澤村家的孫女,跟爺爺的力道完全一模一樣。

 

從浴室離開後澤村遇到管家,他畢恭畢敬的向她一鞠躬。

「小少爺正在講電話,勞請小姐先到餐廳用餐。」

只有在電視劇才聽的到的用詞現在卻出現在現實,澤村點了點頭不知道該怎麼回才不會失禮。

到了餐廳依舊是大的可怕,中間擺的桌子長度應該可以讓二十個人同時使用。

「不知道小姐是要先用餐還是要等小少爺過來?」

「……等他過來吧。」

「好的。」

等管家退下後她才開始觀察牆壁上的擺設。

「這幅畫……這個花瓶……這個裝飾品……」

只不過是餐廳而已,裡面的擺設怎麼看都會覺得價值連城,她連碰都不敢碰,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打破,她可是沒錢償還。

「這是……照片?」

在一個壁爐上有個相框,裡面有四個人,其中一個戴眼鏡的小男孩跟御幸的笑容還挺像的。

之前他在她家說過自己是獨子,那旁邊的小孩又是誰?

突然眼前的相框被人放倒,澤村心頭一驚趕緊轉身,御幸的表情有那麼一瞬間扭曲,但最後還是她熟悉的笑容。

「妳沒有先吃啊?」

「……等你一起……」

御幸依舊笑著,他抬了抬手跟著他進來的女僕就微微欠身出去端餐點。

「妳可以先吃啊。」

「在別人家自己先吃好像挺奇怪的。」

坐在過長的餐桌前,御幸拉開她身邊的椅子,沒有坐在主位。

「御幸,你爸媽等一下也會過來一起吃飯嗎?」

「不會。」

「欸?」

「是我自己要來這裡,他們沒有跟來。」

澤村總覺得家庭的話題御幸好像不怎麼想講,所以就沒追問,不過卻被御幸笑得很賊的取笑。

「還是妳想跟他們見面?」

「喂!」

澤村作勢要打他,御幸笑的摀著被她打過的臉頰往後躲,見狀澤村咬著唇抓緊大腿上的褲子。

「對、對不起。」

突如其來的道歉讓御幸一愣。

「什麼?」

「就是剛才無意識的打你一巴掌,其實你只是想提醒我趕快洗熱水澡吧,所以……對不起。」

澤村語氣帶著愧疚,手不停的戳揉著身上的布料,顯得急促不安。

「我還以為是什麼事,沒什麼大不了的。妳看,可能是我臉皮太厚所以很快的消紅了。畢竟也沒什麼料可以看,所以沒關係啦。」

「……說到底你還是看到了對吧!」澤村不顧一旁是不是還有女僕在,她站起來把御幸的衣領提高。「什麼有沒有料也不是你可以看的,你竟然敢好意思說自己的臉皮厚!」

「哈哈哈哈哈~~」

跟著女僕一起端菜進來的管家看到他們兩人的互動,差點大失驚色的把手中盤子打翻。

端上桌的是很正統的日式晚餐,看到裡面其中一個菜色澤村眉頭一皺。

「這給你吃。」

她把裝著納豆的小碗推給御幸,御幸則拿了過來把自己的青椒放在她那。

「這給妳。」

「……你幾歲了,連青椒都不吃,綠色蔬菜可不能挑食。」

「那納豆妳自己吃。」

「御幸學長真英明,青椒我就幫您吃吧。」

澤村說著饒舌的敬語讓御幸直笑著。

在一旁看著他們從未見過的小少爺,管家開心的拿起手帕擦著眼淚,其餘的女僕各個在心中開心。

--家裡終於出現女生,他們終於有可以玩的對象了。

澤村打了個寒顫,抬起頭看到對面站著一排人,正夾菜的筷子一頓吃飯速度明顯慢了下來,御幸一看到立刻知道原因,他抬了抬手要他們離開。

原本他們想無視指令,但隨後是帶點寒冷的眼神掃了過來,他們只好知趣的離開。

「你們吃飯都是這樣嗎?這麼多人看著你吃。」

「差不多,不過我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回來吃了。」

「喔。」

澤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兩人之間突然又沒有話題。

「其實我有一個哥哥。」

在澤村喝味噌湯的時候御幸突然說話讓她嗆到。

「可是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是獨子……」

「我是獨子沒錯,因為他跟我沒有血緣關係。」

澤村覺得自己好像聽到重大的消息,她的大腦有些當機。

「他在我出生前就被我父親領養的,之後母親才懷上我。」

所以照片中的四個人就是他們的全家福啊。

「你媽媽長得很漂亮呢。」

御幸微微一笑。

「是呢,很漂亮。」淡淡的稱讚,但澤村怎麼聽得有些奇怪。「我現在一點印象都沒有,只能從照片看到。」

「……對不起。」

「又道歉,妳又沒做什麼事情。」

「可是你看起來很落寞,是我提到不該提的話題。」

「是我先提我哥的,跟妳一點關係都沒有。」御幸輕輕戳了戳她的頭。「再說一個事情,我家就是御幸集團。」

--坦白了,妳會有什麼反應,是跟中學朋友一樣見錢眼開巴不得跟我很要好,還是像小學同學一樣對我忌妒又嗤之以鼻?

「御幸集團……難怪這裡豪華的誇張。」澤村睜大眼睛的環顧四周。「所以你的家人都很晚回來吃飯囉。」

「欸?」

「吃飯要很多人一起吃才好吃啊,我家是不管有多忙晚餐一定要一起吃。」

--重點是晚餐?御幸有些哭笑不得。

「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是獨生子,有哥哥的感覺如何?」

「呃……」御幸認真的回想跟哥哥的相處,結果一點印象都沒有,只好隨口胡謅。「還不錯,會照顧你……之類的。」

御幸不想欺騙澤村,所以只說一點點就打住。

「好好哦~我也想要有兄弟姊妹,啊!」澤村一拍手轉向御幸。「我知道了,其實你不像我爸爸,而是像我哥哥!」

「欸!」

「對,是哥哥。因為你大我一歲又這麼愛操心,所以就像是我哥一樣。」

--這是什麼情況?御幸被她的話惹笑,他抱著肚子大笑許久。

他從來沒有這麼笑過,笑到眼角都泛出淚來。

他摸著澤村的頭,把眼角的淚擦掉。

「所以妳就是我妹妹囉。」

「可以嗎?」

是可以……讓妳從妹妹開始當起。

御幸點著頭,沒有把話說出口。




-------作者的話-----------

夏天就是要去海邊玩,要記得水深不要太靠近啊XDDDDD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5)
热度(65)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