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戀愛諮詢-前篇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時間:三年級引退,御幸當上隊長

-->內含御倉,請小心服用XD




《戀愛諮詢》-前篇

  

 

御幸喜歡倉持學長。

 

那是御幸連續爽快接他球好幾天後,帶著疑惑的澤村問他原因所得到的答案。

在御幸異常的接了他二十球,不,甚至更多球後,澤村自己感到疲累才驚恐的停止。

「暫、暫停一下!」這算是澤村第一次拒絕御幸投回來的球。「御幸,你還好嗎?」

御幸把抬高的手放了回去,神情不是澤村所熟悉的從容,也不是疲累造成的,澤村緊張的小跑步過去。

「你最近有些奇怪,連續好幾天突然願意接我的球,然後又很大方的接了我很多球。」

照往常的御幸聽到澤村這麼說他一定會痞痞的回他:「呦,難得想接你的球卻被你說成這樣,下次不接了」,然後澤村就會睜著貓眼為自己的未來力爭機會,但是現在對方卻安靜的看著地上把手中的小白球捏了又捏。

「御幸學~長?」

連澤村難得稱呼他學長都沒有反應,他有些驚恐的左顧右盼,希望這時候有人出現在室內練習場來拯救像是壞掉的御幸一也。

「澤村。」

「在!」

澤村趕緊立正站好,戰戰兢兢的向他敬禮。

「你有喜歡的人嗎?」

「………………哈?」

「不對,我會什麼會問你這個笨蛋,可是我已經沒有人可以問了,但是又只能問你……」

放在額頭旁的手微微顫抖的放了下來,澤村有些傻眼的看著御幸一臉害羞的自言自語。

--平時讓人氣癢癢的模樣到哪去了,講沒兩句就會讓人上火的內容跑哪去了,這麼想著的澤村把御幸的肩頭抓住,大聲的吼著:

「你是誰!快把平常的御幸一也還給我!」

隨著他的搖晃好一會,御幸反抓住澤村的肩頭。

「澤村,我知道你有看少女漫畫的習慣,告訴我,我現在這樣算不算戀愛了?」

澤村張大嘴巴聽著御幸把他目前的狀況逐一的對他說明。

--突然覺得他好可愛。

--好想無時無刻一直待在他身邊。

--對靠近他的人會有些吃醋,不分性別。

--喜歡看他被他激怒的表情,尤其是找不到話反擊的模樣。

--最愛他的眼睛裡有著他的倒影。

御幸一口氣講完後,整個練習場瀰漫著沉默。

在澤村的腦海中不斷的跑出「你是小學生」的走馬燈,喜歡欺負喜歡的人那不就是小孩子會做的事情嗎?

「你自己都覺得戀愛了,那為什麼還要問我?」

「如果我說我喜歡的人是男生,你會覺得我噁心嗎?」

短時間內接收到爆炸性的訊息讓澤村有些頭昏,他壓了壓太陽穴,耽美這一塊他似乎沒什麼涉獵。

「不會,畢竟那是你喜歡的人,我沒有立場去評論。」

「所以你會支持我?」

在御幸急切的目光下,澤村偏了頭想了一會。

雖他是這麼講,但目前社會對於同性戀這一塊還是有不少反對聲浪,如果御幸真的要踏進那個世界,身為他的搭檔,應該更要支持他。

「嗯。」他慎重的點頭。「需要我幫忙的會儘管跟我說吧,誰叫我們是搭檔。不過,你每天都要接我的球。」

「哦,等價交換嗎?」

澤村點了點頭,看到御幸恢復到正常的模樣,讓他心中的大石頭也跟著放下。

「那幫我一個忙,我就多接你十顆球。」

一聽到不僅每天可以要御幸接他的球還可以加碼多十顆,這可是機會難得呢,所以澤村不加思索的答應下來。

「沒問題,不過我是要怎麼幫你?」

「告訴我有關於倉持的事就可以了,這只有同寢室的你才能做得到。」

澤村又接收到更有衝擊性的訊息,他壓著心臟勉強讓自己站穩。

「御幸,你在說一次,誰的事情?」

「倉持洋一,」御幸有些難為情的別過頭搔了搔臉頰。「我喜歡的人。」

面對呈現嬌羞模式的正捕手兼隊長大人,澤村在內心直接吶喊:「我不認識這個人啊!還我原本的御幸一也!」

 

 

畢竟是自己答應他要幫忙,為了可以盡情投球所以澤村基本上是認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

現在每天自主練習都會跟御幸一起練球,然後在結束時他就會拿出一個小本子,把上面記載有關於「倉持洋一」的事情逐一的跟御幸報備。

「又拿你來練手,也太可愛了吧。」

「很抱歉啊,我就是蠢才會不斷的被他使用格鬥技。」

「不會啊,不分青紅皂白就把你十字固定,手法越來越熟練呢。」

儘管澤村心中氣得牙癢癢,但戀愛中的人果然都是笨蛋。

「喂喂喂,至少也關心我一下,我可是受害者耶,而且還是提供你消息的線人。」

「好好好,」御幸笑到眼角滲出淚來,他拿下眼鏡擦了擦。「你現在還會痛嗎?」

「……是不會了。」

「不過偷偷拿你手機傳簡訊也太可愛了。」

安慰他的話只用一句就打發了,澤村有些不滿的鼓起臉頰。

「御幸,你不打算跟他告白嗎?」

「告白?」

「是啊,趕緊告白然後把他的注意力轉移,這樣我就不會被他欺負了。」

「是建構在你的利益上嗎?」

「不,我是在為你的幸福著想。」

比起當事人澤村更加興奮的在一旁說著「這樣就沒時間偷用我的手機」、「逃過被他用格鬥技了」之類的話,御幸帶著笑意盯著他看。

「那我要怎麼告白才會比較好?」

「欸?」

「都說你看的少女漫畫比我多,至少可以給點意見吧?」

澤村認真的回想之前看的劇情。

「你想怎麼告白?」

「帥氣、不容他拒絕、新穎的點子。」

把自己想要的說給他聽,在澤村絞盡腦汁的時候御幸啊了一聲。

「不然你當我的練習對象,你覺得不錯我就這麼跟他告白,這個主意不錯吧。」

「嗯~沒想到你也會說些有建設性的話嘛。」

 

就這樣,澤村當起御幸的戀愛練習對象。

 

 

諮詢事項1.告白

 

「我喜歡你。」

在某天中午的天台上,御幸把澤村找來一起吃飯,正跟麵包奮戰的澤村突然一頓,然後瘋狂的咳起來。

「咳咳咳。你說什麼?」

「在中午一起吃飯然後突如其來的告白如何?」

「完全不好!」澤村不斷的拍著自己的胸膛。「如果那時候倉持學長跟我一樣嘴巴裡還有東西,那他不就會噎到,不好。」

就算他是多想讓他們趕緊在一起,但為了倉持學長的生命安全,澤村要御幸再繼續想其他方案。

 

「我喜歡你,請跟我交往。」

在澡堂裡澤村正脫下上衣轉身要往一旁的洗衣籃放衣服時,御幸不知道什麼時候在身後,他伸手把他的去路擋住,用著無比認真的神情說著告白的話。

澤村被他的動作嚇的往後靠在鐵櫃上,心跳漏跳一拍,要不是現在時間有點晚澡堂基本上是不會有其他人,不然在御幸跟倉持告白前他們兩個就會被傳得沸沸揚揚。

「如何?最近很流行的壁咚。」

「感覺不錯……但是御幸……你的地點確定要選在澡堂嗎?」

「嗯?不好嗎?」

「萬一澡堂有很多人在你也要這麼告白嗎?」

「這麼說也對……」

御幸點了點頭轉身往門口離開,留下無言把衣服護在胸前的人。

澤村把衣服放進洗衣籃後用手撐在上面呼出一口氣。

「沒想到少女漫畫的壁咚,威力竟然這麼強……」

第一次被壁咚澤村會這麼想,但接下來只要一有空閒,御幸會拉著澤村到校園各處進行壁咚告白。

澤村無言的被御幸抓著手往前走到校園某一處後,御幸就會帥氣的把他往前甩去,今天是選在回收廠旁的大樹,所以他一被甩出背直接抵在樹幹上,然後如往常般的御幸會用一隻手撐在他旁邊,最後聽他說出告白的話,壁咚告白流程結束。

「這個地點如何,夠隱密也不會有人經過氣氛也很好。」

澤村的嘴角有些抽搐,他總不能說被這種告白方式告白太多次,所以他已經習慣了而沒有當初的怦然心動。

「是、是還可以啦。」澤村抓了抓臉頰。「不過要不要再想一個,可以當作備案。」

「備案啊……」

御幸邊想邊走回去,澤村則留在原地,仰著頭透過大樹的枝葉縫隙看著藍天深呼吸一口。

御幸真的很喜歡倉持學長呢。

不厭其煩的嘗試各種告白的方式,為了他的情報甘願每天晚上撥出時間來接他的球,澤村知道當上隊長後御幸的工作不減則增,但卻可以為了倉持甘之如飴。

突然間,澤村有些羨慕起同寢學長。

壁咚告白算是告一個段落,每天晚上他們依舊在室內練習場練習投球,每天依舊結束後澤村會講些在寢室裡他跟倉持發生的生活瑣碎。

但是澤村沒有告訴御幸,一整天下來,只有在這時候御幸的表情相當柔和、非常溫柔。

或許是因為要收集倉持的情報,所以這陣子澤村的注意力幾乎都會跟著倉持移動。

或許就是因為他變得很注意倉持,所以也跟著留意到一旁跟倉持互動的御幸。

三年級引退後御幸當上隊長,而前園跟倉持就被教練推薦當副隊長輔佐往後的正捕手兼四棒的主將。

所以隊長跟副隊長常常如影隨形並不是奇奇怪的事情,但若以暗戀為前提的話,澤村怎麼看都覺得御幸在倉持不注意的時候,用很柔和的眼光看他。

儘管嘴巴依舊很壞,儘管個性惡劣到倉持有時候會在寢室跟他抱怨,但是倉持從不會因此疏遠他。

倉持學長也喜歡御幸嗎?陪他打電玩洩恨的途中澤村不禁如此想著,但如果學長不喜歡他呢?

 

平靜的日子過了好多天,在春甲第一輪比賽前夕,澤村正跟御幸做最後的投球確認。

「喔西!我覺得我的狀況超級好,好到連自己都覺得可怕啊!」

澤村投出完美的卡特球後興奮的轉動著左手臂,御幸脫下面罩站了起來。

「回去後要記得暖身運動跟冰敷。」

「欸?就這樣結束了?」

「是啊。」

「可是你之前都會接我二十球,或者更多啊!」

「那是之前,明天就是春甲了,把你那過剩的精力留到明天吧。」

「唔……」

御幸說的對,所以澤村嘟著嘴沒有多說什麼的收拾環境。

把使用的小白球都放回球籃裡,澤村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薄汗,剛挺直腰脊背後就靠上另一個溫度,然後整個人被人從後抱個滿懷,澤村還來不及反應由耳邊接收到一個低沉,不同於往常稱讚他的聲音,像是呢喃的說著:

「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好嗎?」

這次澤村的心臟明顯的震動,不知道從哪來的力氣掙脫御幸的懷抱,用手摀住被御幸吹拂的耳朵,由耳際開始紅到整個臉蛋,他用手指著御幸語氣顫抖的說:「你、你、你、你!」

「這個當作備案,你覺得呢?」

御幸滿意的看著澤村的反應,對自己的想法沾沾自喜,完全不理會澤村之所以會有如此反應的原因。

儘管在暗戀別人,但個性依舊惡劣啊!!

澤村不斷的在一旁吸氣吐氣要讓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這一招實在太、太有殺傷力了,都讓他差點以為是在跟他告白呢!

他不斷的為自己的發紅的臉頰搧風,如果帶著紅通通的表情回寢室的話,一定會被倉持問原因。

 

翌日,在出發的校車上,澤村發現倉持竟然主動跟御幸坐在一起,或許其他人在心中表示驚訝,但澤村卻滿腦想著:是告白成功嗎?

 

 

諮詢事項2.約會

 

御幸跟倉持學長開始交往了。

 

雖然當事人沒有跟他明說,他也沒有主動詢問,會這麼認為主要是因為在春甲結束後的某一天,倉持主動問他關於戀愛的事情。

「欸,蠢村,我問你一件事情。」

坐在地上吃著布丁的澤村被倉持兇狠的語氣怔住,一愣一愣的點了頭。

「如果跟喜歡的人出遊的話,算是約會嗎?」

咬在嘴裡的湯匙無聲的掉了下來,澤村張著嘴一開一合,許久後才找得回聲音。

而這期間倉持竟然沒有因為他的蠢樣對他進行格鬥技,事後澤村才整個大吃驚。

「學長是有喜歡的人嗎?」

平時以兇狠模樣見人的倉持竟然帶點害羞的別過頭。

「是我問你話,先回答我。」

「算約會。」澤村把掉下去的湯匙撿回來,對倉持竟然沒有念他不愛乾淨表示訝異。「已經交往就算是。」

「這樣啊……」

丟下令人玩味的回應後倉持就開門出去,完全沒給澤村詢問下去的機會。

因為嬌羞的倉持給他的印象太過震撼,所以隔日跟御幸的練投結束後他直切重點問:「御幸,你們開始交往了嗎?」

正脫下護具的動作突然一頓,御幸揚起笑容重新再問他。

「你說我跟洋一嗎?」

連稱呼都換了。澤村帶著驚恐的表情向後退了退。

「不會是春甲那時候………」

「哇喔,你觀察挺仔細嘛。怎麼了嗎?」

「你們要去約會?」

「你怎麼知道……啊,是洋一跟你說的嗎?」

這麼說起來,倉持學長倒是沒跟他說是跟誰,所以澤村搖了搖頭。

「不過剛好你提起,不然我都快忘了。」

御幸把護具放回原位,推了推護目鏡。

「澤村,陪我去勘地吧。」

「……………勘地?」

「約會事前場地勘察及預先彩排,如果你覺得不好的話我還有時間可以改。」

「我………?」

「你不是說要當我的練習對象嗎?不然回來後我多接你十球五天。」

澤村低頭沉思,假裝跟御幸約會一天可以有五天多投十球,現在一天御幸會多接他十球,所以再多十球……

「什麼時候?」

「擇日不如撞日,就明天。」

 

在學校春假要結束前教練放他們一天假,御幸跟澤村兩人就利用這一天去進行約會前場地勘察。

在門口等著御幸的澤村有些發冷,他皺了皺鼻頭,東京的溫度還沒有回升,儘管已經是早上八點空氣還帶點寒冷。

「讓你久等了。」御幸小跑步的過來。「剛才跟教練在說點事情。」

澤村知道雖然放假一天,但御幸仍是隊長的事實依舊存在,所以他沒有抱怨什麼。

「我們去搭公車吧。」

「好。」

走在人行道上澤村不斷的用手摀住鼻子,空氣太冷導致他的鼻子很不舒服,在他旁邊的御幸看到這樣的他,把脖子上的圍巾解了下來圍上他的。

「欸?」

「這次出門順便挑一條圍巾吧,這樣的話鼻子應該也比較舒服吧。」

御幸仔細的把圍巾繞好還慎重的在澤村脖子後方打好結,標準的男高中生圍巾圍法。澤村拉了拉圍巾,在下方的鼻子真的好多了,他揚起感激的笑容。

「謝謝。」

在他的笑容下御幸摸了摸他的頭,這時澤村才恍然的發現,這是他第一次摸他的頭。

御幸把他規畫的行程帶澤村走上一遍。

先搭公車到市區那邊有條全部都賣男性用品的商店街,御幸還在那邊幫澤村挑了一條鵝黃色的圍巾。

「看你笑的像太陽似的,這種顏色最適合你了。」

「那你最適合黑色了。」

「為什麼?」

「因為從裡到外都黑掉了。」

御幸敲了他的頭一下,但竟然沒有否認。

逛完街後御幸帶他到某家高檔餐廳,如果沒有事前預約的話在外面等補位通常都要等上一兩小時,這次他們竟然暢行無阻的坐到裡頭的包廂。

一頓飯吃下來氣氛之好,餐點也讓他很滿意,更重要的是談話內容不怕被別人聽到,澤村對御幸找的這家店印象很好。

吃完午餐後他們兩人又搭上公車到了一個比較鄉下的地方。

那是一整排樓梯往上延伸,被樹叢擋住看不到頂點的入口。

「現在是……」

「吃完飯運動一下。」

「……哦。」

輕鬆說著運動一下,結果幾乎讓他們走了兩三小時,終於看到平台後澤村根本是要流下眼淚。

「終於……」

「如何?」御幸指著前方的餐廳。「走到這裡也快到傍晚,所以……」

御幸把澤村的身體往一旁轉,太陽剛好正要西落,從半山腰往下看,一個平原籠罩在橘黃色的光輝下,拖長的光線尾巴搭上平原及更遠的海平面,形成一幅美圖。

「好漂亮……」

「在這裡可以欣賞風景餓的話還有餐廳可以用餐,下去後時間也差不多晚了,這樣安排怎麼樣?」

在夕陽的餘暉下不僅讓山下的景色更加美麗,也讓身邊的人更加耀眼。

澤村在御幸不注意的時候凝視著這幅以人為主的風景畫,他很想用手機拍下來,但隨後又想起拍下然後呢?

他收回視線嘴角帶著只有自己知道的苦澀回顧還未完全日落的景色。

「我覺得很棒呢。」

他今天是代替倉持學長來到這裡,在御幸的身邊不管是今天還是以後,都是倉持學長不會是別人。

 

因為御幸喜歡的是倉持學長。

 




-------作者的話-------

副標:因戀愛智商低導致行為也跟著變笨的御幸+傻傻跟著御幸一起耍笨的澤村www

其實標題想標上御倉,但是.......內容一半以上都是御澤(←是這樣決定的嗎?)

完全是帶著笑意的寫完前篇,因為御幸被我寫得好~傻XDDDDDD

再三確認+發誓,我真的是御澤派哦~~

祝大家看文愉快XDDDDD


 
评论(41)
热度(128)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