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一日男友(完整版)

-->2015榮純生日賀文

-->時間:三年級畢業,新的一年級加入

-->梗源自於一篇自己很喜歡的同人漫




「我喜歡你御幸學長,請跟我交往!」

猛然的告白讓剛睡醒而混沌的腦袋快速清醒。

「這是……新型的惡作劇嗎?還是說你在玩真心話大冒險?」

「才、才不是這樣!我是認真的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原本還想繼續逗弄下去,但是看在他的眼睛已經變成貓眼,所以想說的話在嘴邊轉了彎。

「我不要~~」

一開始就知道會被拒絕,一般正常男生誰會喜歡同性,既沒有女生的溫柔又不能讓世人用正常眼光看待的戀情這有誰能接受,澤村知道這點,所以並沒有想希望御幸能夠答應。

但是現實跟自我認知依舊相差甚遠,明明知道會被拒絕,但是一聽到對方親口說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為什麼!」

「就是我不要啊。」

御幸笑著推開靠上來的澤村,但是他卻鍥而不捨的拉著他的衣服跟上去。

「這是理由嗎?我不能接受!」

「好煩啊,」御幸邊走邊把澤村往一旁推,但是卻被對方抓的死死的一動也不動。「就給我接受啊,話說回來為什麼是我,你今天是發什麼瘋?」

自己的感情被人說成發瘋,對啦,他就是發瘋才會這麼喜歡他,從一見鍾情到紮紮實實的陷進去,這全部都是他發瘋了。

「不是你就不行啊,你不給我一個完整的理由,我是不會放棄!」

「哈,今天又怎麼了,澤村你又在犯傻啦。」

大老遠就聽到澤村的大嗓門,金丸跟一旁的御幸打聲招呼就開始跟東條數落他。

「我、我、我才沒有……」

一開始還理直氣壯,但在他們兩人的注視下他的氣勢漸漸低落。

「剛才就聽到你在囔嚷,怎麼,又要學長接你的球啊?」

東條笑著說道,但孰不知澤村立即抓住御幸要離開的衣角,他不理會他們兩人繼續跟御幸奮鬥下去。

「我喜歡你啊,御幸學長!請接、請和我交往!」

「我不是說過了,我不要!不要再說蠢話了。」

在後頭一頭霧水的兩人,看著御幸像拖著大型犬舉步艱難往前走。

「所以……哈!!」

得不到御幸合理的解釋,澤村從吃飯開始就不發一語。

 

原以為他只是一時興起或者又是跟人家打賭賭輸的懲罰,但是到了下午的練習看到他依舊很消極,御幸心中想起警鈴。

自從克里斯畢業後他就不在乖乖對網投球,一有機會不是跑去纏著御幸就是去找光舟接球,不過今天卻難得安份對著球網一球沒一球的投著。

一看他的背影就是寫著我心情不好。

「欸,他在鬧彆扭呢。」

倉持走了過來對御幸指指了後頭,他壓壓的眉頭。

「我看得出來。」

「那個笨蛋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御幸不想明講告白事件,反倒是路過的光舟幫他回答。

「澤村學長跟御幸學長告白,不過被狠狠的拒絕了。」

「請不要擅自加上自我情緒,誰狠狠了!」

「哈~~!!」

滿臉笑意的倉持在下一秒被御幸一瞪。

「你是在幸災樂禍嗎?」

「哈哈哈!你是怎麼回答他才能讓他這麼沮喪?」

「我說我不要。」

光舟跟倉持兩人互看,接著不約而同的看向隊長大人。

「就這樣?理由呢?」

「拒絕還需要理由啊?都說我不要了。」

「……」

「所以澤村學長得不到理由,然後又莫名其妙的被拒絕,難怪會變成這樣。」

光舟直接幫澤村下了定論。

「你還真了解他啊。」

「因為我們是同寢室友,學長。」

兩人的對話頓時莫名的充滿火藥味,在其中的倉持卻不以為意的若有所思。

澤村喜歡御幸的事情基本上大家都知道,應該說不知道只有御幸本人,並不是沒有人想推他一把,但當事人都不著急其他人也不會想幫他戳破。

畢竟想看高高在上的隊長大人吃癟的模樣。

雖然倉持也很想看,但是一想到情緒低落的澤村,他最後決定出手。

「說他是笨蛋,我看你也差不多。」

在一旁的光舟點了點頭。

「哈?喂喂喂!」

「如果是我我也沒辦法接受只用一句『我不要』當做拒絕的理由,好歹也鄭重的拒絕。」倉持把御幸的身子轉個方向,讓他看看那個背影。「我看你還是好好跟他談一下,然後在慎重的拒絕他讓他放棄,讓他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不然他之後都這樣那練習怎麼辦,投手不穩身為捕手的你也很難配合吧,再說我們的比賽也快開始了,他可是我們隊上珍貴的左投手,身為隊長你不覺得是該幫隊友走出低潮期嗎?」

「但是心理調適至少自己做吧。」

「你是隊長吧!」倉持跟光舟異口同聲的說道:「請你做些隊長該做的事!」

在離開之前光舟撂下一句「真不爽」後就長揚而去。

--該不爽的人是我吧。

在倉持擺出不去就動用私刑的態度下,御幸搔了搔後頸走了過去。

 

為什麼非他不可,這個問題澤村也有問過自己,人既可惡又自我中心嚴重,跟他講話不超過三句就會被數落,但是棒球實力卻強到讓人移不開視線。

不管是僅僅用十一球就把他的注意力吸走,還是到現在都還會想起那時的最後一球他所說的那句話。

Nice ball這句話從那次後就鮮少聽過,少到連他都快以為是只有他專屬的讚美。。

套他平時所看的少女漫畫來看,這算是一見鍾情吧。

喜歡他接他的球,喜歡他為了不接自己的球所躲避的背影,喜歡他在他過度練習時的喝斥聲,喜歡他……在心中不停的告誡自己那只不過捕手對投手的關心,但是自己卻無法克制的沉淪下去。

所以……只用一個叫「我不要」當作拒絕理由,說什麼他就是完全不能接受。

對著球網不知道投到幾球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澤村。」

被點名的他微微偏過頭。

「做什麼?」原本低落的聲音在下一秒振奮。「要交往嗎?」

看著突然閃亮亮的雙眸,御幸不自覺的後退一步,接著在快湊上來的腦袋猛然一拍。

「整個頭腦都在想這件事啊!」

「那當然啊!」澤村哀怨的撫著被拍痛的地方。「我又不是隨隨便便跟人家告白的!」

澤村嘟著嘴情緒繼續低落,在這麼下去又會鬼打牆的繞在同一個地方轉。

「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蠢事?」

「這哪蠢!我可是認真的想了好久、很久,就是因為喜歡才會這麼說啊。還是說,御幸你討厭我嗎?」

「這和喜歡還是討厭完全沒關係,是我根本沒有打算跟你交往。還有,對男人說出這種話不覺得奇怪嗎?」

「不會啊,我又不是因為你是男人才喜歡你的,別把這個當作拒絕的理由。」

不知道是被這直白的直球擊中還是什麼,御幸推了推眼鏡,口氣有些糟糕的指著他吼道:「煩死了!」

這是繼克里斯學長事件之後,澤村被御幸發怒的表情嚇到。

「不行就是不行,討厭就是討厭,這難道不能當理由嗎?還有現在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嗎?今年就是我最後一次可以進夏甲的機會,我怎麼可能還有時間去想其他的事情,想增加訓練量都不夠用了,你有時間在想這種事情還不如給我多多練控球,你這個笨蛋!」御幸戳了戳他僵住的腦袋。「所以告白什麼的給我放棄!」

被吼的目瞪口呆,澤村花了好久時間才能消化御幸說的話。

「幹嘛這麼生氣……」

他小聲的滴咕。

「你說什麼?」

「…………真的……沒有機會嗎?」

「哈?你再給我說一次。」

御幸假裝沒聽到的傾身,澤村趕緊改口。

「我知道已經不會有什麼結果了,我會放棄……」

「很好。」

「但是相對的,一天就好,和我交往吧!」

「哈?」

御幸反光的眼鏡讓澤村有些不知所措。

「並、並不是說想試試看,只、只想留、留下回憶而已,總之我沒辦法一下子接受,如果明天你能跟我約會的話我就會放棄喜歡你,真的!」

一開始還說的結結巴巴,但到後頭就堅定下來。

「只有一天。」

「嗯嗯嗯。」深怕御幸反悔澤村趕緊答應。「那明天一早就出發。」

澤村開心的說著約好囉,就跑去打擊區去練揮棒。

聽著終於有朝氣的聲音,御幸推了推眼鏡。

 

「既然能這麼容易放棄,那一開始就不要說啊,笨蛋……」

 

 

翌日,澤村很早就起床在門口踢了踢地上的小碎石。

「這麼早起床啊。」

「早安,御幸學長!」一聽到聲音澤村開心的揚起頭。「因為太期待的所以有些睡不著。」

「你是笨蛋嗎?」

「唔!」

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可能是聽到他乖乖的喊他一聲學長吧,御幸心情有些好。

「所以,我們先去哪裡?」

「呃……呃……」

看著變成貓眼的少年不知所措得掏出被捏的皺皺的紙張,御幸快手的把紙抽了過來。

大致上瀏覽過上面寫的項目,他揚起澤村熟悉不過的笑容。

「哎呀,敢情澤村同學沒有約過會啊。」

「是、是沒有又怎樣!」

「沒怎樣。」

御幸笑得很溫柔的揉著他的頭。

「那就先去你上面寫的水族館吧。」

澤村以為自己看錯,平時既可惡又差勁的學長今天卻意外的溫柔,雖然嘴巴依舊壞,但是舉手投足都像是對待珍貴的事物似的,讓他有種飄飄然的幸福感。

一到目的地,那是有遊樂設施的水族館,他們兩人一起排隊買票,但是假日來遊玩的遊客很多,澤村不斷被其他人推擠,在他要往地上跌去時有個強而有力的手拉住他。

「笨蛋連站都站不穩嗎?」

「不要趁機罵我笨蛋!」

「這時不罵更待何時啊?」

御幸笑得很欠打,但是澤村卻一時想不到反擊的話,因為他的手正被他牽住。

御、御、御、御幸的手……澤村看著兩手相握的地方臉悄悄的紅了起來。

「好了,進來後你想先玩遊樂設施還是先去水族館?」

「先、先去玩好了。」

像是要掩飾自己的害臊,澤村把手放開不斷的在一旁揮舞,指著一個又一個設施。

御幸把要往某處奔去的人抓住,把他的臉扳過來。

「你是討厭我碰你嗎?」

他的臉突然在眼前放大,澤村的臉急速紅了起來。

「才、才沒有討厭啦!」

「那你為什麼要放手?」

「……」澤村緊閉著眼睛完全不敢看他。「被喜歡的人突然抓住,我高興都來不及了怎麼會討厭,我只是在害羞啦!」

可惡,竟然逼他說出這種話來,澤村的臉紅的快滴出血來。

御幸的眼睛微微睜大,又發現跟平常不一樣的澤村了,他揚起笑容。

「所以事先講就不會躲囉?」

「欸?」

「我可要牽你的手囉,澤村。」

「欸!」

「可不要走丟囉,手要牽緊喔,澤村。」

在他要做動作前都會事先講一聲,讓澤村被自己的話又再次弄得滿臉通紅。

--這、這太犯規了啦!

 

「學長,我們先玩這個好嗎?」

澤村指著雲霄飛車,御幸看著上面的列車飛快的行駛其中還伴隨著尖叫聲。

「這裡的人有點多,我們先去排人少的好了。」

「那……大怒神呢?」

才一轉身澤村就立刻物色到自己想玩的遊樂設施,御幸看著直衝天際的建築物,其上面的座椅以自由落體的方式一節又一節的墜落,他的嘴角有些抽搐。

但是一旁的澤村像是第一次到遊樂園,對每個遊樂設施都感興趣。

「你是第一次來嗎?」

「欸?」認真看著手中導覽圖的澤村抬起頭來,用不同於三振打者後所展露的笑顏,咧著嘴的說:「對啊,而且御幸、御幸,」澤村邊喊他邊拉著他看地圖。「都感覺好好玩喔,玩這個好嗎?還是這個?」

看著他像是小狗般的冀望著他,御幸真的說不出其實他對這種刺激的遊樂設施完全不在行的話。

 

澤村拉著他先跑去玩自由落體再拉著他去坐雲霄飛車,然後看到旋轉咖啡杯也拉著他坐上去。

在咖啡杯的御幸根本是順著澤村的動作而動作,不知道是御幸太會隱藏還是澤村太粗神經,把這裡的刺激項目都玩了差不多後,澤村才後知後覺發現他的不對勁。

「學長,你是不舒服嗎?」

「……」玩完旋轉咖啡杯後御幸的頭有些暈眩,他壓了壓鬢頭,坐在一旁的長椅上。「頭有些暈。」

「欸?欸欸欸欸!那、那……」

澤村有些慌亂的不知所措。

「那吃點東西會好一點嗎?」

旁邊也只有小吃部,如果要去醫護站的話還要走一小段路,澤村認為他們走到那御幸應該已經不行了。

「可以試試。」

「那你要吃什麼?熱狗、漢堡?飲料要可樂嗎?」

「……」因為頭實在痛得太厲害,御幸根本無法思考。「你決定吧。」

澤村有些緊張得瀏覽全部的攤位,花了好一段時間才買好食物,喝了點冰涼的飲料後御幸的頭痛有些消緩。

「對不起……」

「真難得聽到你這麼誠實。」

「我一直都很誠實啊!」

「哦~~」

「我看你完全恢復了嘛,要不要再去玩一次咖啡杯?」

有種被抓住弱點的微妙感,御幸嘴角有些抽搐,為了維護隊長的威嚴他決定先轉移話題再說。

「那就等你把手上的冰淇淋吃完再說。」

「嗯!也對。」

在幫御幸買吃的時候澤村幫自己買了冰淇淋來吃。

進了青道後基本上每天除了棒球還是棒球,幾乎很少會到外面吃這類食物,所以看到冰淇淋攤販時,澤村雙眼發亮的買了一隻綜合口味。

「趕快吃吧,不然放久了會融化。」

「嗯嗯嗯。」澤村附和的點了點頭。「那你吃完了先決定等一下要去哪吧。」

他轉過頭把地圖放在御幸的手裡,御幸接下後不以為意的用指腹把澤村嘴角上的冰淇淋輕輕擦掉,還不知道剛才發生什麼事的澤村看著御幸把沾著冰淇淋手往嘴邊放。

像是無意識的把手上的冰淇淋舔掉,他不覺得哪裡奇怪的邊看地圖邊思考。

「你、你、你、你、你!!!」

「怎麼了?」

澤村指著自己的嘴角在指著他,眼睛完全變成貓眼。

「我、冰淇淋、你……」

「說清楚點,我可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

許多想說的話在腦中不停的奔走,最後他說出結論。

「御幸學長是不是有交往過?」

「………哈?」

「因為……你看起來很有經驗啊,像是……」澤村看了看被他牽住的手,「還有……」他咬了咬嘴唇,上面還有被摸過的觸感。「超像在約會的。」

「你不是說要跟你約會,怎麼我照做你不喜歡啊?」

--怎麼可能不喜歡啊?

吃完冰淇淋後御幸從自己的包包拿出濕紙巾,認真的幫澤村把手上的黏稠感擦乾淨。

他牽起他的手仔細的擦拭,就如同他所說的因為是在約會所以才做,也就是說以後當御幸的女朋友也會被他這麼對待。

所以今天御幸的溫柔及體貼,那些只專屬於他的女朋友才能看到的另一面,澤村只是提前看到而不能擁有。

--明明說過約會後就會好好放棄,這下子他要怎麼放棄?

他們離開遊樂園進入水族館,御幸把手放在他的肩上,語氣輕柔的要他看著玻璃裡悠游的魚。

看著玻璃所反射的倒影,不同於平時讓人氣得牙癢癢的模樣,澤村有些後悔提出約會的要求。

--真的太犯規了,這只會讓他更加喜歡他。

 

基本是玩了一整天,在回程的公車裡隨著顛簸的路程澤村被帶入夢鄉,御幸把搖搖晃晃的頭往自己的肩上帶去,把身上的包包拉到一旁打開裡面稍微整理一下。

他從裡面掏出兩個不屬於他的東西,那是要玩雲霄飛車時澤村以怕等一下會從口袋飛出去為由先借放在他的包包裡,結果一放就放到忘記。

御幸看了看睡得很沉的人,決定等他醒了在還他。

在當他要放回去時,澤村的手機震動一下,通訊軟體的及時通知畫面在反黑的螢幕顯示出來。

『倉持:你這小子跑去哪了?怎麼都不接電話!』

跑來跟我約會了。御幸在心中替他回答。

他按下顯示畫面立即出現密碼鎖,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御幸竟想要偷看他的手機裡面的東西。

智慧型手機的密碼是四碼,所以御幸用了各種笨蛋可能會用的數字輸入進去。

會是用自己的生日嗎?御幸搖了搖頭,他連澤村什麼時候生日都不知道,不過這個可能性還真大,所以他拿出自己的手機,一進到畫面就看到倉持傳來了訊息。

『今天晚上要幫澤村慶生,要記得提早回來。』

--欸?欸欸欸欸欸!

御幸睜大眼睛看著在他肩頭睡得昏天暗地的人,他……

他急忙在密碼鎖輸入0515,但是密碼仍然錯誤。

突然靈光一閃,他心臟跳動的有些快,手微微顫抖的按下1117,他深呼吸一口按下確認後畫面進入桌布。

是要怎樣的喜歡才會讓一個人的私人物品都充滿著那個人。

連待機畫面都是御幸的照片,雖然是從雜誌上拍下來,但也意味著他看過那本介紹他的雜誌。

點開通訊軟體,裡面有個叫「五號室」的聊天室有十多封未讀消息。

他從未讀消息最上面開始看,倉持不斷的詢問他跑去哪,還有光舟打來的通話數通,到了剛才倉持又傳來一通訊息。

『算了,我們決定明天再幫你慶祝。』

接著光舟又傳一通。

『學長回來請小心,倉持學長很生氣。』

『這小子不要隨便破梗!』

『說不定澤村學長是跟喜歡的人出去慶祝。』

『那更加不能原諒!』

御幸看到倉持傳來憤怒的貼圖有些失笑。

『讓我們一群人苦苦的等了他這麼久,罪加一等!』

『昨天睡不著還以為是很期待我們幫他慶生呢。』

明明都是在同一間寢室的兩個人卻不停在這聊天室傳訊息,要不是知道他們不曉得正在看訊息的人是他,不然御幸真的會以為他們是故意的。

『欸,笨蛋,看了這麼久還已讀不回,這麼想回來讓我練手啊!』

看到這一封御幸才後知後覺,他完全忘記這通訊軟體有看過標示已讀的功能。

所以他想了想,玷了玷一旁肩上的重量後,最後決定按下打字的地方。

『真是抱歉,晚一點就會把人歸回。』

御幸有些壞心的按下傳送,真好奇等一下他們回傳什麼訊息過來。

但是許久後都沒有動靜,最後光舟傳了一個中規中矩的訊息。

『學長,祝你玩得愉快。』

從這一封開始,五號室的聊天室就消沉下去。

光舟所說的學長是指哪一位?他還是他?御幸對著那條訊息發愣著,直到畫面反黑。

肩膀上的人有些騷動,御幸趕緊把他的手機收進包包裡,澤村揉了揉眼睛,用帶點鼻音的聲音說著:「御幸學長……到了嗎?」

「還沒。」

「是嗎……」

意識清醒的澤村才發現自己是靠在御幸的肩膀上,他張了張嘴。

「這麼難得的大好機會我竟然睡著了……」

他喃喃的說著讓御幸覺得好笑的話。

「這麼想靠在我的肩膀啊~~」

原本是揶揄的話但在澤村直白的承認下,讓他頓時失語。

「一天都快要過去了,當然能把握就要好好把握。」

那時的笑顏,是御幸從未見過的燦爛。

 

他們下了公車後,一旁的時鐘提醒著再過幾分鐘就十二點整。

御幸順著澤村的視線也跟著注視著時鐘。

「生……生日快樂……」

「欸?」

御幸知道澤村正在看他,但他仍維持看時鐘的姿勢。

「我是接到倉持的訊息才知道,雖然都快過了,但還是想跟你說一聲。」

「謝……謝謝。」

「如果提早知道就會準備禮物了,真是的!」

御幸搔了搔後頸,這算是他的小習慣吧,但澤村就是很喜歡看他做這個動作。

「沒關係啦,我已經收到最棒的禮物了。」

澤村把手背在身後,大步大步的往前走了幾步,接著跟他拉出一道距離才轉過身。

「謝謝你答應跟我約會,」一旁時鐘的指針重疊在十二的數字上。「我會跟之前說的放棄你,不會再說喜歡你的話,也不會再說讓學長困擾的話,所以請你放心我不會耽誤到練習。」

澤村向他深深的一鞠躬。

「雖然只有一天,但是我很開心,謝謝你御幸學長。」

御幸握緊想還給他的手機跟錢包,澤村維持低頭的動作許久,原以為在他抬起頭就能看到他的表情,但是他卻快速的向後轉。

不知道為什麼御幸就是知道他會跑走,所以他用比他快的速度趕緊上前抱住他。

「對不起。」

不知道他在道歉什麼,澤村被背後的溫度嚇的正著。

「這個還你。」

澤村低頭看著環抱他的手在他面前張開。

「謝謝……」

他伸手要把自己的手機跟錢包拿回來,但在下一刻御幸把他的手反壓住,牢牢的把人困在自己的懷裡。

「已、已經結束交往關係了,所、所以不用這麼做沒關係……」

原本想趕快回到宿舍好好處理一下自己的情緒,但是被御幸這麼一抱讓他的眼角開始發燙。

學校的大門口就在眼前,但是他的視線卻慢慢模糊。

「我、我不會再要求什麼了,所以學長請你放手讓我好好想想怎麼放棄。」

「沒想好怎麼放棄就答應放棄,真是笨蛋會做的事啊。」

靠在肩膀上的頭髮有些微刺,澤村用上全身力量去抵制從心裡湧上的感覺。

「很抱歉我就是笨蛋啦!」

隨著自己的低吼聲,眼淚像斷線的珠子不斷的掉下來。

--連給他思考的機會都不給,這個人怎麼可以這麼惡劣?

「既然不知道怎麼放棄,那就不要放棄。」

「………欸?」

「就繼續喜歡我啊!」

澤村張著嘴說不出話來,但是心跳卻越跳越快。

「也可以讓你延期。」

「延期……」

「不只有昨天、今天還是什麼時候,以後都可以一直交往下去。」

「你不是說現在沒有時間想其他事情,才要我放棄……」

「所以我才跟你道歉啊。」

「我不懂。」

澤村還有些混亂,為了讓身為笨蛋的他快速了解,御幸直接把人轉過來,用行動跟他說清楚。

良久後御幸才放開傻愣著的人,用長期揮棒形成薄繭的指腹婆娑著微濕的臉頰,然後再次把人攬進懷裡。

「誰會想跟不喜歡的人約會,真是笨呢。」

「咦?為什麼會突然……」

因為是面對面被抱住,澤村看不到御幸的表情,只能仰著頭看著漆黑又帶點星光的夜景。

「你是……喜歡我嗎?」

被問到關鍵點的御幸把他放開。澤村眨著泛淚的眼睛想看他的臉卻被他轉個方向,他又鍥而不捨的跟了過去,但又被御幸別開臉。

「如果喜歡我的話就直說啊。」

「我不要~~」

又是這句拒絕的話,澤村的眼淚又噗通的掉下來。

「欸!別哭啊。」

御幸趕緊拿出手帕幫他擦眼淚。

「好啦好啦,你怎麼這麼愛哭,我喜歡你啦。」

他才剛講完澤村的眼淚就立刻停止。

「真的?真的!」

「不過我先說個前提,可不要這樣就以為可以減少訓練或者是增加投球數。」

「欸?為什麼不行?」

「交往跟棒球是分開的。」

「嗚嗚嗚,」澤村反手摀住嘴巴。「把我的初吻還給我!」

--這不就是說他跟棒球的地位是一樣的!

御幸狠狠的揉了揉他的頭髮,揚起到目前為止最開心的笑容。

「既然你這麼堅持要跟我交往,所以就別想從我手裡逃走。」

他往他走近一步,把澤村的額髮撥開在上面印上一吻。

「這樣就被我標記囉~榮純。」

澤村的臉在不到二十四小時內又紅透了。

 

在晨練的時候,倉持走向正在綁鞋帶的御幸身邊。

「才隔一天那個笨蛋就恢復原狀,你處理的不錯嘛,隊長大人。」

「那當然,也不想想是誰出馬。」

倉持切了一聲。

「總之,晨練結束大家要給他補辦生日派對,先跟你講一聲。」

在不遠處的澤村如往常的抱著輪胎跟著一年級生跑球場。

「今天的澤村學長異常的很有精神,明明昨天沒有回來。」

光舟在他們身邊如此說道,御幸終於把鞋帶綁好站了起來。

「也對,跟你們說一聲,我們決定交往了,所以等一下的派對可不能玩得太兇喔。」

哈!倉持跟光舟表情一致的瞪大眼睛。

「可是學長你不是……」

「不會你這傢伙因為太麻煩了就隨便答應?」

「我像是這種人嗎?」

倉持跟光舟沒有動作,但從表情就可以知道他們是認同的。

「我是怕在一起後會影響練習,畢竟我們對進入夏甲都很認真,所以比起談戀愛還是以棒球為主比較好,但是……」御幸笑得很奸詐。「你們不覺得兩個都兼顧很有挑戰性嗎?」

他拍了拍僵硬的倉持的肩膀。

「謝謝你給我當頭棒喝,不然我就不會發現這麼有趣的事情,在感情上我可不想輸給他呢。還有,光舟你這是遲到喔,等一下要多跑十圈喔。」

御幸笑著好不燦爛的往奮力奔跑的澤村走去。

聽著他對他說「我不是說過稍微跑一下就可以」,他們兩人僵在原地好一會然後在大聲的叫了出來。

「什麼!」

--莫非,昨天徹夜未歸的澤村學長其實都是跟御幸學長在一起!

突然意識到關鍵點的光舟,對遲遲不出手的自己感到懊悔。




--------作者的話--------

最後還是要捅光舟一下XDDD

因為是借用某同人漫的梗,所以寫起來挺順手,但是要把御澤角色代入其中頗具挑戰性的(你是御幸上身嗎XD)寫完後還反覆檢查,希望角色沒有被我寫偏。

之前都是寫性轉文,導致這篇有好幾次榮純都被我寫得很女孩子,幸好之後有發現www

囤積的糖量被我一口氣灑完了,接下來就好好的面對另一個目前不需要糖量的文。

最後還是要說聲遲來的:榮純,生日快樂~~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27)
热度(141)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