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一日男友-預透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2015榮純生日賀文

-->借用一篇自己很喜歡的同人漫的劇情



一日男友-預透


有句話是一日之計在於晨,所以澤村一大清早就在御幸起床後必經之路上等他。

「我喜歡你御幸學長,請跟我交往!」

猛然的告白讓剛睡醒而混沌的腦袋快速清醒。

「這是……新型的惡作劇嗎?還是說你在玩真心話大冒險?」

「才、才不是這樣!我是認真的喜歡你,請你跟我交往!」

原本還想繼續逗弄下去,但是看在他的眼睛已經變成貓眼,所以想說的話在嘴邊轉了彎。

「我不要~~」

一開始就知道會被拒絕,一般正常男生誰會喜歡同性,既沒有女生的溫柔又不能讓世人用正常眼光看待的戀情這有誰能接受,澤村知道這點,所以並沒有想希望御幸能夠答應。

但是現實跟自我認知依舊相差甚遠,明明知道會被拒絕,但是一聽到對方親口說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為什麼!」

「就是我不要啊。」

御幸笑著推開眼睛變成貓眼的澤村,但是他卻鍥而不捨的拉著他的衣服跟上去。

「這是理由嗎?我不能接受!」

他沒有說錯,只因為「不要」就拒絕他,怎麼可以這樣,就算是不喜歡他就直講啊,哪有人這樣拒絕的。

「好煩啊,」御幸邊走邊把澤村往一旁推,但是卻被對方抓的死死的一動也不動。「就給我接受啊,話說回來為什麼是我,你今天是發什麼瘋?」

自己的感情被人說成發瘋,對啦,他就是發瘋才會這麼喜歡他,從一見鍾情到紮紮實實的陷進去,這全部都是他發瘋了。

「你不給我一個完整的理由,我是不會放棄的!」

「哈,今天又怎麼了,澤村你又在犯傻啦。」

大老遠就聽到澤村的大嗓門,金丸跟一旁的御幸打聲招呼就開始跟東條數落他。

「我、我、我才沒有……」

一開始還理直氣壯,但在他們兩人的注視下他的氣勢漸漸低落。

「剛才就聽到你在囔嚷,怎麼,又要學長接你的球啊?」

東條笑著說道,但孰不知澤村立即抓住御幸要離開的衣角,他不理會他們兩人繼續跟御幸奮鬥下去。

「我喜歡你啊,御幸學長!請接、請和我交往!」

「我不是說過了,我不要!不要再說蠢話了。」

在後頭一頭霧水的兩人,看著御幸像拖著大型犬舉步艱難往前走。

「所以……哈!!」

得不到御幸合理的解釋,澤村從吃飯開始就不發一語,有點像是在賭氣。

 

原以為他只是一時興起或者又是跟人家打賭賭輸的懲罰,但是到了下午的練習看到他依舊很消極,御幸心中想起警鈴。

自從克里斯畢業後他就不在乖乖對網投球,一有機會不是跑去纏著御幸就是去找光舟接球,不過今天卻難得安份對著球網一球沒一球的投著。

一看他的背影就是寫著我心情不好。

「欸,他在鬧彆扭呢。」

倉持走了過來對御幸指指了後頭,他壓壓的眉頭。

「我看得出來。」

「那個笨蛋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御幸不想明講告白事件,反倒是路過的光舟幫他回答。

「澤村學長跟御幸學長告白,不過被狠狠的拒絕了。」

「請不要擅自加上自我情緒,誰狠狠了!」

「哈~~!!」

滿臉笑意的倉持在下一秒被御幸一瞪。

「你是在幸災樂禍嗎?」

「哈哈哈!你是怎麼回答他才能讓他這麼沮喪?」

「我說我不要。」

光舟跟倉持兩人互看,接著不約而同的看向隊長大人。

「就這樣?理由呢?」

「拒絕還需要理由啊?都說我不要了。」

「……」

「所以澤村學長得不到理由,然後又莫名其妙的被拒絕,難怪會變成這樣。」

光舟直接幫澤村下了定論。

「你還真了解他啊。」

「因為我們是同寢室友,學長。」

兩人的對話頓時莫名的充滿火藥味,在其中的倉持卻不以為意的若有所思。

澤村喜歡御幸的事情基本上大家都知道,應該說不知道只有御幸本人,並不是沒有人想推他一把,但當事人都不著急其他人也不會想幫他戳破。

畢竟想看高高在上的隊長大人吃瘪的模樣。

雖然倉持也很想看,但是一想到情緒低落的澤村,他最後決定出手。

「說他是笨蛋,我看你也差不多。」

在一旁的光舟點了點頭。

「哈?喂喂喂!」

「如果是我我也沒辦法接受只用一句『我不要』當做拒絕的理由,好歹也鄭重的拒絕。」倉持把御幸的身子轉個方向,讓他看看那個背影。「我看你還是好好跟他談一下,然後在慎重的拒絕他讓他放棄,讓他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不然他之後都這樣那練習怎麼辦,投手不穩身為捕手的你也很難配合吧,再說我們的比賽也快開始了,他可是我們隊上珍貴的左投手,身為隊長你不覺得是該幫隊友走出低潮期嗎?」

「但是心理調適至少自己做吧。」

「你是隊長吧!」倉持跟光舟異口同聲的說道:「請你做些隊長該做的事!」

在離開之前光舟撂下一句「真不爽」後就長揚而去。

--該不爽的人是我吧。

在倉持擺出不去就動用私刑的態度下,御幸搔了搔後頸走了過去。

 

為什麼非他不可,這個問題澤村也有問過自己,人既可惡又自我中心嚴重,跟他講話不超過三句就會被數落,但是棒球實力卻強到讓人一不開視線。

不管是僅僅用十一球就把他的注意力吸走,還是到現在都還會想起那時的最後一球他所說的那句話。

Nice ball這句話從那次後就鮮少聽過,少到連他都快以為是只有他專屬的讚美。。

套他平時所看的少女漫畫來看,這算是一見鍾情吧。

所以……只用一個叫「我不要」當作拒絕理由,說什麼他就是完全不能接受。

對著球網不知道投到幾球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聲音。

「澤村。」

被點名的他微微偏過頭。

「做什麼?」原本低落的聲音在下一秒振奮。「要交往嗎?」

看著突然閃亮亮的雙眸,御幸不自覺的後退一步,接著在快湊上來的腦袋猛然一拍。

「整個頭腦都在想這件事啊!」

「那當然啊!」澤村哀怨的撫著被拍痛的地方。「我又不是隨隨便便跟人家告白的!」

澤村嘟著嘴情緒繼續低落,在這麼下去又會鬼打牆的繞在同一個地方轉。

「怎麼會突然說出……這種蠢事?」

「這哪蠢!我可是認真的想了好久、很久,就是因為喜歡才會這麼說啊。還是說,御幸你討厭我嗎?」

「這和喜歡還是討厭完全沒關係,是我根本沒有打算跟你交往。還有,對男人說出這種話不覺得奇怪嗎?」

「不會啊,因為我又不是因為你是男人才喜歡你的,別把這個當作拒絕的理由。」

不知道是被這直白的直球擊中還是什麼,御幸推了推眼鏡,口氣有些糟糕的指著他吼道:「煩死了!」

這是繼克里斯學長事件之後,澤村被御幸發怒的表情嚇到。

「不行就是不行,討厭就是討厭,這難道不能當理由嗎?還有現在是想這種事情的時候嗎?今年就是我最後一次可以進夏甲的機會,我怎麼可能還有時間去想其他的事情,想增加訓練量都不夠用了,你有時間在想這種事情還不如給我多多練控球,你這個笨蛋!」御幸戳了戳他僵住的腦袋。「所以告白什麼的給我放棄!」

被吼的目瞪口呆,澤村花了好久時間才能消化御幸說的話。

「…………真的……沒有機會嗎?」

「哈?你給我再說一次?」

御幸假裝沒聽到的傾身,澤村趕緊改口。

「我知道已經不會有什麼結果了,我會放棄……」

「很好。」

「但是相對的,一天就好,和我交往吧!」

「哈?」

御幸反光的眼鏡讓澤村有些不知所措。

「並、並不是說想試試看,只、只想留、留下回憶而已,總之我沒辦法一下子接受,如果明天你能跟我約會的話我就會放棄喜歡你,真的!」

一開始還說的結結巴巴,但到後頭就堅定下來。

「只有一天。」

「嗯嗯嗯。」深怕御幸反悔澤村趕緊答應。「那明天一早就出發。」

澤村開心的說著約好囉,就跑去打擊區去練揮棒。

聽著很有朝氣的聲音,御幸推了推眼鏡。

「既然能這麼容易放棄,那一開始就不要說啊,笨蛋……」


--------作者的話----------

今天太多雜事導致無法把文全部結束,在尾聲先放上一小部分,擇日再補齊(會盡快)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5)
热度(4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