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30 明川X雷市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以上皆OK請往下拉吧



30. 明川X雷市

再次睜開眼睛所見的是陌生的天花板,既不是御幸房裡的上鋪木板也不是自家房間的掛燈天板,澤村一開始還很疑惑自己怎麼會在這裡,但是記憶慢慢的湧上,讓原本是要撐起身子最後半途放棄倒回床上。

她想起來了,她會在這裡的原因。

今天是跟明川學園爭八強的比賽,早上為了避免腹部太痛所以出門前她還特地吃了止痛藥,御幸一知道後立刻訓斥一頓,說什麼「身體可不是妳說的算」,還被他彈了額頭。

澤村摸了摸已經消退疼痛的額頭,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他很喜歡彈她的額頭,雖然不會很痛但紅痕總是很久才會消退,之前被降谷看到還被問說怎麼了。

對了,比賽現在怎麼了?

據她的印象,比賽一開始降谷以速球開場但卻被對手研究透徹,首局就被對方奪下兩分,而且他們的打線也被對方壓制。

御幸為了不讓他過度用力投球,時不時要求他投指叉球,一開始效果不錯但是隨著比賽持續下去漸漸失去作用,對手故意擺短棒讓他每投完一球總是要趨前守備,控球不穩加上體力被消磨,降谷的弱點在這一場比賽僅僅四局就清楚可見,所以在第四局上半一有人上壘他就被換下場。

沒錯,就是因為他被換下場,她才會被教練叫上場。

澤村躺在床上高舉著左手,左手掌上的虎口仍微微疼痛著,那是她一上場就被御幸掐住,只能說真不虧是捕手那時候抓住的力道大到讓她差點飆出眼淚來,不管她怎麼用手套打他就是不為所動,不過也多虧這一按讓她接連把兩人接殺出局。

為了讓她輕鬆投御幸跟她說好不管球路,只要她保持好投球節奏,被打出去的球就讓守備的去弄就好了,明明控球不好球速也沒有出來,但是她的球幾乎沒有人札實的打出去,果然是因為御幸的配球的關係嗎?

她壓了壓腹部,真正感到不舒服是在第七局開始,幾乎是用盡全力的把球投向打擊區,走回休息區根本是她用意志力去走,要不是到一半御幸趕緊過來假裝是要跟她勾肩但實際上是抓著她,不然她真的會直接跪在場上。

真正昏過去是用短打把春市送上二壘後,一踏進休息區脫下頭盔還來不及放好她的眼前就一黑。

是誰送她來醫護室啊?她根本沒有印象。

現在感覺舒服多了,澤村決定回到隊伍。

在一旁的椅子上放著一件上面寫著青道的外套,澤村想說是降谷留給她穿的就直接穿上,但是一摸到口袋裡的東西後,她看著包裝精美的巧克力沉默。

總覺得今天都受他照顧了,澤村下了床認真思考,改天找他出去請他吃飯好了。

一出醫護室澤村打電話給高島,被通知比賽剛剛結束要她直接到看台區跟他們會合。

手機螢幕反黑後澤村才想起,她似乎忘記問要怎麼去,她趕緊在球場內部尋找地圖。

在經過某個路段時她發現有個人倒在地上,她睜大眼睛的趕緊上前。

「同學,你沒事吧?」

穿著棒球服裝的人面朝下趴著,氣如游絲的說著:

「好……好餓……」

澤村有些愣住,隨後想起口袋裡的巧克力。

「我這只有巧克力,你要吃嗎?」

包裝拆開就把巧克力塞進對方嘴裡,一會後那名同學猛然坐了起來。

「這是什麼?好好吃啊。」

那是一個左臉上有道傷疤男生,澤村把另一塊巧克力也放到他手裡,微微一笑。

「巧克力喔,最後一個也給你吃吧。」

「……謝謝!妳人真好!」

他感激的看著手中的巧克力,澤村蹲在一旁看他一邊小心翼翼把包裝拆開,嘴裡還念念有詞,說著「比起香蕉這個好吃多了」的話。

「你是棒球選手吧,肚子餓可是會沒力氣打呢。」

「妳也這麼認為對吧!」

對方雙手握拳氣憤的說著。

「要不是我家老爸欠錢太多,不然我也想吃炸豬排啊~~豬排啊!!」

恢復元氣是不錯,不過好像有些活潑呢。

剛好對方雙手高舉讓澤村看清楚胸前的標誌。

「你是……藥師高中的選手?」

「對啊,妳怎麼知道?」

澤村笑臉一僵,不知道該不該接話,不過對方不管她的回話自顧自的說下去。

「好像等一下要比賽,可是我實在太餓了,所以根本走不動!謝謝妳的巧克力呢,看不出來小小一片吃下去完全很有力氣。」

--那是因為巧克力的熱量很高。

「呃……不是等一下是現在就要比賽了,你要不要趕快跟你的隊友們會合?」

「對吼!不然老爸他們又要念了。」

那名男生跳了起來,澤村則扶著牆壁慢慢起身。

「對了,我叫做雷市,如果我們下次還見面的話我要還妳謝禮。」

他拿著巧克力的包裝紙,澤村笑著搖頭。

「我們是碰巧遇到怎麼可能還會有下一次。」

「不管,反正下一次見面我要回禮。」

因為不知道對方是幾年級,但澤村總覺得他不像高中生。

「……那……不然這樣好了,我等一下也會看你們比賽,不然轟個全壘打就當作給我的謝禮吧。」

「欸、欸欸欸欸欸!!這樣就可以了嗎?」

「嗯嗯。」

雷市興奮的吼著。

「那就說好了,等一下妳要幫我加油。」

「好啦。」

「那妳叫什麼?」

「……澤村。」

「名字。」

「叫我澤村就好啦。」不想再跟他糾纏下去,澤村趕緊推了推他。「趕快去比賽啦!」

「那澤村!我會打出全壘打的。」

「好啦,祝你成功。」

看著他跑走的背影,澤村隱約感覺到自己好像招惹到麻煩了。

 

事實證明女生的第六感很準,坐在看台區的澤村看到雷市在首局轟出兩分全壘打後,在他跑壘的時候竟然雷達精準的抓到她的位置,他興奮的向她揮了揮手,讓澤村超想摀起臉來。

「澤村,妳認識他嗎?」

「……不認識。」

不像一年級的揮棒讓全場的人注目,所以也跟著他的揮手看向澤村,隊友們都用疑惑的表情看她。

「澤村!澤村!」

她才剛講完不認識,雷市在場內直接高喊她,澤村尷尬的乾咳一聲把視線轉開,不過好佳在雷市的隊友們在下一刻把他拖進去休息區。

「我還是有些不舒服,我再去醫護室一趟。」

不等其他人開口,澤村趕緊腳底抹油迅速離開現場。

--這傢伙竟然太白目了!早知道就不要給他吃巧克力了!

不管澤村怎麼懊悔,做過的事再也更正不回來。

結果她沒有把比賽看完就坐上校車回學校,她一上車完全沒有留意旁邊坐的人是誰就直接往空位坐去,一坐定位也直接把頭枕在對方肩上。

「妳還好嗎?」

「……………」聽到聲音不對後,澤村睜開眼睛坐正後看向一旁。「怎麼是你?」

「不然妳以為是誰啊?」

御幸沒好氣的說道。

「我還想說降谷什麼時候變胖了。」

「………沒禮貌,那是肌肉。」

「看不出來你也有在健身啊。」

「這是基本的工作吧。」

「可是降谷都會偷懶不做啊。」

--很好,回去我可要好好監督他一下。

「不相信的話妳可戳戳看是硬的。」

澤村跟著他的話用食指戳了戳,嘟著嘴。

「還真的………果然人不可貌相……是嗎……」

「這下妳相信了吧。」

她戳完御幸的肩膀跟手臂後也戳了自己的。

「好險還有。」

「什麼還有?」御幸跟著她的視線看去。「妳也有練?」

「套你說的話這是基本工作,誰說女生就不能健身,你不覺的這樣比較有線條嗎?」

「是沒錯。不過妳投球不是用左手,右手為什麼還要練?」

「……御幸,你是用右手投球那左手就不練了嗎?再說什麼啊!」

「欸,也是呢。」

「不相信也可以讓你戳戳看。」

「……」御幸推著眼鏡,語氣故意放慢:「真的可以讓我戳、戳、看?」

「………抱歉,請當作我沒有說過。」

果然身體不舒服,導致思考也不正常。澤村壓了壓鬢邊。

「巧克力如何?」

「……哈?」

「我給妳的巧克力妳沒吃嗎?」

說完御幸就要伸手進去澤村外套的口袋裡尋找,嚇的讓她直接按住他的手。

「還~還不錯吃,謝啦。」

御幸只是挑著眉不用言語就讓澤村直接放棄掙扎。

「好啦,是我拿給別人吃了。」澤村搔了搔頭。「因為他肚子餓倒在地上,我就把那兩片直接給他了。」

「妳是在餵動物嗎?」

「欸?」

「這給妳,趕快吃吧。」

從包包拿出一片出來放在她手上,澤村應聲後就把巧克力吃下去。

「謝謝你。」

只不過比澤村晚上車,克里斯原本的位置就被搶走,導致他現在跟高島坐在一起,然後被旁邊的閃光閃到直接比上眼睛假寐,耳朵直接裝濾網把他們聲音擋在外面。

吃下巧克力後澤村直接把頭往旁邊一偏靠上去。

「要我幫妳按一下嗎?」

御幸作勢是按住她靠向他的手掌,澤村趕緊用另一手擋住。

「不要,太痛了。」她把左手向他伸去。「你看,都怪你按的超大力了,現在還很痛呢。」

「那要不要我吹一下?」

「不需要!」

澤村把手收起來。

「那時候是怕妳會痛到投不了球才故意按這麼大力,這次我會小力點,這樣可以吧?」

「……」在虎口處時重時輕的按揉力道,澤村僑一個舒服的位置繼續壓著他的肩膀。「勉強勉強。」

--還真不可愛。

看到澤村表情放鬆讓御幸有些失笑。

坐在後面的降谷把耳機挪正,心想著「現學現賣啊學長」,坐在一旁的春市則偷觀察他,覺得難得這樣他沒有出面阻止呢。




---------作者的話----------

現在得了一種病,明明腦中想好劇情,但開始動工又會是另一種(←這篇就是寫完後又砍掉重練的範本)

忘記是哪一話描述雷市下了球場就變的超級害羞的劇情,也因這樣他就理所當然被我私設成這樣,暫時先這麼出場吧(真田:太草率了吧!)(笑)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6)
热度(7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