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71 8

【御澤】細數流年-28 米門西X初次上場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28. 米門西X初次上場

晚上賽前會議一結束降谷就找上御幸。

「哈?下午不就已經接很多球了,不行。」

「麻煩您,御幸學長。」

「你明天就要上場了,晚上就好好休息。」

降谷抓著小白球在手中轉著。

「我想再確認一下球路,我也只能拜託你了。」

御幸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

「反正學長你又不用接澤村的球,等會一定沒事。」

--就算我沒事也不想接你的球,而且……還揭我傷疤!更不想接!

兩人在走廊上大眼瞪小眼好一會,沒有人想先退讓,直到不遠處傳來兩道聲音。

「澤村,下午看妳練投,姿勢、控球都已經穩定不少,如果有力氣的話要不要再練投一下?」

「欸?學長要當我的捕手嗎?那當然是要的啦!」

澤村笑的很開心,抱著手套跟著克理斯一起進入室內練習場。

降谷跟御幸跟在他們身後也進去。

「學長,既然我們都來了,可以請你接我的球嗎?」

「我不是說,不接。」

克里斯舉好手套等澤村投球。

「妳明天就要上場了,會緊張嗎?」

在會議上,雖說降谷是先發投手,但片岡又補充只要情勢允許會讓澤村上場。

「嗯……」澤村把手中的球投了出去。「現在還沒有那種感覺。」

「第一次在大場面登板,不緊張……」

「又不只有我一個人上場。」澤村擺好手套等克理斯把球丟回來。「學長你們不是也會在嗎?這麼想就沒什麼好緊張的。」

口中雖這麼講,但真正到了就不知道是不是沒變。

兩人投接了許多回後克里斯才發現御幸他們。

「你們也要練投嗎?」

澤村也停下動作轉頭看他們。

「是。」

「才不是咧!」

御幸對降谷的執著感到無奈。

「降谷,你現在應該是要好好休息,過度練習會對手臂不好。」

「你看看,克里斯學長都這麼說了,就給我去休息。」

降谷看澤村用手套遮住臉,但他知道她是在偷笑。

發現他的視線澤村用左手做出回去的動作,讓降谷周身的氣氛降到零點。

「對了,克里斯學長,我想試試新的球種,可以麻煩你幫我確認嗎?」

不管門口的兩人,澤村把注意力放回原位。

「確認?」

「對啊,我怕我投新的球種姿勢會有不一樣,如果真是這樣,我可要在比賽前糾正。」

「什麼球種?」

澤村把握著球的左手伸出去給他看。

「四縫線直球!」

她沒有留意周遭的視線自顧自的說著。

「我知道自己投的球會到處亂竄,如果中間再穿插直球的話,那應該會更好解決打者吧。」

克里斯想了一會她所說的話,抬起眼簾看向御幸。

「那麼,就讓御幸來接一下,畢竟你們明天就要正式上場。」

聞言,降谷又冒出莫名的情緒,御幸抓了抓頭,最後還是走了過去。

「球路呢?」

「嘿嘿嘿。」

克里斯把手套給御幸就站到他身後,這樣就可以近距離的觀察澤村的投球姿勢。

「來了喔!」

兩人沒有言語,只要御幸把手套擺到哪澤村就把球投到哪,平時在牛棚練投兩人總是互相錯過,能像這樣練習對他們而言屈指可數,不過現在兩人的默契完全看不出來。

投了幾球後,御幸跟克里斯都難掩吃驚。

「妳……」

「如何?姿勢有走調嗎?」

「妳是第幾球投直球?」

澤村用手套敲了敲頭。

「第一球是平時投法,第二球是四縫線直球,第三球是二縫線,不過二縫線是最近剛學的所以球路只有內角而已。」

三種球有三種球速,速度的差異加上不易看清出手時機,要打中她的球御幸認為難度又加深。

「等一下都投四縫線。」

「好!」

除了二縫線直球外,這個直球已經能用在實戰上了。

得到克里斯讚賞的澤村在捕手前十八公尺開心無比,就算不是在棒球場上澤村依舊在御幸的眼裡,閃耀無比。

 

踏上名為棒球的鑽石場上,澤村難掩興奮的情感從校車上走下來。

今天就是他們的首戰,在休息區的他們看著對手在球場上練習,屬於先攻的他們意外發現對手的先發投手竟然不是他們情報裡的王牌左投,而且還是低肩側投。

身為記分員的克里斯趕緊翻閱資料,查到這名出乎意料之外投手的情報。

「南平守,一年級時曾經以投手身分上場,但之後的正式比賽就沒有出場的紀錄。」

「這麼奇怪。」

「雖然不太可能,但唯一能想到的,說不定就是為了這個夏天,讓他花兩年時間練習低肩側投……」

拿著球棒的倉持有些困擾,身為第一棒就是要先站上壘包,但是對於從沒遇過的投手,他的首次任務就是要讓隊友知道他是怎樣的投手。

或許就是因為他想太多,導致被三球三振,錯失上壘機會。

倉持一回來御幸跟降谷就去牛棚熱身,降谷跟澤村的投球接力是這場比賽的關鍵,就算投糟了還有川上可以支援。

他們兩人在中學時期完全沒有出賽經驗,這樣的安排凸顯片岡想讓他們快速成長。

不過……御幸看著面無表情觀戰的降谷,完全分不清楚是緊張還是冷靜。

亮介精準的選球,但卻意外的選到三壘平飛球,直接被接住出局,而三棒的伊佐敷擊出高飛球,也輕鬆的被對方的外野手接殺出局。

在一旁的觀眾紛紛說著感嘆的話,御幸緊蹙著眉,如果降谷開場不好可能會成為糟糕局面。

對手教練看著青道三上三下高興的大聲喊著太輕敵了!

「當你們看不起我們的時候就是我們趁虛而入的時機!」

被教練的話鼓舞,米門西的選手們都情緒高昂。

怕降谷受到對手的影響,御幸特意在上場前跟降谷喊話。

「降谷,我並沒有打算讓比賽拖到第九局,你一開始就盡全力投吧,以三振為目標。」

跟著他身後的降谷突然一頓,想起可能會上場的澤村,他的氣勢整個上來。

「御幸學長,我打從一開始就想這麼做了。」

御幸張著嘴看著降谷繞過他直直走向投手丘。

這傢伙……一點都沒變!太不可愛了!

首次上場,降谷你就用你強力的速球讓他們張大嘴巴。澤村在休息區在心中喊道。

如同澤村所想的,自從降谷投出第一球後,所有的譁然、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的偏高速球讓打者全部揮棒落空,明明都是壞球球路卻讓打者有了好球的錯覺,進而頻頻的取得出局數。

就像呼應降谷強力的投球,接下來的青道打者很給力的在第二局展開攻勢,由隊長結城帶頭,把青道強打特色表露無遺。

到了第四局比數來到十二比零,如果五局之後比數相差十分以上比賽就會提前結束,所以接下來只要青道的投手們小心投球就行了。

儘管目前局勢能讓降谷投完整場,但是片岡仍堅持繼投策略。

「就算比賽局數減少,整個夏季我都還是打算使用繼投。」

正要上場打擊的御幸恰好聽到片岡對太田說的話。

「下一局,換澤村上場。」

在休息區的降谷披著毛巾看著在牛棚練投的澤村,她拿起帽子揮了揮,稍做休息看學長們的打擊。

好不容易攻守交換後,澤村被片岡輕推後背。

「上場吧,這局就交給妳。」

澤村眨了眨眼,被召集回來就被通知上場,讓她一時反應不過來。

「走吧!」御幸用手套輕敲她的頭。「妳的處女秀。」

「什麼處女秀!」

一回過神就聽到他的說詞,讓澤村反射性的用手套給御幸的手臂一擊,不同手掌產生的清脆聲,但也發出不小的聲音。

「很痛耶。」

「我沒用左手你就該慶幸了。」

澤村哼一聲的走出休息室,在後頭戴好帽子的學長們各個落井下石的走過他身邊。

「真不虧是御幸,連澤村都能惹火。」

「第一次見她打人打這麼大力。」

「嘖嘖嘖,果真欠打。」

--喂喂喂!正手忙腳亂穿護具的御幸連反擊的閒暇時間都沒有,在投手丘上的投手還不斷對他揮手要他動作快。

『四局下半,青道高中選手更換通知,換下左外野手坂井,由澤村上場擔任投手,投手澤村。』

球場上廣播聲不斷播放,而上場的投手竟然是一名女孩子,讓米門西的選手紛紛傻眼。

繼一年級的降谷之後上場的又是一年級左投,撇開性別不管,青道選手層之深讓人咋舌。

澤村一球又一球謹慎的投入御幸的手套裡。

米西門教練對打擊區的選手大聲喊話。

「積極出棒啊,相信你這三年來的努力,全部都表現出來吧!」

「那怕是女生,把球打出去吧!」

其他的選手也跟著教練喊話。

他們跟青道的實力差在短短的四局裡就清楚可見,他們不僅一分都沒拿到,連一個跑者都沒有出現,儘管比賽結局已定,但他們還是希望能搶回一分。

在投手丘上的澤村被米門西強大的加油聲震懾,讓她更加了解這個夏季對三年級生是多麼的重要。

她握著小白球在胸口前大力深呼吸,站在這球場的中心,投手丘上是不會有遮蔽物,球場上許多的視線都會聚集在這裡,她的一舉一動都能囊括眼裡,想躲都躲不掉。

她在心中喊話,睜著眼看著御幸的手套,只要把他要她投的球投進這裡就行了,不要想太多。

不要想太多……

儘管澤村這麼告訴自己,但下一刻她所投出的球就直直打到打者的後背上。

「啊!」

御幸在整場的「終於有人上壘的」歡呼聲下傻眼的看著澤村對那名打者敬禮。

「對不起,請求暫停。」

才剛把脫下的帽子戴回就看到四周的學長們都紛紛靠了過來,她有些緊張的抓著手套。

「妳這是在緊張嗎?」

澤村不知道該怎麼說,第一次在球場上被這麼多人包圍讓她更加不知所措。

「算是……」

明明昨晚還說不會緊張,結果一踏上投手丘上就不自主的手指僵硬,球才不受她控制往其他地方飄去。

她低著頭看著左手指,尤其是食指跟中指,但幾乎是下一秒有隻手把她的手掌抓住,讓她的身體猛然一抖。

「有點冰呢,果然是熱身不夠久呢。」

「欸,御幸……」

倉持見澤村被他抓住手後傻住的模樣,他趕緊要他放手。

「不是說球場上還有可靠的學長們在,所以不會緊張嗎?妳就不要想東想西,把我要的球投進我的手套就可以了,讓打者把球打出去讓我們來守備,不就是妳的投球風格嗎?」

御幸手掌的溫度很高,聽著他的話讓她情緒漸緩,澤村點了點頭想把手抽出來卻一動也不動。

「呃……御幸?」

亮介把手刀劈向御幸身上沒有護具的腰側,讓他吃痛的往一邊偏。

「叫你把手放開。」

倉持猛然對他背後一踢。

「不要趁機吃豆腐!」

「都這個時候還給我耍帥!」

「哈哈哈!」

幾乎被各壘者念過一輪後御幸才跑回本壘區,他們的互動讓澤村輕笑的看著手套裡的小白球。

現在整個手掌都是別人傳來的溫度,她轉了轉棒球把手指放在球上的四縫線上。

御幸說的對,現在已經無關輸贏,只要把球投進他的手套就對了。

 

場上的投手因為一個出局數就嶄露笑顏的對著大家喊著一人出局,在本壘區的捕手看著她,面罩下的嘴角也跟著上揚,用染著她的溫度的右手跟她比著同樣動作。

只是一局,除了第一球投出觸身球,其餘都是打者沒抓準揮棒時機把球打出好讓野手接殺出局的高飛球,投手前的滾地球也被投手俐落的處理,不用到五球就換場。

最後第五局由川上穩穩的投球,形成三上三下,比賽在第五局如同片岡的預想提前結束。

在這場比賽後青道正式往甲子園邁向第一步。



-------作者的話---------

比賽什麼的就讓我快速帶過吧~~~

祝大家看文愉快哦~

评论(8)
热度(71)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