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24 對象確認X生日慶祝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微甜吧(?),總之以上皆OK就往下拉吧




24. 對象確認X生日慶祝

夏季大賽的賽程表已經出爐,因為他們是種子隊伍,所以只要比五場就能進入決賽,但是在半準決賽會遇到市大三,決賽才會遇到稻實。

吃飯的時候大家不意外都在討論這次的賽程,澤村跟降谷算是比較晚進來拿餐,而且兩人制服都沒換就過來。

「你們兩個下課是去哪?怎麼衣服都沒換?」

倉持咬著湯匙問道,澤村嘟著嘴拿過降谷遞給她的青菜。

「被叫去教職室……」

「哈?」

「成績……」

降谷直接無視倉持的問話,澤村說的曖昧不明但也足夠讓他們知道。

「哈哈哈,你們這樣可不行呢,成績不及格就要補考,不好好努力的話就留守學校吧!」

澤村跟降谷兩人一致瞪過去。

「我們兩個都去不了比賽,你就靠川上學長一個人前進甲子園吧。」

「川上學長是王牌,之後就麻煩你了。」

兩人砲口一致打的讓御幸體無完膚,其他人更是喊著「有誰可以教他們啊」的話。

「切,會反擊了。」

「人是會長大的。」

他們拿好餐點後照往常都會到春市旁邊的位置,但是今天澤村則選擇坐在御幸對面。

「欸?怎麼,要為剛才說的話道歉嗎?」

「我又沒說錯話,幹嗎道歉?」澤村拿起筷子。「突然想坐你對面不行嗎?」

「噗!」正喝湯的御幸差點把湯噴出來,他狼狽的擦的嘴角。「妳說什麼?」

「想說很久沒跟你坐在一起吃飯,偶爾一下囉。」

「咳、咳、咳!」

坐在不遠處的倉持張著嘴嘴裡的飯還沒吞下,被一旁的亮介敲一下頭後才嗆到。

「還是說御幸學長不歡迎我?那我……」

澤村看御幸維持著同樣的姿勢,眼神帶著妳是誰的疑問,她作勢收拾餐具準備起身換位置時,御幸終於恢復說話能力。

「歡迎、歡迎。」

為了掩飾些微的尷尬御幸不停的吃著飯,反倒是澤村神情自若的先喝味噌湯。

「在御幸學長的心中現在依舊是棒球比較重要嗎?」

「咳!」

這次御幸不是噴湯而是被剛吃下去的飯嗆到。

「哈?」

「好奇而已。」

「……妳怎麼突然……」

御幸顯得有些慌亂,但看到澤村身後的一群人不斷的竊笑又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小鬼怎麼總是不按牌理出牌啊!

「因為阿鳴他除了棒球外還有其他的誘因才會這麼厲害,所以我才在想你會不會也跟他一樣。」

「要說我厲害也不用把他拿出來講吧。」

「……你這一點真的很厲害呢,超級厚臉皮。」

「多謝誇獎。」

「沒在誇你!」

又恢復原本的御幸了!在一旁的眾人如此想著,但是澤村瞇起眼把身體往前探。

「所以除了棒球,你沒有想過談戀愛嗎?」

「哈啊?!」御幸覺得他的眼鏡要滑掉了。「談戀愛?」看澤村一臉慎重的點了點頭,他微挑眉把話題丟還給她。「妳要幫我介紹?」

「欸?所以你真的生活都只圍著棒球在轉?」

「不然呢,每天不是練習就是練習,哪有額外的時間在想其他事情。」

「要幫你介紹也不是問題啦。」澤村喃喃的咬著筷子說著讓人更加傻眼的話。「不過你喜歡的類型是什麼啊?」

--這是什麼情況啊?澤村的問題讓他們的晚餐吃的有些辛苦。

御幸把快滑出鼻頭的眼鏡推回。

「妳真的要幫我介紹?」

「放心,我可是女生呢,身邊女生朋友當然比你還要來的多。」

這可不是放不放心的問題吧?御幸不著痕跡的微微勾起嘴角。

「個子不用太高,大概到我鼻頭就好,頭髮不要太長肩膀以上的短髮就可以,不會打扮自己也沒關係,人要有點傻呆、樂觀向上以及天天都會保持笑容,最重要的是要會打棒球。」

聽完後澤村咬著青菜認真思考,但是旁人一聽到御幸的說詞就立刻了解他在說什麼,完全沒有認真在回答澤村的問題。

除了剛加入的一年級生,其他人都很清楚御幸他之所以會到青道不外乎就是磨練自己的棒球能力,現階段是進入夏甲重要時期,他是不可能去談戀愛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不過澤村當然不會知道這些,她認真的在想自己的口袋名單是否有人符合條件。

--短髮、不會打扮自己、樂觀向上還要會打棒球……

「御幸你說的真的是女生嗎?」

澤村的結論讓大家大吃一驚後爆笑出來,整個食堂頓時笑聲四起。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御幸你的性向竟然被誤會了。」

「哈哈哈,澤村妳怎麼會想到這麼奇怪的地方去啊!」

「對啊,不是女生難道御幸會喜歡男生嗎?」

「嗯……」澤村偏著頭眼神不帶玩笑的直盯著他。「真的是女生?」

她異常的認真讓御幸愣了一下,讓他感覺如果再敷衍過去好像會有麻煩事情發生,所以他慎重的點了頭。

「我是喜歡女生,不過目前沒有要交女朋友的想法,如果妳要推薦的話可以幫妳身後的人找。」

「這樣啊……」澤村像是鬆一口氣的說著,「不過真厲害呢,不用外在的力量就能這麼厲害……」

「越來越不能理解妳的思考迴路。」

「不是啦,因為阿鳴他啊只要談戀愛打棒球就像開外掛一樣厲害,所以我以為大家都跟他一樣。」

「什……麼?」

「以前要比賽前教練都會叫他趕快去談個戀愛之類的,熱戀期就像神助一般超強的!」澤村說完還比著大拇指。「可是到了這裡好像阿鳴的情況是特殊狀況呢。」

「那他現在呢?」

「嗯……好像、應該、算是有吧。」

澤村她並沒有多問成宮關於這一類的話題,不過聽他的說法,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是那個人吧。

相對澤村的不確定,御幸則認真的回想以前的事情。

這種事可是他第一次聽到,以前也沒有人在傳成宮有什麼女朋友的,也沒有聽過他有交往對象,但為什麼澤村會說這些話?

「你們的感情真的很好呢,會不會他的交往對象是妳?」

揶揄的話明顯可見,但澤村立即的反駁回去。

「絕對不會是我的啦,不,應該說不可能是我。」

「這麼確定?」

「確定。」

看她隨後心情愉悅的把晚餐吃完,御幸就沒有再多說什麼了。

 

集訓過後再來的比賽就是夏季甲子園的預賽,擋在預賽前卻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大事,那就是期中考。

在教室裡澤村拿著課本的手顫抖著。

她明明上課都很認真聽,也很認真的抄筆記,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腦袋就是無法接收。

坐在位子上的澤村猛然闔起課本,下定決心的站了起來,到金丸的桌前把課本舉向他。

「金丸大人,請您教教小的!」

「哈?」

在隨意看雜誌的金丸被她突如其來的請求弄傻眼,雖說他們是同班同學,但基本上除了棒球部以外他們是很少有互動,頂多一起到教室,下課時間澤村都會跟春乃一起行動,所以兩人感情好的互動引來旁人的注目。

「真的、真的拜託你了。」澤村把課本放在他桌上,雙手合十。「不及格的話就要補考,如果要補考的話就會趕不上比賽,金丸君~你應該不會狠心讓我在比賽的時候留在學校補考吧?」

她的語氣越說越可憐,坐在金丸旁邊的春乃笑著說道。

「如果是英文的話我可以幫忙喔。」

「春乃……」

澤村熱淚盈眶的握住吉川的手。

「唉~身為隊上唯一的左投手,妳應該也要給我有所自覺才行,」說到這澤村揚起笑顏。「哪怕只是臨時保佛腳妳也給我牢牢記在腦裡。」

並非是澤村來求他他就教,主要還是部上的學長們甚至是克里斯都來拜託他,他能不教嗎?

「是!」

早上密集練習棒球,到了晚上努力衝刺課業,經過金丸的房間總是能看到嬌小的身影跪坐在地上認真聽金丸教導,御幸推了推眼鏡把虛掩的門稍微推了更開,然後再走回在隔壁的自己房間。

聽完金丸為她特別整理的祕笈後,澤村心滿意足的回到房間,想再次複習剛才金丸講的範圍,不經意的看了日曆,不久後的七月一日被她圈了起來,想了一會才睜大眼睛拿起日曆仔細確認。

這一天晨練結束大家疲累的吃著飯,離期中考就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了,棒球學業兼顧已經讓他們的疲累值到達臨界點。才剛拿好早餐的澤村一坐好位置神智還有些不清,沒多久降谷周身散發著低氣壓直往澤村的方向走來。

「澤村。」

「嗯,早安,降谷。」

「妳是不是忘記什麼?」

「欸?」

「昨天、妳、答應我、今天、出門。」

「啊!」

澤村終於想起來,昨天他們又再一次進行「比賽」,因為她又輸了所以被迫答應跟他去看恐怖片,但她看一下降谷又看一下手邊的飯菜。

「我幫你吃吧。」

降谷說完就拿起筷子坐在她的對面吃起澤村拿的早餐。

「時間快不夠了。」

「喔喔喔。」

他們兩人快速把一份早餐掃完,之後澤村就被降谷催促換衣服準備出門。

「降谷。」

在一旁吃飯著片岡突然出聲。

「你們要出門?」

「是的,教練。」

因為是臨近考期,所以假日的晨練結束後會到四點才會有練習,中間時間是自由活動,是要念書還是自主練習都可以。

「考試呢?」

「……中午前就會回來。」

--好像是爸爸在問要出門的孩子幾點回來似的。其他人都默默的想著不敢出聲。

「我好了!」

澤村換好衣服再次出現在食堂,而聞聲抬起來的人無不被她驚訝。

「你們出門要小心。」

「……」不知道降谷跟片岡之前說了什麼,澤村舉起手敬禮。「我們會的。」

降谷也微微向片岡一鞠躬,就跟澤村一起離開。

這兩人的身高差,還有過於熟悉的互動,完全是情侶嘛!讓在食堂吃飯的隊員都忘記動筷子。

「妳的頭髮這邊沒分好。」

「是嗎?可能是太趕了就隨便分一下。」

越走越遠的兩人邊說邊動作,御幸直看著他們背影,拿著筷子的手止不住顫抖。

--明明跟我出門就穿的很中性,跟他出門就穿裙子,還背細肩包!差別待遇啊!

兩人一到電影院門口,澤村兩眼放空的看著降谷要看的預告片。

「降谷同學……這部活人X吃的電影是恐怖片嗎?」

「偶爾換一下口味。」

「對我而言,血腥比起恐怖片更讓我無法接受。」

「我是壽星。」

「嘖!可惡。」

沒錯,就是因為是降谷的生日所以昨天晚上才會故意輸他,早知道就認真贏他,然後就隨便送東西就好了,看現在把自己弄得無法下台。

懷著忐忑的心情坐在椅子上,降谷從隨身包包拿出一條小毯子蓋在她的腿上,隨後才看著大螢幕。

電影一開始就直奔主題,讓澤村想遮眼也不是想摀耳朵也不對,突然一個耳罩式耳機套在她耳朵上,澤村往旁邊轉頭,降谷肩上的耳機已經不在。

--這傢伙……澤村嘟著嘴把耳機套好,明明知道她對這種片比恐怖片更不拿手還故意挑這部,就算準備很齊全也不會有加分效果啦。

長達一小時多的電影讓澤村眼睛上的手放下完全不到半小時,若要問她看得如何她只記得耳機裡的輕音樂,反倒是降谷看的很滿足。

離開電影院,澤村就直拉著他到甜點店。

「選一個吧。」

明明來這裡的路途經過許多間甜點店,但降谷不知道為什麼澤村獨鍾這家,不過他沒有問她原因,順從的瀏覽冷藏櫃。

「這個吧,妳請客?」

澤村對店員指著他們要的蛋糕,然後拉著他進入店裡的座位。

「嗯……算是吧,誰叫你是壽星。」

對於澤村的笑容降谷只好回想他身上還剩多少錢,但是他們點的蛋糕一送上來,他就明白澤村的意思了。

「小湊?」

春市代替店員端著蛋糕出現,他偏著頭跟澤村異口同聲的說:

「生日快樂,降谷。」

春市把蛋糕放在桌上,身後的店員再把飲料也跟著端上桌,是春市額外點的。

「你一定在想小春怎麼知道吧,是我跟他說的。」澤村直接解釋。「畢竟只有我們三個一年級進入一軍,這種事情怎麼能讓他錯過呢。」

「壽星快許願吹蠟燭吧。」

「………生日快樂歌沒唱。」

「降谷君意外的要求很多呢。」

「小湊……」

「好啦,我們就勉強的唱一下好了。」

澤村抱歉的對春市一笑,春市只好無奈的嘆口氣。

他們兩個簡單清唱幾句就讓降谷許願。

「第一個跟第二個願望要講出來喔。」

坐在一旁的春市看著澤村跟降谷親密的互動,突然很羨慕澤村。

「降谷君,切蛋糕吧。」

他把鋸齒刀遞給他,原本跟澤村在吵鬧的他對春市的舉動一愣,接著才拿過來把蛋糕切三等份。

「這塊比較大的給你。」

「欸!應該是給壽星吧。」

「謝謝你請喝飲料。」

「沒、沒關係啦,畢竟時間太緊迫了完全沒有準備禮物,所以就用飲料先代替。」

春市不停的擺著手,把降谷說的比較大塊的蛋糕推向他。

「那你也要告訴我你的生日。」

「不用回禮啦。」

「這是要的。」

被晾在一旁的澤村偷笑的喝著飲料。

--找小春來還真是找對了。

三人在甜點店待了好一會才離開,在街上漫無目的的亂逛,不過基本上都是降谷跟春市在聊天而澤村跟在一旁邊逛邊聽他們的對話。

突然她的電話響起,來電是成宮。

「昨天不是才通過電話,你會不會打的太頻繁了?」

電話一接通澤村就直接說道,電話的另一頭卻沉默好一會才有回話。

『我是原田。』

正要繼續說下去的澤村停下腳步。

「……您好。」

『原來鳴晚上都在打擾妳,我先替他跟妳說聲抱歉。』

「也、也不是到擾民的地步啦,只是……」

只是她已經習慣從電話裡聽到成宮向她抱怨某人,如今卻從手機聽到某人跟她講話,讓她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不過雅學長能拿到阿鳴的手機還真是厲害啊。」

『看樣子鳴這傢伙是打電話向妳抱怨我的事吧。』

你是怎麼猜的?澤村不記得她剛才有說什麼啊。

「……怎麼會這麼說呢……」

『我跟妳沒見過幾次面,而妳卻叫我雅學長,一定是鳴這小子常說讓妳不自覺記住。』

好吧,捕手這種人真是令人討厭。

「哈、哈、哈。」

澤村完全不知道怎麼應付他,所以只能乾笑。

「雅學長跟阿鳴的感情意外的好呢。」

『嗯?』

「畢竟阿鳴有潔癖,而且對自己的東西佔有慾超強,能拿到他的東西的人居指可數呢,所以學長你真的很讓阿鳴信任。」

『妳也很了解他呢。』

「也還好啦。」

『既然他很常跟妳通電話,所以我才想問妳,妳知道他最近怎麼了嗎?』

「嗯?他怎麼了?」

『情緒不穩,練習效果不佳,完全沒有動力。』

講著電話的原田捏了捏眉間,如果不是他無計可施他還真不想打電話求助他人,更何況是之後的敵人。

「欸~~」澤村突然大叫讓一旁聊天的兩人看過來,她趕緊小聲繼續說道:「這樣持續多久啊?」

『一個禮拜多……』

那不就是她跟他單獨見面那時候嗎?難道是她跟他說御幸的事情所造成的?

不對啊,明明是他要分清楚,也是他要她去跟御幸確認他有沒有喜歡的人,還是說……阿鳴對於御幸的性向感到失望?

明明是要她照實講,她照做卻產生負面效果,澤村懊惱的皺著眉。

「怎麼會……」

她還想不到怎麼處理的時候,電話另一頭出現不應該出現的聲音。

『欸~~雅學長你怎麼拿我的手機?你打給誰?』接著澤村聽到叩一聲。『你打給小榮做什麼!」

『你聽我說……』

『絕對不聽!』

『鳴!』

澤村拿著手機聽著他們在另一頭吵架,而且吵得很兇,讓她猶豫要不要就這樣把電話掛斷。

『喂,小榮。』

「嗯?」

『你們剛才在講什麼?』

「其實才講一下子就被你發現了。」

『是嗎?』

「嘿嘿嘿。」

『我想過了,期中考結束後我們再見一次面吧。』

「欸?」

『就這麼說定了。』

「欸!喂~阿鳴!」

澤村沒有說好或不好,就聽到手機傳來「雅學長真是太會操心了,我根本沒事」,最後被掛斷。

什麼情緒不穩,完全還是跟以前一樣自我中心主義超強的啊。

澤村搔了搔頭,發現周遭有許多視線看著她,讓她心頭一驚趕緊跟上降谷他們,一人一手的勾住聊得正起勁的兩人。

「也讓我加入你們的話題吧。」

「榮純醬意外的主動加入。」

「所以你們在講格鬥系……」

「嗯嗯。」




------作者的話--------

最近看到鑽A的茶會訊息~~想去卻又不敢去,真令人猶豫啊~(害羞內向一枚)www

不過有好多活動都是踏入鑽A才開始參加,畢竟我算晚才接觸鑽A(←隨便亂逛漫畫網亂點的),結果一踏上就一發不可收拾,算是繼火影後讓我跌的很深的漫畫XDDD

要去嗎~~不過茶會主要是做什麼呢?

祝大家看文愉快哦(笑)


 
评论(24)
热度(7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