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17 集訓X故意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17. 集訓X故意

六月的第二個禮拜,集訓開始。

說是集訓但也只是平時通勤的人住進宿舍,而且到了晚上兩面球場只能給二十個人來使用,所以到時候訓練量就會是平時的兩倍。

一聽到訓練量增加澤村的臉色有些蒼白,克里斯拍了拍她的肩膀。

「用不著擔心,晚上的練習並不是所有人都要參加。」

澤村想了想,現在的她既不是二軍更不可能是一軍,所以集訓什麼的她連邊的摸不著才是。

「不過澤村,妳等一下應該沒事吧?」

「嗯?學長要接我的球嗎?要接嗎?」

澤村興奮的看著他,眼裡都冒著星星。克里斯微微一笑,摸了摸她的頭。

「跟我來吧。」

球場上分著兩部分,一區是守備練習,另一區則是打擊練習,有喂球投手及自動投球機兩種選擇。不論是選擇哪一種投球方式練習都有好有壞,像是自動投球機速度可以自由選擇但不能選擇球種,而喂球投手雖然可以練習變化球,但投久了投手會體力盡失。

克里斯把澤村帶到打擊區最裡面,拿手套給她。

「喂球投手職缺缺很大,妳暫時就在這幫忙一下。」

「欸?」

喂球投手!她可以嗎?

片岡看澤村就定位,大聲的宣布:「澤村會加入喂球投手的行列,可練習的位置多一個,排隊的人給我分散!」

正在打擊區的御幸看到某些人往澤村那移動,他微微一蹙眉。

「請多指教。」

澤村畢恭畢敬的向打擊區的人微微鞠躬,不過對方好像不領情。

「不要給我投些胡亂的球。」

「我知道了,學長。」

澤村投出一球接一球,但是對方就是一棒都沒有揮。

「妳這是投什麼球?給我認真一點!」

「……好。」

澤村轉了轉小白球,她明明都有投進好球帶啊。

她不解的投出紅中球,對方終於打出去,不過球飛不遠就掉下來,對方又發難。

「喂……」

話未說完,降谷冷著臉提著球棒走過來。

「學長,如果你不想練習的話,是否可以先讓我呢?我等一下要去做投手練習。」

這是他們第一次聽到降谷說這麼長的話,所以有被他唬得一愣一愣。

「好……你先。」

降谷在心中替這位學長記上一筆。

「降谷……」

「請多指教。」

澤村見他跟她鞠躬,所以就沒繼續說下去也向他回禮。

「就跟平常一樣就可以了。」

「喔。」

她按照九宮格的位置逐一的把球投出去,降谷也得心應手的一一打出去,其它打擊區雖然有人在練習但也時時關心這一邊。

「連打擊就是怪物等級。」

在後頭排隊的亮介瞇著眼評論著。

澤村發現降谷某些球路可以擊出長打,但換到一些球路就會打出界。可能是平時跟著克里斯收集情報習慣導致,澤村反射性整理降谷的擊球嗜好。

在一旁觀察打擊情況的片岡意外的發現澤村的投球順序,照道理是不會注意到,但是見到降谷很有規律的把球打出去,就多留意他們這邊。

降谷知道澤村是按照九宮格位置由上至下從左到右投球,但是到內角球的位置時他總是打出界外。

「澤村,妳可以多投一些內角球嗎?」

他沒有多想跟澤村提出要求,他想既然是打擊練習當然就要練習他不習慣的球路。

「降谷同學,你還點餐啊。」

澤村趴在鐵網上,一手還拋著小白球。

「麻煩了。」

「口味還真挑耶。」

說歸說澤村還是拿起球往他要求的位置投去。

「喂喂喂,真的假的,內角中間的好球你打不到?」

看他揮棒落空,澤村有些傻眼的用手套把球籃裡的球拋起來給左手接。

「妳那顆是好球?」

「你懷疑我?」澤村用力的把球丟進手套內。「就算是壞球你也揮棒啦,所以結論它就是好球。」

「………再一球同樣的位置。」

「你點餐點太習慣囉!」

澤村邊說邊把球投向跟剛剛一樣的位置,這次降谷有掌握到不過打成投手前方的短球。

「再一球。」

「最好在比賽的時候對手會投一樣的位置。」

「再一球!」

「我要換打者啦。」

不管降谷怎麼盧她投一樣的位置,澤村就是不要。

兩人的爭執讓旁邊的人都忍不住停下來觀看,克里斯跟片岡更是目睹整個過程。

澤村的控球比他們想像的更要來的精準,能重複投同樣球路代表那一球並不是她隨意投出來,而且澤村很了解喂球投手工作,每一球幾乎都沒有使出全力。

「好吧。」

「那你練完了嗎?你後面還有很多人在排隊喔。」

經降谷這麼一鬧,澤村那區慢慢累積排隊人潮。

雖然降谷還沒打過癮,但是達到他的目的地就也沒多說什麼。

不滿澤村沒有實力進入一軍,現在就讓你們瞧瞧她真的有沒有實力,降谷經過那名學長身旁在心中這麼念道著。

御幸肩扛著球棒滿意降谷的做法,離開打擊區去牛棚。降谷跟在他身後,雖說有種被他牽著鼻子走的感覺,但照著他說的方法真的達到效果,卻也讓他很不爽,而且等一下還要做讓他更不爽但不得不做的事,降谷快步上前。

「御幸學長……」接我的球吧。

「今天天氣不錯,結束後去接球練習吧。」

──欸!我要投球!

話未說御幸就哈哈哈的離開,完全不理會他。

 

早上去當喂球投手,下午一看到克里斯澤村擺出備戰狀態。

「學長,你這次又要叫我去兼差嗎?」

「怎麼,妳也想跟他們一起進行守備練習嗎?」

澤村直盯著克里斯,想從他的表情看出一絲端倪,不過看來她的道行還太嫩,她搖了搖頭。

「我又不是一二軍,怎麼可能能跟他們一起練習。」

「……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看來似乎沒有人跟她說過一軍的事。克里斯摸了摸她的頭。

「我們就去室內練習場,我有問題要問妳。」

「嗯?」

獨自對著球網練習投球的御幸看著離開球場的兩道背影。

「克里斯學長,你是要問我什麼問題?」

「到目前為止妳有全力投過球嗎?」

澤村認真的思考。

「應該說上次要教練換你上場的那一次吧,之後為了控球就沒有用過全力了。」

「所以全力投球沒辦法控球?」

「對啊,都會往好球帶外面飄。」

「投給我看看吧。」

「哦!所以學長現在是要看我的投球姿勢嗎?是嗎!」

澤村一整人很興奮的跟他確認完,就跑到對面的球網前。

「我真的可以全力投球嗎?」

「真的。」

克里斯笑了笑的環著胸。

真不知道她是從哪裡得來的靈感,新的投球姿勢讓她的左手完全藏在身體後面,拜她柔軟關節及肩膀所賜,完全讓她手臂施展開來。

「妳在投球的時候都在想什麼?」

「嗯……右手的牆壁?」

「右手的牆壁?」

「嗯,用右手做出一個牆壁,然後再旋轉下半身,因為不知道怎麼做出牆壁,所以我都把手套握得很緊,結果投球的感覺就更好。」

克里斯研究著澤村所說的話。

「感覺妳做出右手的牆壁後身體的力量就集中起來,球的威力也跟著起來,但是因為妳太在意,導致妳的腳站的太裡面,先試試把右腳跟本壘維持一直線吧。」

澤村看著看地板,維持一直線是嗎?

克里斯把九宮格鐵板放到澤村面前,上面的鐵板都被取下來。

「隨便投進一個就可以了。」

「好。」

之前因為控球不穩所以澤村基本上能少用就少用,這次被要求使用而且又在克里斯面前,讓澤村小緊張一下。

所以她吞了吞口水,根據克里斯所說的調整右腳落地的方向,出手的球直直的往鐵框外框撞擊到。

「欸?欸欸欸!」

「投幾次習慣這個姿勢就能再練習控球,現在就趁這個集訓把這個姿勢練起來吧,所以才會要妳去當喂球投手。」

「可以喂球投手不就是要控球穩的人才能升任嗎?」

原本以為是他們真的缺喂球投手的人,結果是他們思考過後的決定,有讓澤村驚訝到。

換句話說,她要脫離球隊經理的位置的嗎?

「妳看我們現在的喂球投手有幾個控球很好的嗎?」克里斯把球丟給她。「而且全國一線的高中生也沒幾個控球很精準,能投進好球帶取的出局數是最基本的投手功課。」

「是喔,我還以為投手的控球都要很少,害我在這上面下了很多功夫。」

澤村把球往上拋玩的不亦樂乎,克里斯見她拋上去的球都可以筆直的落到手掌心,她的球感似乎不錯。

「澤村,妳的好球帶分幾等份?」

雖然現在問有些晚,不過現在高中棒球基本上都以內外區分,在職棒更只切割成四等份,不過看到跟降谷的練投後他想確認。

「嗯?就跟九宮格一樣啊。」

她不懂為什麼克里斯要問這個問題,她重新擺好姿勢往九宮格正中央投球。

「耶!正中紅心。」

嘴雖說正中紅心,但實際卻往右下飛去。

她自己一個人對著九宮格自於娛樂完全忘記一旁的克里斯,但也因這樣可以讓他近距離的觀察澤村的投球練習。

克里斯都知道澤村私底下都有在進行投球練習,但沒有想過她練習的對象竟然會是九宮格鐵框,這也難怪會有內角中間的球路。

「澤村,早上妳才投過球,不要過度練習。」

「哦。」

澤村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在習慣新姿勢的上面,對克里斯的提醒隨口的應付,所以了解她的克里斯離開後就去找藤原。

「是我握球的姿勢問題嗎?為什麼球都會往我沒想到的地方飛去?」

以前也有這種問題,但是球飄動的幅度至少都過得去九宮格的鐵框中,但是這次都會打中鐵框。

「是力道嗎?但又不是。」

投了好幾次都遇到一樣的問題,澤村正停下來檢查手指跟棒球,這時吉川探頭進來。

「榮純,妳有空嗎?」

 

到了晚上,澤村跟吉川她們拿一大堆的飯糰跟水果進來球場。

「欸?」

各個球隊經理到處分著食物,澤村拿著香蕉跟一盤飯糰到降谷身邊。

「妳做的?」

「嗯?這是大家一起做的,怎麼了?」

「妳的應該……」

「哈?你在說下去就給我全部吃掉!」

降谷的話沒說完澤村就知道他是在損她。

「不吃我吃。」

突然一道聲音插進他們之間,澤村手裡的飯糰下一刻少一個。

「御幸一也!你手裡不就還有飯糰,幹嗎拿我這裡的?」

「我喜歡一手一個一起吃啊~~」

「哈?」

澤村覺得他在強詞奪理,張著嘴不知道怎麼反擊,御幸就把從她那拿到的飯糰往她嘴裡塞。

「我想到我要吃的是香蕉,這個飯糰就還給妳吃吧。」

「……」

澤村騰出一隻手把無法一口塞的飯糰拿了下來,嚼了嚼幾口惡狠狠的瞪著那個背影。

──耍我玩好玩嗎?

只不過幾個動作就把澤村的注意力轉移,降谷無言的看著頓時變成小孩子的學長。

第二天開始,他們除了集訓還要上課,所以晨練結束基本上一年級生都昏頭轉向,昨天的疲累還沒消除下午跟晚上又繼續昨天的訓練,降谷在守備練習上不停用「我想投球」來讓自己保持清醒。

早上澤村跟著他們一起做接球練習。當片岡把澤村帶到球場上時,大家先想到是爸爸帶女兒來球場玩,都沒有想到澤村此時是坐立難安。

「澤村是第一次練習,一開始就不要打太難接的球,十球過後難度再提高。」

片岡邊跟擊球的前園說眠邊走到場邊,拿著投手手套的澤村緊張向前園一鞠躬。

「請多指教了,前園學長。」

「澤村,妳就看準後把球接起來往旁邊丟就可以了。」

「好。」

前園看澤村第一次參加他們的接球練習,所以先跟她說明遊戲規則。就如片岡交代他的前幾球他都打的很小力,也都是很好處理的球路。

御幸在一旁看澤村四處奔走接球,教練是在測試澤村的實力還是在考驗前園的擊球能力啊,他越看越對教練的想法感興趣。

把球敲出第七顆後前園覺得澤村接球的手法越來越熟練,完全不像疏於訓練的模樣,處裡滾地球更為優秀。

基本上如果是投手要練習接球訓練,都會在投手丘上附近奔走,前園有一球打偏到二壘壘包附近,澤村竟然背對著球反手接住,正確來說是精準的跳起來接球,球落下的位置跟起跳的時間抓得很剛好,澤村一個轉身把手套的球甩了出去,然後等前園的下一顆球。

每個人的接球練習基本上都是接二十球,所以澤村舉起手跟前園說道。

「學長,剩最後兩球對吧。」

剛才那跳起來接球應該是澤村在籃球隊常見的空中截球,所以降谷並不意外澤村的舉動,但是其他人就不這麼想。

隨著澤村在球隊練習的次數及時間的增加,給片岡的疑問更多。

她完全沒有高島之前說的棒球新手,投球的資質加上飛快的熟練度,種種跡象都說明著她以前早就做過這些練習,只是因為國中沒加入棒球隊而忘記,但是刻入骨子裡的記憶隨著訓練一點一滴的被喚醒。

──真好奇她以前是做怎麼樣的訓練。

洗完澡後澤村坐在書桌前整理到目前為止她所做過的練習,她摸了摸心臟,這兩天片岡跟克里斯異常的叫她跟他們一起訓練,雖然練習量跟他們不一樣,但跟之前比起來是多了許多。

「這麼想來,我好像很久沒有跟學姐她們一起行動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到了部活時間她就會跟克里斯學長一起去二軍,雖說學長時常到一半會早退去復健,但她好像都會在室內練習場自主練習,等回過神學姐她們早都全部弄好。

最近集訓開始,雖然才兩天但在這兩天她完全跟著他們一起練習,練習的項目不同,但她看其他人依守備位置的不同訓練項目也不一樣,而且對於她的加入好像沒有人有吃驚的表情,彷彿她就是在裡面跟他們一起才對。

「為什麼呢?」

想不通的同時她的房門被敲了敲。

「誰啊?」

「是我。」

她跳下椅子去把門打開。

「這時間你不用休息嗎?」

在門口的御幸揚了揚手中的光碟片。

「這時候就是要用這個休息,去倉持的房間廝殺一番吧。」

澤村接過遊戲片,眼睛發亮。

「哇賽御幸,你連這個超難買的限量版都買的到啊。」

洋洋得意的御幸停頓一下,他推了推眼鏡。

「哼,也不想想我是誰啊~~」

「御幸一也啊!」

澤村用甜甜的帶點鼻音的聲音說著讓御幸愣住的話,她轉身到裡面拿外用拖鞋。

「走吧、走吧,御幸。」

澤村把僵在原地的御幸推了出去。

「啊,來了來了。」

「打擾了倉持學長。」

增子不在五號房,所以就只有他們三個。

倉持坐在床上玩掌上型遊戲機,所以澤村跟御幸就一起坐在地上把遊戲片放入機器中。

「這個好像是RPG,我們要怎麼玩?」

「我記得可以兩人連動。」

兩個人在電視機前討論怎麼玩。

「這感覺要玩很久才能破關耶。」

「真的,怎麼這麼多額外選項?」

「啊,御幸快拿那把劍,喔喔喔,是隱藏款耶。」

澤村興奮的拍著御幸的手臂喊著「超幸運的」。

兩人玩起遊戲越來越起勁,彼此的肢體動作也越來越多,他們討論的聲音從刻意壓抑到忘我的喧嘩,讓一旁的倉持把注意力從掌上遊戲機移開。

「我說你們……」

話說到一半就突然停止。

倉持瞇起眼看著澤村因動作幅度大所露出的肌膚,那個位置是在短袖袖口處且是手臂後方,沒有仔細一看還不會看到,但是倉持就是看到了,一塊瘀青。

不小塊的瘀青而且落在很奇怪的地方。

「喂!我好意出借房間給你們玩遊戲還給我得寸進尺,不借了!」

「倉持學長~~~」

「求情沒用。」

「倉持學長~~~」

「少給我噁心!」

倉持把手中的遊戲機往床上一摔,立刻撲向御幸的方向給他一個十字固定。

「再學澤村一次給我試試,下次就是蠍子固定法!」

在門口正要離開的兩人,御幸突然一句「倉持學長還真不手下留情呢。」讓澤村趕緊把他拉走。根據剛才倉持的表情來看,要不是她眼明手快明天就看不到御幸。

「你幹嘛要激怒倉持學長啊?」

「妳不覺得很好玩嗎?」

「哪裡?」

每次都可以見到倉持被御幸氣到動武,被人折來折去很好玩嗎?澤村不敢問御幸,怕他來一句我來折妳妳就會知道了的話。

──不過我為什麼要猜御幸會說什麼啊?

澤村搖了搖頭,把奇怪的想法搖出腦外。

「對了,妳的瘀青好多了嗎?」

御幸把她送到門口,她用鑰匙開門。

「有些地方按了還會痛。」

「還要我幫妳推嗎?」

「嗯……」

澤村很猶豫的思考中,御幸直接幫她下決定的把她按到床上。

她的雙腿上的瘀青已經淡到跟膚色相同,所以澤村轉身坐在床上,對御幸指了指手臂後方。

「可能是最近在練習投球,總覺得後面緊緊的碰一下又會很痛,我看不到那邊,你幫我看一下那邊是不是有瘀青。」

御幸把衣袖拉高一下,一塊瘀青就映入眼簾。

「有呢,之前我都沒有發現,是新的嗎?」

「怎麼可能!最近都沒有遇到了。」

澤村被他的話驚嚇到,趕緊回想最近夜跑好像都沒有遇到那些事情,更多的是巧遇某位捕手大人。

而這位捕手大人正在她背後用棉花幫她推瘀青。

「那妳的背……」

隨著他的話御幸正要拉高澤村的衣服,意外的第三聲音在門口出現。

「你的手在做什麼?」

兩人一同轉向門口,澤村一時反應不過來,她的門沒關嗎?還有倉持學長怎麼在那?還有……她想起更重要的問題,她連忙把棉被拉過來蓋住身體。

御幸雙手舉起表示自己什麼都沒有做,見他沒有回答他問題的意願,倉持快步進入直接把人拉出門外。

接著把澤村探究的眼神擋在木板之外。

「你打澤村?!」

倉持的眼神嚇人的可怕,彷彿下一刻就要他死似的兇狠。剛才御幸把澤村衣服拉高的時候他沒有漏看,那底下的瘀青。

整整一片。

「怎麼可能!」

實在太冤枉了~~御幸的領口在倉持手裡他直囔嚷著。

「那她身上的瘀青怎麼出現?給我老實交代清楚!」

「呃……」

「不說清楚我就認定是你做的!」

御幸清一清痰,在倉持拳頭欲揮下前假裝心痛的把事情經過大概說一遍。

 




--------作者的話-----------

我絕對不知道榮純背上的瘀青怎麼處理的!!(掩面)

什麼推瘀青嘛~一開始還沒多想什麼,但現在........砍掉重寫來的及嗎?

說雖說,還是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0)
热度(80)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