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15 投捕搭檔X一軍名單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15. 投捕搭檔X一軍名單

再兩個出局數,澤村跟克里斯這對投捕搭檔就會換下場,她心裡很清楚克里斯的右手無法撐到結束。

在十八公尺外的打擊區,給她下達暗號的手指已經微微顫抖,澤村捨棄全力投球使用精準的控球,把球準確得投入克里斯指定的位置。

球被打擊出去,克里斯脫下面罩,大喊「澤村一壘」,接到指令的澤村立刻往一壘跑,但卻在途中絆到什麼整個人往前撲過去,而且還直往一壘包撲去,左手搭在壘包上右手手套高舉著,而小白球在下一刻乖乖的掉在裡面。

沒見過這樣接殺對手,在場外的觀眾還是板凳區的球員都被澤村的撲球場逗笑。

「妳沒事吧!」

其他人甚至是克里斯都趕緊上前,像是被黑士館的笑聲染感,撐起身子的人竟然也跟著哈哈大笑。

「她沒事吧?」

在遠處看比賽的人都開始為澤村擔心。

「哈哈哈哈哈哈!」

澤村的臉沾滿著泥巴,但是卻異常的開心,大笑聲持續不斷。

「有摔到哪裡嗎?」

「沒、沒有,哈哈哈,剛才我竟然撲街耶~~而且還接到球,哈哈哈,超級幸運的!」

一想到剛剛做的蠢事,澤村笑得無法停止,真的是太搞笑了。

「給我恢復正常!」

克里斯有些受不了的拍了拍她臉上的灰塵。

「是、是~~」

就算回到投手丘澤村還是用手套擋著無法停止的笑容。

「澤村!」

「知道了。」

澤村難掩笑容的抬高腳手臂用力的揮下。

而這一顆球讓場外的降谷抓緊鐵欄,讓片岡吃驚的站起身,更讓捕手跟打者錯愕。

「揮棒落空,打者出局!」

出乎意料之外的變速球,完全的投進刁鑽球路的位置,而投球姿勢跟揮動速度跟直球根本是一模一樣。

克里斯吃驚的站起身把球投回給她,澤村沒有感覺到其他人的視線,順了順笑岔的氣息自然的把球接下來。

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她剛才是投了什麼球種。

「兩人出局!」

澤村雀躍的向同伴舉著手。

在青道的投手所會的變化球有滑球、曲球甚至是伸卡球,但就是沒有見過變速球,澤村的球速本身就不快,但不快的球都讓打者抓不準擊球時機,更何況她的變速球是在打者身邊改變位置。

「克里斯學長,再一球吧。」

他已經不用再繼續接她的球了,因為澤村已經到了他所觸手不及的地方,以突飛猛進的方式跨越過他。

不管這場比賽的結果是贏是輸,都左右著二軍成員往後的日子。

 

澤村在更衣室讓高島教導使用冰敷袋,其他成員都用毛巾蓋著頭坐在椅子上。

「接下來的時間就自由活動,晚餐過後再到室內練習場集合。」

「欸?」太田比當事人還要驚訝。「這麼快?」

「降谷,走了。」

倉持拍一下降谷的背,比賽結束他們就得回去自主練習。

「好。」

他知道澤村的厲害,但是現在的她已經沒有被國中空白期影響,甚至往更上一層爬去,他沒有料到會如此的快。

如果她再加上御幸學長……那會是怎樣得投捕搭檔?

「克里斯學長,教練剛剛有說什麼嗎?」

在冰敷袋外罩著衣服,澤村走出更衣室第一件事就是找克里斯。

「晚上再宣布成為一軍的人。」

「是嗎?那我有幫上忙嗎?」

「什麼?」

「能引領菜鳥投手壓制強打的打線,又能牽制跑壘者的盜壘,克里斯學長當任捕手的適用性一定能清楚得被教練看見。」

澤村自顧自說的很開心。

--這傢伙……克里斯有些佩服澤村,明明是會讓人緊張的比賽,竟然還有額外的心思在想這些有的沒的。

無論是要教練換捕手還是替他鋪往一軍的路,說她不聰明但某方面來看卻精明的很。

晚上全員集合在室內練習場,澤村則跟其他球隊經理在開會。

「根據到目前為止的練習賽,升上一軍的人選我已經決定好。」

片岡面對著近百名的部員不慌不忙的說著讓他們緊張的話。

「被選上的人要有代表學校的覺悟,沒有被選上的希望你們能在往後的日子協助一軍。」

一公布人選他們一片靜默。那是什麼意思?

「從今天的比賽你們應該知道澤村在這裡的定位,我們原本打算讓她過暑假後進入二軍練習,但是她已經超出我們預期。」

降谷抓緊衣服。

「不過澤村不會參與集訓,所以我現在還會宣布一名成員加入集訓。一軍的投手們如果你們的表現不佳,就跟澤村交換吧。」

御幸推一下眼鏡。教練跟小禮他們竟然把澤村當作催化劑,來提高他們在接下來的集訓的集中度跟氣勢。

而且澤村本人並不知情,所以其他人也不會拿當事人出氣吧。

「沒被選上的三年級請留在這邊,其他人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當澤村開完會跑到室內練習場時,已經有人陸陸續續的走出來,她笑著的一一跟他們打招呼,但是他們給予她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讓澤村有些疑惑。

在她要進踏進門口時被人一把抓住手臂。

「妳要去哪?」

「你們都講完啦?」

御幸把澤村往門口外扯去,不讓她看見裡面的情形。

「是沒錯。」

「可是我剛剛看裡面還有人。」

「那些是沒被選上的三年級生。」

在陰暗處的結城嚴肅的解釋,他身後的其他人也表情僵硬。

「這樣啊……」澤村稍微了解到裡面的情況。「那克里斯學長有被選上嗎?」

--她終於問出口了。倉持跟增子都避開澤村的詢問視線,結城跟伊佐敷也別過頭,她只好反抓住御幸的手。

「落選……是嗎?」

偏冷的手掌讓御幸一抖,被帽緣遮住的視線看不見澤村的表情,停頓好一會御幸才把帽緣往旁邊一拉。

「幹嘛這麼低落,我們會連同落選者的份一起努力,克里斯學長的那一份就由我來承擔,一定會變強的。」

澤村看著痞痞笑著的御幸,總覺得他現在的笑容跟以往不太一樣,但她又說不上來,所以只好伸出手拍了拍他的頭。

「那就是可以讓我期待囉。」

苦澀跟沉重並存的現在,澤村的笑顏讓御幸更多分柔軟。

他都忘記,如果澤村也加入一軍的投手陣,把她潛在能力引領出來就變成他的課題了,他怎麼還有時間沮喪?

「一起往前衝吧。」

澤村不太懂一起的意思,但也跟著御幸擺出同樣的姿勢。

「好啊!」

「給我適可而止。」

倉持瞪著兩人相抓的手臂用力往御幸屁股一踢。

「太出風頭了,克里斯的那一份才不會給你單獨承擔!」

增子雙手環胸有些居高臨風的看著他。

跟著結城一起在一旁看他們有精神的打鬧著,澤村心想他們終於恢復原狀了。

只不過她怎麼覺得有什麼改變了。

 

儘管御幸認為其他人不會拿澤村出氣,但事情總是發生了。

宣布一軍成員後澤村時常差點在晨練遲到,在擔任球隊經理的時候因為還有其他學姐或吉川跟在一旁,所以沒什麼問題,但在學校時問題明顯增加。

第一個發現的是金丸,因為他跟澤村不僅是宿舍生又是同班同學,所以到學校的時間幾乎都是同步。一開始起疑是到校的鞋櫃。

問他為什麼最先起疑是在哪裡,金丸解釋是澤村都會花一段時間在換鞋子,但他走過去的時候通常澤村都已經換好。平時澤村都是一副傻呼呼的樣子,也都笑嘻嘻,所以很難看出發生過什麼事情。

第二個察覺到的是降谷,應該說他是目擊者。有時候的自主練習他會來找澤村「比賽」,但是這一天他要去澤村的房間時,在外頭看到幾個人鬼鬼祟祟的在她門口動來動去。

原本是想看清楚是誰,但他不小心踢到地上的罐子發出聲音,那群人便急忙的離去。

但犯案用的水桶及繩子卻留在原地。

那一天降谷用他們間的比賽要澤村願賭服輸的把一切交代清楚。

每次都會慢降谷一步的御幸,這次並沒有讓降谷來提醒他,而是親眼目睹犯案留下來的痕跡。

這一天御幸突然心血來潮的去夜跑,之前夜跑通常都會遇到片岡,兩人常邊跑邊交流怎麼帶領球隊,至從澤村加入後也會遇到她,邊跟她拌嘴邊跑步幾次後御幸總覺得肺活量變好,所以每次想要夜跑御幸總會有些期待他們要拌嘴的話題。

不過這次一到球場澤村卻躺在場上,一動也不動。

「喂!澤村!」

是發生什麼事情嗎?御幸有些緊張的跑過去,教練是說過她的訓練不會跟一軍一樣,但也讓她負荷不了嗎?

一到她身邊御幸不知道為什麼會想先量她的呼吸,判斷她只是睡著後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嚇死人了,我還以為是發生什麼事情。」

他摸了摸澤村的臉頰,雖說已經要立夏,但是晚上的風吹多還是會感冒,所以御幸只好把她抱了起來。

原本只是想要把人送回房間,但是現在御幸卻瞪著澤村的房門。

上鎖不打緊,還沒得到本人允許進入讓御幸非常猶豫。

搜澤村的身體取出鑰匙……被發現會被賞巴掌吧,取出鑰匙擅自進去她房間……事後知道是他後更會被賞巴掌吧。

想來想去御幸還是決定抱她去他的房間。

把澤村放在一開始她就睡過的位置上,之後御幸才把電燈打開,在幫她蓋上被子時才看清楚她手臂的紅腫。

「那是什麼……」

不止手臂,裸露在短褲外的腳也紫青數塊,平時訓練他們都是穿著長袖長褲,但他沒想到隱藏在衣服底下會是這樣。

澤村像是感覺到熱源的往棉被裡鑽了鑽,整個人側著身背對著他,御幸用顫抖的手輕輕的把她後背的衣服稍微拉高。

御幸覺得自己的呼吸跟心臟都被抓緊。

 

在模糊視線裡出現的是在她床鋪不會見到的木板,澤村幾乎是被驚醒的起身。

「這是哪……」

趴在她手邊睡著的人不就是御幸嗎?

「哈~真吵,妳都是這時候起床的啊?」

御幸搔了搔頭拿出手機看時間。

「我怎麼會在這裡?」沒有回答澤村的問題御幸直接摸了她的額頭。「唔!」

「還有點發燒。妳是現在要去準備東西吧。」

「嗯……」

澤村摸了摸額頭,她發燒?

「我去幫妳弄,妳就再睡一會吧。」

「還是我……」

澤村翻開棉被要下床,但御幸直接抱起她重新把她癱平躺在床上。

「啊!」

「乖乖聽話。」

不知道為什麼澤村覺得這時候還是聽話比較好,她點了點頭讓御幸把棉被蓋緊身子。

「在我回來之前妳就在這睡吧。」

御幸確定好澤村的身體都有蓋到棉被才走向木門,澤村躺在床上看著他的背影。

「然後再跟我說清楚妳身上的傷是怎麼弄的。」

經他一點澤村才發現自己是穿短袖及短褲。

她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又吞到肚子裡,眼睜睜讓御幸的背影消失在門後。

澤村皺著眉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御幸的背影,散發著讓她永生難忘的氣息。




--------作者的話---------

為了應付之後的比賽文,現在開始惡補職棒比賽(←三不五時有在看),因為不是看現場,所以轉播員也很重要呢~

最近不小心點到暗殺教室的同人文,以前都只是很單純的在看劇情,感覺好像自己推開另一扇門了....害我又重看一次漫畫(作死

話扯遠了,賀喜榮純走後門進入一軍(喂!)

希望我的人物到此沒有寫偏了,祝大家看文愉快囉~~

 
评论(10)
热度(7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