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14 一軍成員X初次亮相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超級多偽原著私設,真的要小心服用!!

--->以上皆OK,請往下拉吧



14. 一軍成員X初次亮相

因為要來參加練習賽的學校在途中遇到塞車,所以青道的成員都分散在各地熱身。

一軍的投捕選手都在牛棚裡確認彼此的暗號,捕手也可以藉由投球來確認投手的狀況。

御幸跟宮內兩人輪流的幫川上及丹波互相確認,而降谷則在球場上跟著二軍跑步。

這時球場的廣播響起,說再二十分鐘遲來的球隊就會到。

「丹波學長,再投幾球就好了。」

御幸把球投回給丹波,他擦了擦汗沒有意見。

「克里斯學長有在這裡嗎?」

澤村突然出現在牛棚,讓川上的球還來不及投入宮內的手套內直接往地上砸。

「啊!抱歉!」

「妳找他?」

「嗯。」澤村把兩個手套用一條繩子綁住肩背著,沒有拉住繩子的手則撐在腰間。「他答應我今天要……」

他們在等澤村的接下來的話,但是她簡單的環顧牛棚。

「不在,我打電話好了。」

--連克里斯的電話都有,他們的關係匪淺啊?被打斷練習的四人沉默的看著澤村單手撥通電話,下一刻在某處出現音樂聲。

「找到了!」

雖然音樂聲很快就停了,但是澤村依舊聽聲辨位迅速的把手機收起,穿越過兩組投捕搭檔直接到對面的鐵網,先把肩上的手套甩出去,然後三步併兩步的爬上鐵網翻了過去,全部動作一氣呵成而且相當熟捻。

「學長你這是要去哪裡呢?」

跳下來後她若無其事的把地上的手套撿起來,無論是牛棚裡的學長們還是眼前的學長都傻眼。

「明明說好要接我的球的說。」澤村把手套舉起來。「時間還早你還不用去復健這我知道的喔。」

「但是我等一下有比賽。」

「我知道啊,是二軍的比賽嘛,所以更要接我的球。」澤村笑得很開心。「就當作是熱身嘛。」

完全不讓克里斯拒絕澤村強硬的把手套塞進他的懷裡。

「該去哪裡好呢……」

往前走了走的她發現克里斯還在原地,又折回去推了推他。

「學長你很重耶,做人可不能食言而肥!」

「妳最近一直找我接球。」

「不然我要找誰?高島老師都說要我跟你一起練習的啊。」

澤村推了他走幾步後,有些疲累的停下來。

「學長,你一定很常說話不算話喔,不然怎麼可以這麼重。」

--說話不算話跟體重哪裡有關係?克里斯想要吐槽她但一想到上上句的話,他懂了。

「妳這是跟誰學的?」

澤村用手套擋住臉竊笑著,克里斯的視線穿透鐵網直接看像牛棚內最裡面蹲捕的人。

「之後別跟御幸走太近。」

「哇哦~克里斯學長跟御幸的關係很好耶。」

「要叫學長!」

「是,」澤村一個敬禮。「克里斯學長跟御幸學長的關係真好,上次也是直接就認定對方。」

澤村趕緊跟上克里斯,不讓他再次跑掉。

在牛棚的四人等他們兩人走遠後,三道視線直往御幸這掃來。

「以後別跟澤村走太近。」

「青心寮的最後一道防線絕對不能被你染黑。」

「不要帶壞澤村!」

異口同聲的說著讓御幸傻眼的話。

「喂!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說話!」

--這就是所謂的躺著也中槍,是嗎?!

 

就算不能投球不能出賽,但降谷能在打擊區上把情緒發洩在擊球上,一球接一球的長打出去。

在等球過來的時候降谷發現在另一個球場處現澤村的身影。

最近她好像都跟著二軍行動。

降谷邊想邊把球打擊出去。

「下個禮拜。」片岡在正式上場前召集他們。「我會依照你們在比賽裡的表現挑選兩名成員進入一軍。」

「欸?」

「夏天的東京都大賽每一隊的選手名額是二十名,現在一軍只有十八人所以必須在比賽前把人數湊齊。」

在練習賽當任二軍教練的高島在一旁跟澤村解釋著。

「在夏季大賽開打前會讓一軍進行集訓,所以早點選好也比較好訓練。」

澤村點了點頭,跟春市比出加油的手勢。

「難怪最近學長們練習得很勤勞。」

「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高島推了推眼鏡。「畢竟對三年級來講,這是最後的夏天了。」

她睜大雙眼,因為她才剛加入所以對時間還不敏感,高中棒球也存在時間性。

不僅在比賽上大顯身手,在平日的練習裡也比其他人更加努力的練習,春市完全不保留的展現才華。

「小春的打擊真好。」

在場上轟出一壘安後又被隊友送回來得分,進入板凳區就被當紀錄員的澤村稱讚。

「也沒什麼啦!」

「但我就是覺得很厲害啊。」

除了打擊連守備也很亮眼,澤村時不時聽到高島一邊吃驚一邊感嘆幸好他選擇這裡。

「連小春都這麼認真,我也要加油了。」

在晚上吃完飯後,澤村獨自一人在球場上對著牆壁投球。

原本是想說拿出九宮格鐵架,但又怕球打到鐵架會發出聲音,偷偷練習投球的她目前還不想給別人看到她的練習。

雖然晚上視線不佳,但是涼涼的風讓她感到舒爽。

以前在籃球隊也是打到這麼晚呢。

早上讓克里斯檢查她的姿勢還被稱讚,說是平衡感越來越好。

接下來球速雖然不及其他三名投手,但可以從控球上來補足吧?

投出一球後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妳的投球姿勢每一個都不一樣。」

「欸?」澤村吃驚的轉過身。「老大!」

「嗯?」

「不,辛苦了,教練。」

澤村趕緊把手套收到身後,但好像於事無補。

「妳已經在練習投球了?」

單一句話就包含許多意思,澤村神情僵硬著。

「妳的事我都很清楚,克里斯給妳的訓練內容我也都知道,但是胡亂的練習是會讓身體受傷,我想妳也不想讓自己不能打球吧。」

「是的。」

「克里斯也有對妳說過,一切要按部就班吧。如果妳不聽他的話,我想妳就一直當球隊經裡吧。」

--什麼?澤村有些吃驚的抬起頭。

「不是的,我並沒有這麼想……」她有些著急。「只是……學長已經三年級了。」

片岡沒有說話,讓澤村有壓力的喘不過氣來。她深呼吸一口把悶在心裡的話說出來。

「一開始克里斯學長為我量身設計訓練菜單我真的很開心,他說只要我每天都照著他上面的練習,總有一天一定能派上用場。我也每天練習想要回應他,但是今天我才發現到,我如果再不加倍努力的話就沒辦法讓他看到成果,我希望能在他引退前讓他看到我的進步。」

片岡認真的聽完澤村的話。

「在那之前應該是說要登板比賽才對吧。」

片岡小聲的滴咕著。

「總之妳先給我停止胡鬧的投球練習。妳知道毛巾練習嗎?」

他把脖子上的毛巾取了下來示範給她看。

「有空就多做這個吧。」

意外的獲得教練的指導,澤村開心的直點頭。

 

「今天那個孩子沒來陪你復健啊。」

復健師也就是克里斯的爸爸拿的紀錄板如此說道。

「她也有她該忙的工作。」

克里斯坐在椅子上擦汗。

不知道哪一天起澤村常在他要早退的時候拿著毛巾跟他揮了揮手,接著開始讓左手揮動毛巾形成一個弧度。

「這樣啊……」爸爸他放下紀錄板。「身為一個父親這麼說可以不好,但是為了你的將來,你真的不考慮休學嗎?」

「並不是說日本棒球不好,但是在炎熱的天氣裡讓投手連續出賽這麼多次的甲子園大賽,在美國根本是不可能,為了你的傷勢,我真的不希望你待在日本的高中。」

克里斯依舊沉默的聽著父親對他的關心。

「我知道這時候離開球隊會有許多人對你不爽,但是以二軍身份引退,你的高中生涯到底留下什麼?你有想過這一點嗎?」

沒有聽到克里斯怎麼回話,在門口的澤村按了按左胸口,輕聲的離開門口。

終於來到二軍的最後一場比賽,片岡為了看他們的表現取消了一軍的比賽。一軍的成員拿著各自的球具要道室內練習場做自主練習,路過球場看向裡面先發成員,御幸在本壘處沒有見到克里斯。

「今天是你們最後一場比賽,所以我會讓你們都有機會上場,不要保留的把實力都展現出來吧。」

「哦!」

今天他們要迎戰的東京歷史悠久的強校黑士館,一知道對手派出的是二軍成員,讓黑士館一開始就氣勢凌人,才第一局就接二連三的把球打出去贏得分數,

捕手小野有些無奈的瞥了瞥板凳區,片岡似乎還沒有想要把人換下去,所以他只好努力的幫投手配球。

好不容易終於攻守交換,但又沒多久就三人出局,青道的選手們開始有沉重的氣氛。

「澤村,等一下妳可以上場嗎?」

在等投手投球的時候片岡突然這麼說道,不只澤村詫異,連一旁的高島跟克里斯都訝異的看向他。

「什……麼?」

場上有第二次四壞保送,那名投手已經被這龐大的壓力壓制住了。

「這段時間妳不是都跟著二軍一起行動,也算是二軍的一員了。」澤村皺著眉。「再一次四壞保送妳就上場吧,去換衣服。」

全部的壘手都聚集在投手丘上討論,澤村站了起來。

「要我上場可以,」她堅定的看向片岡。「我希望能跟克里斯學長搭檔。」

接著對克里斯一鞠躬。

「請當我的捕手!」

克里斯睜大眼睛,完全沒有意料到事情會這麼發展。

「四壞保送!」

場上的裁判大聲宣布,在投手丘上的投手壓低帽子懊悔著,小野趕緊暫停跟其他壘手又再次聚集在投手丘。

「球員換人,換下齋藤由澤村上場。」

還來不及說話的大家就被要上場的人震驚到。

拿著投手手套的澤村邊拉著衣服邊跑過去。

「衣服好像有點大件。」

「澤……澤村!」

他們都不知道澤村除了當球隊經裡外還可以上場,而且守備位置還是投手。

「齋藤學長,球就交給我吧,你好好的休息吧。」

齋藤的心裡五味雜陳,他所造成的滿壘危機竟然要澤村幫他善後,跑回去的背影有些危險,但還在比賽中所以就交給板凳區的大家。

「你們的表情也太僵硬了吧!」

澤村每說一句就用手套輕敲他們。

「雖然我從來沒有跟你們一起練習,甚至沒有上場的經驗,但是,」澤村笑顏大展。「棒球比賽就是要開開心心的打不是嗎?只不過是滿壘嘛,我們就一個一個把人出局掉,這樣就好啦。」

澤村用拳揍了揍手套。

「難道學長們不幫幫我這剛上場的菜鳥嗎?表情都好嚴肅。」

最先反應過來是春市,他笑出聲來。

「榮純醬說的沒錯,一個一個把人出局掉。」

原本氣氛凝重的投手丘,因為一個剛上場的投手逗的無比歡樂。

結束對談後,各自壘手都回到自己的崗位上。澤村在投手丘上深呼吸。

「我會讓打者把球打出去,守備就交給你們了!夥伴!」

澤村高舉手套大聲的宣告,蹲捕的小野心想雖然沒有接過澤村的球,但只投直球他應該沒問題。

澤村高舉右腳把她在青道高中二軍比賽的第一球投出。

 

在場外觀看的成員突然匆忙的跑進室內練習場。

「各位,澤村她、她上場了!」

「欸!」

一軍的成員都大吃一驚,降谷跟御幸更是率先衝出去,其他人才趕緊去球場。

他們一開始以為澤村是以球員的身分住進青心寮,但是在新生報到的時候卻宣布是球隊經理,心裡說不詫異是騙人的。

在高島把人交給克里斯後又是一個讓人起疑的舉動,現在事實證明他們的感覺沒有錯誤。

跑到球場外圍的鐵欄邊,在投手丘的嬌小身影被滿壘的危機圍繞,第一次上場就遇到如此重大的危機,若換做是他們應該也會不安,但是她卻毫不猶豫的把自己最好的投球送了出去。

在場上的澤村看著小野的手套,那是捕手的手套,而自己正站在魂牽夢萦的投手丘上,如果舉著捕手手套的人是克里斯那又更加完美。

但是現在由不得她抱怨,她之所以會在這裡不就是球隊需要她。

所以……

才接一球小野就明白為什麼片岡要在這時候把澤村換上場,她的控球沒有問題但是球一到打者的身邊又會有些微的偏差,如果他沒有跟著調整手套位置,漏接的情形就會出現。

就因為她的球會自主的飄動,使黑士館的打者所打出去的球都形成很好處裡的安打,幾乎都用不到三球就拿下出局數。

自己所投出的球被對手輕易敲打出去,澤村一臉雀躍的欣賞球飛出去的軌跡,甚至還輕拍手套表示讚揚。

「哇~~~」

看學長把人接殺出局,澤村大聲的高喊「一人出局」。

澤村一一的跟各壘手確認,她藉由他們的表情來判斷他們的狀態,可能是引領籃球隊的習慣導致,片岡對於澤村出乎意料之外的表現也表示驚訝。

「可惡!真是奇怪的投手。」

在打擊區的打者焦急的舉著球棒。

澤村轉了轉帽緣,確認小野手套的位置,然後再一次的投出球。

「帽子沒掉。」

在鐵欄外的降谷喃喃的說著沒人聽懂的話。

鐵棒再次跟小白球相撞,小野脫掉面罩大聲指示初學者。

「澤村!」

還來不及說接下來的話澤村已經往二壘跑去,在她的腳剛踩住壘包球剛好的進入她向前擺得手套。

澤村一接到球身體在轉移的時候一壘包已經有人上壘,只是一瞬的判斷,她扭轉身體從二壘把球強力的傳入捕手的手套。

「出局!攻守交換!」

一個精彩的守備造成對方雙殺打,還讓他們錯失得分的機會。

「哇!」

可能是平時都看他們練習,所以守備型態幾乎印在澤村的腦海中,但是……片岡手環胸站了起來。能第一次精準的用在比賽上,澤村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初學者。

澤村開心的跟小野互擊手套,用左手跟春市擊掌,青道這邊的氣氛一改沉重歡樂起來。

在球場外的一軍投手們把澤村的表現都看進眼裡,也都默默自問:如果在場上是自己,他也做得到一樣的守備嗎?

再次上場的澤村轉了轉小白球,神情若有所思。

--克里斯學長什麼時候才能上場呢?

在他們攻擊的時候澤村有詢問過片岡,但是對方沒有明確的說清楚,只要她繼續保持。

但是要她保持到什麼時候?

飽含著沒說出口的吶喊,澤村的投球姿勢不如上一場,身體的扭轉把左手擋住更加嚴重,但在下一刻卻突然的飛出來,小野勉強的擋下來,這比之前飄移的幅度來要大。

下一球的投出讓小野更加害怕,因為不只打者看不見她的放球點,連他也無法判斷球的軌道。

然後成為暴投。

「放心,那個投手已經自亂陣腳!」

「不要怕!謹慎選球!」

澤村接二連三的失投讓黑士館低迷的氣氛又高漲。

在投手丘上的澤村彎腰撿起掉落的帽子,重新戴好帽子視線卻看著板凳區。

「她是什麼時候……」

克里斯詫異的說道。

他是有要她按部就班慢慢訓練,也說過總有一天一定派得上用場,但完全沒有想過那一天會這麼早到臨。

他下意識的摸上受傷的肩膀,耳邊響起澤村在上場前的話。

澤村是發生什麼事情?明明上一場表現的可圈可點,怎麼這一局卻滿滿的缺失?

在後頭守備的大家都充滿疑惑。

澤村轉了轉小白球,每投一球前準備的時間都很長,像是在思考但是片岡知道她在做什麼。

「這小鬼……」

片岡不由得的笑出來,對於現況完全沒有比上一局還好,教練竟然沒有生氣還很開心?在一旁的選手都嚇的後退幾步。

「可是在跟我示威呢。」

「欸?」

高島詫異的托著眼鏡。

「上一局是為了解救球隊危機所以她明顯控制了力道。而這一局卻全力投球是為了什麼?」

克里斯張了張嘴。

「她是在等你上場。」心裡雖明白但聽到又是另一回事。「我說過今天的比賽每個人都會有機會上場,你準備好了嗎?」

澤村的投球時好時壞,原因有二,一是她可不想因為她的固執讓球隊走向危機,另一個是她不想在克里斯上場前被換下場。

不過也再次出現無人出局滿壘的危機。

彎腰撿起帽子的澤村嘆了一口氣。

這次換她造成危機了。

在板凳區的克里斯握緊雙拳,一旁默默聽著的隊友則把捕手的護具拿了過來。

「還愣在那做什麼?你已經獲得上場的機會了。」

另一個人接著說。

「如果你是考慮還沒有上場的人,那我們更不能饒你。」

「教練不是說每個人都有機會上場,快去給一年級小鬼看看你的球技!」

「不要再猶豫了!」

一個接一個勸說,克里斯握緊手套。

「抱歉……」

聚集在投手丘的選手圍著澤村,她嘟著嘴。

「妳怎麼了,前一局不是還投得好好的,怎麼這一局……?」

「我只是……」

澤村還沒說出自己的原因片岡就在板凳區宣布更換選手,看到克里斯穿著捕手護具,澤村從詫異變成開心。

「克里斯學長!」

「這又是什麼情況?」

在場外的一軍跟圍觀的觀眾都不解著。

「小野辛苦你了。」

「不,克里斯學長我們正在討論這件事情。」

克里斯直接用手套敲澤村的頭。

「我知道,但是妳也太胡鬧了,難道妳不怕教練換妳下場。」

「可是我也有投好球啊。」

澤村別過頭諾諾的道著,其他人聽完都覺得不可思議。

--她是故意的!?

「接下來就交給我,你就先下去休息。」

「是的,我會好好學習。」

「要逼人上場至少不要太明顯,教練都看的很清楚。」

小野一下場克里斯就開始對澤村訓話。

「哪有……」

「哪沒有,還造成球隊危機,現在不就是無人出局滿壘?」

「我又還沒讓他們得一分……」

「得一分那還得了!」

沒見過克里斯對一個人大聲說話,所以其他人有些震驚到沒有搭話。

「對不起嘛……」

一群人圍在投手丘卻明顯的看的出只有克里斯一個人在訓斥澤村,讓澤村頭越來越低。

「等比賽結束我再繼續,接下來就跟上一局一樣,好好的解決他們。」

「好!」

「還真會記仇……」澤村還沒說話又被克里斯敲了頭,立刻改口:「我會努力的。」

在場外看克里斯難得一見的訓斥跟打頭,一軍成員有股說不上來的感觸。

自從克里斯上場後,澤村的狀況越來越好,球越來越能投進好球帶,她的全力投球球速跟球威都有出來,被擊出的球幾乎都形成高飛球,滿壘危機又再次解除。

「看她的比賽心臟要夠有力。」

倉持呼一口氣,增子有同感的點了點頭。

「帽子掉的很頻繁。」

「你很在意她的帽子?」

「嗯。」降谷爽快的承認讓御幸一愣。「她狀態最好的證明。」

該說對手那邊有人知道克里斯的弱點,所以這一局澤村投得有些吃力,每個都是強迫取分讓克里斯頻繁得投球防止盜壘跟牽制。

澤村的表情有些嚴肅。她知道在這樣下去克里斯的手臂會很危險。

「克里斯學長,只要專注打者就好!」

著急想不出對策的克里斯一聽到澤村的聲音又看到她的笑顏,明明就是第一次上場卻表現得很老練。

之前就被迫接過幾回她的球,今天澤村所投出的球真的比往前不同,也難怪小野會引領得這麼辛苦,但每撞進他手套內的力道節節上升,就帶給他越來越多的希望。

澤村拉上領口衣服擦著汗,天氣的炎熱加上上場的緊張感讓澤村大量流汗,。

擦汗的舉動讓澤村纖細的身材嶄露無比,現在全青道的人關心的不是比賽的走向,而是想著絕對要她改掉這個擦汗習慣。

降谷無奈的扶額,籃球部的習慣還沒有改掉呢。

「她到底有沒有自覺自己的性別啊。」

「難得你會說中重點。」

倉持附和著御幸,後者繼續說。

「是私下露就好。」

降谷立即瞪向他,倉持更直接把人拖走。

「我先帶他去廁所教育一下。」

「倉持學長麻煩您了。」

「等、降谷、你!」

被點名的人揮了揮手要御幸一路好走。

在投手丘上玩轉著小白球的人打聲噴嚏。



------作者的話---------

請不要問我為什麼片岡要澤村上場(別過頭),因為等我回過神就這樣了(狡辯)(被打

為了往後,跟黑士館的比賽就成了重點,把看職棒轉播的微薄印象抽出來,斷斷續續寫得很痛苦,真的不想在經歷過一次......

感謝看完"落落長"的比賽文,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82)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