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08 怪物新人X傳接球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偽原著私設,不喜慎入

--->以上皆OK,就請往下拉吧

08. 怪物新人X傳接球

就算今天沒有比賽,星期日來球場外圍觀的觀眾就會很多。澤村拿著記錄板站在那些觀眾之中。

「妳在那做什麼?」

不知道什麼時候御幸就在自己身邊。

「我想先練習做紀錄,之後如果有比較重要的賽事我就可以派上用場。」

「……那為什麼不進去呢?」御幸鏡片閃著反光。「雖然是比賽,只要我們在外圍教練不會怎樣。」

「真的嗎?不過你不用上場嗎?」

「應該說主力選手都不會上場,畢竟接下來還有關東大賽。」

「我以為今天還能見到你上場呢。」

「是嗎?我竟然讓妳這麼期待~~」

「我錯了,請讓我收回我說的話。」

「哈哈哈哈~」

御幸帶著澤村進去,靠進牛棚那就停了下來。雖說在廣播室看會更清楚,但那邊現在應該有高島跟太田坐在裡面,而且高島也會做些紀錄,所以御幸下意識認為在這裡就好。

在比賽要開始前夕片岡到一年級那說些比賽規則,大概是他會讓所有一年級都有出場的機會,不過他當的是裁判所以整場比賽沒有一隊有教練。

比賽開始,先攻的是一年級生,在投手投出第一顆球之前,澤村看著之前的紀錄一一確認各守備位置的人以及打者。

「妳知道怎麼紀錄嗎?」

見澤村默默的搖了頭,御幸有些失笑。

「不准笑!我就是不知道才要學習嘛!」御幸的笑容越來越大,氣不過的澤村把手裡的記錄板舉到他面前。「那你教我,我之後就知道怎麼紀錄。」

「我是學長、學~長~」

澤村聽著御幸拉著長音,有些艱難的開口:「拜託您,御、幸、學、長。」

「哈哈哈哈~~~」御幸笑到腰都彎了。「拿來吧。」

「你會不會笑太過份了!」

「哈哈~~」

御幸絕對不會給澤村知道。咬牙切齒又不情不願喊著學長的時候,那時候的澤村總是有莫名的可愛感,才會讓他有些熱此不疲。

所以他才默許她不用敬語,就算之前有告訴她要叫他學長,但沒有改過來的習慣一半是他故意。

澤村看著就算沒有笑出聲但仍扶著腰抖著身體,心想她剛才是有說什麼嗎?但她完全沒有留意到,這時的御幸是完全真情流露,不帶虛假。

「先畫出九宮格當做好球帶,把投手每投一球的位置畫到相對位置上,」御幸邊畫邊解釋,澤村趕緊挨上他的手臂邊。「在投手每投一球的下方寫上打者資料,揮棒落空就寫揮棒落空,有打擊出去就寫形成幾壘安。」

「幾壘安怎麼判斷?」

這時已經換成二、三年級一隊的攻擊,御幸剛好可以對她說明。

在他們對面休息區的降谷雖然在等他上場的消息,但心思完全沒在比賽上整個目光都在牛棚旁觀戰的兩人。

「學長他們好有氣勢喔。」

完全不手下留情的狠咬一年級生投手,不管他們怎麼喊暫停聚在投手丘上討論戰術,學長們完全不為所動。

「妳覺得學長們很孩子氣嗎?」

「欸?」

「對於剛入部的一年級生,三年級所投的球是未知領域,且他們揮棒速度也很快,因為這場比賽是他們向教練展示實力的大好機會。」

就因為他們是三年級了,所以無論是哭是笑接下來都是他們最後的大賽,如果無法拿到正選背號的話,等同於高中棒球生涯的結束,所以就算對手是一年級生,他們也會全力以赴。

「盜壘……」

一名學長成功的推進一個壘包,引起一年級生的驚呼。

「如果沒有想撂倒學長們的決心,是沒辦法成為王牌投手。」

「我啊……」澤村輕碰著左胸口。「來到這裡之前完全不對你們所說的王牌投手有任何的興趣,我只想打棒球、認識棒球,但是進來後看到你們賣命的追逐著小白球,還有振奮人心的口號,讓我不禁覺得如果自己能成為這麼棒的團隊的一員,那一定會是做夢也偷笑吧。」

「是嗎?那要不要幫妳跟教練說一聲,這樣等一會就可以上場表現。」

「啊!等一等。」澤村趕緊拉住要過去的御幸。「我現在只是說說,我知道現在的我還不到你們這麼厲害的地步,就算不能上場跟在你們旁邊當球隊經理,目前能這樣我就滿足了。」

御幸鬼使神差的想摸她的頭,但手舉到一半時就回過神來停住,幸好澤村說完注意力就放在球場上,所以她並沒有發現他的不對勁。

依照著剛剛御幸教她的模式做著紀錄,在比賽又再次攻守交換,澤村趁著短暫休息時間問了他。

「御幸,之前不是說要一起去買水草,你什麼時候有空啊?」

「……」

一時間他來不及反應。

「我們是要星期日去呢,還是用下課跟部活之間的一小時去呢?可是如果只去一小時我怕我們都還沒有買什麼就要趕回來。」

「看妳什麼時候方便。」

「不不不,是看你吧,你還要練習耶,晚上去你一定會太累,還是星期日好了,這樣你就不會太累。」

御幸不用說什麼澤村一個人就自問自答決定好時間。

「等比賽結束就去還是下禮拜?」

「嗯……」澤村拄著頭思考。「今天啊……還是等一下我確定完再跟你講。」

「妳有事?」

「嗯,跟降谷約好要去看電影,不知道他是要今天晚上去看還是下禮拜去,忘記問他了。」

御幸覺得自己幸好沒有拿瓶子之類的,否則會手滑掉到地上。

「看電影……」

「對啊,真不知道為什麼他這麼愛看恐怖片,難道只有我認為那種黑漆漆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東西很討厭嗎?」

澤村一邊吶喊一邊在紙上記錄投手所投出的球。

「而且把眼睛摀住但是耳朵還是聽的到恐怖的聲音,啊--一想起來我就起雞皮疙瘩了。」

「你們在交往嗎?」

就連滿腦都是棒球的他都知道在交往的男生最喜歡帶女孩子去看恐怖片。

「才不是咧。」澤村對這般說詞有些麻痺。「別把我們的關係講得很複雜,我只是用人生的一半的時間跟他做朋友,就這樣而已。」

御幸盯著神情自若的澤村。

「我記得降谷是北海道人,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嗯?」澤村停下筆認真思考。「應該說是我們的爸媽先認識,然後我們才會跟著認識。」

「這樣啊……」

「而且每年我們都會去對方家裡住一陣子。」御幸的笑容僵在臉上。「暑假我們就會去住降谷他家避暑,寒假他們就會住我們家避寒,不過近幾年因為我們爸媽工作上都很忙,所以幾乎都只有我跟降谷兩人住來住去。不過國三我們兩人都很忙,所以我們已經有一年沒見了。」

所以他才不是第一個住她家的男生啊。

澤村想起他們兩人之間的趣事,笑得很開心。

「而且啊,要不是降谷在玩棒球,我根本不會碰棒球呢。」

御幸更加吃驚,澤村擺出投球的姿勢。

「我的棒球可說是他教的呢。」

「換投手,降谷曉你上場吧。」

在場上的教練突然大聲喊著,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降谷完全沒有熱身就上場,他的存在引起圍觀的觀眾以及學長們的注意。

「終於上場了,就讓我們打爆他。」

離學長們的休息比較近的澤村聽到要上場的打者所說的話,她揚起笑容。

「是誰被誰打爆呢~~」

「妳很看好他?」

「也不是,因為我知道他的實力。」

澤村說完降谷就像要驗證她所說的,他所投出的第一球快速且猛烈的在經過打者時往上飛起,然後把片岡所帶得頭罩打飛。

「真可惜,我又忘記帶測速器了。」

澤村喃喃的說著,在紀錄板上寫著「偏高速球」。

「降谷你合格,明天開始參加一軍的訓練。」

降谷喃喃的念著:「原本想多投幾球,不過能讓御幸學長接我的球就可以了」的話。

澤村拍著點名板,片岡就把他換下來,投手就由其他人替補上場。

「不讓別人打到……某種程度來講似乎做到了。」

「嗯?」

澤村沒有聽清楚御幸的喃喃自語。

「不,沒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御幸就是不想讓澤村知道他們倆個的協議。

--可惡,這樣我不就是要接他的球?投手陣的擴大是好事,但御幸卻高興不起來。

 

已經確定升上一軍後,降谷就離開休息區來到澤村他們這邊。

「恭喜呢。」

「嗯,妳在做什麼?」

「紀錄。」

澤村把記錄板拿高降谷就接了過來看。

「是御幸教我的喔。」

降谷猛然抬起來來回看著他們兩人。

「怎麼了?」

澤村對於現在的他完全不知道怎麼了,他把身體擠進他們兩人之間。

「喂!」

這次換御幸被擠到一旁,澤村被他擋住所以沒有留意到御幸。

「我的位置怎麼沒有記錄落球點?」

「哈?根本不用記錄,是壞球啊。」

「也要記錄。」

拗不過他澤村只好在他那畫上球的落點。

「都升上一軍控球還這麼不穩。」像是想起什麼澤村看向他。「你不是沒有在重訓為什麼球速還可以飆高?」

「天賦。」

「切,這樣我不就是無敵了。」

降谷聞言直接抓住澤村得頭。

「喂、痛啊!」

下一刻澤村立刻一巴掌賞在他施虐的手臂上,讓御幸直覺想起澤村她爺爺的巴掌。

「好了,你們兩個。」御幸把他們分開。「妳不是還要紀錄,專心看比賽吧。」

「御幸學長,今天晚上……」

「駁回,我根本沒有答應。」

「……」

降谷發出濃濃的低氣壓,澤村來回看著他們兩人。

「你們有約了?」

「有。」「沒有。」

同時說著不同的話,讓澤村有些矇了。

「這麼說來,你沒有要今天去看電影吧?」

不用去看恐怖片讓澤村很開心,但降谷緊皺著眉。

「電影……」

「啊不就是你昨天拿給我的。」

御幸聽到關鍵字:昨天。昨天他們的比賽他記得澤村沒有來,就是那時候是嗎?

「沒想到你喜歡看恐怖片。」

降谷直盯著御幸瞧,澤村又不明就裡。

「難道御幸也喜歡看恐怖片?」

--這是從哪得來的結論?兩人難得意見相同。

--所以剛才才會問這麼詳細,晚上是相約看影片吧。澤村想通的點了點頭。

「要不然我把我的票給御幸好了,這樣有同伴看電影也有話題聊。」

「不需要。」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澤村皺緊眉。

「難道是要我也跟著一起去嗎?」

御幸拂著頭別過身體,降谷直盯著少根筋的青梅竹馬。

「我只有兩張票,御幸學長要跟著去的話,誰出錢?」

「所以就說把我那張票給……」

「完全駁回!」

難得聽到降谷說出強硬的話,澤村有些發愣。

澤村困惑的繼續看比賽,讓一旁的兩個男生大眼瞪小眼。

「我來代打!」

沒有片岡的指令一年級生出現一個有著粉紅頭髮的人,他取代正要上場的金丸信二,拿著木棒就到打擊區。

「小湊春市……」澤村翻著資料找人,「畢業於神奈川陽光國中,平均打擊率……」

澤村難以置信的看春市對第一個外角的球打出壓線的長打。

「六成三五……」

御幸趕緊把澤村手上的選手資料表拿了過來。

「哈,又出現一個怪物打者了。」

看他的名字,難道他是亮介學長的弟弟?

「好厲害喔。」

這麼厲害的人也跟我一樣是一年級生。澤村眼睛發亮著。

春市跑上壘後跟他們三人對看,澤村對他比出大拇指讚揚,讓他有些臉紅的向她一鞠躬。

「好可愛的反應呢。」

降谷聽完就把澤村的頭強硬轉向本壘處。

「繼續紀錄。」

「……你們兩個,為什麼這麼喜歡叫我繼續紀錄啊!」

 

晚上御幸獨自一人走在宿舍外,一來是飯後散步二來是要躲避一個人。

「明明都說不接了,這麼固執。」

不知道降谷有心還是無意,總是會挑澤村不在的時候用「快接我的球」的表情看他,但是御幸也很堅持己見的說不接就是不接。

「雖說不接,但是他已經升上一軍,以後和他投捕的機會又更多了。」

他手插著口袋心情有些不爽,在他走到棒球場時裡面有道人影。

「……妳在那裡做什麼?」

走近看清楚後才發現那是澤村,她先是被嚇到驚恐的往身後看,確定是御幸後她揚起笑容。

「這麼晚你是出來散步嗎?」

「那妳這麼晚在這做什麼?」

「啊,差點就要忘記要做什麼了,」澤村懷裡抱著棒球手套。「御幸學長,可以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平常從不叫他學長的人這時候卻用有些撒嬌的語調尊稱他,御幸身子有些靠後。

「要做什麼?」

「就幫我一個忙嘛,拜託。」

澤村雙手合十的低下頭,讓御幸搔了搔頭。

「看妳這麼拜託,我就勉為其難的幫妳。」

她沒有回話,只是一股腦的笑開懷。

「不用做什麼,幫我接球就可以了。」

兩人走在路上,澤村趕緊跟御幸說明等一下要他幫忙的事。

「接球?」

「對啊,之前我就跟降谷講好要用測速器測他的球速,可是如果沒有人在我面前接他的球的話,這樣他的球不就會直接打到我嗎,所以剛好遇到你,真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了。」

走在身旁的腳步聲突然停止,澤村有些不解的轉過身。

「御幸?」

「不,沒事。」

兩人到了室內球場,御幸看著裡面帶好手套的人一副「你終於來了」的表情。澤村則到本壘板後拿起測速器。

「御幸學長快來啊。」

裡面的一年級生異口同聲的說著一樣的話,但卻讓御幸五味雜陳。

--這傢伙竟然利用完全不知情的澤村!

最後,御幸跟降谷的對抗賽,御幸敗。


-----作者的話-----------

在一個很早的時間自然醒,但是我還是很想睡啊(吶喊)因為睡不著只好把晚上才要發的文先放上來.....

因為是一大早就發文,所以文章有缺點的歡迎指證,我自己也會慢慢修正。

言歸正傳,又是一個自己寫得很嗨的片段XD

而且終於、終於把小春放出來露面了,接下來就只差克里斯了(累)

祝大家看文愉快哦~~

 
评论(12)
热度(65)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