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愛佐鳴,目前大愛鑽A御澤及青驅雪燐^^歡迎拍打投餵~~
文章雜亂,請善用下方連結。
日常廢語請見噗浪:iceheem
75 11

【御澤】細數流年-04 謝禮X約會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都OK,請往下拉吧!

04. 謝禮X約會

礙於御幸剛學會騎腳踏車,所以澤村並沒有騎很快,兩人一前一後緩慢的騎在田埂間。

「等一下我們要去哪裡?」

「嗯……」

澤村回想昨天他們在便利超商所查到的資料,還沒有決定第一個地點的時候她被喊住。

「這不是小榮純嗎?」

澤村停下車來,那是在一旁菜田中央的老人家。

「啊,山本爺爺跟奶奶,你們在除雜草啊。」

「是啊,有朋友找妳玩啊?沒見過呢。」

御幸又再一次尷尬。

「是啊,是我上次去東京認識的。」

「東京?」

山本爺爺疑惑的反問,隔壁的山本奶奶則用刀背敲打他戴的斗笠帽緣。

「就是都市啊。」

「對啊。」

「啊,都市啊──」

三名鄉下人異口同聲說著都市,讓御幸好氣又好笑。

「對了,我們也可以幫忙除草嗎?」

「那可是幫了大忙呢,雨鞋就放在那邊。」

「好。」

說完澤村就跑去工具區那挑選雨鞋,御幸也只好把車停好跟了上去。

「嗯,這一雙你應該穿的下。」

接下澤村遞來的鞋子,御幸有些不解。

「不是除個草,為什麼要換鞋子?」

「等你下去就知道了,啊,褲管也塞進去會比較好。」

御幸一進到田裡就立刻明白澤村的意思,田裡的土壤很濕,每踩一步都會有往下陷的感覺。

進去後他們面對面蹲在其中一區塊裡。

「雜草是這個嗎?」

「嗯?」澤村隨意瞥他。「那是蔥啦。又細又長又長得亂七八糟,這個才是雜草,而且要連根拔起喔。」

「這樣啊……」

御幸瞧手裡的雜草,接著效仿澤村往身後亂丟。

「啊……」

「怎麼了?」

他們換一個區塊後御幸突然發出低呼聲。

「在高麗菜上綠綠的還會蠕動的……」

「哦,那是菜蟲啊,捏死牠就可以了。」

「捏、捏死?」

「是啊,沒有灑農藥的菜基本上都會長。如果不除掉的話菜就會被牠啃的坑坑疤疤。」

澤村邊說邊伸手把菜蟲捏緊,在御幸睜大眼睛下往一旁雜草撥了撥。

「啊,我都忘記你沒有見過。」

說完她像想起什麼的兩手在一旁的地上摸了摸。

「那你見過蝸牛跟蚯蚓嗎?」

她一手抓著蝸牛殼一手捧著正在蠕動的蚯蚓,把手舉到御幸面前。

「……現在見到了……妳還是把牠們放回去吧,感覺牠們很痛苦。」

「哦。」澤村聽話把手放回地上,但眼睛卻又盯著:「那你見過蛇嗎?」

御幸立刻站了起來。

「妳不是要帶我去崇福寺,這樣時間會不會不夠用?」

眼鏡的反光讓澤村看不清楚御幸的表情,所以她偏一下頭也跟著站起來。

「也對。」她轉身跟後頭的老人家大聲說:「我們等一下還有事情,就先走囉。」

「這樣啊。」奶奶把手上的刀子放下。「這個就算是我們的謝禮。」

「真的嗎?」

澤村很開心的收下一整袋的青菜。

「歡迎下次再來玩啊,都市孩子。」

「好的。」

御幸乾笑的點了點頭。

兩人換好鞋子,跟山本爺爺跟奶奶道別後就繼續往原本的路線騎去。

「棒球打擊場?」

御幸逐字念著眼前建築物的招牌,澤村則在他旁邊停車。

「雖然比不上你們高中的設備,但對我們可是充滿著回憶呢。」

「是嗎,我還以為妳想看我的打擊咧。」

澤村有些受不了晃了晃頭,訕訕然的說:「那就讓我好好的見識一下。」

「外面可是想看卻看不到呢~」

「是、是。」

兩人走進裡面其中一間打擊區。

「一百三十公里可以嗎?」

「妳以為我是──誰啊。」

澤村在問之前就把錢投了進去,而御幸則是邊說邊把球往反方向掃出去。

「哇──是三壘安嗎?」

「接下來是中外野。」

「你連球的落點都可以控制啊。」

「這可是基本功呢,多練習幾次就可以了。」

之前去東京看他們比賽的時候就覺得很厲害了,現在又近距離的看他把一球又一球打擊出去,在青道的那些人都這麼厲害嗎?

很快的御幸就把一枚硬幣的球數都打了出去,他把球棒遞給澤村。

「什麼?」

「都來棒球打擊場,不打幾球嗎?」

這句話怎麼這麼耳熟?

「不用了,我打擊很爛。」

「爛好啊,可以趁機練習。」

──為什麼我高興不起來。澤村硬著頭皮跟御幸交換位置,御幸把硬幣投到球速一百公里的洞口。

「哇──」

第一球一飛出就立刻跟澤村的球棒擦身而過,但是接二連三看到相同的場景,御幸最後看不下去。

「妳這樣拿球棒當然會打不到球。」御幸站到澤村身後。「腳打開跟肩膀同寬,身體蹲低一點,然後手不要握球棒這麼前面,也不可以拿最下面,眼睛看著球出來的口,在球到這裡的時候用力揮棒……」

他邊說邊帶澤村動作,在御幸抓著她的手揮棒後成功的把球打出去。

「雖然是界外,再一球吧。」

「嗯,好啊。」

第一次扎扎實實的把球打出去,對澤村而言既新奇又有成就感。

 

雖然已經是國三生,雖然在棒球部已經退役,但是三不五時他們還會是去打擊場練習。

若菜動了動肩膀,雖說她只是球隊經理,但她還是多少會打幾球。

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進去,想說今天這麼早應該可以盡情的揮棒,而且一人一間打擊區應該也不是問題,所以他們很興奮的把門打開。

不過一開門就立刻聽到噹一聲。

「這時間點還有誰會來?」

在這附近除了他們學校有棒球部,應該就沒有人會來使用才對。

若菜從他們的位置看去,在中間的打擊區似乎有人在。

「這就是左外野嗎?」

「要試試右外野嗎?」

「好啊。」

他們好像聽到一男一女的聲音,接著又是一球被打擊出去。若菜拄著頭,總覺得女生的聲音好像在哪聽過。

帶著疑惑他們離那一間打擊區越來越近,在快靠近的時候,他們有默契的一起停住。

是澤村跟……昨天造成學校轟動的男生。

重點是……若菜睜大雙眼,他們在裡面做什麼啊?一起用同一根球棒打球是最近新型玩法嗎?

「再一次?」

澤村興奮的偏過頭用閃亮亮的眼睛看著他,對方有些無奈但還是接受。

「我說,妳不想自己試試看嗎?」

「再一次嘛。」

「那就……打個全壘打吧。」

「嘖。」

要把球打出全壘打是需要相當的力量才做的到,所以對於新手又是女孩子的澤村,御幸使用的力道讓夾在中間的澤村的手感受到一定程度的疼痛。

「啊,很痛嗎?」

這時候他們終於放開那根球棒,御幸緊張的抓起澤村的手檢查,除了有些紅腫就沒有其他問題。

「是有一點,原來全壘打是夾雜興奮跟疼痛的感覺啊。」

停頓一會接著外頭一行人就聽到嬉笑聲。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為什麼那個男生今天還會在這裡,難道昨天他是住這裡?他到底來這裡找澤村做什麼?

若菜越想越不對,如果有發生什麼事情她認為澤村應該會跟她說,為什麼這一次卻沒有……莫非……他們偷偷交往了!?

想到這若菜倒吸一口氣。

榮純……被攻略了!?所以,他們正在約會?

得到這個結論後若菜有些慌亂。澤村是要公開還是要低調這她都沒有講,學校公認的大嘴巴-棒球部的成員都在這裡這樣可以嗎?

正當若菜搖擺不定的時候澤村發現他們的存在。

「啊!你們……」

一票人站在外面看他們,比起吃驚的澤村御幸更偏向尷尬。

在當下御幸並不覺得什麼,但事後記憶整個湧上後才後知後覺,他似乎做了會令人感到害羞的事情。

「真難得星期日你們沒有睡到飽,怎麼突然想來練打擊啊?」

澤村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上前跟他們聊天。

「……那個、剛剛……你們……」

「是我們佔到你們練習空間了嗎?」澤村見他們支支吾吾,就自己幫他們回答。「這樣的話我們就不打擾你們練習。我們可以提早去下一個地方嗎?御幸。」

御幸總覺得在這裡他時常跟人大眼瞪小眼,直到澤村拉了拉衣服才移開視線。

「可以啊。」

棒球他要回去再打也是可以,所以並沒有覺得澤村的問題是問題,但是其他人就不這麼認為,尤其是若菜。

她完全臉色蒼白的看著澤村跟他們揮手,然後跟御幸走出去。

意外的插曲很快就被接下來的行程讓人忘記,他們走走停停許多地方,對於澤村來講是成長的地方,所以御幸常常可以聽到一些澤村的往事。

像是她以前常常在這裡跌倒,在這裡學習走路,在這裡跟家人走丟等等,再搭配她特有的表達方式跟表情,讓御幸聽的過癮看的滿足。

「怎麼覺得妳小時候做了很多蠢事,能平安的長大真是萬幸呢。」

御幸摸了摸澤村的頭,對方則皺了皺鼻。

「最好你小時候沒有發生過。」

他先是一愣,還沒開口說話澤村的注意力立刻被其他事物吸引住。

「御幸,我們來抓魚吧。」

這展開有些奇怪,但看到澤村把鞋子脫掉褲管拉高,就赤腳踏進一旁水溝裡。

「御幸你快來啊,在東京可沒有水溝可以乾淨到抓魚呢。」

澤村一直揮手要他進來,他說的是沒錯,在隨便一個水溝抓魚真的是沒有見過,所以御幸這次認命的不再做垂死掙扎。

「哇啊,水超冰的。」

「啊,有蝌蚪!」

澤村興奮的指著御幸的腳邊,後者身體一僵直。

「還有青蛙!」她把在一旁納涼的青蛙抓了起來。「御幸你看。」

「…………」

「這隻是母青蛙。」

──妳為什麼連性別都分辨得出來?

「我看到了,妳是在哪裡抓的?」

「在那邊。」

澤村指著他們放鞋子的地方,御幸覺得在穿的時後他可要好好檢查一下。

見御幸對青蛙沒有興趣,澤村就在水中把青蛙放開。

「御幸你看,那邊有一隻魚,全身黑漆漆得好特別耶。」

「在哪?」

水溝裡的水很清澈但並不代表一眼就能見到澤村手指著的東西。

「在這裡!」

「我看到了,黑的很漂亮呢。」

「你喜歡?」

這時候的御幸是澤村一整天看到最開心的時候,她眨了眨眼。

「挺可愛的。」

「那我們一起抓牠好不好?」

「怎麼抓?」

沒抓過魚所以御幸有些躍躍欲試。

「我從這裡你從那裡包圍牠,要快狠準出手。」

澤村簡單的交代怎麼抓,但是說的簡單做卻難,好幾次都從御幸的指縫游過,讓他氣得牙癢癢。

「也太難抓了吧。」

「早知道我就帶魚餌來了。」

「魚餌?」

「就蚯蚓啊。」

「……妳還有其他方法嗎?」

「嗯……直接用瓶子撈!」

「好主意,但是哪裡有瓶子?」

「我的包包。」

澤村說完就往岸邊走,一個小小的玻璃瓶就被她拿在手中。

「依舊你往這邊走,讓牠游過來。」

「好。」

兩個人在秋冬這個季節打赤腳在水溝中跟小魚搏鬥,過好一陣子他們才成功。

「太棒了!」

澤村開心的看著玻璃瓶裡面的魚,御幸則拿些小碎石扔了進去。

 

雖然一大早就出門,但是卻在天快黑的時候兩人才想到要去火車站。

「哈,今天好像玩得太兇了。」

「對啊,是我第一次玩到忘記時間。」

兩人對視後一陣爆笑。

他們不僅抓了魚還在田埂間不小心把一隻狗揮下去,潔白的身體就立刻變髒,為了怕狗主人生氣兩個人騎超快離開案發現場。

明明是做虧心事,但卻讓他們很開心。

「那你回去要小心。」

「比起我,妳才是吧,妳還要多牽一台車。」

「哦,這個呀你就不用擔心,我可以的!」

澤村信誓旦旦的掛保證,但是御幸就難以想像。

「對了,今天很謝謝妳帶我到處逛。」

「也沒什麼,星期日在家閒著也是閒著,倒是我要謝謝你幫我送手機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到現在兩人才必恭必敬說著客套話。

「對了,我有準備禮物。」

正看手錶時間的御幸一抬頭就見到澤村把裝著魚的玻璃瓶伸過來。

「鄉下地方沒有什麼東西好送你,所以這是我們一起抓的魚,還有一起玩的回憶,這個謝禮不賴吧,我可是想很久呢。」

御幸接下玻璃瓶,那時候在一起抓的時候他以為是澤村很喜歡牠,沒想到她竟然把魚送給他。

「你趕快進去搭車吧,不然又要等一段時間了。」

澤村笑著的揮著手跟他道別,御幸被她的舉動惹笑也跟她揮了揮手。

坐上電車後,御幸才仔細的看著玻璃瓶裡的魚,他戳了戳瓶壁。

「吶,你媽媽怎麼把你割愛給我呢~~」

說完御幸把頭抵在前頭的椅背上。

他在說什麼啊?如果澤村是魚的媽媽的話,那爸爸不就是跟她一起抓牠的那個人嗎?

「看來到宿舍我可要幫你換個家了。」

在瓶裡悠游著的小黑魚從御幸的手指指處轉了個方向。

------作者的話--------

因為手受傷無法打太多字,所以這篇就先這樣吧~~

之後、之後就是進入青道的故事了,就等我手好再好好的進入正篇(咦)。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1)
热度(75)
© 冰希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