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02 電話X物歸原主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都OK,請往下拉吧!



02. 電話X物歸原主



 「辛苦了。」

「不,是今天麻煩你們了。」

高島送澤村到火車站,她站在敞開的車門前若有所思,最後是高島推她進去。

「這次算是給阿東上一門課,畢竟我希望在他進入職棒前能學會謙虛。」

也就是說我被利用了?

「東京是擁有許多強敵的激戰區,有可能再多的努力都沒辦法實現夢想,如果妳可以接受的話,或者是想來這訓練自己的能耐,歡迎跟我聯絡,因為選擇權在妳自己身上。」

高島沒有強硬的要求,只是要澤村自己想。聽了高島對她說的話澤村只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向她一鞠躬就走進她的位子上。

在電車裡澤村安靜的看著窗外,繁榮的市容隨著電車的移動不斷的往身後消失,高樓大廈逐漸的被高山綠地取代,景色的變化不停的映入澤村的眼裡,但是大腦接收到的訊息卻是在棒球場上,那名捕手手套的接球聲。

「我回來了。」

「妳回來了啊。」

坐在客廳的爺爺跟爸爸正在看電視。早上高島來家裡的時候他們都剛好外出,不過媽媽都有幫她解釋她外出的原因。

「怎樣,東京好玩嗎?」

澤村把外套脫了下來放到一旁,坐到桌子的另一邊。

「嗯,高樓大廈好多,人也好多。」

「廢話!」爺爺把酒杯用力放在桌上發出聲響。「妳去青道投球了吧!」

「嗯。」

「一個女孩子打什麼棒球,那個老師是頭殼壞掉嗎?」

「爸爸,你說這句話太重了。」

爸爸趕緊安撫火氣上來的爺爺,怕他血壓又上升。

「難道不是嗎?榮純,妳去那除了投球還有做什麼嗎?」

「沒有啊。」

「他們看妳是用什麼眼神,色情、下流,還是在腦中對妳產生妄想?」

「……爺爺,你的想像力有些豐富耶。」

「我是在擔心妳!」無預警一巴掌呼了過來。「一個女孩子在一群男生的中間,光想都覺得危險,妳要保護好自己!」

「所以我說你的想像力很豐富,根本沒有這一回事!」澤村摀著莫名其妙被打的臉頰。「再說,說不定他們沒有發現我是女生。」

「妳說什麼!」

「你看嘛,我的胸部又沒有多大,頭髮也跟男生差不多,那邊還有男生頭髮比我長,所以你的擔心根本用不上。」

「什麼?就算妳的胸部沒有很豐滿但是還是有啊,生為女生怎麼可以說自己沒有胸部!」

「我又沒有說謊,是真的沒有嘛!」

在一旁默默聽著的爸爸把兩個人隔開來。

「你們兩個到底在說什麼啊,會不會走題太多,給我冷靜一下,爸爸、榮純!」

一老一少聽著難得含有怒火的話,便正襟危坐低著頭等媽媽把飯菜端到桌上來。

「去東京回來應該很累吧,等一下吃完飯就先去洗澡吧。」

媽媽把飯乘進碗裡給澤村,給爺爺的時候用力的說著:「爸爸就少說幾句話,讓榮純休息一下。」

「媳婦……」

「有些話等明天再說也不遲啊,榮純又不是明天就要去青道。」

看著眼前滿是澤村喜歡吃的菜,她不發一語低頭慢慢吃著。

洗完澡後澤村沒有去客廳陪家人看電視,她直接走到二樓回自己的房間內。

毛巾蓋在自己的頭上,隨意坐在地上,放在矮桌上的棒球月刊敞開在對青道高中的介紹那一頁。

「沒想到那傢伙還能登上雜誌報導……」澤村擦了擦頭髮。「青道救世主……這稱號還真好笑。」

但是爺爺說的對,一個女生在滿滿是男生的棒球部裡會發生什麼事情,其實自己也難以想像,以前她都是在女籃裡打轉,雖然周遭不乏許多男性朋友,但是在運動社團裡部員跟部員的互動,老實說比朋友更上但又跟家人不同。

曖昧的相處模式跟互相信賴的關係,她有些女性朋友常常說王道,自己也被其他朋友誤認過是另一個圈子的成員,所以澤村多多少少知道些耽美及同人。

澤村屈膝環抱。

但是撇開這些問題,如果御幸如同雜誌上寫的,那我也能跟他一起打球的話,我之後會變怎麼樣呢?

澤村壓著心臟仰著頭看著天花板。

 

隔天她揉著眼睛到學校去,想著那些問題都忘記時間,等她回過神來天早就亮了。

「早安,榮純。」

一進教室就遇到若菜,澤村扯了扯嘴角。

「早。」

「哇,妳昨天在做什麼,怎麼這麼累?」

澤村把書包掛好。

「沒什麼,想些事情。」

「想到失眠?」若菜笑笑的戳了戳她的手臂。「我看是想男人吧。」

澤村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

「原來棒球是男生啊。」

「咦──────!」

到了社團活動,棒球部的成員陸陸續續找上澤村。

「你們要做什麼?」

澤村詫異的看著他們左一句「我聽說了」右一句「恭喜了」等奇怪的話。

「若菜……」

她低低的喊了在後頭的女孩的名字。

被青道挖角的事她只有跟若菜說,怎麼一天都還沒過完大家都知道,女人的八卦能力還真不容小覷。

「給我等一下喔,我可還沒有確定要去青道,不要再到處亂說了。」

「為什麼?被挖角是件好事啊,而且還是那個青道高中。」

「對啊、對啊,雖然這幾年沒有打進甲子園,但也是棒球名校。」

澤村有些傻眼的看著那群為棒球而痴的人,隨後想起如果是跟籃球有關的話她應該也會跟他們一樣吧。

「而且妳答應的話就不用準備考試,妳不是對入學考試很頭痛?」

若菜的話直接刺入澤村的心臟。

「怎麼疑問句聽起來像肯定句……要我努力起來我也可以考到好學校!」

「所以妳不打算去東京?」

澤村晃了晃頭。

「不知道。」

「哈?」

她攤開了手聳聳肩。

「種種原因還要考慮。」

一開始澤村還可以這麼說來搪塞過去,但是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澤村基本上能躲則躲,像這一天她在鞋櫃被堵著正著,在他們正要追問的時候,女籃的成員跑了過來。

「榮純學姊,妳有空嗎?方便看我們投籃姿勢嗎?」

澤村超級感謝這個學妹,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辦。

總不能在他們面前說,因為是女生所以不去,那對男生又情何以堪。

到了籃球場,澤村站在場外像是教練的先看她們逐一投籃,接著才跟她們說各自的問題點。

「學姊妳不換衣服嗎?」

「對啊,學姊妳都來了,不會想跟我們打一場嗎?」

澤村對眼睛閃亮亮的學妹們無奈的笑了。

「現在我可是醫生的乖寶寶,沒有他的批准我可不能打球。」

「好可惜啊──────」

籃球場傳來此起彼落的失望聲。

「那,學姊妳總可以讓我們看妳三步上籃吧。」

「欸?」

「對啊、對啊、對啊!」

澤村看這群傢伙真打算要她碰球就是了。

「只有一球喔。」

「萬歲!!」

澤村把外套綁在腰間,沒有把裙子換成褲子就直接運球,然後漂亮的三步躍起,挺腰手往身後輕輕把球一托,最後身體跟球同步的降落在球框下。

「好球!」

看學妹們每個眼睛露出欽羨,澤村解開外套。

「妳們多練習就可以跟我一樣。」

「不不不、那個三步上籃只有學姊才能做得這麼帥氣。」

「你們灌再多的迷湯我都不會跟妳們打一場的。」

「學姊─────」

「妳們繼續練習吧,我得回家了。」

雖然對她們挺抱歉,但是澤村的心情確實因為她們而開心。

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口袋的手機突然震動了起來。

「誰啊?」

一翻開手機一看到來電顯示,澤村皺了眉。

「御、幸、一、也?我什麼時候儲存他的號碼?」她按下通話鍵。「喂───」

『下午好啊~~』

「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號碼,不對,是我的通訊錄為什麼會有你?」

『真難過,好久不見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不知為什麼澤村心中有股火要上來。

「你找我有什麼事?」

『聽說你還在考慮要不要來。』

「是在考慮,怎麼了?」

『你……想不想看我們學校的比賽?』

 

我在想什麼?

澤村握著手機看著裡面的訊息,最近郵件的寄件者都被他霸占,每天都會有一通電話提醒她要記得來看比賽,還說當天他會給她門票進來。

原本是想說無視他的電話內容,但是到了當天還是拉上若菜一起搭電車到東京。

說到底,我還是想打棒球,是這樣解釋嗎?

在路上澤村幾乎把去青道發生的事情原封不動的說給若菜聽,連今天去看比賽的前因後果都交代清楚,只是情緒不佳的澤村沒有發現若菜似笑非笑的視線。

「所以他叫妳來看比賽妳就來,我看妳就不要糾結性別問題,去青道吧。」

「若菜……」

「對了,難得到東京,比賽結束後我們去逛街吧,我記得有幾間百貨公司現在正有特惠。」

若菜說完就滑動手機螢幕看那些百貨公司的位置。

握在手中的手機今天又響了第二次。

「喂──」

『你到了嗎?』

「在你說的位置的正對面,我們要過馬路了。」

『我們?』

「嗯,還有我一個朋友。你又沒有說要我自己一個人來。」

盯著手機螢幕的若菜猛然抬起頭來看澤村,在等紅綠燈的她不解的回看她。

「啊,綠燈了。再等一下吧。」

「那是什麼樣子的人啊,邀妳來看比賽的那個人?」

「嗯……」闔上手機澤村抓了抓頭。「有些惡劣的人。」

「哈?」

「妳自己看就知道了。」

離棒球場越近在等她們的人就越清楚,然後若菜接著傻眼。

「不是說十點,你怎麼這麼早就在這?」

「計畫有些出路,今天我要上場所以沒辦法陪你看。」御幸把門票交給她。「幸好你有帶朋友來……」

說完御幸就跟若菜兩人互相點頭。

「今天是四強賽,所以比賽會比較刺激。」

「看你一點都不緊張,很有把握贏喔。」

「那當然!雖然可靠的三年級學長都引退,但是我們的陣容還是很強的。」

看澤村一副不相信的模樣,御幸繼續說:「你來的那天一軍成員都剛好出去比賽,跟你比賽的阿東學長則是引退了。」

「聽你說的很有自信,比賽加油囉。」

選手跟觀眾的入場位置不同,所以御幸把她們送到看台區後就急忙的去休息區。

若菜嘴角僵硬的看著御幸跑走的背影,下一刻抓緊澤村的手臂。

「妳是怎麼釣到的,帥哥一枚耶!」

「什麼?」

「我還以為是那個高島老師要妳來的,結果是那個男生……每天打電話叫妳記得來看比賽,然後希望妳進青道打棒球……」

「對啊。」

澤村不疑有他的回答讓若菜有些昏厥。

──那他看我的表情為什麼會有些不一樣?

若菜看著澤村找位子的背影,運動外套加上寬鬆的牛仔褲及清爽的短髮,不會是被當作男生了,而自己還順便被誤認成女朋友?

榮純啊───若菜摀著臉,虧她還以為那個男生喜歡她咧,她怎麼可以這麼自然的跟那個男生通電話、傳郵件啊。

她們一坐定位球賽就開打,是青道高中對上成孔學園,兩方人馬一出場整場球迷立即分兩派加油打氣,不過若菜眼尖的發現那個男生在回休息區的時候時不時往這邊看來。

若菜拄著頭,可恨自己平時愛跟朋友看些耽美文,但是想到澤村是女生又擅自帶入少女漫畫,簡單的一場球賽被她看的很有亮點。

「二壘安!」

一到青道的進攻每個人幾乎都會貢獻一個安打,連御幸也不例外。明明是替補上陣,但是實力卻遠遠超過其他人,而這麼厲害的人竟然沒有排進前四棒,可見青道的打擊線是多麼可怕。

澤村雖然對棒球規則還沒有到倒背如流的程度,但是基本的概念還是有。

──那本棒球雜誌還真沒有隨便亂寫。再看御幸對盜壘的牽制,漂亮的化解對方攻勢,彌補投手造成的危機。

這就是棒球名校-青道高中。

「若菜,他們好厲害喔。」

「嗯?」

澤村的話把若菜腦中的妄想區除。

「如果在投手丘是我,那又會是怎麼呢?」

若菜睜大雙眼。

那是她只有在籃球場上才看過,異常亮眼的澤村。

「是呢,那會怎樣呢……」

那傢伙這步棋還下對了,看到這樣的澤村,若菜知道以後她如果要看這個死黨可要搭車一個小時以上了。

「讓我大開眼界呢。」

比賽結束後御幸草草收拾好行李趕緊出球場,見到澤村時她的第一句話。

「不過贏的還是挺勉強的嘛。」

「喂,不會說些好話嗎?」

「投手被敲出很多棒。」

「這不用你說我們都知道。」御幸把行李先放在地上。「所以是真的希望你能加入我們。」

「哇喔,御幸你很看好我喔。」

「不要得寸進尺。」

御幸戳了戳澤村的額頭,怎麼會突然想到「撒嬌」這個詞。

「等一下你們有要去哪裡嗎?」

「嗯?」若菜一聽到立刻施眼色給澤村,但是對方完全沒看出來。「等一下我們要去逛百貨公司,聽我朋友說現在正有特惠。」

若菜偏過頭,這傢伙怎麼不懂對方問話的涵意,這樣講他怎麼好意思再跟我們一起走?

御幸見若菜轉過身,心想還是不要打擾到情侶約會,反正他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回去後記得把申請書寫一寫。」

「我知道啦。」

「要記得交耶。」

「……」你是我媽嗎?

「回去小心點。」

澤村想對御幸翻白眼,但最後還是忍住,對他吐舌後揮了揮手。

「那妳怎麼辦?我記得妳爺爺挺排斥妳打棒球。」

在電車上若菜見澤村原本很開心的模樣,但在她這一句話又黯淡下來。

「是啊……想到之前要幫你們的時候也是跟他抗爭很久,這次要上東京打棒球,可能再怎麼抗爭都無法成功吧。」

「如果無法成功那妳還答應人家說會過去。」

「答應完才想到嘛。」澤村摸了摸左臉。「不知道要挨幾巴掌才可以。」

「……榮純,妳為什麼會覺得他是打左臉呢?」

 

接到他打來的電話時,御幸一開始是驚慌的。

被隊友說是個性很惡劣的人,什麼事情都可以笑嘻嘻的帶過,做人處事很圓滑,但是就是沒見過他驚慌失措的模樣。

所以訓練結束後看到他手忙腳亂的找手機,其他人都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直到他找到手機。

「喂───」

在腦中想對方找他會是說什麼,但是聽完第一句話,御幸的表情從開心到僵硬,然後沉了下來。

「可以請你送到青道高中嗎?我們在大門口見。」

結果邀他來看比賽後,他還把手機遺忘在東京,撿到他手機的人查看通訊錄,回撥最常通話的號碼──也就是御幸的手機號碼,所以在大門口接下澤村的手機後,御幸有些頭痛。

他是要怎麼把手機還給對方啊?

「御幸,你在這做什麼?」

剛出去洽公的高島一踏進校門口就看到他愁眉苦臉的盯著手機瞧。

「小禮……」

有些哀怨的聲音讓高島微皺眉,那可是她第一次聽到御幸發出這樣的聲音。

原本還想跟高島抱怨的御幸,腦袋突然晃過一個念頭。

「小禮,妳知道上次來參觀的國中生他家住哪嗎?」

「……你要做什麼?」

這是什麼展開,御幸為什麼要找澤村啊?

「他的手機掉了,撿到他的手機的人跟我聯絡,所以要還他。」

──為什麼澤村的手機掉了是連絡你,難道你們私下有通電話?

一想到這高島的眼睛不由得睜大,他們什麼時候交換手機號碼為什麼她都不知道,明明澤村那天只有來短短不到半天,他們也只有不到一小時單獨相處,其他時間高島記得她根本都在旁邊,她不可能沒注意到他們交換電話號碼啊!

難道……………

高島好像觸碰到御幸深層的秘密,有種孩子初長成的感覺,她推了推眼鏡。

「跟我來吧,我把她的地址寫給你,你找一天去吧。」

所以御幸用星期六訓練一結束,就急忙的搭車到長野,來到赤城中學的大門口。

不同於御幸,澤村今天只要上半天課,所以一下課大家陸續從學校離開,在澤村換鞋時,校門擠滿了女生。

「是發生什麼事情嗎?」

「是帥哥,校門口旁站著一個好帥的帥哥,不知道是在等誰。」

「帥哥?我們這也有啊。」

在澤村旁邊的男同學指著自己,但是那個女生連瞧都不瞧的往校門口奔去,若菜跟澤村一人一邊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啊,不要自暴其短。」

「喂,妳們女生!」

「是有這麼帥嗎?每個人都爭的要看。」

似乎圍觀的女生都不是那名帥哥要找的人,所以澤村她們要離開鞋櫃時校門口早就沒有騷動。

但也因為這樣那名帥哥的真面目她跟若菜才能一下子認出來。

「啊!」

「我怎麼覺得陰魂不散。」

「啊?!」

御幸也看到走過來的她們。他沒看錯吧,裙子?

「我先走囉。」

若菜知道對方是來找澤村,所以她知趣的先離開。

「你們今天沒有練習嗎?」

「……是有……」

「那你來這有什麼事情?」

「是……」

御幸還沒說完,一個男生跑過他們。

「澤村學姊再見囉。」

「再見。」

「澤村學姊?」

一個女孩子帶著疑問句跟澤村揮手,接著下一個女生則完全驚呼。

「那是澤村學姊的男朋友嗎?」

御幸的臉這時明顯的露出尷尬,澤村則嘆口氣。

「不是。」

「什麼嘛,剛才大家還在說校門口來了不知道是等誰的帥哥,沒想到是等妳啊,學姊。」

「我就說不是了。」澤村戳了戳對方的額頭。「不要跟其他人瞎起鬨。」

「學姊───」

「咦?榮純醬有男朋友!」

澤村轉頭一看,更麻煩的傢伙登場了,棒球部的成員。

「啊,我們快走。」

不等對方靠近,澤村趕緊抓住御幸的手往外面直奔。

澤村帶著御幸左彎右拐的閃避棒球部的追擊,兩人最終停在一家便利超商前。

「太可怕了,被他們抓到就真的沒完沒了。」

澤村喘了幾口氣呼吸就比較舒暢,相對御幸則連喘都沒有喘。

「對了,你還沒說你來這是有什麼事情嗎?」

「還能有什麼事,還不是妳的手機掉在東京,撿到的人打電話給我。」

御幸從包包裡把手機拿了出來,澤村接下後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掉在東京,害我一直以為是掉在電車上。」

「不過更讓我吃驚的是……妳是女孩子。」

「哈?」澤村一開始還不理解,接著默默跟他拉出一段距離。「你之前都認為我是男生?」

「嗯。」

這傢伙,不只惡劣還很過份。

「有人說過你個性很差而且很過分嗎?」

「說我帥到是聽很多。」

錯了,還有不要臉忘記說。

澤村砸嘴一聲,就坐在便利商店外的椅子上拆起手機。

「妳在做什麼?」

「拿記憶卡囉。」

澤村把手機的記憶卡拿了出來,再從外套口袋拿出另一台手機出來,然後在後一台裝上記憶卡。

「因為一直找不到所以家裡就決定再買一台新的,不過記憶卡用的是我家人的就是了。」

裝上自己的記憶卡後澤村開始檢查資料有沒有遺失,但是滑到一半手機整台被人抽了出來。

「喂!還我!」

「等一下。」

御幸把手機拿高滑動螢幕,澤村不管是墊腳還是用跳的就是溝不到自己的手機。

「你拿我的手機要做什麼啊?」

確認完後御幸才還給澤村。

「我在檢查我的手機號碼還有沒有在。」

「……就因為這種無聊的事!」

「哪裡無聊,這很重要耶。」

「重要?我要把它刪掉,一定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輸入進去的。」

「喂,不可以刪啦。」

御幸用手擋住螢幕不讓澤村用,澤村抓緊手機要從御幸的手掌移開,但他卻也抓住她的手機。

「放手喔。」

「那妳不要刪。」

「……那給我不能刪它的一個理由。」

趁御幸在思考的時候澤村把手機從他手裡抽了出來,正要動手按下刪除時,御幸悠悠的說:「憑我是你未來的學長。」

「什麼?」

御幸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反正妳進了青道,照樣也要加入我的電話號碼,與其之後加入倒不如現在不要刪。」

歪理但又是事實。

澤村看著螢幕上斗大的名字好一會,最後按下返回鍵。

「算你狠。」

「本來想說如果妳還是不認同,我還有另一個理由。」

「什麼理由?」

「算是給我從東京拿妳的手機過來的謝禮。」聽到謝禮澤村吃驚的看向笑嘻嘻的御幸。「可惜妳已經接受我一開始說的理由,所以,」御幸對她伸出手。「謝禮。」

澤村咬緊下唇。她接受太快了,不,是他太狡猾了!

「你想要什麼?」

「嗯……要什麼好呢……」

「身體不行!」

澤村手環胸驚恐的看著盯著她思考的狐狸,甚至還後退幾步。

「喂喂喂,我看起來有這麼下流嗎?」

「……」

澤村沒有開口,但是從她的表情可以看出她是認同的。

「這位澤村同學,妳太傷人心了。」

「……我看你傷人心的次數比我還多。」

「喂!」

「要不然……反正你都來長崎了,我帶你去玩如何?」看御幸沒有反應澤村繼續說:「地陪喔。」

澤村在便利商店買了些飲料,兩人就在裡面的座位討論等一下要去的地方。

「果汁?沒有咖啡嗎?」

「年紀輕輕就喝咖啡,喝果汁比較不會傷胃。」

「是是是。」

御幸扁了扁唇,反正是請的就將就喝吧。

「接下來要去哪好呢……」

澤村坐在御幸對面開始用剛買的智慧型手機上網查。

「不是說地陪嗎?」

「就因為是地陪也是要查資料,反正你前不久才坐電車來,休息一下也好。」

澤村有點像是在打發小朋友似的對他擺了擺手。經她這麼一講,御幸就東看西瞧的喝起果汁。

「奇怪……上網應該是這樣按吧……打字……呃……拼音……啊!跳出來了……」

澤村邊用手機邊喃喃念著,用到她皺緊眉焦慮的動著手。

「妳是什麼時候換智慧型?」

「嗯?三四天吧。」

「給我,我來查吧。」

「欸欸欸欸──是這樣按啊。」

「是啊,如果妳要輸入文字的話可以在這裡切換中英文。」

「哇,你好厲害耶。」

為了看御幸怎麼用澤村換了位置坐到他旁邊,兩人挨著肩一個教學一個學習,順帶規劃長野之旅。

等他們查了差不多的時候天已經開始暗了。

「這……」

御幸看時間已經到了快吃晚餐的時候,沒想到他們就在便利商店坐了兩三小時,明明沒有做什麼事情,時間竟然可以過這麼快。

這樣該怎麼辦,連謝禮都沒有給就要人回去,感覺好對不起他……

「澤村我……」

「御幸明天有練習嗎?」

「欸?」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到我家住一晚,明天再去逛長野呢?」





----作者的話-----

偷偷借用小單車的東堂跟卷島的互動,因為實在太有愛了,不過唯一的差異就是澤村不會無視御幸的電話(笑)

希望這兩人可以乖一點,不要讓我越寫越偏(畫圈)

今天是比較有空可以二更,之後就真的、會努力的更文!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7)
热度(8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