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01 棒球X相遇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以上都OK的話,請往下拉吧!!



01. 棒球X相遇

比數保持平分進入最終局,兩人出局滿壘,球數三壞兩好。

站在投手丘上的投手認真的握緊小白球,緊盯著前方捕手給予他的指令。

最關鍵的一球,不是進入延長賽就是一切重新來過,這樣想的投手用盡全力的抬高右腳,展現出最佳的平衡感,緊接著奮力揮動柔軟的手臂及手腕,向打者投出飽含各種情緒一球,既快速又犀利的在捕手手套邊緣擦過擊向護欄。

重重的鐵網撞擊聲後是對手響徹雲霄的歡呼聲。

「四壞球,保送!」在捕手身後的裁判大聲宣布,「比賽結束。」

站在投手丘上的澤村榮純,傻愣的看著對手大聲高呼完全無法反應。

結束了……全部都結束了……

全部的選手都列隊,只剩下一個黑短髮的選手獨自站在投手丘上,低著頭看不清表情。

球隊經理擔憂的跑上球場。

「榮純……榮純!」

「若……若菜?」

「比賽結束囉,趕緊整隊吧。」

「可是……可是……」

「不用在意啦,榮純醬,妳肯幫我們忙就很好了。」

其他的隊友也都紛紛到她的身邊。

「如果沒有妳的幫忙的話,我們根本沒有辦法跟他們平手到最後,所以妳已經幫我們很大的忙了。」

聽著他們的話澤村咬著下唇,走下投手丘跟對手敬禮。

就如同他們所說的,她是臨時被找去棒球部,主要的原因是他們的主力投手在這場比賽缺席。

五天前她在球場上拉筋,正要開始暖身運動的時候她的死黨若菜意外的出現在籃球場外。

「榮純!」

「真意外這時間妳會來這裡找我,棒球部那邊沒有訓練嗎?」

她抱著籃球走了過去。

「我有事情拜託妳。」

「真嚴肅耶,說吧是什麼事情?」

「就是……妳之前有打過或玩過棒球吧。」

澤村聽完一手拍著籃球一手抓著頭。

「妳是聽誰說的啊?」

「我是……這不是重點啦,昨天的比賽我們三比二贏了對手,這禮拜就是要搶前四強的門票了。」

「這樣很好啊,恭喜你們了。說到比賽我們籃球部也開始要準備了,夏季運動大賽讓學校一半以上的人都動起來了。」

澤村自顧自的說,完全沒有注意到若菜的肩膀稍微抖動。

「你們什麼時候要開始比賽?」

「女子籃球在下禮拜就要開打了,到時候妳可要過來幫我加油喔。」

這時候澤村才發現若菜的不對勁。

「若菜?」

「昨天的比賽……雖然是我們贏了,但是我們的主力投手受了傷,而且醫生診斷要康復的話會在決賽之後。」

「那還真慘,你們有後補的投手嗎?」

若菜搖了搖頭。

「妳不是也知道我們球隊的情況……」

她低低的說著,澤村把球抱在腰間。

「明年我們的學校就要廢校了,大夥兒都說要在甲子園上秀出赤城的名字,妳不是也這麼想的嗎?」

「嗯。」

澤村也不由得的低聲附和,隨後她大剌剌的按住若菜的頭,對她嶄露笑顏。

「就讓不肖澤村充當一天投手好了,妳一開始不就想這麼做了嗎?」

就這樣澤村籃球棒球兩頭練習持續整整一個禮拜,到了比賽雖然她的特殊投球姿勢讓對手不好得分,但是對方也不是省油的燈,專咬守備上的疏失在中場得了三分開啟他們的攻勢。不過澤村也反咬回來,所謂的自已失分自己贏回來,逆轉平分的那一局她敲出清壘打,但最後還是輸在自己的暴投。

如果自己一開始就打棒球,如果她一開始就加入棒球隊,那麼他們是不是就可以進入甲子園?

她不敢這麼對若菜說,她只能把輸球的不甘心轉成動力,帶領赤城女籃進入冠軍賽。

 

如果要說那一天她去看那一場球賽是意外的話,那麼她非常慶幸自己的心血來潮,這樣的話她就不會發現到那顆未經琢磨的原石。

高島禮根據赤城中學提供的地址來到澤村榮純的家門口,正要進去的時候遇到熟人。

「佐野老師?」

「高島老師?」

眼前是一名留著長髮的女子,是跟她同一間學校的女子籃球隊教練,而她則是棒球部副部長,從對方手中拿的東西不難猜測她來這裡的目的。

「真巧,妳是來找體保生的嗎?」

「是啊。」她看看了大門。「難得有個讓我非常想要擁有的選手,她所擁有的特質是其他成員所沒有,如果今年再加入這股戰力的話,籃球部打進冠軍賽不會是難題。」

「真意外有個讓佐野老師評價這麼高的人……」

高島在心中想著澤村家不是只有一個孩子嗎?

佐野笑了笑。

「評價高如果不答應過來的話也沒有用。」

「欸?」

「那孩子啊,」佐野的口氣相當沉重。「似乎不能再繼續打籃球了。」

佐野並沒有把話完全說清楚,讓高島就帶著疑惑的心情進到澤村家,迎接下一個震驚。

「女孩子!?」

坐在正對面的澤村榮純認真的點了點頭。

「剛好妳去看的那一場比賽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上場投球,我原本是籃球員,那次是棒球部的投手受傷臨時被叫去救援,雖然最後還是輸了。」

高島不知道該怎麼擺表情,應該是很呆吧。

「我記得青道的棒球部不是名校中的名校嗎?」

媽媽端茶過來順口問一下。

「女孩子打棒球什麼的,實在很少聽過。」

澤村跟著點點頭。

完全沒有想過自己看上眼的選手竟然是女孩子,光這一點就讓她的計畫全盤打亂,但是她又捨不得把這樣的原石丟著不管。

這下該怎麼辦呢?

「是很少聽過,但也不是完全沒有人。」高島推了推眼鏡。「剛才青道的女籃教練是不是有來邀請妳當體保生?是否可以讓我知道妳拒絕的理由嗎?」

此話一出澤村家的客廳凝聚了緊張感。

「高島老師,這……」

媽媽想要出言緩和氣氛,但是澤村不以為意的笑了出來。

「醫生說我不能長時間或者太激烈運動,而且籃球算是激烈運動,所以以後打不了了。」

她說的輕鬆但是從旁邊的表情看來是件很嚴重的問題。高島張了張嘴,一時間說不上話來。

「榮純……」

「沒事的,媽媽。不能打籃球並不是代表沒有學校念,我可以考試入學啊。」

「要不要改打棒球呢?」

「欸?」

「棒球是九人一隊的比賽,如果是投手的話並不會在場上奔跑,所以棒球並非激烈運動。」高島像是想到好辦法的繼續說道:「如果妳害怕當選手的話,要不要考慮當球隊經理,要當好球隊經理也是一門學問。」

「這……這……」

澤村想不出什麼理由拒絕。

「要一個以前只打籃球的人突然轉打棒球,這樣會不會太辛苦?」

媽媽困擾的拄著頭。

「那要不要來參觀我們的學校呢?說不定看完妳會喜歡上棒球。」

高島沒說出口的是,對於第一次參加棒球比賽就可以把對手壓制在四分以內,這樣的選手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她都捨不得放手。

 

 

「哇……好大。」

一進到青道高中棒球部練習場,澤村難掩訝異的驚呼一聲。

不僅有兩個練習場,周邊還有許多健身器材,更不用說場上練習的人數量應該超過百人。

「我們這裡除了現在所看到的設備,還有室內練習場。」高島邊帶澤村參觀邊解說。「這邊是隊員的宿舍。」

澤村睜著眼看著像普通公寓的「青心寮」。

「高島老師。」

突然有人叫住她,似乎是學校其他老師。

「澤村同學,妳就先在這邊自己參觀,不要走太遠喔,我等一下就會過來。」

「我知道了。」

澤村沿著護欄走著,場上的隊員不畏大熱天盡情在球場上揮灑熱汗。

雖說不是激烈運動,但是運動量還是很大。

「喂!你有認真在投嗎?」在某個打擊區突然傳出騷動,引起全部的人的注意。「你是在看不起我嗎?投麼爛的球是要我怎麼練習?」

「對、對不起。」

站在打擊區是一位體態魁梧且肚子也很大的人,被他斥喝的投手完全無法反駁,只能不停說對不起。

「像你這樣的投手我們這邊多的是,根本不差你一個。下一球!」

澤村在後頭聽他一邊不停的碎念一邊把球掃到外野去,她喃喃的說道:

「打擊雖然厲害,但是球品還有待加強。」

「嗯,我也是這麼想。」

「當他的餵球投手還真可憐。」

「是啊。」

「不過餵球投手就是要讓打者打擊出去,難道不是這樣嗎?」

「沒錯,這就是餵球投手。」

「沒錯……吧?!」澤村這時才發現有人回答她的問題。「欸?」

「我的存在感有這麼薄弱嗎?」

什麼時候她的身後站著一個人她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澤村吃驚的轉過身,趕緊跟那個人拉出距離。

「你是什麼時候在……」

「一開始就在了喔。」

戴著護目鏡的少年笑咪咪的說道。沒見過的人那就不是學校的學生,那會是……

「你是小禮說今天會過來參觀的國中生嗎?」

「小禮是指……高島老師嗎?」

「你的守備位子是哪個呢?」

「呃……投手……」

澤村發現對方的眼睛在她的話一說完立即一亮,雖然只有那麼一瞬。

「要投投看嗎?」

「哈?」

「既然都來棒球場了,不投幾球難道你不覺得可惜嗎?」

對方不由她拒絕的把手套塞進她的懷裡。

「對了,我叫御幸一也,是捕手哦。」

澤村眨了眨眼,似乎還在消化目前的情況,她低頭看了看手套又把手套塞回御幸懷裡。

「喂……」

御幸犯難的話未說出口,澤村揚起大大的笑容。

「這不是我慣用手的手套,請讓我重新自我介紹,我叫澤村榮純,左投手!」

 

御幸完全無法形容現在的心情。

只是覺得難得受邀請來參觀結果被晾在一旁心情應該會很複雜,基於禮貌御幸覺得反正他又沒有急著去練打擊,所以陪陪他投幾球應該不會被怎麼,但是隨著對方越投越多球,御幸的眼睛越來越亮。

雖然球速還有待加強,但是每投一球進入手套內的後勁就越來越強,不僅如此獨特投球姿勢會讓人覺得他的球突然的出現在眼前,使打者揮棒時機慢半拍,再加上時不時亂竄的球路……想到這在面罩下的嘴角不由得上揚許多。

這是多麼難能巧遇的投手,難度雖高但引領起來卻讓人興奮不已。

澤村把手套摀住嘴盯著御幸的手套位置,一响後眨了眨眼。

總覺得對方把球路放在好球帶邊緣。

是在試探我嗎?澤村露出笑顏抬高腳,收起之前隨意抓球投出的變速球,她仔細的調整握球的握法。

可不要被嚇到了,御幸學長。

雖然她沒有受過正統的投球訓練,但是在少棒那時期的教練有稍微教過她握法,再搭配一些資料,她可以很有自信的說:我投的球不弱!

在他面前十八公尺的投手突然的露出燦爛的笑容,下一秒一道強力的、不如之前球速的球狠狠的撞入他的手套之中,御幸詫異的看著手套裡的球,再次抬起頭看向投手時對方早就背對著他。

「你……」

「下一球還要投哪裡呢?」

聽到自己所投出的球進入捕手手套內所發出的聲響,那是多麼扎實、厚重……以及成就感,那是她在協助棒球部比賽所聽到的聲音完全不一樣,是會讓人上癮的想要再投一次的雀躍。

御幸訕笑的把球投過去,整頓好蹲捕姿勢把手套重新放在不同的位置上,等著投手投球。澤村理所當然的把球接了下來,用腳尖碰了碰投手丘,接著才擺出投球姿勢,再次把剛剛的球用更進一步的威力投了出去。

在這兩球之前的球很明顯是他隨意投過來,有點像是熱身但更有點像是在玩,但是不管如何他所投的球對打者都應該會是很難應付。

小禮她還真的找到很特別的投手。

在兩人一來一往的不知道傳接球多少次後高島才再次出現。

「御幸?你怎麼在這裡?怎麼沒有進去練習?」

「哎啊~~~被發現了。」他頑皮的吐了吐舌頭摸了摸斜戴在一邊的帽緣。「誰叫小禮把人晾在一邊,怕我們的名聲被人說壞所以我就陪他玩玩囉。」

「他沒有對妳怎樣嗎?」

高島沒有等御幸說完話,她擔憂的摸了摸澤村的頭問道。

「喂!我是有多惡劣啊!」

澤村眨著眼看著高島跟御幸你來我往,接著在不恰當時機笑了出來。

「抱歉,我覺得實在太好笑了,你們師生感情好好喔。」

「欸?」

「高島老師您放心,他沒有對我怎麼樣,我們只有在傳接球,而且御幸真的很厲害呢。」

「是嗎?」

高島揪了揪御幸,不意外看到他詫異的擺出從沒見過的呆臉,如果她用手機拍下來應該可以賣出很好的價錢。

「青道這應該充滿很厲害的人吧,哇~~~~」

澤村抓著棒球手套超級興奮的越說音量越大,眼睛也閃閃發亮著。

「怎樣,對我們的棒球部感不感興趣?」

聽到高島說起澤村才想起她來這裡的主要目的,頓時間她沒辦法正面回答她。

「來吧,雖然晚了點,我邊解說邊帶妳到處看看。」

御幸把護具脫了下來,看他們兩個有些不解。

「妳剛剛說很厲害的人,都是我們從全國招收過來的選手。」

「棒球留學……嗎?」澤村喃喃的說道著:「不是說評價兩極嗎?」

「妳知道棒球留學啊?造成鄉下地方選手不足,只對選手能力有興趣等負面評論不斷傳出,」高島看著在第一球場訓練的選手:「但我不覺得棒球留學是錯誤。」

御幸把護具收好後小跑步到澤村身邊。

「現在日本高中棒球程度節節進步,有能力的職棒選手也紛紛向大聯盟挑戰,年僅十五歲就秉持著信念離鄉背井,到更嚴苛的環境,來鍛鍊甚至是來提升自己的能力。」澤村不由得看一眼在一旁的御幸。「對於抱持著不服輸的決心和向上心的選手們,我可是打從心底尊敬呢。」

「真意外小禮對我們的評價這麼好呢。」

「如果你能真正的、認真的參加訓練才能是我說的其中一員。」

「什麼嘛~~~讓我高興一下也不行啊。」

澤村抓住鐵網。就算只是一般的練習,這球場也充滿著緊張感。

「喂!你有認真的在投球嗎?怎麼每個都只會投這麼爛的球!」

在他們三人止步的球場內傳出怒吼聲,看清是誰在發飆後高島無奈的撫著頭,御幸乾笑幾聲不做評論,澤村則瞇起眼。

那是她最一開始見到球品很差的打者。

「喂喂喂喂,才投幾球就累成這樣,就因為你的表現太爛才會一直是板凳選手,向你這種投手趕緊東西收收回鄉下去不要在這丟人現眼!」

被兇的投手不停的在道歉,但是在打擊區的人卻不停在咆哮。

「最後一句話真的有些過分了。」

澤村小聲的說著,但是音量足被旁邊的兩人聽到。

「明明大家都是抱著決心跟向上心進來,但是對一起練習的夥伴亂發脾氣,還叫人放棄決心回鄉下去,難道棒球一個人打就行了嗎?」

澤村想起打籃球的時候,雖然有時是自己心血來潮去練球,但是比起自己一個人投籃還是跟別人報隊打球更加快樂。這個道理利用在棒球上也通吧。

「欸?」

高島不自主的發出聲音這時澤村才發現他們聽到她說的話。

「那個、怎麼說、我……那個……」

好害羞喔,一個不懂棒球的人卻在那邊自以為是的大放厥詞。澤村羞赧的想想找地洞鑽進去。

「我也是這麼想的喔。」

御幸抓住澤村的手,把她拉進球場內。

「欸,御幸!」高島這下記得阻止御幸。「你要帶澤村去做什麼?」

「當然是、給阿東學長上一門課啊~」

 

光聽高島說的話御幸可以猜出澤村來這裡的原因:他是在猶豫要不要來進來青道棒球部。

這是他第一見到高島把相中的選手找來學校參觀,可見高島是多麼想要這名叫「澤村榮純」的投手。話雖這麼說,御幸接了他幾球後也明白高島對他的重視。

所以與其在一旁費盡口舌讓人答應,還不如直接讓他上場投起球,御幸有自信只要澤村願意投,那他絕對會讓他永生難忘,然後國中畢業進來青道。

「我說阿東學長你又欺負川上學長了,明明人家都很賣力的在當你的喂球投手呢。」

「哈?」

「剛剛在場外聽你大聲咆哮,還被今天來參觀的國中生誤認是中年胖老頭在找學生麻煩。」

「你、說、什、麼?」

澤村驚恐的看著胡亂說話的御幸。她根本沒這麼說好嗎?

「怎麼高中生的球場有超過四十歲的老頭在拿球棒啊~~」

「御幸……」

澤村睜大雙眼詫異的拉了拉御幸的手臂要他不要再說了,對方的臉部表情越來越可怕了。

「肚子還這麼大,不怕打到球之前被球打中嗎~~」

天吶,怎麼會有人可以自顧自說著陷害別人的話!高島老師救我啊!

澤村不知所措看著被稱作阿東學長的人握緊球棒,腳步顯露出憤怒的走過來,她趕緊向後尋找高島的協助,但是對方卻饒有興致的推了推眼鏡。

「你這傢伙,」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不知道什麼叫做魅力嗎?」

手被御幸抓緊不然澤村超想現在轉身往外跑,她抿了抿唇連大氣都不敢喘。

「是致命傷喔,阿東學長。」

「你這傢伙只是一個一年級生,還敢在這出什麼風頭!」

說完就把御幸的衣領拉高,像是要幹架的架式。

「對不起,小東。」高島這時趕緊插進兩人之間,緩和一下緊繃氣氛。「抱歉,對方是從鄉下進來所以不懂事,御幸也只是跟著對方瞎起鬨,既然難得有這個機會,就讓他們兩個瞧瞧有全國水準的打擊怎樣?」

「這裡是棒球場,有什麼不滿就用球技來說吧,御幸。」

「也好,最近阿東學長真的有些臭屁,讓他跟我們打看能不能找回棒球的初衷啊。」

「你這小子說誰臭屁啊!」

為了避免在棒球場發生肢體衝突,許多球員都紛紛上前架住那名叫東清國的人。

「一也,你在做什麼啊?你真的想被他宰嗎?」

「快跟他道歉啦!」

其他球員紛紛勸御幸趕緊道歉息事寧人,澤村也在一旁不停點頭表示認同。

御幸不管其他人怎麼勸說,但是澤村一點頭他挑眉按住她的頭。

「別以為跟你沒有關係,投手可是你呢。」

「但是找他麻煩的不是你嗎?怎麼我也要?」

「阿啦?你連剛剛說過的話都忘記了嗎?」御幸再次把手套塞進她的懷裡。「棒球可不是一個人打的,你不是想跟他說這句話嗎?」

是沒錯,但是用的方式也太偏激了點吧。

「你趕緊調整好心情,一但站在投手丘上就再也逃不了囉。」

澤村脫下外套在一旁做些簡單的伸展動作,高島趁機到御幸身邊說幾句話。

「謝謝你的幫忙,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勸她加入我們。」

「也沒什麼。」

御幸繼續穿著護具,高島繼續說:「她還能投出很有趣的球,只是本人還沒有發現自己真正的實力,如果可以你可以幫我將她最大的潛力引出來嗎?」

御幸把帽子脫了下來套上面具,走上球場。

「就算妳不說,我也正有此打算。」

雖然澤村是女孩子,但是平時都是短髮見人又喜歡穿著寬鬆偏中性的衣服,所以她拿起球套站在投手丘上,大家評論的不是她的性別,而是她嬌小纖細的身軀。

這點御幸也發現了,之前她還穿著外套所以並沒有留意到,這麼瘦小的身體竟然能潛藏強大的力量,他呢是否能真正引領出他的能力?

這是澤村第二次站在投手丘上,而打擊區站著現在算是敵人的打者,有些興奮但又很緊張,如果被打到豈不是說他所作所為是正確的。

所以她搖了搖頭把不好的念頭從頭腦中趕了出去,看準御幸擺好的位置,抬起腳正要往那個方向投去時,東清國的笑顏讓她大腦瞬間判斷出危險,接著出手的球直直的往本壘板擊去,最後危險的彈進御幸的手套內。

「哈哈哈,那是什麼球,嚇到手不敢投嗎?不敢投就趕緊給我下去!」

御幸若有所思的盯著小白球。

不對,那是他投到一半時擅自的變換投球軌道。

「對不起,暫停一下。」

「哈?要討論的話不會事先先說好嗎?」

「抱歉啦,阿東學長。」

御幸趕緊到投手丘確認,澤村訕訕的搔著臉。

「你是故意的吧。」

「因為如果不這麼做的話,總覺得會被他轟出去。」

就因為這樣所以在球出手前又做些手腳讓它變成暴投是嗎?但是正常應該是做不到才是,有趣呢,澤村榮純。

「怎麼?不想被他擊中這樣不行嗎?」

「沒有不行啦~~」御幸笑得很開心還拍了拍她的肩膀。「其實剛剛的球路是阿東學長最擅長的球路。」

哈?不是要一決勝負,怎麼還故意的要她投讓他轟出去的球路啊!

「原本想說你應該很緊張,所以先讓他轟一球讓你放鬆一下。」

這傢伙是有多惡趣味啊!

「你是認真的要跟他一決勝負嗎?」

「哈哈哈,小鬼我欣賞你,那你會什麼球種?」

這跟欣不欣賞有什麼關係啊,聽人說話啊!

「……大概是這種,還有這種……」

澤村不會說所以她用手套擋著把握球姿勢給御幸看。

「直球呢?」

看他比了老半天卻說不出名字,御幸心裡覺得奇怪但沒有問出口。

澤村搖了搖頭。

「我都是隨意投耶。」

哈?御幸笑容僵在臉上。

「你是在看不起我嗎?竟然連直球都不知道怎麼投是吧!」

「……不不不,其實我挺喜歡你這種投手了。那就跟著我的配球投吧,我知道他的打擊習慣。」

騙人的吧?澤村瞇起眼盯著他,但是現在也只能相信他了。

「那個,」澤村在御幸要走回去的時候說了話:「其實我還沒正式接觸棒球,所以有些規則都不太清楚,所以接下來還請你多多指教。」

澤村慎重的向他一鞠躬,御幸被他的話弄傻了。還沒正式接觸棒球?怎麼可能,四縫線速球、變速球甚至卡特球都可能投得出來的人竟然說他還沒有「正式」接觸棒球,那麼他們算是什麼?棒球達人?

御幸難掩興奮的對澤村比出暗號。

這可是高手級的新人啊。

她不用只看手套位子,還有御幸在手套下方對她做的球種指示,這真的在打棒球呢。屏除一開始對東清國的畏懼,澤村滿腦都是剛剛御幸對她說的話。

『我認為在棒球中完美的投球,那是由投手跟捕手一起合作創造出來的藝術品,只要你相信我的配球然後盡力的投球,那麼我們就能成為投捕搭檔,所以不要再想東想西,一起打倒對方吧。』

藝術品啊……

澤村抬高右腳,把御幸對她指示的球種-四縫線速球往打擊區投去,厚重的進套聲接連響起。

「嘖!」

「一好球喔,阿東學長。」

「這我知道!」

第二球被打出高飛界外球。澤村的視線隨著小白球往外飛去,然而逐漸高昂的情緒也跟著起來。

一球接一球的投出,那是跟在場外稍微投的球截然不同,有打者在的投球讓澤村投的球更顯的閃耀,而她身為投手的特質也跟著展現在御幸面前。

柔軟的肩關節,左手腕如同伸縮自如的鞭子,而且在放球的前一刻還可以用柔軟的手腕將球加以強力的旋轉,使她針對御幸指示的直球產生上下亂竄飛往打者身邊,儘管速球沒有這種問題,但御幸認為只要他多練習,上下亂飛的直球是可以改善的。

但是現階段這樣對他們兩個比較好。

「可惡!」

不同東清國每揮一次棒就變一次臉,澤村的笑容隨著投球數的增加越發燦爛。

她從來沒有打棒球打得這麼興奮,甚至覺得自己似乎進入人生中另一扇門,除了籃球以外的運動,其實她還是可以的!

僅僅只投十一球,就讓澤村對自己的棒球實力更加有信心。

結束比試後高島拿了毛巾給她,御幸則是到他們放東西的地方解下護具。

如果他繼續打棒球下去,一定能成為王牌投手。御幸邊想邊坐在椅子上,突然椅子傳來震動聲響讓他往一旁看,在澤村的外套下的手機正發出震動,沒人接聽的手機隨後安靜了下來,御幸就直盯著那隻手機好一會。



-----作者的話---------

其實自己對性轉文喜惡各半,但是腦中一直不斷浮現這篇的畫面,導致寫其他篇都會默默偏了.........

愛上鑽A也一段時間,下定決心提筆前真的考慮許久,希望人物沒有被我寫偏。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9)
热度(120)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