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7

07.

失去了才知道,擁有的奢侈。

 

 

趴在沙發上的鳴人正翻閱著佐助的藏書。

這裡是鳴人在他家跟佐助家位置的中間買的一間房子,其實一開始只是因為他要時常來往池袋跟新宿而買的,雖然是公寓但裡面一應俱全,而且他也會定期過來這裡住,但是買下這一個地方他卻沒有跟家人講,所以要說是他的秘密基地也不為過。

前幾天在佐助家隨意的借了幾本書,那上面滿是食物光看也讓他看的津津有味。

「你在看什麼?」佐助擦著頭髮從裡面走出來。「我的書?怎麼在你這?」

「正確來講是我跟你借的。」

「那,好看嗎?」

「佐助是要當廚師嗎?」鳴人翻起身改坐在沙發上。「那你做這個給我吃。」

鳴人把翻到的那一頁拿給他看,佐助定眼一看就笑了出來。

笑的不是他想吃的東西,而是他的舉動很可愛。

「我之前是唸餐飲的,如果沒有意外就是當廚師。」

「好可惜喔!」

「如果你提供食材,我可以做給你吃。」

「真的!」

原本以為佐助不想理他,一聽到他答應後整張臉亮了起來。鳴人咚一聲的躺在佐助盤坐在沙發上的大腿上,兩隻小腿掛在沙發扶手上小幅度踢著。

「那……我還想要吃這一個、這一個、這一個,還有這一個。」

他開心的翻著一頁頁他想吃的食譜,佐助只是笑著聽他開朗的聲音,拿起桌上的遙控器看起電視。

「佐助的家應該有器具吧,那去你家吃!」

「怎麼說的好像是你家似的。」

「去嘛,我這裡只有簡單烹煮的器具。」

鳴人把書拿下來一些眨著水汪汪的大眼,希望的眼眸盯著他看。佐助不想理他又不小心瞄到他的表情,除了好笑也就只有好笑。

他摸了摸柔順的金髮。

「原本畢業後要開店,只可惜……」

鳴人把書放在胸前,安靜的等著他的下文。

「家裡親戚欠了債把所以的債款都嫁禍到我家,為了還錢我只要做這一行,很快的就還清債務。」

「可是那些債又不是你們借的,為什麼他們會找上你們?」

「因為那個親戚用我爸的名字去借錢。」

鳴人聽到後倒吸一口氣,他擔憂的用手環住他的腰。佐助給他一個安穩的笑容。

「都過去很久了,所以沒事了。」

「嗯,改天如果你想轉行的話,我可以投資你喔!」

月牙灣的笑眼跟大大的笑臉撫平了回想起還有些苦澀的佐助,電視上播的內容他一個也沒看進去,他全心全意感受躺在他懷裡的人,所給予的溫度。

 

「你在看什麼?」

牙湊上去看盯著電腦在搜尋什麼的佐助,他只有投一個眼光給他,就不在理會。

「食譜?你要做飯給『女友』吃嗎?」

他誇大的捧著臉,一副「你究竟是誰」的驚訝表情。

「除了女友,我就不能做給自己吃嗎?」

「但是還是難以置信,我都沒有見過你自己帶便當。」

「我從今天起想帶不行啊。」

佐助沒好氣的說著,但是牙更像是第一天認識他的反應很大,最後還跑去跟其他人講。

寧次端一杯茶放在他的桌上。

「說真的,你這一副模樣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

牙是他們入行一年後才進來的後輩,在那之前佐助因為要還錢,所以三餐都是自行料理。

「你也只不過比我早進來一個月。」

「那就是前輩囉。」

寧次帶著別有意涵的表情離開,佐助一瞪他後繼續看他的食譜。

「今天真的可以?」

在批改公文的鳴人接到電話語調有些上揚。

「好喔,你確定?」

捧著數本公文的天天輕咳了幾聲,最近她的上司真的毫無忌憚的隨時隨地接電話,小倆口甜甜蜜蜜也不要隨時隨地閃瞎其他人的眼睛。

鳴人沒有注意到他的秘書開始在心裡暗誹他,繼續忘記動筆很開心今天晚餐的豐盛。

「那、那我要吃之前拿給你看的千層派。喔,好吧,那我下班去接你?」

「咳,總經理。」

天天終於忍不住的出了聲,這時鳴人才驚覺到進度慢了,趕緊匆匆的審閱公文,在上面簽上名字。

「那晚上見。」

鳴人關掉通話,心情很愉悅的批著每一本以前看起來不好看的公文。

天天偷偷看她的老闆在他退回多次的公文上終於簽下名,她有偷看過裡面的內容根本跟之前沒差多少,現在這樣就過了?

也就是說要在這種時候拿給他簽,不管是什麼都可以沒問題囉?

天天抱著鳴人看好的公文離開他的辦公室,這種事情一定要跟大家講。

 

俗話說的好,有一就會有二,所以佐助的面前坐的是春野櫻。

今天原本是想說可以在店裡看本書,過個難得可以偷閒的時光,然後晚上在跟鳴人吃個飯結束這完美的一天,沒想到他才剛把書拿下來,春野櫻的電話就這樣的打了過來。

現在他們是在春野櫻附近的咖啡廳喝下午茶。

「完全沒有想過佐助願意過來。」

其實我也沒有想過妳會再次光臨。

「小櫻約我的怎麼會不願意過來呢?」

佐助適時的露出他特有的笑容,不算是開朗,但也夠迷人。

之後兩人「甜蜜」的在那間店坐了一整個下午,聊著無關痛癢的話題,偶爾佐助會意外的逗她笑,但在最後春野櫻若有似無的說出有關於她的未婚夫的事情,以及一些相關事情,但是做這一行的佐助當然也只能聽她吐口水,偶爾會說一些他的看法,不過都必須站在女方的角度上去看,光這一點,佐助心裡不停的在暗誹她。

要不是他想要了解她跟鳴人倒底到哪一程度,會不會做出傷害鳴人的事情,不然他才不會願意當她的出租男友咧。

「謝謝你陪著我。」

「不,妳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陪著妳,這是我的責任。」

「如果你真的不當出租男友的話,會考慮我嗎?」

春野櫻邊從包包拿錢出來邊這麼說,讓佐助腦袋一片空白。

「這……」

她大膽的把錢跟他的手一起握住。

「你對於我不同於其他的出租男友,我從一進入inbar裡我就很喜歡你,之後在我的聚餐上佐助也表現的很好,撇開你是我喜歡的類型,你的體貼讓我……」

她把佐助的手壓在桌上,緊緊的。

「非你莫屬。」

在春野櫻這麼講的時候,佐助卻有種恍然,那種心跳、那種悸動卻讓他深刻的想起另一個人。

也是有個人,在他們結束出租關係後,也有想要過其他關係,但是對方要求的並不是把彼此鎖死的關係,而是可以若有似無的朋友。

「……抱歉,從我拿到錢的那一刻,我們的關係再也不是男女朋友。」

佐助不失禮貌的把被禁錮的手抽了出來。

「我的所作所為可能讓妳誤會,對我而言妳,只不過是我工作上的『女友』。」他站了起來,眼神已經恢復到一般的冷酷。「不好意思,我失陪了。」

他頭也不回的走出咖啡廳,拿出口袋裡的手機,看著鳴人發給他的簡訊。

《我已經買好材料囉,現在在你家,等你呦J》

佐助趕緊回家,沒有留意到後頭的女人眼神是多麼的失落,哪怕只是一個回頭關心,也可以讓她有些被在意的感覺,那些出租男友在結束後都無法給她這種感覺,她沒有想到「佐助」也無法給她被在意的感覺,能給她的,似乎只有那個男人。

她看著躺在桌上的手機上頭的「鳴」,最後撥出。

「鳴人。」

『……櫻?』

這可能是她第一次主動約鳴人一起出來吃飯的吧。

「今天陪我吃飯,好嗎?」

『……怎麼這麼突然?是發生什麼事情?』

「我……想要跟你道歉,想要跟你再一次一起吃飯,我……」

電話的一頭沒了聲音,久到春野櫻以為對方掛了電話。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所以,櫻,這是最後一次。』

她沒有想過鳴人會這麼說,這下反倒是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就約妳最喜歡去吃的那一家吧。』

 

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這麼牽動他的情緒。

好不容易擺脫春野櫻那個女人,想說晚上可以好好的跟鳴人一起吃飯,卻不知道一回到家看不到滿屋子的光明,留下了是一片漆黑,要不是流理台放著是早上沒有的大包購物袋,裡面裝的都是今天鳴人開給他菜單的食材,若沒有這些佐助根本會以為是鳴人放他鴿子。

來了,卻又不知道為什麼離開了。

所以他打了電話。

『佐助……』

鳴人壓低聲音小聲的說著,讓佐助疑惑的挑一下眉。

「你去哪了?」

『……我、我……』

才說一個字他就說不下去,讓佐助滿肚子的苦悶。

「如果你有事情要忙可以不用勉強自己,我們可以約別天,但是約了又離開又不跟我講,我會擔心你呢。」

『對不起。』

「我打電話給你不是要聽你的道歉。」

佐助沒好氣的說著,但是鳴人的語氣有些急促不安,更讓他懷疑。

『對不起,佐助……我……正在跟櫻吃飯。』

聽到這佐助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是怎樣,應該很好笑吧。他沉默以對。

『我知道不應該沒有跟你說就跑過去跟她吃飯,是因為一些事情所以才會這麼突然,抱歉,今天是我不對在先,我回去一定會跟你說清楚,晚餐的可以請你先吃嗎?』

「鳴人……」

『真的很對不起,所有的事情都等我回去,我一定會一一跟你說清楚。』

佐助一口氣堵在胸口悶的可以,他的眉頭從來沒有這麼緊緊的皺在一起,他費了好大的勁才能說話。

「好。」

『謝謝你,佐助。』

是因為同情心泛濫還是舊情難忘,佐助關上電話就坐在沙發上動也不動。現在他連起身煮飯都沒有心情,肚子也忘記饑餓,他就這樣放空的坐到鳴人回來。

玄關處的鑰匙聲驚動靜坐在客廳的人,鳴人疲累的脫下鞋,把他跟佐助的鞋子都擺好,一進到燈火通明的屋內,看到沙發上的佐助,以及廚房裡未拆開的購物袋,鳴人神情一呆。

「佐……佐助?」

不會他沒有吃飯?

沙發上的人依舊沒有動靜。

「你……不會沒有吃飯吧?」

鳴人坐到他的身邊,但是低著頭的佐助讓他看不到他的表情,過於安靜的佐助讓鳴人很不安,他心一著急的挨著他的肩併坐,手放在佐助的大腿上,想要低頭關心他,對方卻突然把頭靠在鳴人的額頭上,時間就這樣停止。

「鳴人……」

額上的溫度讓佐助有些心安。

「嗯?」

「歡迎回來。」

鳴人一愣隨後傻傻的笑著。

「嗯,我回來了。」

之後他們的互動有些不太一樣,他們認識的時間不長,卻有種一起生活很久的感覺,一週內鳴人幾乎有一半的時間都寄宿在佐助家,偶爾佐助沒有工作的時候會去住鳴人的祕密基地,發現到這種情況的是寧次,他得知後半開玩笑的說:「這麼快就同居了喔。」嚇的讓佐助差點噴出剛喝入口的茶。

「你說什麼?」

「同居啊,這樣不就是了嗎?你們兩個除了上班之外都住在一起,那不就是同居了嗎?」

被寧次說的啞口無言,佐助沉默以對。寧次再給予一擊。

「那麼,你們是什麼時候再一起的?」

「哈?」

「我說,你是什麼時候跟她告白的,怎麼不帶來給我們看看?」

「……」

「不要裝傻了,都交往這麼久,也不停放閃光,你以為你交女朋友我們都不知道嗎?」

「我沒有交女朋友。」

這時候剛路過的牙聽到這一句話也加入戰局。

「怎麼可能!我之前就很想問了,佐助的女朋友怎麼都不給我們看?」

「對啊,之前還要她不要來,真是的。」

「佐助的女朋友不會對你的工作不滿嗎?」

「通常女生不是會很在意,像我之前的女朋友就因為這樣跟我分手的。」

佐助無言的在一旁聽同事們越說越起興,他根本說不出什麼話來,因為他猜的出,他們應該在講鳴人。

畢竟自己身邊能被他們講的就只有他了。

把一個男人說成是自己的女朋友,怎麼想怎麼奇怪,但是他一想到對象是鳴人的時候,卻沒有反感,反而有小小的優越感。

所以他不打算停止這樣的聲浪,就讓他們繼續誤會下去。

「我回來了。」

一進門,佐助愣在那看著裡面的燈火通明,心窩脹脹的走進去。

「你回來啦。」

鳴人穿著圍裙正端著盤子在餐桌上擺弄著。

「你在做什麼?」

「我想說都一直讓你煮給我吃,偶爾也要反過來才行。」

他專心的在擺放餐具,沒有注意到佐助越靠越近。

「你會煮飯?」

「總是要試試看嘛。」輕鬆的說著但隨後鳴人眼神銳利的看向後者。「還是你嫌棄我做的?」

佐助一笑。難道他不覺得這樣有點像新婚夫妻生活裡,妻子不滿丈夫不喜歡她煮的飯的模樣嗎?但是他沒說明反倒是有些享受。

「吃吃看味道吧。」

他們面對面坐著,鳴人圍裙脫也沒脫就坐下來吃飯。

佐助小心翼翼的夾起每一道菜是著味道,意外的每一道都不錯。他點了點頭。

「好吃。」

「真的?」

「嗯。」

「太好了,這是我第一次做,還想說會不會不何你的味口。」

再繼續聽下去就真的是新婚夫妻的感覺。

佐助心情不錯的吃飯,偶爾還會夾菜給對面的人,鳴人不太明白為什麼他會邊吃邊笑,只知道他的心情很好。

「今天公司如何啊?」

鳴人不解為什麼佐助會突然問起他工作的情形,但他還是乖乖的回答。

「嗯,只是最近民眾的品味越來越高,我好像已經抓不到那種感覺。」

突然間氣氛變了,佐助呆了呆眼,他沒有想到鳴人會很認真的回答他的隨口一問。

「……畢竟那都是一個靈感。」

「對啊,最近靈感很薄弱。」

他低著頭喝口湯。

「說不定放鬆一下靈感就會找上門。」

「也許……」

佐助用手把鳴人嘴邊的飯粒擦掉。

「那個佐助……」

「嗯?」

「其實……」鳴人戳著飯不知道怎麼開口。「就是……之後我可能不會在過來了。」

佐助臉上的笑容一僵。

「為……什麼?」

「因為家裡面希望我能回家吃飯。」

「……也是。」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悶悶,但這也無可奈何。「畢竟家人總是希望能跟自己的孩子一起吃飯。」

「嗯,所以之後可能會比較沒有機會過來。」

「不一定我們要一起吃飯,我們也可以打電話聊天,或者是傳簡訊都可以,偶爾有空的話再一起吃飯。」

佐助邊說邊吃著飯,視線都集中在桌上的菜上面,卻沒有注意到鳴人的視線都在他身上。

「嗯,說的也是。」

湛藍的眼眸含著深意的抓著佐助看著,像是要把他記在腦海裡。

「不能吃到佐助做的甜點真是可惜。」

在佐助瞥過來的瞬間他露出傻傻的笑容,讓前者無奈。

「你只可惜吃的啊?」

「呵呵呵呵。」

 


 
评论
热度(25)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