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5

05.

 幸福總是敵不過暗箭傷人。

 

 

剛把車停好的鳴人聽到藍芽裡傳來「嘟嘟嘟」的聲音,讓他有些啞然失笑。

他第一次聽到佐助氣急敗壞的聲音,為什麼啊?難道他就不能去他工作的場所嗎?

「為什麼不聽我的話?」

鳴人才剛下車就被疾步過來的佐助嚇的正著,他還來不及說什麼反駁的話,就被對方推進駕駛座。

「等、給我等一下!」鳴人推了推跟著他一起進來的人。「你幹嘛也跟一起進來,很擠耶!」

「噓,安靜。」

兩個身高逼近一百八的男人擠在小小的駕駛座上,雖然鳴人背是抵在座椅上,但是身上壓著另一個男人,總是有些不舒服。

他想移動一下身體,卻被佐助一手壓住不讓他動,接著車外就聽到吵雜的聲音,但是鳴人卻因為佐助的頭完全看不到窗外。

「喂,解釋喔。」

「嗯……」

佐助把放在兩人之間的筆電跟資料順手的放到後座上去,他拉了拉領帶,想要起身卻忘記他們還擠在小小的位置上,後腦就咚一聲的撞到車頂。

「痛。」

「誰叫你硬要擠進來。」

鳴人沒好氣的說著。

「去坐另一邊。」

「……這是我的車吧?」

「你知道我們要去吃的店的位置嗎?」

「切。」

鳴人嘟起嘴要開門出去坐副駕駛座,但是門卻被佐助鎖起來。

「喂,我要出去換位置啊。」

「從裡面過去。」

「你不要太過份喔!開門,我要出去!」

「從裡面進去!」

「你!」

對於佐助無理取鬧的態度感到惱怒的鳴人,不顧兩人距離過於靠近怒視著他。

佐助微微傾身,逐字緩慢的說:「從這裡直接坐到另一邊。」

這時候鳴人才發現他們太靠近了,他只要頭一往前就會撞到佐助的額頭,像是黑洞的黑眼在自己眼前慢慢放大,大到他可以從裡面看到自己的倒影,鳴人感到臉頰一熱,不敢多說什麼開始橫向移動身體,錯開跟佐助對視的尷尬的臉。

鳴人根本就是用滾的換位置到副駕駛座,繫好安全帶後他就一直猛看的窗外,完全不敢正向前方,怕眼角餘光會看到佐助。

見他乖乖的照著他的話去坐,佐助心情很好的抿著唇發動汽車。

鳴人的車很好開,跟主人一樣會讓人上癮,開過一次就會想開第二次。

他把手放在一旁的椅背上,開始轉動方向盤。

「你是開多快,怎麼會這麼快就到了?」

「我是快到才打電話給你,早知道就在門口的時候才打。」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不,沒事。」

鳴人動一動身體,視線依舊在窗外。佐助的右手抓了抓椅背,手指頭悄悄的順了順旁邊的金髮。

「其實……我只是好奇。」

「嗯?」

「就是剛才想要進去的事情。」

佐助看一下右側後視鏡,用牙齒把要翹起來的嘴唇咬住。

「我沒有生氣。」

「我才不是在跟你解釋。」

「終於看向我了。」

紅燈車停了下來,佐助才把視線正式轉向氣呼呼的鳴人,聽到他這麼一講,鳴人又轉了回去,繼續看窗外。

「綠燈了。」

車子繼續往前開,佐助直接把不長不短的金髮捲在手指上。

「我們先去市場買菜,然後去我家吃吧。」

鳴人沒有回話,也沒有阻止他的手把玩他的頭髮。

「你在生氣?」

「……沒有。」

「那就是有。」

他猛然把佐助的手拍掉。

「就說沒有生氣。」

「好好好,你沒有生氣。市場到了,下車吧。」

佐助像是在安撫小孩子的拍了拍他的頭,還體貼的幫他把安全帶解開,但是鳴人就是吃這一套,讓他再也氣不起來的下車。

「那你今天要煮什麼?」

「吃火鍋。」

「火鍋要準備什麼材料?」

「……波風鳴人,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手推車應聲停住,不解的鳴人點了點頭。

「我只有吃過在外面的火鍋,家裡基本上都不會吃。」

「……那你們都吃什麼?」

「籠統的來說有法式、英式料理……有很多種,但是火鍋就……沒見過。」

貴族有貴族的好處,但從某層面來看也有些可憐。

佐助已經習慣了,雖然鳴人用的、吃的、生活的都是人人夢寐以求的,但是他卻缺少人人都習以為常的東西。

「你都不回家吃飯,你家人都不會說話嗎?」

他是沒差,鼬也沒有跟他住在一起,所以他沒有這種困擾。

「反正回家也沒有人在。」鳴人不以為意的說著。「加這個好吃嗎?」

「……那是湯頭,如果你喜歡味噌口味可以加。」

「那佐助都是吃什麼樣的湯頭?」

「番茄。」不意外的見到鳴人的臉皺了起來,他笑的趕緊改口:「說笑的,我吃原味。」

「原味的好吃嗎?」

「就把高麗菜、蘿蔔、南瓜加在一起煮出來的湯頭,不過今天可以特別為你多加排骨提味。」

「就這樣?」

「沒錯。」

鳴人一臉懷疑的看著佐助把他剛才說的食材逐一的放進手推車。

「那可以買肉嗎?」

他們逛到肉品區,鳴人開心的拿起一盤封好的肉片。

「你要豬肉還是牛肉?」

就像是家人般的一起下班、一起去逛市場、一起決定晚餐的內容,最後一起回家,那種感覺,是溫馨。

「我們回來了。」

在大門打開電燈,只是客廳的大燈就可以把全家都點亮,鳴人比起這個家的主人還要開心回到家。

佐助一回來就在廚房裡忙碌,在火鍋快煮好的時候,他在客廳的桌上擺好小傢伙,再把陶鍋放在上面,桌上再擺好兩個碗、兩雙筷子。

「吃飯囉。」

「好,佐助也趕快去洗手。」

從洗手間出來的鳴人督促著他。

「欸?都是青菜!」

「不准挑食。」

「肉呢?不是有買肉?」

一看到陶鍋裡都是綠茫茫一片,讓鳴人錯愕著不知道從何下手。

「吶,想吃的時候再放在裡面涮。」

「涮?」

雖然正月的時候鳴人有來他這短暫寄住,但是異樣的感覺像是滾雪球般的越滾越大。

他永遠忘記不了,睡夢中害怕擔心不安捲起身子的模樣,他擁有別人的夢想,卻沒有過被呵護的感覺。

如果從他身上可以給予他家庭的溫暖,如果他能讓他有安全感,那麼,佐助不想打破現在。

「不要吃的到處都是。」

不自覺的寵溺語氣讓他拿起衛生紙擦了擦鳴人嘴邊的殘渣,他露出幸福的笑顏。

 

「這是怎麼一回事?」

鹿丸把一本雜誌砸向玻璃桌上,坐在他對面及旁邊的人都不禁一嚇,有多久沒有見到他發脾氣?

「鹿丸……」

「井野,妳也有錯,這種事情妳竟然一個字都沒有跟我講。鳴人就算了,怎麼妳!」

「不要怪井野,其實我也有錯。」

「我也沒說你沒有錯!」

鹿丸氣的用力坐了下來,在桌底的雙手被鳴人握緊。

桌上的雜誌斗大的標題刺眼的讓鳴人一瞇。

 

『二代婚姻告吹?春野櫻另有新歡。』

 

照片上的兩個人是鳴人眼熟的,被拍的日期還是他正在春野櫻公司忙得焦頭爛額的那幾天。

「所以你,早就知道那個女人搞出這一招?」

「嗯。」

「為什麼不跟我講?」

鳴人咬緊牙,井野趁機開口。

「是我們不知道要從哪裡跟你講起。」

「所以她,」鹿丸眼睛銳利的盯著鳴人,用力的戳著照片。「做這種事情已經很久了是嗎?」

不虧他在法場縱橫多年,簡簡單單就從他們所說的話把事實判斷出來。

井野的臉色煞白。

「我不是在袒護誰,小櫻她這麼做也是有原因的。」

「但是她在訂婚後還把這種事情搞出來,豈不是要大家難看?」

鹿丸快要翻白眼,她的公司才剛穩定,現在還要把鳴人的公司拉下水。

「我知道。」一直沉默的鳴人突然開口。「所以我不打算說什麼,就讓她這樣吧。」

「鳴人!」

一男一女異口同聲的說道。

「你不能讓她囂張下去。」

「不能被她耍著玩。」

兩人說完後互瞪對方。

「怎麼,不再袒護妳的朋友了啊?」

「難道我這次不能站在鳴人這一邊嗎?」

「妳以前不是那女人說什麼做什麼都奉為神嗎?」

「這次她做得太過火,難道我就不能有想反抗她的想法或者是舉動嗎?你這個小吊眼!」

「妳人身攻擊了,井野豬。」

「你!」

鳴人看著前面兩人進入自己世界開始吵起幼稚的話,時間感覺回到小時候,讓他懷念的噗哧一笑。

「你笑屁啊!」

「謝謝你們,感覺你們比我還要生氣,不要吵架了,好嗎?」

「切。」

「這句我回送給妳。」

「現在要怎麼處裡這件事才好呢?」

鳴人不知道波風集團旗下的公司會因為這起風波股票影響多少,難免有些擔憂。

坐在咖啡廳的三個人一同思考,但是一籌莫展。

他們三個不是沒有事情的人,只是約出來見面兩個小時,之後各各接起電話被通知有事情要忙,草草的道別後鳴人就陷入工作之中,比起預計的時間還要晚回到家,一開門看到裡面燈火通明,讓他疲累的神情硬生生的抖擻起來。

「回來了?」

「是的,爸媽,你們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

「不,是小鳴你太晚囉。」

紅髮女子走上前把鳴人拉到沙發上坐,她是鳴人的母親波風九品,在他們對面沉下臉思考的是他的父親-波風湊。

「在我們出國的這段期間,你還沒有跟我們說發生什麼事情呢。」

鳴人眨了眨眼,偏一下頭。

「我還沒有講?」

「是呢。」

看自己的兒子依舊遲鈍,湊露出大大的笑容。

鳴人跳過一小部份沒有講,但說起跟佐助去鄉下的所見所聞讓他眉開眼笑。

「看樣子,你交到很不錯的朋友喔。」

「嗯。」

「那你跟小櫻呢?」

九品笑笑的問起讓鳴人敏感的人,這時鳴人才想起今天鹿丸拿給他的雜誌。

他先不動聲色的看著自家父母,想說先裝傻看看。

「還能怎麼樣,就跟平常一樣啊。」

「是這樣嗎?」

「對啊。怎麼了嗎?」

九品跟湊對視,之後湊有些擔憂的拿出鳴人沒有看過的雜誌。

「我們看到這本雜誌,裡面寫的……」

湊把雜誌推下鳴人,他拿過來翻看,意外的臉色一僵。

「我們在想,是不是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小櫻……」

他們在說的話沒有一個字讓他聽下去,眼睛完完全全被上面所寫的內容鎖死,無法移動。

上面寫的是春野櫻因為被爆另結新歡而受採訪的內容,全部都把矛頭都指向鳴人,說的都是他的錯,才會讓她愛上另一個人。

也就是說,她不愛他,卻因為長輩的關係才會跟他訂婚,整篇字裡行間寫的就像他逼良為娼似的,利用關係強迫春野櫻嫁給他。

鳴人的心臟有些痛楚,不知道是因為被人從背後捅一刀,還是看清春野櫻對他的感覺。

「如果我說我也對她沒感覺,那麼我們還要結婚嗎?」

他直盯著手裡的雜誌,感覺到肩膀被人攬住,那個觸感、味道是他的母親,讓他鼻頭一酸。

「小鳴……」

「她都這麼說了,就如她的意吧,你們會支持我嗎?」

湊也走過來坐到鳴人的另一邊,輕撫著他的頭。

身邊的父母親在他模糊的視線裡點了點頭。

「只要你幸福,我們永遠都會支持你。」

在他們不知不覺中印象中的小孩現在已經長大成人,可以為自已的幸福負責,但他們從來沒有想過這背後讓他背負著重擔,讓只懂著笑的孩子也學會了哭泣。

所以別哭了,小鳴。爸爸跟媽媽會在你身邊幫你擋風擋雨。

「解除婚約吧。」

 


 
评论
热度(2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