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鳴】我的出租男友-04

04.

朋友的互動跟戀人的相處,是一樣的嗎?

 

 

至從他們交換連絡方式之後,他們每天就會有一搭沒一搭的傳著簡訊,鳴人打的簡訊都很可愛,每每都讓佐助忍不住勾起嘴角。

每當他看完簡訊後都會有種心情很好的氛圍,讓inbar裡的人看到都忍不住詢問旁邊的人:他是在跟哪一個女友聊天?

「寧次,你知道佐助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牙很驚恐的小聲問著寧次,但是後者搖了搖頭。

「不知道,從聖誕節隔天起他就變成這樣。」

「可是聖誕節那一天他不是沒有女友,一直待在店裡?卡卡西不是這樣講嗎?」

「我可沒這麼說喔。」

突然卡卡西在一旁幫腔,嚇到私底下議論紛紛的員工。

「老闆,你的意思是?」

「那天一開始我是跟他在店裡,但是中午前我就出門了,所以我要他在店裡顧店,怕有客人上門,但是他顧到一半就出門了,而且是徹夜未歸喔。」

聽到後頭全部的人都倒抽一口氣。

「難道是……他有女朋友了?」

牙吃驚的說出讓其他人更吃驚的話。

全部的人都一致轉頭偷看躲在角落偷偷傳著簡訊的人。

「不,那不是我所認識的佐助,以前的他都不會用這樣的模樣跟『女友』講電話,也不會互傳簡訊!」

牙說的事實,所以他們很好奇,聖誕節那一天佐助是發生什麼事,還有對方到底是誰。

不管他在哪裡,是在工作還是在店裡處理雜務,只要手機有簡訊的震動,佐助都會優先查看再認真的回覆對方,這做完才會繼續動作。不僅如此,以前工作量很大的他也開始會把工作時間分配出去,什麼過年過節在那天起就不再安排「女友」,這樣大幅度的變動讓他們有種「他要定下來」的錯覺。

「已經不少女友跟我抱怨,佐助都會在跟她約會的時候接別人的電話。」

寧次無奈的說著。畢竟做這一行很容易會跟同事服務到同一位客人,尤其是他的女友很常跟佐助重疊到,所以聽到對方在小小抱怨這一點的時候,老實說他頭也很大。

卡卡西聽到後也低頭沉思。這樣的改變雖然他覺得對佐助是件好事,但是給客人帶來不好的感受也不好。但是要怎麼跟他說呢?

佐助一傳完簡訊就看到店裡的同事跟店長都看著他,他挑了挑眉。

「怎麼了嗎?」

「佐助……」

卡卡西低沉的聲音只有在跟他談正事的時候才會出現,所以佐助把手機收進口袋神情認真。

「跟朋友聊天是件好事,但是不要影響到工作喔。」

佐助眨了眨黑眸,有這麼明顯嗎?

「……我知道了,抱歉,給你添麻煩了。」

「不,這不是麻煩,你注意一點就可以了。」

店長也真會講話,明明就是跟女朋友打的火熱還說是跟朋友聊天。其他人都交流著眼神,不約而同的想著類似的話。

佐助微微一點頭,口袋裡的手機傳來震動的聲音,是電話。

他背過他們,看著螢幕上顯示「波風鳴人」,便快步的走出店外。

「有鬼!真的有鬼!」

他一出去自動門一關上,牙就在店裡大聲囔嚷。

佐助無視背後的聲音,轉進門口旁的小巷子,接通電話。

那一天他們交換電話是交給對方輸入連絡方式,但並沒有說要對方打什麼名字。一開始佐助想說只有他這樣做會不會很故意,明明說只要知道怎麼稱呼對方就好,但是隔天看到鳴人傳來的第一封簡訊,他才明白,原來對方也跟他做一樣的事情。

「怎麼會打電話來?」

『我想問你晚上要一起吃飯嗎?』

「你不是住在……」

『我今天在你工作的附近開會,可能會開到晚上,想說在這裡吃頓飯再回去,要一起去吃嗎?』

佐助知道鳴人工作時常來往池袋跟新宿,也大概知道他是做跟設計相關的工作,他就是在很忙碌的空閒跟他聊天。

年紀輕輕就有所為,其實佐助很羨慕他。

「好,那你想要吃什麼?」

『唔……』

不知道為什麼佐助想起鳴人困惑的偏著頭。

『佐助你決定好了。』

「我決定?」

『我吃過的一定比你還要少,你決定吧。』

佐助正想說什麼的時候,電話一頭傳來總經理要開始了的聲音,不等他說話鳴人就急急忙忙得說句:『就先這樣,我開完會再傳簡訊給你。』

「好。」

佐助掛上電話,他雖然羨慕鳴人事業有成,但一想起聖誕節那天他對這世界的無知,他就會害怕看到他受傷的模樣。

他抓緊手機猜想鳴人受傷的模樣,最後他還是搖了搖頭,鳴人還是比較適合天真傻笑的模樣。

 

這一天,沒有女友預約的他們都在店裡整理自己的東西,所以上門的都是生面孔。

過了中午進門的是兩位一看就是千金大小姐的女人,一個有些緊張的環顧店裡四週,一個像是很熟悉這種場所的一進門就跟在櫃台的卡卡西拿目錄,他們出租男友的基本資料。

「小櫻,這樣不好吧。」

「妳再說什麼,我只是要看看,也沒有要做什麼。」

她們拿著目錄坐在大廳的長椅上翻閱著,但是她們不知道在她們的對面其實是他們的休息室,用一個特殊玻璃隔著。

寧次端著茶客氣的放在她們桌前。

「請慢慢看,小姐。」

「啊,謝謝。」

井野反射性的道謝,倒是小櫻只是點一下頭,連看他一眼都沒有。

「大小姐的脾氣。」

偷偷觀察她們的牙有些不屑,佐助沒說什麼繼續看他的書。

「我知道妳是要看,但是我要說的是妳不應該挑這種時候。」

「不然我是要挑什麼時候?」

「小櫻!」

「井野,我帶妳來是因為妳說妳也想來看看,不是嗎?」

井野有些受不了,聲音有些高亢。

「妳的公司現在出現財務問題,妳不在公司坐鎮反而丟給鳴人去處理,他如果知道妳在這裡會怎麼想?」

「我相信他才會讓他幫我處理。」

「不是………」

井野有口無言,氣惱的大力翻閱一旁的雜誌。

一聽到她們對話內容有他熟悉的名字,佐助看了一下她們。

她們剛剛是講到「鳴人」是嗎?

「妳不看嗎?這一間的素質不錯,跟我以前常去的那一間不分上下。」

「………我有些後悔幫妳說謊。」

「妳在說什麼?」

春野櫻很認真的在跟她說話,孰不知對方一直轉移話題。

「如果鳴人知道自己的未婚妻在出租男友,他應該會很難過。」井野語氣說的很淡:「他之前還很有心的問我妳的喜好,看來我跟他都白費工夫了。」

「他知道了。」

「妳說什麼?」

「在聖誕節的那一天他就知道了。」

春野櫻說的語氣比井野還要淡,好像這不關她的事,讓井野臉色一變。

「妳說,鳴人知道了?」

「對,」春野櫻用力的闔上目錄。「我已經跟他說清楚,在結婚之前各走各的。」

「心情被妳弄糟了,改天我在自己過來。」

她把目錄還給卡卡西,就不理會傻了眼的井野,頭也不回的離開inbar。

「春野櫻!妳把鳴人當作什麼,他就是傻到讓妳這樣欺負!他已經在妳的公司救火三天三夜,妳還這樣對待他!」

井野氣急敗壞在她背後哭吼。天啊,那天她真的不應該跟鳴人講她沒有在她家。

那時候的她真的不知道跟鳴人通電話的時候,坐在旁邊喝茶的春野櫻在下一刻會帶著出租男友出門,還跟鳴人碰面。

而且聖誕節過後她還什麼都不知道的問鳴人他們的進度。

什麼都不知道的鳴人一定受傷了,鹿丸一定會罵她。

她撥了通電話。

「喂,鳴人,我可以幫你找出內鬼。」

井野講著電話就匆忙的在櫃台留下小費,匆匆的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有未婚夫的女人都很愛來這裡,是因為對方滿足不了她嗎?那她為什麼要答應對方的求婚呢?」

她們之間的對話他們是無意要去偷聽,所以等她們離開後牙才問出口,寧次聳了聳肩。

「不過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我們才會有工作,不是嗎?」

「也是。不過那個男的也真衰,愛上這種女人。」

雖然佐助一個人都沒有認識,但是從後頭金髮小姐所說的話來推測,她們講的主人翁可能是他所認識的那一個,為了確認他所猜的沒錯,他低頭看了對方回傳給他的簡訊。

他傳:你在忙嗎?

《很忙,公司內部出內鬼,我在救火。》

《抱歉,佐助,這幾天一直在忙著,所以可能沒有時間回覆你。》

《不過今天有朋友說會過來幫忙,應該很快就會結束。》

看到這一封後,佐助握緊手機傳出:要記得休息,不要累壞身體。

不再響起的手機讓他眼睛一凜。

是那個女人啊。

 

聖誕節過後的鳴人是大家有目共睹。

他會看著手機的簡訊會不自覺的傻笑,有時候講電話還會偷偷到一旁沒有人的地方壓低音量,連跟鹿丸在一起也會不自覺的閃到他。

整個人清爽了起來。

鹿丸覺得很奇怪,看他的模樣像極戀愛中的傻樣,但是前幾天遇到春野櫻的時候,卻有種說不上來的違和感。

「鳴人,你跟那個女人現在怎樣了?」

這一天他們倆個終於在一起吃晚餐,主要是因為年初春野櫻的公司出現問題,而他受鳴人的拜託前來當他們的顧問律師,原本鳴人在她的公司消磨了三天三夜還一籌莫展,鹿丸看他憔悴的模樣也心疼,只能在心裡暗誹春野櫻這個爛女人,自己的事情還要別人替她擦屁股,他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法幫上忙,直到井野的出現。

井野不像他是律師世家,但有個警政署長的老爸也夠靠譜。

她一出馬很快的就查到內鬼是誰,掉走多少錢也查了一清二楚,最後就剩下鹿丸,只要他把官司打好就一切沒有問題。

「女人?誰?」

喝著湯的鳴人不解的反問,看他的表情不像是在騙他,所以鹿丸更加不明白。

「春野櫻啊,你跟她在聖誕節過後進展應該是不錯,看你滿臉春風。」

遲遲沒有聽到下文,鹿丸疑惑的抬起頭,卻發現鳴人一副呆愣的張著嘴,手裡的湯匙還掉在瓷盤裡發出不小聲響。

「有……有嗎?」

「你沒有注意到嗎?會小聲且偷偷躲在一旁講電話,還有會邊笑邊傳簡訊,這都是在戀愛才有的舉動,看樣子你們經過一次的節慶就有很大的進展,想必之後的正月後的聚餐應該很有看頭喔。」

鹿丸笑的打趣他,這時候服務生送上主菜,剛好擋住鳴人低沉下去的臉色。

聚餐啊,他都忘記還有這一回事。

看著對面斯文用餐的鹿丸,鳴人突然間不知道怎麼跟他講,有關於他、春野櫻以及……佐助。

他聽到應該會很詫異,或者是大發脾氣?

老實講,鳴人真的不想看到鹿丸生氣的模樣,雖然是在對他生氣,但是模樣卻是在傷心,讓他不敢再惹火他。

不過,走出自家地下停車場鳴人看著手機螢幕,那是聖誕節寄宿在民宿隔天早上,他偷拍佐助的睡顏照片,他們的互動真的很像情侶?

鳴人搖了搖頭,把手機收了起來,推開大門。

他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交過一般朋友,難道有什麼事情想找人分享,有什麼難過的事情想找人訴苦,這樣的互動就是談戀愛嗎?

他看著昏暗的大廳,爸媽還在國外度假,他拉了拉脖子上的領帶上了樓。

在大的房子也抵不過小又溫暖的小套房。

他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好一會。

有點懷念佐助的公寓。在正月的時候鳴人因為某些緣故賴在佐助家,當然這一點他是沒有跟別人講起。不過公司裡上上下下都因此嚇死了不少,之後鳴人再次出現就沒有出現閒言閒語,公司的股票還因此成長的百分之二十。

手機突然震動起來,他翻個身打開畫面。

《工作的內鬼抓到了嗎?後天是我們公司月末會報是沒有開工,結束後一起吃飯。》

螢幕的亮光照出勾著笑容的臉。鳴人在手機上按了按:結束了。PS.你怎麼知道後天我有空?

最後一句話不是疑問而是肯定,讓鳴人深深的覺得他很霸道,都不考慮他是不是有空,但是佐助如果不這樣他還會質疑是不是別人冒充,很矛盾。

《你沒空,我就過去找你。》

欸?以前找他他都不過來,怎麼現在會突然這麼積極?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想見你。》

我想見你,我想見你,我想見你………

鳴人看著螢幕瞪大著雙眼,把手機壓在胸口,盯著天花板大力的呼吸。

有那麼一瞬間他的呼吸好像被勒住,接著心跳不受他控制的大力跳動,眼眶慢慢的溫熱了起來。

〈好。〉

在幫春野櫻的公司處理危機時,他就知道了,他不是傻瓜,只是他不想去理會,裝作沒見到、裝作不知道,誰都沒事。但是一看到佐助傳來的簡訊,雖然只是短短幾句話,但是不僅勾出他苦澀的心情,也安慰了他。

原來現在的他,也是想見佐助的。

 

傳送出訊息後佐助就有些後悔。

會不會太露骨,會不會嚇到他?

遲遲沒有收到鳴人傳來的簡訊,他開始有些胡思亂想,在他緊張的要打電話過去的時候,手機剎時震動起來。

他趕緊打開畫面:好。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卻讓他喜悅不已。

沒有嚇到他,他沒有拒絕他,太好了。

佐助把手機抵在額頭上吐出長長的一口氣。

從那天聽到那個叫春野櫻的女人說出的話,他就一直很擔心鳴人的狀況,剛好要到的月末,所以他就決定要去找他。

每一個月底他們都會整裡這一個月所接待的女友資料,以及相關的資料及薪水結算,所以他們固定那一天休假,已經成為慣例。

但是他忘記這一次是剛好還要整理去年一整年的資料。

在大廳上每一個位置都坐著一個人,每個人都很認真的在把自己的資料輸入進電腦裡,太陽都西下了都不為所動。

這時佐助的手機鈴聲響起,每個人的打字速度都頓時放慢下來,為的就是偷聽跟佐助熱線的人是誰。

「下班了?」

『對啊,你還在忙嗎?』

佐助看了看桌上還堆積的文件,「忙。」

「抱歉,我看你還是先去吃好了,等我可能會到很晚。」

喔喔喔喔,他們要一起去吃飯啊!

『可是你不就沒時間吃晚餐?』

「我晚一點再吃沒關係,你別餓肚子。」

天啊,什麼時候佐助會這麼溫柔的對人,大開眼界呢。

他們都偷偷的觀察佐助,他現在把手機夾在頸間處一邊動作一邊講電話。

『可是都說要一起吃飯啊。』

佐助聽到鳴人汽車的聲音,想必對方在過來的途中。

「聽話,你先去吃。」

『不要,啊,我到了。』

你是開多快的車?佐助在心中暗誹。

『我進去找你嗎?』

「不要進來!」

佐助把脖子上的手機拿了起來,語氣激動,他緊張的看著都抬起頭的同事們,把筆電一闔放上手邊所有的資料一起拿起來。

「我去找你。」

說完就把通話關畢。

「卡卡西,東西我帶回去做,今天就先這樣。」

也不等卡卡西反應,就在眾目睽睽下迅速離開。

「天啊,我超好奇的!」

說完牙也趕緊衝出去店外,但也早已看不到任何背影。

「那個她到底是誰啊?」

每個人跟卡卡西都對這一號人物無比的好奇。

可以讓冰冷的佐助溫柔,讓冷酷的佐助微笑,讓穩重的佐助驚慌失措,太厲害了。

 


 
评论
热度(27)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