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記武器世 06.合適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長篇架空,內有死亡、暴力描述





06. 合適




為了避免其他人受到影響,所以宮內組的事情克里斯並沒有傳達給其他人,不過因為大家知道片岡過去支援就沒有放在心上。反觀御幸跟春市都很擔心楠木組的人,倒是有些急促的想要解決這邊然後趕過去。

當御幸他們把澤村帶出去後整個基地不停響著警報聲,走道的燈光也立刻暗下數個燭光,而且過來的敵人威力都提升不少,漸漸的他們都有些吃力。

『抱歉,這次的警報聲不知道為什麼停不下來。』

「沒關係,你們趕快離開主控室。」

──如果可以使用川上的話,對付這些傢伙根本不需要花多久時間。御幸著急著。

在一波攻擊結束後,春市喘著氣的說著。

「前輩,你是什麼器靈都可以使用對吧?」

「算是,怎麼了?」

畢竟身上還有一個人的重量,所以御幸攻擊起來有些綁手綁腳。

「我是說如果,那個叫澤村的器靈器化後是可以近距離攻擊的武器,那麼會不會……」

春市的話像是一根棒子直接把御幸敲醒,川上立刻擋在御幸前方接下對方的攻擊,而後者立刻把身後的澤村放下來。

「喂喂喂!」御幸搖了搖澤村,但是對方遲遲沒有醒過來。「我說澤村,澤村榮純!」

看他的樣子不會那條綁住他的鎖鏈有消耗器靈的波長或者是頻率的功能?

不過現在這不是重點,御幸輕拍了拍他的臉。

「澤村榮純,給我醒一醒!」

「……唔……」

不知道是因為喊了他的全名還是御幸喊他的氣勢太強,澤村動了一下,而這一動讓敵人頓了幾秒才開始動作。

他睜開還有些迷濛的雙眼,御幸著急要他器化卻被他的眼眸看的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那金色的雙瞳太過於純淨,裡頭像是沒有雜質般的把御幸的視線捲了進去,

「誰……」

聲音有些沙啞,但是靠在牆壁上的澤村呼出的氣息有些粗重,感覺他的狀態不是很好,但他們無從選擇。

「我是御幸一也,是靈武司,現在正要救你出去,你可以器化嗎?」

回過神的御幸說的很緊急,但是說的太快反讓剛清醒的澤村沒有聽懂。

「御、御幸……救……器化……」

他輕輕的念著,然後把手覆在御幸的手上,在御幸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澤村已經器化成一把漆黑色的武士刀。

「澤村?」

不管御幸怎麼喊他就是沒有反應,是又昏了過去了嗎?

「器化了嗎?」

川上硬接下一個攻擊,整個人跌向御幸那邊,看著他手中的武士刀眼睛完全一亮。

「救世主!」

「阿憲,你們器靈昏了過去可以器化嗎?」

「當然不行啊,失去意識就會解除器化。」

川上理所當然的回覆,有種都這時候了你還問什麼廢話的感覺。

──是嗎?那他是怎麼一回事?還是其實他沒有昏迷?

局勢不等御幸想清楚,因為春市也不敵人數眾多的攻擊,也被掃到一旁。御幸一個箭步就提起澤村器化的武士刀,架住要砍向春市的刀。

《你沒事嗎?》

《只是皮肉傷。》

春市摀著被砍傷的手臂,退到川上旁邊,只見御幸靈活的舞動武士刀,明明刀身是黑色但在揮動時候卻有金色的光芒,在窄小又昏暗的空間裡顯得有些耀眼。

沒想到這把武士刀在手中一點重量都沒有,御幸覺得他很輕鬆的使用著,造成的傷口比預期的還要深,有總事半功倍的感覺。

川上有些詫異的看著御幸靈活的使用澤村。明明才第一次使用,明明他們連正式見面都沒有,卻像是磨合許久的搭檔般的發揮彼此的能力。

不過只有御幸知道在攻擊的過程中,他一點都感覺不到對方的波長跟頻率,一切的傷害都出自於自己,只是刀身比普通武器還要銳利、還要耐用。

同時間一大群的改造人類包圍上來,川上見狀要上前幫忙,卻見御幸把刀橫著畫個同心圓,御幸知道這只會讓他們後退幾步,卻沒想到在圓圈畫完後又多了在預期外的冷風,冷冽的跟著御幸的攻擊襲上那些人的身體造成二次傷害,使他們重重的向後跌去。

他訝異的看了看手中的刀,剛剛是不是有一個瞬間澤村醒了?

『御幸?』

之前克里斯不會在他們沒有使用的時候出聲,這次卻異常的開口。

『剛才……』

在那個剎那,因為澤村的頻率造成的額外的攻擊,不僅效果絕佳還威力強大。

一個瞬間就能造成如此的威力,而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你的波長……沒有調整?』

因為是裝備在御幸身上,所以克里斯多少能知道使用者的波長,只是在這次戰鬥之中,御幸的波長跟以往的不太一樣。

「因為我察覺不到他的波長。」

『這不就表示你們波長是合的。』御幸胸口一窒,克里斯繼續說:『他還在昏迷中,所以無法調整波長。既然你們都沒有改變波長還能讓他維持器化,不就表示……』

克里斯說的御幸都懂,但是現在沒有時間讓他細想。

「這件事情之後再說,先跟楠木他們會合。」

『我知道了。』

清除阻礙他們前進的敵人後他們趕緊過去跟倉持他們會合。

 

 

時間點往前推移,在潛入行動開始不到半小時楠木一行人覺得自己抽到下下籤。

雖然在出發前他們還大肆嘲笑御幸一番。

在還未見到一個房間就遇到眾多的敵人,楠木跟倉持已經拿著各自搭檔器化的武器迎戰。

由於兩人都是使用近戰的武器,楠木手中的匕首就是亮介器化後的型態,雖然是暗殺用的武器,但是在楠木熟捻的使用下,只要一被他近身都是必死無疑,而倉持使用的雙筆叉也是近身武器。倉持喜歡倒拿著筆叉,在接近敵人之際給予一個致命一擊,再說它們四人的波長很相近,所以他們也發展出屬於自己的聯合攻擊,他們會站在對方的對角線,然後把手中的武器畫出一個銳利的角度,不但可以擊殺敵人接到器靈的靈武司也可以使用器化的器靈。

藉由不斷的交替手中的器靈,使他們的攻擊模式不斷的變化,連曾經跟他們一同練習的御幸都說這樣的攻擊模式不是每個人都練的來,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破解。

所以片岡幾乎都把他們編在同一個小組中行動。

《文哉,你這是抽到籤王嗎?》

《應該不是吧……》

「楠木前輩,這是籤王嗎?」

「我想應該不是……」

不管是搭檔還是組員都說出一樣的問題,讓楠木覺得心好累。

好不容易清出一個空間,他們兩人拿著武器背靠著牆壁,留意周遭的環境。在喘幾口氣後楠木點頭示意倉持,後者立刻使用手中的筆叉直接劃破鐵門,然後他們一同看著鐵門像是慢動作撥放般緩緩往後剝落。

在大門敞開後倉持就聞到一股藥水的味道,他邊摀著鼻子邊走進去,他算一下有十人聚在一起,顫抖的看著他們。

『楠木組發現十個實驗體,準備帶出。』

楠木讓倉持護送他們到離入口處比較近的地方再回來跟他繼續前進,而他則是趁這個時間好好觀察這間房間。

這邊不太像專門關實驗體的房間,裡面有一個很大片的玻璃牆,楠木小心的把門打開,中間擺著一張椅子,一旁還有高端的儀器在運作,看來在他們進來之前這裡還有做些實驗。

亮介解除器化後也在這間房間內走動,他拿起在玻璃牆前的板子。

「注入波長實驗……這是改造人類的實驗?」

在一邊的楠木看到實驗數據,仔細的研究上面記載的文字後喃喃說道:「是改造器靈。」

最常見的改造實驗是把人類改造成靈武司,沒想到竟會有科學家瘋狂到把人類改造成器靈。

這是最困難的事情,畢竟器靈在外表上雖看似人類,但在構造上是大相逕提。

「不過好像有成功的例子。」楠木翻了翻數據表。「有兩個成功案例,不過精神方面好像出了問題。」

「因為改造器靈失敗所以轉向大量生產改造人類,然後再研究複製器靈?」

在一面玻璃上亮介發現一些單字,雖然是用古代器靈文寫的,但因為他有學過一些,所以倒是看的懂

在倉持過來跟他們會合的下一刻整座基地響起警報聲,然後停電五秒後在楠木所待的房間後有扇門被開啟。

亮介跟倉持對視後躡手躡腳地走了過去,距離他們還有一短距離的楠木點了點耳機。

「渡邊,方便查一下我們待的房間的暗房嗎?」

『收到,』在一個停頓後,四人一同接收到訊息。『跟之前調查到的地圖是有出入,這邊是顯示獸房,怎麼看都覺得裡面有猛獸之類的。』

──這麼詭異?

亮介向後看了看楠木,下一刻就器化成武器,倉持跟楠木一點頭,就抽出腰間的手電筒,打開電源就往裡面丟去。

然後親眼目睹一個龐然大物把那個光源給吞噬掉。

「那是什麼東西?」

楠木也說不上來,他又點了點耳機。

「渡邊,能把那間房間開燈嗎?」

『不能,那間設計就是一間暗房。』

《我跟亮介前輩都有夜視力能力,切換給你們用。》

──畢竟是暗殺專用的武器,沒這點本事說不過去。

倉持彷彿聽到亮介用不屑的口吻說出這一句話,忍不住更握緊手中的筆叉。

「進去了。」

他們放輕腳步的走進去,根據器靈給予的夜視力,倉持只見裡面有許多鐵籠,因為方才的停電導致鐵籠的鎖被打開。他算了一下有幾個鐵籠,在一個轉頭跟一頭猛獸對眼到。

《倉持!》

木島驚慌的叫出聲,沒想到那頭猛獸像是感應到木島的聲音,直接往他身上撲過來,倉持把雙手的筆叉交叉擺在身前,正面接下猛烈的衝擊。

不同倉持的楠木則是發現上方的通風口有幾處已經被破壞,感覺有東西在那蠢蠢欲動。在一進來就有觀察猛獸數量的他,在屋子裡有三個,鐵籠有五個,所以有兩個跑進通風口。當倉持發出聲響後,楠木就看到三頭猛獸全往倉持那聚集。

亮介解除器化跟楠木各自跳到一頭野獸身上,然後把身上佩帶的佩刀直接插進野獸的身體裡,猛獸吃痛的停下對倉持的攻擊,搖晃著身體跌在一旁。倉持見機用腳踹了前方的野獸。在搖晃的身軀上亮介盡可能的保持平衡,然後跳上楠木那邊,楠木再利用器化的亮介再給猛獸一擊。

三頭猛獸對上兩組器武,倉持微微甩了甩手,楠木則是吞了吞口水。

然後親眼見他們所造成的傷害慢慢消失。

「自帶復原技能也太變態了吧。」

不等倉持大喊完,這些野獸甩了甩頭就撲了過來,兩人急忙的擺好迎擊的姿勢。

既然無法造成實質上的傷害,那麼就躲吧。

『渡邊,你可以把這邊的門上鎖嗎?』

因為倉持跟楠木光跟這些猛獸對戰就耗費全身心力,所以是木島在器化中請克里斯幫忙傳達。

『沒問題,我試試看。』

一開始不管渡邊怎麼試都關不起來,好像方才的警報聲把系統裡的一些地方注入病毒,就是要讓入侵者困在這裡甚至是死在這裡。

倉持跟楠木不著痕跡的往門口移動,但是牠們像是被下達指令般的想要把他們困在這裡,不斷的把門擋住不讓他們過去。在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就聽到片岡在耳機裡說:『御幸你們繼續往前進,其他的注意安全。』,接著是坂井跟金丸的回應。

當倉持要回答的時候,一頭猛獸突然大吼一聲,夾雜著複雜的攻擊頻率震的讓他們吐一口血。沒有想到這些怪獸竟然是融入器靈的混合獸,看似簡單的攻擊都有器靈器化後的殺傷力。

『楠木前輩,你們還好嗎?』

楠木咳了一下,連喘氣的時間都沒有就被一頭衝過來的野獸撞到後方的牆壁上,幾乎是反射性的反應把隨後衝上來的猛獸一腳踹上,利用反作用力藉機閃到另一個方向。

『亮桑?』

御幸的聲音又再次出現,但是不僅要維持給楠木的夜視力,還是配合他的攻擊釋放出頻率,所以儘管亮介在器化中,也沒有心思及時間去回應御幸,更不用說御幸在下一刻又喊了倉持的搭檔木島。比起楠木他們倉持幾乎是一對二的維持基本的攻擊,所以更沒有時間回應他。

『倉持?倉持洋一!』

這時剛好他被甩到門邊,他一個翻滾就滾出這間可怕的房間。

「楠木前輩!」

在門外等在楠木出來的他才有空按著耳機大吼:「忙碌中,不要吵了。」

楠木蹬上一隻猛獸的背,頭也不回的跳出房間,然後跟倉持在千鈞一髮之際把門關上,然後木島跟亮介都解除器化跟著他們一起把門擋上,不讓裡面的猛獸把門撞開。

「渡邊,把門關上!」

『再給我五秒!』

倉持他們幾乎是用盡全力在把門堵上,在心中可能已經過了五分鐘甚至是十分鐘後,他們終於聽到門喀噠一聲,上鎖了。

他們四人幾乎是在下一刻脫力,直接坐在地上。

倉持還想要說些勉勵的話,在一個轉頭就直接見到在中央的亮介從肩胛骨到後背噴出血來。

「亮桑!」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四人嚇了一跳,在他一邊的木島跟楠木也在下一刻受到相似的傷害,而倉持則是恰好抽出佩刀,亂槍打鳥的矇中對方攻擊點,所以只受到輕傷,架住對方的刀才發現眼前的人正猖狂的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田前輩,是靈武殿的人啊!」

說完倉持就跟對方快速的對打,看似毫無規律可言的攻擊其實脈絡可循,每一擊都需要倉持使用全身的力氣去防禦。不像他們花費許多力氣在應付未知的猛獸,對方可能已經在外頭等他們筋疲力盡逃出來,然後在黃雀在後的補上一刀。

亮介用手壓住出血的地方,狼狽的跟楠木閃到一旁給倉持一個空間反擊。

「木島,你還可以嗎?」

在角力的時候倉持就發現對方的攻擊不簡單,就像是飽含著靈武司跟器靈的波長及頻率的輸出。雖然木島已經受點傷,但他還是在倉持說話的下一刻直接器化。

「哈哈哈哈哈哈哈,器化了!是筆叉耶!太棒了!」

那個人看到倉持拿著器化後的木島卻更加興奮,在後方坐在實驗台上的男人把手中的數據板甩到一旁,微微一笑。

「別玩死他們,我們還要帶幾個人回去交差。」

「開什麼玩笑!」

楠木拿著匕首衝了上去,那個男人淡笑一下直接用手接下他們的攻擊,然後再用空的手給楠木一拳。

倉持把他的對手一個過肩摔摔向楠木他們這邊,順帶把楠木拉離他們,但是真田很順手的把倉持摔過去的人接下,再輕輕的放在一旁。

「真田前輩!他好有趣啊!我喜歡!」

「雷市,不是你喜歡就好,是上面的人也喜歡才是。」

方才真田給他的一拳楠木覺得自己有幾根肋骨已經斷了,沒想到這人也是近戰攻擊手。而另一個叫作雷市的人手中拿著的武器應該歸類於武士刀,別看他身材嬌小爆發力倉持認為卻不輸給前園或宮內前輩。

「你們是……闇靈?」

若說他們是靈武司的話,他們手中的武器根本感覺不到任何波長,但要說是器靈的話,在他們的認知目前只有克里斯或者是稻實隊的成宮鳴可以不用靈武司就有強大的攻擊力。

「可不要把我們跟那些闇靈歸成一類,我們可是跟他們不一樣。」

──這差在哪裡?倉持雖然想要吐嘲他們,但是現在亮介傷的最重,其他兩人也帶著出血的傷勢,怎麼看現在就是撤退至上。

「其實我是和平主義者,如果你們乖乖地跟我們走的話,我們就不需要流汗。」

「我們怎麼可能跟你們走!」

「其實說的也是啦。」

真田摸了摸雷市的頭,無奈的用手打個指響。

「不想殺了你們,因為我們要帶活的,但是如果是牠們的話,我覺得應該不會弄死你們。」

「我覺得啦。」

就在他補充完後在他上方的排氣口,兩個猛獸直接破壞排氣口掉了下來。雷市一見到牠們就興奮地抱上去,而牠們也親暱的蹭了蹭他。

「是小雷跟小市。」

「別要因為牠們會跟你親近就把牠們取了自己的名字。」

「你不覺得牠們很可愛嗎?」

──我並不覺得!

倉持在心中腹誹著。

他跟楠木都不敢說話,而他們不說克里斯也不會知道他們發生什麼事情。他們不斷盤算著自己的存活率,或許這次任務是他們的最後一次,但在心中還是有一絲絲的希望可以活著離開。

「好吧,讓小雷跟小市把牠們帶過來吧。」

雖然滿口的抱怨但還是有些寵溺的順著他,雷市點了點頭,一手一隻拍了牠們的屁股,高喊:「去吧!小雷、小市!」

然後他腳一蹬也拿著武士刀跟著牠們一起衝了過來。光是混合獸就已經難對付了,這時還來一個闇靈來攪和,完全不想留他們活口。

不過楠木他們第一時間就有初步戰略,他們用計在第一時間讓兩隻混合獸撞在一起,然後在全力對付雷市,不過其中一隻則是閃過另一隻的衝擊直接往他們跑來,倉持見狀只能轉身在猛獸張開血口時用筆叉擋住欲咬下的利牙,他不斷的用腳踹牠的肚子,再用另一個筆叉攻擊牠的腳。而另一方面楠木則是槓上雷市,不過在防禦部份上楠木還是略輸倉持,畢竟匕首跟武士刀在攻擊上還是有所差異。

楠木見機一個旋身翻上倉持正在對峙的猛獸身上,直接把亮介器化的匕首用力的插進牠的腦袋,猛獸大吼一聲,震的壓迫在場的人然後再倒下,但是在倒下的身影後方出現的是他們以為在一旁看好戲的真田,只見他拿著原本在雷市手中的武士刀,橫著揮了一刀。

倉持他們就像是看著慢動作影片般地看著真田所揮出的刀壓,飽含著靈武司跟器靈的攻擊不管是誰正面接下都會受到等值的傷害,在千鈞一髮之際楠木完全是下意識的把亮介往倉持那邊拋去,讓自己一人去面對攻擊,而器化中的木島認為他們必須接下,所以跟倉持火力全開的想要以攻防攻,但是他們卻錯估了真田的力量,在兩方攻擊波下卻是倉持他們被壓制直接撞上後面的牆壁。

接著倉持聽到金屬斷裂的聲音,再次睜開雙眼後發現兩手中的筆叉刀刃斷了,一時間他還沒有反應,直到木島解除器化後不醒人事的倒在他的懷裡他才回過神來。

「木……木島……」

倉持喃喃的搖了搖他,但是對方卻沒有回應。

「文哉!」

被拋出去的亮介解除器化倒在離倉持他們不遠的地方,他的搭檔把他丟出戰區,直接用肉身擋下含著器靈跟靈武司力量的攻擊,怎麼想都是只有死一個字。

「哎啊,力道沒有拿捏好,真是不好意思。」

原以為真田是拳擊手,卻出乎意料地拿著武士刀,他把刀架在肩上走向楠木,正要把他從地上撈起來。

「好像死了,不過死掉也有死掉的用處吧。」

「別想把他帶走!」

亮介用手刀把恍神的倉持敲醒。

「清醒一下,倉持!戰鬥還沒有結束啊!」

「亮桑,可是你……」

「受傷了又怎樣,不能把文哉交給他們!」

亮介身上有一半的衣服被自己的血染紅,深及見骨的傷勢雖然很痛,但是那又怎樣,他的搭檔被那傢伙給殺了,他要以血還血!

說不過他的倉持只能先把木島輕輕的放在一旁,聽話的拿起再次勉強器化的亮介,衝向真田。

目標,真田抓著楠木的手。

「天真。」

在他們之前突然出現一隻結合獸,牠張開血口就要把他們吃下,不過倉持早就見識過許多次牠的張口攻擊,他用手壓住對方的頭再一躍就翻了過去。

《亮桑,你的傷太重了,再接下他們的攻擊你有可能……》

《閉嘴,給我攻擊就是了!》

或許是楠木的事讓亮介失去理智,他火爆的吼了倉持,卻忘記魯莽的攻擊只會讓自己步入楠木的後塵。

雖然木島是死是活倉持還沒有一個結論,但是應該凶多吉少,不過他要求不多,只求他們能全員回到靈武殿。

倉持因為已經習慣使用雙筆叉,所以他一手拿著亮介器化的匕首一手拿著一般武器。他交叉使用兩手的武器快速的揮舞,而真田則一手抓著楠木一手用武士刀靈活的接下雙重攻擊。

──他很強。

就因為真田很強,所以倉持不能讓他有反擊的空隙,不然死的會是他們。

不過真田似乎沒有拿出真本事,像是在玩耍般的揮著刀。而一開始跟他出現的人不見了,難不成就是那把武士刀?

倉持的手開始有些顫抖,他從沒有聽過闇靈使用闇靈,原本他們就不用靠靈武司就能使用自己的能力,而且自今他們也沒有過一對一就能壓制闇靈,他們身上裝備的克里斯早上先前的攻防戰中被對方破壞掉,倉持完全無法尋求支援。

「好了,換我了。」

倉持心臟一糾,戒備的跟他拉開一個距離。只見真田他把武士刀放在身後,那刀身散發出淡淡的光芒,跟先前的刀壓不同,那是他們的真本事。等倉持會意過來,已經於事無補了。

之前的攻擊他們就已經束手無策,如果這次是認真的話他們怎麼能對付的了。

《倉持洋一!》

比起有幹勁的亮介,倉持幾乎沒有戰鬥意識,他一動也不動的就像是在等死般。

《我打不過他……》

《打不過也得打!我們可是靈武搭檔啊!》

倉持的手微微一動。

《不是說好了,我們要全員回去啊!笨蛋!》

──沒錯,沒有做過怎麼知道行不行,這根本不像他的作風啊!

太丟臉了,倉持重新抓緊手中的武器。他咳出血來,擺好姿勢準備迎擊,就算是要死也要死的有尊嚴。

「我欣賞。」

真田淡淡的一笑,與輕鬆的語氣相反手倒是用力揮下。

「給我等一下!」

在門口處出現御幸的聲音,隨著聲音是一個夾雜冷氣的刀壓,直接把真田的攻擊給抵消掉。

「御……」

「別太感謝我,小湊跟大家都在擔心你們。」

真田打個指響後就指向門口處,兩隻猛獸聽話的衝向門處,倉持大吼小心啊,但是一出門口御幸毫不猶豫的把武士刀轉了一圈,反握刀柄快速的揮了幾下,就見兩隻猛獸分成兩半,再也無法自行復原。

御幸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意思,直接往真田衝去。沒有想過兩隻結合獸會被如此輕易地殺死,真田用欣賞的表情笑的接下御幸的攻擊。

「哇喔。」

只是一眼判斷,御幸把刀用力一推,給真田一腳,然後使用連續體術在對方措手不及的時候把楠木帶走。

算是終於被實質攻擊攻擊到的真田嘴角帶著血液,往後退了退。手中的武士刀解除器化一個嬌小的青年蹲在一旁,大笑著。

「哈哈哈哈哈,被攻擊到了。」

「別笑了,你的小雷跟小市都死了。」

「欸欸欸欸欸,死了?」

雷市驚訝地站了起來,難以置信的看著在門口被分成兩半的屍體。

「死死死死死死死了?」

比起在意結合獸死亡的雷市,真田用欣賞的眼神審視眼前的救兵。

春市拿著降谷器化後的長槍擋在亮介的身前,川上則是拿著一般武器把木島背了起來,御幸把搶回來的楠木往後一遞,倉持趕緊接了下來,並退到春市跟川上的後面。

「御幸,小心一點,對方是闇靈。」是闇靈但又跟闇靈不太像。

御幸點了點頭,在護目鏡的後方是嚴肅到不行的表情。

楠木已經沒有氣息,木島可能也跟楠木一樣,亮介受了重傷,倉持的傷勢也不輕,對方只有兩人,還有兩隻剛剛解決的怪物。

御幸還在釐清目前的局勢,在真田身後的門終於被裡面的猛獸撞開,重新出現在眼中的是三隻跟剛才一樣的猛獸。

「你是御幸一也啊。」雷市摸了摸一旁的猛獸,真田則是摸了摸下巴。「那個型態的器靈,該不會是……嗯,不能放你們離開。」

「誰放誰離開還不知道。」

「做個交易吧,你把澤村交給我們,我們就放你們一條生路。」

──他們認識他手中的器靈。

御幸的眼神暗了下來。

「開什麼玩笑!」

「如果被發現他被你們帶走的話,困擾的人會是我們啊。」

「哈哈哈哈哈,真田前輩是那個很厲害的器靈嗎?怎麼會被帶出來啊!」

「說的也是,這邊會被攻擊我也沒有想到,」真田動了動手臂的關節。「原本只是來看看傳說中的器靈,怎麼又會多出額外的工作。」

他手指向御幸。

「他不是你能駕馭的器靈,交出來。」

「別說廢話。」

說完御幸就衝了過來。原本雷市也要衝過去跟他正面交鋒,但是真田把他擋下,要他器化。

「真田前輩?」

「他不是我們分別行動就能贏的角色。」

「欸?」

御幸高舉澤村器化後的武士刀,而真田則是從下方把雷市器化後的武士刀往上舉起。在一旁警戒的倉持親眼目睹方才他們束手無措的攻擊就被御幸他們接了下來,而御幸還有餘力的反擊。

不過御幸有些詫異真田他們對於澤村的評價,他們應該知道澤村被拘禁,力量應該也有被削弱,但還是如此戒備著。

真田手一揮讓御幸一皺眉,就聽到春市跟川上異口同聲說:「別管我們,那些結合獸我們可以。」

「真是可靠的隊友啊。」

「還可以說笑,看來你還沒有使出全力。」

「呵呵。」

真田加快揮刀的速度,不過御幸也不輸人後的提高速度,澤村暫時還在昏迷,目前只有自己一對二的迎戰,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澤村用壞,但是好像杞人憂天。

真田眉頭一皺,沒有想到自己跟雷市的合體攻擊竟然會被人輕鬆地接下,該說果不然是神級的器靈嗎?

他聽別人說過晷影抓到一個傳說中的器靈,器化後是一把漆黑的武士刀,只有在揮舞時會出現金色的光芒,而這個器靈就是他們眼前的對手,不過那個使用者似乎不知道他的使用方式。

在他這麼想的時候,御幸所揮下的一刀卻夾雜另一股力量,不只有他跟雷市大吃一驚,連御幸也詫異著。

真田他們竟然就被這一擊甩到一旁,隔著他們身後的牆壁被劃出一個刀痕,他吐出一口血,雷市趕緊解除器化蹲在他身邊。

「真田前輩。」

「大意了……」

御幸有些茫然地看著手中的武士刀,澤村是醒著還是昏迷他已經不曉得了,不過現在不是戀戰的時候,趁著真田沒有餘力困住他們,御幸俐落地把猛獸解決掉,然後邊戒備邊帶著倉持他們撤退。

「那是誰?」

倉持從沒見過御幸手中的武器,川上沒有器化的背著木島,所以御幸用的是別的器靈。春市扶著亮介代替御幸回答。

「那是在我們那一條路的房間內發現的器靈,聽說被關在這裡十年,而且榮一是他的克隆體。」

「什麼?」

亮介虛弱的說著。

「聽御幸前輩說好像他一直在昏迷,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還能維持器化。」

要不是他能維持器化,不然他們也不能這麼快的趕到亮介他們這裡,一想到他們如果晚來一秒的話,他們可能是全軍覆沒,春市忍不住打個冷顫。

『將軍在一分鐘後會啟動高島副將。』

「了解,御幸組跟楠木組成功會合。」

御幸在後方邊回應邊留意真田他們,不過他們似乎沒有要追上來。

背著楠木的倉持不發一語。剛才的御幸完全不像是他所認識的御幸,因為有交手過所以倉持知道真田的厲害,知道那些猛獸的威力,而御幸卻輕而易舉的就把有復原能力的猛獸殺了,連最後一擊都強大的讓倉持不寒而慄。

在他們快看到出口的時候,御幸手中的武士刀突然解除器化,他詫異地接下要癱軟到地上的澤村。由於時間緊迫御幸只好用公主抱把澤村抱起來,眾人在最後一秒中衝出晷影的基地,金丸跟東條激動的向他們揮手,接下木島跟楠木後後方的基地就被高島器化後的導彈一擊化成平地。

那男人稱澤村為傳說中的器靈,但現在卻不醒人事躺在御幸的懷裡,剛才的攻擊裡要不是有他一瞬間的清醒,他們根本不能如此順利的出來。

在熊熊大火的照耀下,春市簡單的報告剛才御幸是如何擊退對手。

如果他們沒有發現澤村榮純,御幸他們就會無法順利且快速的跟楠木組會合,而且還有受重傷的可能性,所以他完全可以說是他們救命恩人。

不過片岡跟高島一臉嚴肅地盯著在御幸懷裡的人,然後對視一眼。

 

 

記武201器年,靈武殿突襲晷影基地,只有青道軍損失兩個靈武司,三個器靈成功救出一個器靈,十八個實驗體。




------------TBC--------------

好了,我的草圖已經畫完了。

倉持就是這樣跟亮介搭檔的,然後開啟他往後忠犬的生活,御幸也開始要收斂一下自己花心(?)的性格,然後開始被妻管嚴的生活(沒辦法小天使太優秀了,如果不盯緊一點就會被人拐走),帶上榮一就是一家三口的既視感。

最讓我頭痛的應該是裡面的打鬥畫面,真的是大量參考了MHA跟噬魂師,然後這篇就爆了字數,接下來就是他們的磨合期了。

感謝潘帥的Moonlight當我的BGM,跟TIA合唱太燃了,氣勢磅礡的讓我越寫越順,而且超好聽的!!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6)
热度(45)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