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給糖跟搗蛋是一樣的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2018萬聖節遲來的賀文

-->為《旅愛》的番外





《給糖與搗蛋是一樣的》





御幸嚴肅的坐在辦公桌前緊盯著電腦螢幕,正要敲門進來的秘書在玻璃處見到此畫面,猶豫許久後決定晚一點再拿公文進去。

在一個半月前御幸跟現在是前女友分手後遇到一個青年,他們在峇里島度過改變彼此一生的六天五夜,在最後一天離別前他們還確認了關係,但因為對方有事情所以沒有跟著御幸一起回日本。

不過在那一個月後他們在一個巧合的機緣下再次相遇,沒想到那個青年──澤村榮純竟然是國內知名偶像團體He’s的成員之一,相遇後澤村因為各種已定的行程忙的不可開交,所以御幸如果想他的話就只能看他們的視頻。

只是御幸看越多他們的影片,他就越了解澤村的過去,畢竟偶像的生活有些沒有隱私,越火熱的團體越容易被粉絲放大檢視。

──沒想到澤村在國中的時候就幫許多大咖歌手寫歌。

──沒想到澤村精通許多樂器,還畢業於知名的音樂學校。

更讓御幸沒有想到的是在澤村出道後幾乎跟緋聞絕緣,可能在於他的個性大而化之,言行舉止都有讓人覺得傻乎乎的感覺,只要有跟他合作過的女藝人最後都會變成鄰家大姊姊。

不過知道澤村有前男友後他就像那些女粉絲般放大檢視他跟其他男藝人的互動。

今天御幸之所以這麼嚴肅的看著電腦,主要是因為他找到澤村固定參加的一個綜藝節目,那是電視台為He’s打造的旅遊真人秀,主要是播他們三人去各個地方旅遊,有時候會邀請他們圈內友人上去當嘉賓。節目裡不僅會介紹當地的景點、特色文化以及美食,他們也會玩些遊戲或是有任務要完成,在國內算是收視率很高的節目之一。

這集因為春市因為個人行程關係,所以只有降谷跟澤村兩人演出。這次節目場景來到降谷的老家──北海道。因為平常降谷跟澤村兩人都會一言不合在節目裡吵起來,通常都是春市在一旁緩頰,而且降谷跟春市總是會不自覺的陷入兩人世界,然後放澤村在一旁自己玩。

御幸也是因為影片的彈幕才知道所謂的CP,只要他們倆人陷入自己的世界,總是會有網友打趣留下「降春狗糧來了」、「求小天使單身陰影面」等等彈幕,通常御幸都會被彈幕搞的笑到不行。

但是這一次卻只有他們兩人,然後御幸在彈幕裡又開啟新世界的大門。

都說好奇會殺死一隻貓,所以御幸就去谷歌一下什麼叫做「降澤」,不搜還好一搜就氣死自己。

眾多降澤CP粉的粉絲都把這一集當作是他們結婚現場,沒有人會想到在春市缺席的這一集中,降谷的男友力突然爆表。

節目中澤村一出機場就像是沒見過雪的小孩般開心地往外衝,也不管自己穿的衣服保不保暖。在他衝出去的下一刻,連御幸都能從螢幕中感覺出降谷愣了一下後也衝出去,製作單位也沒有把這段畫面編輯掉,就像惡意般的讓觀眾跟他們一起收看降谷拉住興奮過頭的澤村把身上的圍巾牢牢的纏在他的脖子上的過程。

這時候彈幕的「哇啊啊啊啊啊啊」占滿整個畫面,還要御幸關掉彈幕才能看到畫面,雖然他的心中也是一陣哇啊啊啊啊的感想,只是網友的下一句是好甜啊,御幸則是你死定了。

因為是真人節目,所以製作單位幫他們租了車,一到租車場他們一句話都沒有討論,澤村就自動的拉開副駕駛座,而降谷則走到駕駛座,兩人默契非凡又讓網友們爆走,更不用說澤村時不時拿食物餵食降谷,還有只因為澤村一句無心之言降谷就配合的更改目的地,製作單位還用字幕寫上小湊你在哪裡,當時的場面有多不受控制從播出的影片裡都能感受的到。

誰說降谷跟澤村是死對頭,誰說他們兩人感情不好,完全是因為太熟了才會三不五時懟一下。

總而言之御幸看完這一集整個心情更不好了。

 

已經看不到、摸不到真人很久了,再加上還要看他跟別人秀恩愛,御幸心中的火無處可燒。一回到家他用力的把公事包往一旁甩,狠狠的跌坐在沙發上。

沒想到跟偶像談戀愛就是這種感覺啊,有些患得患失,對方還不能時時刻刻都陪在身邊,這種像是遠距離戀愛的感覺,讓御幸對他們的未來感到不安。

突然家裡的門鈴聲響起,御幸捏一捏被眼鏡壓酸的鼻樑,重新整理一下心情才去開門。

──已經進入深夜的時間還有誰會來找他?御幸帶點疑惑地開了門,出乎他意料的是澤村直接跌撞進來。

「澤村?」

「救我!」

澤村慌張的緊抓著御幸,讓後者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

御幸趕緊看了看門外有沒有可疑人士,然後把人帶進家裡。大門一關上澤村身上的斗篷就掉了下來,只見他的肩頸處有一大片皮膚被撕裂開,傷口深的見骨。

「你受傷了?」

御幸還來不及興師問罪,就被他的傷勢嚇了不少。

「我去叫救護車。」

「不要!」

澤村伸出手抓住御幸的衣服,不讓他走去裡面,然後御幸又看到在他手背處也有相同的傷勢。

「你都受傷成這樣了,你一定要去醫院!」

「我說我不要!」

「你不要任性了!」

情急之下,澤村手一拉腳一勾用身體重量把御幸壓在地上,他跨坐在御幸的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澤村動作緩慢的用舌頭舔了舔在唇角的鮮血,用沒有受傷的手輕輕地撫摸在脖子上的傷口。

「Trick or treat。」用沾著鮮紅色液體的手把御幸的襯衫染上自己的顏色。「不給糖我就要搗蛋囉。」

御幸後知後覺的才發現坐在自己身上的人,他身穿有些破爛的衣服,鮮紅的液體在白色衣服上怵目驚心,可能澤村就是穿成這樣來到他家,所以外面才會罩上黑色的斗篷。

澤村不僅在唇角有鮮血,從頭頂流下佔滿在他的左半邊臉的紅血讓他心抽了一下。

御幸想起之前在粉絲後援會看到的新聞,好像He’s的公司在萬聖節前的周末舉辦了變裝派對,旗下的藝人都會盛裝出場。

這麼說起來那一天好像就是今天,也就是澤村是參加完就直接來他家。

──糟糕了,心情突然變好了。

御幸攬上他的腰,抱著澤村坐了起來。細數他們究竟有多久沒見,期間他還吃了不少對方在節目裡的醋,但都在這一時刻下都不重要。

他蹭了蹭對方因為要畫面效果而塗在臉上的顏料,然後跟他交換一個深深的吻。

「這個糖,夠嗎?」

澤村邪魅的笑了。

「不夠,所以我要搗蛋了。」

說著就用帶著可怕傷勢的手把御幸的頭固定住,在他的脖子處用力的咬下一口,御幸發出吃痛的聲音後就用舌頭舔了舔。

然後澤村靠在他的肩窩處緊緊抱住對方。

「澤村?」

「一、一也不足了……」

御幸摸了摸澤村後頸處的碎髮。

「嗯。」

「很想、很想一也。」

──一直叫我的名字有些犯規呢。

不管御幸一早看的影片他是有多麼的吃味,不管一直不能見面讓他多麼的不安,但是相反過來澤村也是一樣的。

御幸也收攏環抱的力道。

「榮純的搗蛋是不是跟我的糖一樣呢?」

「不行嗎?」

「行啊。」御幸摸了摸他的脖子。「這是你自己畫的嗎?好逼真呢。」

「這是我們的化妝師幫我畫的,有像殭屍嗎?」

澤村像是在跟大人炫耀的小孩般,眼睛閃著炯炯有神的光芒,耀眼的讓御幸目不轉睛。

「很像。」逼真到他真以為他出事了。

「這要怎麼卸妝啊?」

「唔……御幸你這有卸妝的工具嗎?」

「我不太記得了,你之前是不是有放一瓶?」

「我也忘記了。」

「先去浴室吧。」

「好。」

澤村雖說好但一點都沒有要起身的意願,反而是收攏雙腳,甚至是直接纏上他的腰間。御幸輕笑一聲很配合的托著他的屁股,把他抱了起來。

「一起?」

「……嗯。」

「明天有工作嗎?」

「你請假就沒有。」

「那後天呢?」

「你休息多久我就休息多久。」

說完他害羞的把自己藏進對方的懷裡。

這個邀請意思明顯不過。抱著大型無尾熊的御幸在走去浴室的路程中不斷思考要請幾天假會比較好。

啊,還有要撥空去買杜蕾斯才行。





---------------拉燈--------------------

在萬聖節前的周末這邊都會有殭屍遊行,朋友的化妝技術實在太好了,光看照片都會讓人毛骨悚然,所以就讓小天使扮了。

總覺得寫偶像梗跟cp粉脫離不了關係,像是男友竟然吃自己跟某人的cp,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情是要分手還是吃醋呢(大笑

不過我覺得天蠍座的佔有欲應該是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不斷吃榮純在節目中跟別人互動親密的醋,然後榮純又是扮豬吃老虎的魅誘小惡魔,不斷的誘惑御幸讓他生氣不起來。

好了,什麼鍋蓋配什麼鍋,認證!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
热度(44)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