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記武器世 04. 晷影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長篇架空,梗源精神污染三十題




04.晷影





擁有200多器年歷史的靈武殿在大陸許多國家的支援下,規模一器年比一器年還要大,到現在已經擁有20座足球場的大小,其中還有地鐵連結各個建築物,裡面的設施完善就像是一個國家,因為擁有軍隊,所以還有廣大的訓練場。器靈跟靈武司的宿舍基本上是分開,連結他們的宿舍是一幢食堂大樓,裡面販賣的食物應有盡有,想吃什麼都可以買到。

川上牽著一個小男孩有些吃力地走在已經人山人海的食堂裡。

「榮一有什麼想要吃的嗎?」

「嗯……」小男孩環顧四周,想了想後道:「我想要吃炸豬排!」

川上笑了笑,寵溺的摸了摸他的頭。

榮一是川上在海威市事件中從一個闇靈手中救下的孩子,之後被他跟御幸帶回部隊。根據醫療班檢測發現他擁有波長,但是是靈武司還是器靈要等到他成年後才會知道。

他們有嘗試尋找榮一所說的爸媽,但是不管他們怎麼調查在海威市的居住名單,也給他看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花了將近一周的時間還是找不到人,所以靈武殿就安排一間房間讓榮一暫時居住。

不知道是因為川上是他的救命恩人,還是他身上散發出平易近人的氣息,從榮一入住在靈武殿後就只跟他親近,其他人是必看必害怕緊張,尤其是對御幸更為明顯。

不過因為川上平時都要進軍隊訓練,有時候還要去出任務,所以基本上榮一都是委託醫療班的人幫忙照顧,不過川上也挺照顧榮一,在繁忙的事務中總是會在一週中抽出一個時間哪怕只是吃個午餐都會跟他見面。

「阿憲,這邊!」

在不遠處已經入座的倉持看到他們進來就對他們揮手,那邊除了他還有亮介、木島、楠木跟御幸。

川上帶著榮一走了過去。

「今天是跟榮一見面的日子啊?」

「是啊。」說著川上摸了摸榮一的頭髮。「今天怎麼這麼早在這裡?」

「除了我其他人都是剛剛才回來。」

御幸指了指其他人無奈的說著。

「怎樣,第一次被放假其他人去出任務的感覺如何啊?」

不管御幸說什麼倉持總是有話可以反諷他,川上見怪不怪的笑了。

「那我要去買飯吃了,其他人還有想吃的東西嗎?」

大家都跟川上表示自己都已經吃飽了,只是坐在這邊聊天而已。川上讓榮一坐在那邊自己過去排隊。

他們一開始還聊的挺熱絡的,一旦榮一入座後就顯得有些沉默。榮一年紀雖小但也很會看人臉色,所以他很乖巧的坐在那邊。

可是他的對面是御幸一也,所以坐沒多久就站起來跑去找川上。

「原來他這麼怕你是真的啊。」

亮介突然發表感想讓御幸尷尬一下。

「我真的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啊。」

「可見你一臉就是壞人臉。」

「喂喂喂,太過失禮了。」

突然間他們的對講機傳來震動,表示部隊在召集他們。

「看來是問出什麼了。」

楠木把大家的餐盤聚集在一起,木島協助他整理桌面。

在海威市中他們不僅找到榮一,也活抓一個闇靈,他們花了一整個月的時間去拷問對方,直到現在終於問出什麼了。

不過能讓用刑專家帝東部隊花上一整個月,那個叫做冷的闇靈也挺厲害的。之前倉持有去那邊跟他們做交流,畢竟他跟後來進去帝東的向井太陽是同一家族出身的,所以過去那邊見見他也不為過,頂多被他的搭檔乾多瞪幾眼。雖然帝東的將軍一直想要他留在那裡,最後還是敵不過高島裡的美人誘惑。多虧了那次的交流才讓倉持知道,原來用刑還有這些方式。

如果是他被用刑的話,帝東所使用的方式他應該只能撐兩三天,然後就會招架不住。

至於川上終於買到炸豬排飯,結果自己一口都沒有吃到就收到召集令,他把榮一交給一旁的靈武司照顧後就跟著御幸他們出發。

由於太餓了,所以在過去的路上川上不停把他們說的話跟食物連在一起,更不用說在召集處聽著片岡說明的時候,白州看不下去連口水都要滴下來的川上把多買的麵包給他止餓。川上一臉感動的拿著麵包,就只差沒有流眼淚。

「白州……你是神……」

「太誇張了。」

「不,是神。」

在器靈中他們兩人關係不錯,也時常在休假日約出去看演奏會,所以在白州面前川上總是會不自覺露出小孩子的表情。

「所以說下次要早一點去吃飯。」

在川上一臉幸福的咬著麵包的時候,倉持煞有介事的對御幸說著。

「身為他的搭檔你不是應該要幫他多準備食物?」

「暫時的搭檔。」對於前園說的搭檔一詞,御幸不以為意,畢竟論說誰是他的搭檔也太多可以說了。「再說這不是我的角色設定。」

聞言大家都給御幸一記白眼。

「這麼中二的說詞還虧你說得出口。」

「謝謝,那我還真不好意呢。」

跟御幸同期進入靈武殿的人異口同聲的對他說:「沒在稱讚你!」

 

在徵選結束後青道一共有四人加入,分別是小湊春市、降谷曉、金丸信二跟東條秀明。得知是他們四人通過徵選時克里斯的喜悅心情不在言中,一整天都帶著笑顏。

這天在全青道部隊集合的時間,片岡帶領他們站在前方一一跟大家介紹。

「沒想到最後只有四人通過,我還以為會有六個人。」

倉持小聲地在御幸身旁說道,御幸只是搖了搖頭。

「老實說現在在靈武殿裡有實力的人幾乎都已經加入部隊了,再勉強挑選更多的人只會產生更多不必要的損傷。」

「說的也是啦。」

只是簡單的介紹片岡就讓他們進入部隊,高島在一旁笑著瞪了倉持跟御幸,要他們倆人安分一點。

等他們都站定位好,片岡就嚴肅的說起話來。

「現在時間緊迫,所以我們沒有時間讓你們新人悠哉的適應。」氣氛猛然緊繃起來。「我們四天後要全面進攻晷影。」

在帝東分部隊逼問下,那位代號冷的闇靈說出他們有五個基地,每一個基地都有研究設施,至於在研究什麼因為他的位階過低所以沒有資格知道。

靈武殿為了瞭解冷所屬的組織──晷影的目的到底是什麼,所以組織了殿裡的軍隊,準備潛入行動。

為了不再發生跟海威市一樣的事情,為了保護維持兩百器年的和平,他們選擇速戰速決。

因為他們每一個基地的位置分散在大陸四處,所以就由靈武殿中五大部隊青道、稻實、仙道、市大三跟巨摩大分散進攻,而哪一個部隊負責哪一個基地,他們的領導人因此爭論了一番。

至於最後是怎麼決定的,不管御幸問高島還是克里斯,都被對方用一個詭異的笑容打發。

總之,他們青道部隊就是負責在這五個基地中範圍最廣的地方。因為佔地過廣,所以剛通過徵選的新人沒有緩衝時間直接被片岡編入小組中。

「我想是不是因為克里斯前輩的關係,所以我們必須負責佔地過廣的基地?」

倉持在之後如此說道,不過他們轉念一想還真有可能,畢竟克里斯的能力擺在那裡,入侵之後一定會受到對方的反擊,所以癱瘓通訊設備的電磁波是首當其衝,這麼一來青道使用的通訊設備是唯一不會受影響。

「既然基地這麼大,那麼他們的主控室一定也有很多資料。」

「這樣的話,整個靈武殿擁有駭客技能的阿邊也在我們這裡。」

反正不管是因為通訊設備還是竊取資料,都交給青道部隊就是了。

--還真是可怕的結論啊。

也是因為這樣邏輯,能使用多種器靈的御幸也很常被靈武殿的高層叫去執行機密任務,有時候連將軍階級都沒有權限可以知道。

在他們有些後怕的同時,片岡又宣布一個讓他們更不能淡定的訊息。

「至於榮一是晷影從某個器靈製造出來的克隆體。」

「也就是說他長大之後有很大的機率會分化成器靈。」高島在後面趕緊補一句話。「所以之後他會受到高度的緊戒,如果想一見他的話需要向上層申請。」

高島的最後一句話是講給川上聽的,只見後者已經僵在原地。

他們都有見過榮一,但是都無法跟人造器靈搭上邊。

「克隆體是嗎?沒想到那個晷影還搞這種事情。」

「這樣算是人造器靈嗎?」

片岡沉默不語,高島推了推眼鏡。

「畢竟是複製某個器靈,可以說是人為產生的器靈,靈武殿是把這樣產生方式稱做人造。」

「如果是人造的,會不會有不能器化的可能性?」

不知道是誰提出的問題,高島給予模擬兩可的回答。

「就要等到成年時才會知道,在器靈家族中也是有無法器化。」

春市覺得自己收到許多視線,他攏了攏蓋住眼睛的瀏海,想把自己化做毫無存在感的空氣。

原以為御幸會問一堆問題的倉持發現他陷入沉思之中。

「你在想什麼?」

「只覺得,那個被複製的器靈不是能力很特別,就是稀有到不能隨便研究,所以需要製造出大量的克隆體,這樣研究克隆體就可以。」說到後頭御幸有些興奮。「真想用用看那個器靈啊。」

「就是這樣,你才會沒有器靈想要跟你搭檔。」

「對對,手裡拿著一個腦裡想著另一個。」

「沒見過這麼花心的人。」

因為今天是新人加入的第一天,金丸他們有些傻眼的看著其他人不停地數落御幸。

「別忌妒我啊,我會很不好意思的。」

「誰會忌妒你啊!」

御幸笑呵呵的摸著頭,東條跟降谷一致的指著這樣的御幸,轉頭跟金丸說道:「前輩就是這樣。」

沒想到本人跟靈武殿的傳聞完全不一樣,金丸有種偶像幻滅的感覺。

「正經一點,御幸君!」

高島凶狠的推了推眼鏡,御幸趕緊閉上嘴。

畢竟在這之前御幸已經收到片岡跟高島多次的警告,他的才華放在靈武殿裡是相當珍貴,但重點在於御幸太過會隱瞞自己的事情,以至於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波長,不管怎麼測驗御幸總是會下意識調整自身的波長,所以只能大概知道他的波長介於高島跟川上之間。

雖然波長的大小不能說明一個器靈或者是靈武司的強弱,但基本上或多或少還是會影響攻擊的強度。如果到現在御幸都沒有發揮出自己波長的威力就已經是全靈武殿攻擊力第一的靈武司,如果他找到能讓他使用百分之百的波長的器靈的話,這對搭檔將會是全靈武界攻擊力第一的組合。

「總之,分成四人一組,結城伊佐敷你們這次跟小野渡邊一組,你們一進去就去主控室,其他人就隨意找一條通道進入。」

帝東部隊除了拷問出他們的基地在哪之外,還派人事前去考察地形,所以他們都有所負責的基地的平面圖,至於裡面的房間是做什麼的,他們必須進去後才會知道。這次他們負責的地點有眾多出入口,所以片岡的意思是每一個出入口都由一組人馬負責。

「至於跟新人同組的組別,在出發前記得要做小組會議。以上。」

克里斯把他們分好組的組別公布出來,春市和降谷兩人跟御幸和川上一組,金丸及東條則是跟坂井和增子一組。得知自己第一個任務就要跟最近大勢一組的春市緊張的不能自我,降谷則不以為意的開始神遊。不過御幸他們也沒有什麼好磨合,該說他們倆人之所以可以一直搭檔主要也是他們什麼都很隨和,沒有什麼地雷跟壞習慣,所以春市他們跟前輩們處的還不錯。

反倒是金丸他們,畢竟坂井和增子都是不多話的人,所以在溝通上就產生一些問題。

「這麼重要的出動我竟然沒有跟丹波前輩一組……」

看著分組名單,御幸的第一句話竟是這個,亮介直接一個手刀下去。

「對川上太失禮了。」

「那個……前輩我沒關係。」

「阿憲,不可以太慣御幸。」

畢竟青道的王牌器靈是丹波,在這幾個月之前御幸幾乎都是跟丹波一組,不過之後幾乎都沒有搭檔了。

當然其中有丹波單方面的拒絕跟御幸搭檔,不過當事人是不知道。

「呼,是跟我搭擋。」

宮內重重的呼出一口氣,把手插在口袋裡。

「前輩的傷口好了嗎?」

「有小唯跟幸子她們治療,所以已經痊癒很久了。」

畢竟靈武司無法跟器靈一樣可以利用療生池治療,但身體結構上又跟一般人不太相似,所以她們兩人有點像是醫生般的協助受傷的靈武司康復。

就是在海威市事件之前中他在一個任務中被闇靈攻擊導致受傷,才會讓御幸把青道的第一把交椅給搶走,在康復後宮內在殿裡的能力檢定排名就再也沒有高過御幸。

「前輩千萬不要請逞強。」

「這句話由你說出來完全沒有可信度。」

御幸訕訕的笑著。畢竟在他加入靈武殿之前青道一直都是由宮內為主力戰力。雖然他不怎麼在意,但是人總是或多或少都會有些競爭意識,當然在軍隊中有競爭意識是件好事,可以促進大家變的更強大。

「之後小內就把身體鍛鍊的相當強壯。」

經亮介一點,大家才發現許久不見的宮內變壯了不少。

「宮內前輩請多指教。」

這次是前園跟白州和他們一組,鮮少會跟非近戰的人一組,所以前園對這次的安排有些緊張。

「這次的潛入做戰對你們這些近戰人員相當有利,我跟丹波才是需要指教的人。」

宮內拍了拍前園的肩膀,御幸他們看著一直很男人的前園這次像是乖順的小貓被他順毛,吃驚的說不出話來許久。

當他們走遠後,御幸跟倉持笑的很猥瑣。

「你們別笑了!」

「呵呵呵。」

「白州你也是!」

不管前園怎麼紅著臉大聲駁斥他們,其他人還是從小聲笑著漸漸變大。

 

四天後,大家重裝裝備搭乘專車前往位於南方大陸的晷影基地,一到現場除了結城小組他們在一旁熱身,其他人都摩拳擦掌的緊盯著抽籤筒。他們把出入口編號,抽到那個號碼的小組就由那一個地方進入。

然後從一進去就有許多房間以及是全部出入口中最長路線那一條,在眾目睽睽下被御幸抽到。




------------TBC-----------------

我把川上寫成主角了(笑)不過看在他在原著的份上,拿不到一號背號,但也能拿到救援王牌的稱號吧,很多比賽都是他最後出場投球,不過也不是每個投手都可以當救援投手,所以就讓我滿足一下私心讓他當個主角一下。

好了,要讓小天使上工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3)
热度(26)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