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 64.開導X開竅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64.開導X開竅





一年一度的家族盛會就在年初第五天舉辦。在那前一天全御幸家的僕人都動員起來,身為御幸家客人的澤村榮純有些不自在的坐在御幸一也的旁邊,只見後者很自然的在沙發處看著一頁又一頁的運動雜誌,偶爾拿起茶几上的紅茶輕啜幾口。

「御幸,我真的不用去幫忙嗎?我看大家都好忙。」

「我覺得妳安分地待在一旁就是最大的幫忙。」

御幸想都沒想的翻開下一頁繼續看,但因為太過於自然讓澤村第一時間還點頭附和。

「不對!我又不會搞破壞!」

「是是是。」

見御幸不怎麼想理她,澤村嘟起嘴,決定不再跟他討論。

當御幸看完一本雜誌時發現怎麼會變得這麼安靜時,澤村已經不知道跑去哪裡。他一皺眉抓住剛好路過的阿碧。

「妳有看到澤村嗎?」

「澤村小姐嗎?」阿碧正抱著一堆衣服,她艱辛的調整姿勢勉強的指向一個方向。「我剛剛在那邊看到小姐正在幫忙做牌子。」

──這傢伙!

御幸火速地趕過去,只見澤村正跟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那人正是主要負責照顧爺爺的管家。

「澤村!」

一聽到御幸的聲音,澤村立刻一僵手中的東西應聲掉了下來。在一旁的管家笑的看著她的反應,連人都沒有見到就對聲音產生反射性動作。

「御、御幸……」

「妳在幹嘛?」

澤村看了地上的顏料,在看了一下管家先生,最後用自認為無辜的表情看向御幸。

「我在幫忙。」

「幫倒忙了嗎?」

「才沒有咧!」

澤村氣憤地大吼。管家終於明白為什麼有時候其他人會用很有朝氣來形容澤村。

「妳真的很想要幫忙,是吧?」

澤村點了點頭。

「很好,我想到妳可以做什麼了。」

「做什麼?」

管家經御幸一點就知道他要什麼了,他偷笑一下向御幸點了頭。

「屬下這就去安排。」

「欸?我什麼都不知道也要做什麼啊!」

澤村來回看著他們卻不知道他們在打什麼啞謎,御幸推著澤村走回去,直說等一下妳就會知道了。

然後澤村就被帶到一個疑似更衣間的地方。

「這是……」

澤村傻眼的看著一整面牆都是女式正裝,而御幸則走到一排放著襯衫、西裝的地方,鬆了鬆袖口。

「原本想說晚一點在挑要穿什麼衣服,既然妳閒不下來,那我們就先來挑一挑。」

沒想到竟然是要挑明天要穿的衣服,看著滿牆的正裝,澤村有些頭痛。

不僅有許多衣服可以挑選,一旁還有化妝師幫忙試裝,但是澤村卻一籌莫展。她根本沒有經驗,更不用說她以為只要穿剛來的時候御幸幫她準備的衣服。

「澤村小姐是短髮比較難作造型呢。」

「不然帶個假髮呢?」

「假髮是嗎?」

在澤村還在發愣的時候御幸已經在跟化妝師討論了。

「少爺的造型是要跟小姐作搭配嗎?」

御幸向對方眨了眨眼睛,伸出一根食指放在唇邊。

「噓,不要說,做就可以。」

 

盛會從一早就開始舉辦,早上的場地就在御幸家不遠的高爾夫球場,模式有點像學校的園遊會,裡面有許多攤販,參加的都是御幸集團的相關公司或者是合做夥伴。為了展示自己公司雄厚的財力及實力,那些攤販規模幾乎一個比一個顛覆澤村的想像。

早上的園遊會是沒有限制入園身分的,所以有許多公司的員工及他們的家人特地過來參加。澤村雖然沒有被要求一定要穿禮服,但還是穿上裙子,因為怕感冒所以在裡面又穿上厚絲襪,外面再穿上一個澤村不怎麼明白的名牌大衣,那大衣的顏色還跟御幸的大衣相似,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情侶裝。

御幸又怕她冷到頭痛所以又把一頂毛帽套上澤村的頭。

因為澤村不會穿高跟鞋走路,所以踏著平底娃娃鞋一到會場就像脫韁的馬直接往前衝。

「喂!澤村!」

御幸趕緊跟在她身後,很怕她獨自一人遇到不該遇到的人,然後當他抓到澤村的時候就這麼剛好的在不該到的攤位前。

「御幸君?」

御幸還來不及訓話就被一個嬌滴滴的聲音驚的想要逃離現場。澤村眨著大眼睛不解的看著從攤位後方出現的少女。

「真的是御幸君耶!」對方帶著瞳孔放大片的眼睛又睜大了不少。「是直接到我這邊找我的嗎?我也太幸運了呢。」

「呃……」

澤村趕緊把自己的手抽回來,御幸倒又是抓住她的手臂。

「優依妳們家今年在這裡啊。」

「討厭!人家每年都是在同一個位置啊。」那個叫優依的女孩一手捧著臉一手輕拍著御幸。「我知道御幸君一定是想吃我做的甜點,我有帶在身上喔。」

說著就從櫃檯後方拿出一個精心製作的盒子,上面還綁著粉紅色蝴蝶結。

「那還真是勞心了。」

御幸語調毫無起伏的謝謝對方,但是並不想接下這個甜點。

──天殺的知道她會在裡面放什麼,再說他根本不吃甜點!

不過優依卻閃著閃亮亮的眼眸直盯著御幸,擺明著要他收下。澤村知道御幸不吃甜的,但是不收下又過於失禮,所以就幫他接下盒子。

「謝謝您的好意。」

這時候敬語用得恰到好處。不過優依一見到澤村,過於裝扮的俏臉明顯的快速從頭到腳打量澤村。

「御幸君新來的女僕嗎?之前的阿碧還是小雙沒做了啊?」

「那個我是……」

「優依妳管太多了。」

「怎麼可以這麼說我,我是關心你啊,御幸君~~」

說著優依就纏上御幸的手臂,親暱的貼著他,不過御幸沒有讓她抱得太久,幾乎是下一刻就把手抽出來,把澤村手中的盒子放在他們桌上,推著澤村往別的地方走。

「謝謝妳的好意,不過妳媽媽好像在叫妳,就不打擾妳們了。」

「御幸君!」

不管對方在後方多麼氣急敗壞,御幸當作沒聽到。

「你跟她很熟嗎?」

澤村第一次見到御幸有些失禮的對待一個人,除非是自己熟到不行的朋友,不然根本不可能會發生。

「不熟。」

「女朋友?」

御幸的腳步一頓,用著澤村從沒見過的眼神看她。

──這傢伙!

幾乎家裡的人都這麼問過她是不是他的女朋友,這下子倒換成澤村在問他那個女的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知不知道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問我她是不是我的女朋友,就只有妳不能問嗎?

「不是就不是,幹嘛這樣看我啊。」

被御幸盯著有些發毛的澤村,乾脆不想追問把注意力放在一旁的攤位上。

「妳為什麼想要知道?」

「就好奇啊。你很奇怪耶,就不能好奇一下嗎?」

澤村氣呼呼的對御幸吼著,不過被吼的人心情異常的好,還伸出手戳了戳澤村氣到鼓起的臉頰。

「哦?好奇?之前怎麼都不見妳好奇了?」

「我現在開始不行嗎?」

只見御幸又要開始戲弄她,澤村眼睛一瞇直接抱上剛才優依抱過的手臂,而且還很大力。

「喂!妳幹嘛,很痛耶。」

「哼。」

澤村放開御幸的手不再理會他,只是聽到她小聲說句消毒後御幸還不怕死的在後面直說著生氣了嗎?妳也太小家子氣了之類調侃的話。

 

「欸?榮純?」

叫住她的聲音很耳熟,所以澤村跟御幸停下拌嘴看向來人。

「還有隊長大人。」

夏美笑著說出御幸的代稱。沒想到這時候澤村還留在東京,而且還跟御幸在一起,莫非她開竅了?

「夏美!妳怎麼會來這裡?」

澤村嶄露出這一天第一個笑顏,開心的跑向她。

「因為這個活動在東京算有名的,每年年初五都會舉辦,而且為期一天,所以幾乎大家都會過來玩。那妳呢?怎麼沒有回去長野?」

說到回家澤村就把家裡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跟夏美說一下,不過夏美沒有點明其實澤村可以借住她家的事情,反而在心中為澤村點個讚。

──真的是做得好!也不枉費她跟奈奈兩人跟她講了老半天的戀愛攻略,沒想到大而化之的榮純還真的有聽進去。

「沒辦法,在他們回來之前我就只能繼續待在御幸家了。」

「御幸家離這裡近嗎?」

「老實說,」澤村小聲地在夏美耳邊說道:「其實這個園遊會是御幸家辦的。」

「哈?御幸集團?」

澤村點了點頭,跟著夏美看向為了不打擾她們聊天而跑去買飲料的御幸。

「欸,我說妳啊,不談戀愛就算一有對象就找到不僅多金還長得帥的男人,好樣的妳!」

「妳在說什麼啊?」

沒想到朽木不可雕也,到頭來她跟奈奈說了這麼久澤村還沒開竅。夏美決定這次再說一次。

「妳對妳家隊長大人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什麼感覺?在球隊御幸就是帶領我們的隊長,在球場上是很厲害的捕手跟打者。」

「除此之外啊,除了棒球之外,妳沒有『啊,他好帥』之類的時刻嗎?或者是沒有他就不行的時候?」

澤村想起那時候她的手鍊不見,御幸用一兩句話就讓她心情平復下來,給她到現在還繼續帶著的手鍊,她更想起那時在籃球場遇到長谷川,御幸是怎麼解救她的。

夏美見澤村沉默著就知道她一定想到以前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有沒有過看到女生跟御幸跟親近,然後自己心裡怪怪的?」

跟著夏美說的話,澤村想起之前在學校看過御幸跟班上的女同學說話,也見過他跟部裡的小唯學姊她們講話,但是剛才的優依……

「妳覺得御幸跟部裡,不,跟其他學校的男生哪裡不一樣?」

夏美繼續一一跟澤村分析。

「妳不覺得他對妳其實很好嗎?妳不是說過他從來沒有帶過朋友回家,所以他為什麼會答應妳借宿的事情?之後還陪妳去神社看日出,而且不是也規畫要去箱根玩,更不用說上次我們去逛東京的時候,他大不了不理妳,為什麼還要犧牲自己練習的時間陪三個女生出去玩,而且他還不認識其中兩個人?」

不僅如此,澤村想到每次要出去買東西御幸也都會陪她。

「我認為啦,如果他對妳沒有意思的話,幹嘛把時間花在妳身上啊?球隊珍貴的左投手?我不相信其他球隊的捕手會對投手這麼上心啦。」

「再說,」夏美一把攬住澤村的肩膀,指了指她的心口處。「難不成他不是妳喜歡的類型嗎?但是這麼優的人只能遇不可求,被他這樣對待妳這裡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

「我是沒有想過……」

「反正現在開始想也不晚啊。」

澤村抓了抓頭,想著怎麼說才能讓夏美了解她的想法。

「老實說,現在我只想要跟他一起去甲子園,一起在那裡成為優勝隊伍的投捕搭檔,其他的事情對我來說都不怎麼重要。」

「但是在那之後呢?他大妳一屆耶,過了今年他就會引退了……」

「所以我們只有今年了。」澤村堅定地看向夏美。「在這之後我們就不能以投捕搭檔稱上甲子園了。」

「謝謝妳這麼替我著想,不過妳說的在夏甲之後我會好好思考的。」

突然間,夏美似乎了解澤村所說這些話其背後沒說出來的涵義。

「隊伍也排太長了吧。」

御幸拎著她們的飲料走了過來,看她們似乎聊到一個段落。

「辛苦了。」

夏美看到正主趕緊換上笑臉收下御幸給她的果汁,澤村則拿著熱可可又嘟起嘴巴。

「我也想喝果汁。」

「這種天氣還是喝熱得比較好。」

「那我要喝咖啡。」

「妳還敢說!」御幸戳著她的頭。「給我想想自己的身體。」

「很健康啊。」

只不過是喝個飲料可以吵起來。夏美有種被閃瞎眼睛的喝著果汁。

「哪裡健康!日常就要保養好。」

「喝一半。」

「駁回。」

澤村直接把御幸手中的咖啡奪過來換上自己的可可。

「反正咖啡你也是買熱的,我喝一半就會喝可可了。」

「我說不……」御幸才說一半澤村就已經開始喝咖啡了。「……行。」

喝著果汁的夏美又被他們互喝飲料閃到。

──說好的夏甲後再思考呢?





------------TBC---------------

助攻小能手夏美上線了!

那個年初初五的盛會是我亂寫的,在日本實際有沒有我真的不知道,也沒有去查證,只是因為劇情需要我才這麼寫。

話說回來我總是邊看MHA邊打這一篇,所以今天花了一半時間在尋找可以線上看MHA的網站,找的都快要吐血了,不是地區限制就是被國家限制,天殺的不知道多少連結在這邊就跟沒有網路是一樣的,而且隨便下載還會被抓,我還是乖乖的把最後找到的網站給存下來。

之後就是箱根之旅了,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推薦必去的景點嗎?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5)
热度(32)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