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記武器世 03.人質營救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長篇架空,梗源精神污染三十題





03. 人質營救





這次青道場的場地設計是在一座大樓裡,裡面結構錯綜複雜,大家都是在同一個入口進去,所以全部的考生都待在一樓處的大廳裡等待指令。

因為前幾天的海威市事件,讓大家有預感接下來會有大規模出征,所以大家卯足全力準備著。

因為是幾乎動員全靈武殿的人,所以在會場上總會有認識的人。

「東條、金丸!」

在人海茫茫之中,一個把粉紅瀏海蓋住眼睛的少年小跑步的跑向他們。兩個青年正在商討等一下的徵選,聽到聲音後就停下對話。

「小湊!你這次終於要參加啊?」

「嗯,」小湊春市笑的靦腆的抓了抓頭。「其實被人說一直在準備,沒試試看怎麼知道自己哪裡不足,所以就報名了。」

「這次徵選好像是獨自作業。」金丸舉起帶著手環的右手。「總覺得這個東西像是定位器。」

「好像是偵測波長跟頻率的東西,之前我有聽御幸前輩說過。」

突然有人插話進來,他們三人一同轉頭,只見那人面無表情有些冷漠。

「降谷君!」

「你這小子,」金丸用力拍了他的後背,力道之大讓降谷踉蹌一下。

「竟然會被那個御幸前輩看上。」

大約在一個月之前御幸在他們實地演練中抽到跟降谷搭檔,之後更在大庭廣眾下找他出任務。

「別這麼說,我之前也有跟他搭檔過啊。」

東條笑了笑,對降谷說聲辛苦了。

「御幸前輩都是這樣嗎,隨便找個靈武殿的人出任務?不是應該從部隊裡找人嗎?」

「好像是特例吧。」

當初東條也有問過御幸,他努力地回想御幸所給的答案。

「因為他可以跟不同的器靈搭檔,而且不是有把握的任務前輩也不會隨便出動,所以高層對他做事很放心。」

降谷一副他的實力被認可的喜悅,被春市調侃又不只有你一個跟前輩出過任務的。

應該說全靈武殿的器靈幾乎都跟御幸搭過檔才對。

「那你們跟前輩搭檔後有什麼想法?」

金丸試探性問著,跟著春市一同期待他們的回應,降谷跟東條對望後深思了一下。

「個性惡劣的人。」

「性格差的人。」

怎麼聽都是相同的話?

春市覺得在說下去就是在說前輩的壞話,當他正想要轉移話題的時候場內的廣播響起。

『請各位考生注意,在五分鐘後大門將會開啟,這次的題目是:人質營救。目前有二十位人質被關在這座大樓裡,一人請在三十分鐘內拯救五名人質,在大樓的頂樓有停機坪,那裏將會是你跟人質的獲救地點。祝你們順利。離試驗開始還有四分三十秒。』

聽到機械般的聲音解說徵選內容,春市重重的吐出濁氣。

 

在會場外圍的觀看人士,總覺得這次條件有些嚴苛。

「只有二十個人質,然後救出五人就算成功,這不就表示這次只有四個人可以加入我們?」

倉持以為會有很多新人入伍,結果竟然最多也只有四個人可以加入,讓他有些失望。

「我覺得這樣也不錯,寧缺勿濫。」

每個考場的徵選內容都不太一樣,但都跟所屬的部隊性質相關,像是以拷問聞名的帝東部隊這次就是考逼供手段。

 

徵選時間一到,大門一開啟大家都爭先恐後地衝進去,才一進去就直接遇到犯案人士。因為這次算是獨自作業,所以大家都使用一般武器。春市動作流利的掏出手槍射擊,百發百中。而跟在他身後的降谷也拿出同樣的武器,一樣精準的射擊。

其實金丸、東條、降谷及春市他們四人都是主攻射擊的人,算是在營救任務中很吃香的攻擊模式。當轉播播到他們時克里斯總是看得很認真,畢竟他真的很想要有槍系的夥伴。

雖然假想敵人是特製的人偶,但是攻擊力也不弱,若是小看他們自己會吃大虧。他們在一樓的大廳直接遇到戰鬥人偶,每個人一開始就進入戰鬥模式,也因為是大亂鬥,等春市好不容易擺脫這些人偶後已經獨自走到沒有人的走道。

人質到底是被關在哪裡?春市如此想著。但是左右觀看都是極為普通的走道,但是他還是提高警覺的托著槍,步步為營的向前走。

他下意識地認為既然要救人質,在最一開始就是要知道這棟樓的地圖。基於這樣的認知下,春市在一個大交叉路口發現一個看版。

「嗶嗶。」

突然在寧靜的空間下響起兩聲,春市心驚之餘托著槍左右環顧,就怕聲音引來敵人。確認安全後,春市把視線看向手上的手環,不出所料的手環上出現「GOT MAP」的字樣。

他點了點手環,一個光學螢幕就出現在眼前,螢幕裡有詳細的大樓地圖,其中在幾間房間裡還有光點,春市算了一下一共有五個,而地圖的最上方標著B。

他迅速的記下光點的位置,以及過去的路線。當他來到離他最近的房間後,春市一腳踹開房門,壓低身體的把槍口往前擺好,裡面正好有一名考生,他正好在拯救一個人質。春市扣下板機,讓一枚子彈擦過他身邊。突然被攻擊的考生這時才發現春市的存在,當他要抽出腰間的佩刀時,春市已經到了他的身邊,他使用擒拿術直接把人撂倒在地上,用腳把對方壓在地上再扣住對方的手。

對方還想要反擊,春市直接用槍柄把人擊昏。

確認對方暫時昏迷後,他趕緊到人質的地方,只見對方的手銬處沒有鑰匙孔。

「怎麼解鎖啊?」

不會是要直接把人帶去頂樓吧?

春市先把人拉起來,不料自己的手環不小心地碰到對方的手銬,這次發出嗶長音,然後人質直接變成一個球體,接著在他的手環處出現「1/5」的字樣。

春市趕緊把跟高爾夫球相近大小的球收進腰間,然後出發去下一個房間。

 

「這次的徵選有這麼簡單嗎?」

從開始到現在才不過五分鐘,御幸擦了擦眼鏡後戴好。不過不只有他一人有疑問,大家也都在深思這個問題。

畢竟他們都有個常識,拯救行動一個人是很難完成的。

 

在一個走道上有爭吵聲出現,春市悄聲的往那處移動,但是才移動到一半就有一個人向他迎面而來,他急忙的調整好射擊狀態,看對方進到他的射擊範圍後,他睜大眼睛。

「降谷君?」

「跑!」

一個簡潔有力的指令讓春市模不著頭緒,但降谷沒時間多做說明,直接拉上春市繼續往前衝刺。

邊跑邊疑惑的春市好奇的偷偷往後偷看,發現後面跟著一大群的戰鬥人偶。

「降谷君,你也太會拉仇恨了吧!」

「不是我。」

「不然他們幹嘛跟著你?」

降谷這時候避而不談。接著他們來到走廊的盡頭,再過去就是懸空處。

「往下跳。」

「這裡是三樓耶!」

不等春市動作,降谷一把抱起他然後縱身一躍。因為目標消失,這些機器人偶立刻失去方向,變回原先的模式紛紛散去。

因為重力加速度他們落地後發出不小聲音,春市煞白了臉,直接給降谷一擊。

「太亂來了!」

「嗶嗶嗶。」

在降谷摀著被打痛的地方時,他們倆人的手還同時發出聲音,然後出現「MEMBER 2/4」。

兩人愣了一會後不約而同的咦一聲,在畫面消失後又出現另一個疑似說明的視窗。

「4人組隊後救出10人即可完成任務。」

春市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所以把內容念了出來,在降谷思考還有誰可以組隊時,在他們上方出現金丸的聲音。

「小湊、降谷!」

下一刻金丸跟東條從二樓處跳了下來。

「你們看到組隊訊息了嗎?」

「剛剛看到。我都不知道這個手環還有隱藏模式。」

「如果沒有剛好觸碰到,也許我們到結束後都不會發現。」

小聊了一會,安靜著的降谷突然一句:

「不然我們組隊吧。」

好主意!

組隊後就是要分享目前他們所擁有的情報。

「我這拿到B區的地圖。」

金丸舉起手環,我是A區。東條則表示自己拿到D區。

「我拿到好像不是地圖。」

降谷不確定的把他擁有的地圖展現出來。春市研究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有點像通氣設備配置圖。」

「一區有五個人質,這樣我們必須救出兩區的人質才能過關。」

「從地圖來看要到另一區就要移動到一樓,然後再從那區的入口進去。」

「時間還有二十分鐘,這樣移動時間看來會是不夠。」

「啊,通氣設備!」春市把降谷君的配置圖拿出來跟他們的地圖比對一下。「對起來了,直接從通氣設備就可以移動到另一區。」

「既然這樣話,我們還是先從人質比較多的A區開始,然後在這裡進入通氣設備的通道移動到D區,這樣救完人就可以從逃生門直接到頂樓。」

金丸快速的安排最佳移動路線。

完全插不上話的東條跟降谷則在一旁看兩個學霸商討作戰策略。

「能跟他們組隊真是幸運。」

「嗯嗯。」

沒有春市點出來他們兩人還真不知道降谷找到的地圖有什麼用途。

 

「竟然會這麼狗屎運的發現手環的功能。」

既然官方會給他們設備,不就一開始就要檢查或研究。倉持對於他們的表現有些失望。

「不過開始有人發現組隊功能。」

「這樣的話最多就可以有八人可以過關。」

「八個人啊……如果真的可以加入這麼多人啊……」

如果不趕緊收集到十個人質的話,如果人質被大家分散拯救的話,到最後沒有救出應該要救的數量還是會被淘汰。

當春市他們組隊時,他們已經救出五個人。

所以他們不僅要比其他人更早到關人質的地方,還要攻擊那些疑似已經救出人質的考生。

在最後的十分鐘裡的重頭戲就是要收集到應要有的人質數量。

『克里斯,你現在在哪裡?』

大家的視線全部集中在克里斯腰間的對講機。他有些尷尬地拿了起來。

「我在看徵選會。」

『是嗎?你身邊還有誰?』

克里斯看了大家一圈,他們極為默契的趕緊撇開頭。

「大家。」他們聽到後都不可置信的看了他,克里斯無辜的笑了一下,「怎麼了?要集合嗎?」

『你跟小湊還有御幸過來一趟。』

高島的聲音這下換成片岡的,被點名的兩人眼神相視一下,亮介極為鄙視的嘖一聲,御幸則被倉持重重肘擊。

「你幹嘛啊?」

因為力道不小,御幸吃痛的摀著被打的地方。倉持一臉不爽的說:「沒什麼。」

最好是沒什麼。因為他比較晚站起來,亮介又是一記手刀落在他的頭上。

「動作太慢了。」

「真的很抱歉啊亮桑!」

御幸可以說是板凳都還沒坐熱就被叫出去,倉持看他八成又要出任務了,在這麼操下去英年早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知道他自己怎麼想,高層也太會使喚他了吧,就只因為他可以使用各種的器靈?他們其他靈武司也是可以,只是不能像御幸能百分之百發揮器靈的能力,但是也不表示他們能力不足。

「某方面我挺羨慕御幸但又覺得他很可憐。」

在場的另一個靈武司把倉持所想的說出來。倉持有些意外的看著楠木。

「前輩你不是也很常出任務?」

「但是御幸出去的次數可以隊裡最多的,連哲隊也沒有這麼多。」

「這麼說起來,哲桑也放假了,怎麼沒見到他過來看徵選會?」

想到之前哲隊不管多忙都會過來看徵選,沒想到這次卻缺席。白州也一臉我不知道的搖頭。

「他現在應該是療生池吧,阿純受了點傷。」

「阿純前輩受傷了?」

他們無法想像這麼強悍的人會受傷,哲隊不是挺愛護他的嗎?

難不成是那次活抓闇靈時被波及到造成的傷害?

倉持覺得自己的能力還有待加強,要不是最後他鬆懈的太早,哲隊跟阿純前輩兩人反應極快的把他跟木島拉走,不然闇靈在最後爆發衝擊波攻擊下,他跟木島可能就不是被放假,而是躺在醫院養病。

楠木知道倉持一定想多了,他有些惡作劇的笑了一下,等倉持想遠了才解釋。

「因為阿純在做菜的時候不小心切到手,然後就被哲隊送進療生池。」

也太小題大作了吧?倉持張了張嘴,許久後才找回聲音。

「我第一次知道純桑會做菜。」

楠木笑道:「他的第一次怎麼會給你知道呢。」

這時候倉持才想到要學白州一樣直接無視專心看轉播。







--------------TBC-----------------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很沉重的一篇卻帶著愉悅的心情碼字,然後發現我在分配搭檔的時候無意識把CP帶進去了,所以不會有倉春搭檔出現 (欸?(因為他們都是靈武司

對了學霸設定是參考寺爹裏公式書的排名。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12)
热度(28)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