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記武器世 01.面具與武器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長篇架空,梗源自精神污染三十題

-->慶祝小天使成為Ace





在一個陰暗又窄的走道上有著三個人既無聲又迅速的前進,仔細一看他們每人手中都拿著不一武器,有的是長劍有的是槍枝,在一個轉彎處他們極為默契的一同停下來,戴護目鏡的青年待在隊伍的最前方,他靠在轉角處觀察局勢,跟隊員們對視一下,只是在剎那間在每個人的藍芽耳機裡同時收到一個訊息。

『前方盡頭有間房間,裡面有一個人。不過門口有一個人守著。』

收到消息後最前方的青年看著粉紅短髮的少年,對方收到視線後點了點頭,雙方立刻換了位置。他蹲下來舉起手中的長槍,槍口處裝有消音器,小心地把槍口伸了出去,然後扣下板機。

「幸好是普通人。」

在後方的青年笑笑的說著,不過根據他的身手就算不是普通人也難以察覺,但是在耳機裡的人無奈地說:

『時間不多了,趕緊過去吧。』

接著下一刻換另一個人說:『我只給你十分鐘出來。』

「……」在場的另外兩個人冷漠地看著他,少年站了起來。「御幸前輩,我跟降谷君守在外面吧,你就跟川上前輩趕緊進去。」

「哎啊,還有十分鐘啊。」

「御幸,你想想我們進來光走路就花了三小時。」

《前輩,別在廢話了。》

「你看連降谷都說話了。」

因為只有春市聽得到降谷的聲音,他無奈地轉達後御幸不置可否地敲了一下他的槍。三人走到房間前面看著上了鎖著門把,御幸敲了敲耳機,說:「渡邊,我需要解鎖密碼。」

『門早已經幫你解好了。』

他們又再一次無言,春市提起槍把門擊開,而川上則是大力把御幸推進去。

那是一間說是像監獄也不為過的空間,偌大房間只有的中間擺著一副桌椅,其餘什麼東西都沒有。

川上環顧四周牆壁只有深淺不一的擦痕在上面,御幸邊觀察邊往裡面走,總覺得是有人故意造成的痕跡,而在房間的盡頭發現有一個人被以大字形的姿勢被鎖鏈綁在牆壁上。

「阿憲!」

川上趕緊跟上去。雖然對方在昏迷中,但整體上他覺得有些面熟。

「是人類還是器靈?」

『等我一下。』

在耳機另一頭的渡邊著手調查的時候,御幸決定直接把人救出來。

「反正是人是器靈都要幫他解開吧。」御幸把手往旁邊一伸。「阿憲。」

語一落,在一旁的青年直接化成一把比御幸身形更高大的鐮刀,漆黑的宛如死神之鐮。在御幸巧妙地揮舞下,不到兩三下金屬鍊立刻被破壞,而對方在落地之前就被御幸一把接住。

『查到了,是一個叫澤村榮純的器靈,只知道他在十年前就被關在這裡。』

 

 


 

01.面具與武器




 

在一個小區公園裡,有許多孩童在那邊開心的玩著遊樂器材,在不遠處的樹蔭下一群家長坐在長椅上和樂的聊天。在沙堆裡玩耍的小女孩開心的拿著小鏟子,努力的把沙鏟起來放進小桶子裡,企圖要把桶子裝滿沙,一旁的小男孩正想要加入她的行列,興奮的跑去跟家人拿自己的裝備,再小跑步的到女孩的身邊。

兩人根本不需要對話,一個眼神一個笑容就可以解決許多事情,在小男孩把自己的設備都放好後,有個影子把他們兩人罩住。

不,是影子把整個公園、整個城市都壟罩住。

大人是第一時間發現不對勁,在他們停止閒聊的同時四周八方傳來爆炸聲,充斥男女老少的尖叫聲。這時在遊樂設施中央出現一個帶著罩住半臉面具的人,它揚起一抹詭異的笑容,在不遠處沙堆中的孩子們還不懂發生什麼事情,那人伸出雙手,十道光芒就向四方奔去。

拿著沙鏟的小男孩看著身邊的女孩被光芒擊中,她仰後倒去後胸口竄出一朵玫瑰,接著不到一分鐘長大結苞開花然後枯萎。他呆愣著看著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女孩,就算他被大人抱起來逃命也沒有移開視線。

他沒有去計算他跟那個素不相識的大人逃命多久,只知道他們來到街上後有更多的人倒在地上。大人把他放下來,男孩看著他有些嬰兒肥的臉頰,只見他帶著微笑摸了摸他的頭。

「再跟大哥哥逃命一陣子好嗎?」

「為什麼大家都要死?」

「這個嘛……」他思考好一會,最後還是把他抱起來。「大哥哥的夥伴很快就會過來,我們要趕快去跟他們會合。」

男孩點了點頭,乖巧的待在那人的懷裡。只感覺到他似乎抬起手放在耳邊,喃聲說:「我是川上,現在救了一個小孩,被闇靈盯上,座標753,642。」

那人耳上戴著藍芽耳機,耳機內回應:『御幸已經過去了。』下一刻換成另一個聲音:『阿憲,去附近空曠的地方。』

「知道了。」

之後川上迅速的移動,完全不像是抱著一個孩子的靈敏。

男孩悄悄的往他們身後看去,只見一團比黑暗還要漆黑的影子跟著他們移動。

『給我一分鐘。』

「收到。」

川上奮力一跳從屋頂跳進一個空地,他捂著男孩的頭穩穩的落地,接著向前一躍在半空中旋轉一圈後站穩,只見在他們原本的地方瞬間被一個重物擊中,揚起灰塵。

「沒想到是器靈,可惜了。」

帶著半臉面具的人站在灰塵的中央,他動了動脖子像是在做熱身運動,看著川上單手托著孩子另一手抽出腰間的長劍。

「沒有靈武司的你還想跟我打?」

「沒事試試看怎麼知道。」

「不知道吃了器靈會是什麼味道。」

「這我怎麼會知道。」

對方輕揮動手臂,一把長刀就在動作中出現在手中。闇靈不像器靈需要藉由靈武司才能器化成武器,因為他們把器化媒介的人類吸收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不過他們吸收的人類如果是擁有跟器靈相契合的波長,統稱靈武司的人的話,那麼器靈潛在力量將會被釋放。

川上有些緊張的握緊長劍。這可以算是第一次自己一個人面對闇靈,聽說器靈跟靈武司一起對抗闇靈勝算還是對開,更不用說獨自一人,而且對方不知道是一般的闇靈還是吸收靈武司的闇靈。不過川上只要跟他僵持一分鐘就可以了,在那之後就會有靈武司來支援。

那人一躍就跟川上槓上,川上自認自己的劍術不弱,但招招都被對方壓著打,而且他還有個孩子要保護,對方就是看上這一點每一個攻擊的落點都在他的胸腔處。

他一個旋身帶著刀影橫著劈向川上,川上雖用長劍抵擋但是劍身能不敵闇靈器化的刀堅韌,長劍應聲斷裂。那夾雜著闇靈頻率的攻擊不僅擊碎川上的長劍,還帶著風壓把他們重重向後推,兩人雙雙落地,川上懷裡的孩子跟他分開,而他的手被劃出長長一條血痕。

接著那人雙手握上刀柄,再次分開後就成了雙把刀。才用單把刀就有如此威力,那雙把是不是成了雙倍力量。川上才這麼想,但仔細一看那手中的刀柄這時纏著長長的白條,與黑暗相反的顏色,這才是對方原有器化的模樣。

對方高舉雙把刀,毫不留情的對著川上劃出十字刃風。

──幸好那個孩子跟自己分開了,至少他還救了一個人。

明明眼前就是自己的死期,但川上還在想無關緊要的事情。

倒在不遠處的男孩睜大雙眼的看著救了他的大人被攻擊,揚起大把的灰塵。雖然在十分鐘前他們還是陌生人,但是對方在這短時間內還是帶著他逃命,男孩已經跟川上有了革命情感,湧上心頭的感覺是難過而不是對死亡的恐懼。

當闇靈判斷川上已經成為他的刀下亡魂後,他的目標就轉向男孩。明明知道接下來他一定必死無疑,但是他卻一步都動不得,想求救卻喊不出任何名字,男孩有些手足無措。

但是闇靈卻沒有像對其他人般把光芒射進他的胸口,反倒是往他走去。

「真是麻煩。」

他喃喃的念著,在他彎下腰要拎起男孩時,一道風刃迅速橫劃於他們中央,而這次的攻擊強度把地面刻出又深又長的痕跡。

當灰塵散去時已沒有川上的身影,倒是換成一個帶著狐狸面具的人,他手中有把比他身形還要高大的鐮刀,刀柄刻著古代的文字,而拿著他的人身上的披風隨著狂風飄動,在黑夜之中乍看之下宛如死神。

「哎呦,命還真大。」

當闇靈邊說邊抓起男孩,御幸在下一刻就出現在他們面前,抓住男孩的衣領後一腳把闇靈踹出去。

「往前跑。」

不冷不熱的聲音像是鑰匙把男孩雙腳解鎖,聽話的向前方衝去。見狀闇靈舉起刀向男孩攻擊,御幸則用鐮刀往上一勾,把對方的攻擊相抵消。

他靈活的舞動鐮刀,每揮動一次就會颳起風塵,對方也不示弱的使用雙刀接下攻擊更在御幸舞動的間隙中給予回擊,不過御幸並不是乖乖站定位,在有意識的走位下都能驚險的躲過攻擊,但是闇靈知道那不是巧合,而是身經百戰的武士才有的判斷。

拿著巨大的鐮刀,再加上這般的身手、威力,不就是最近很火熱的御幸川上組合嗎?

「我還真是幸運,沒想到能遇到你,御幸一也。」

在靈武界中有實力的人總是會被大眾認識,在闇靈中也對強者感興趣,畢竟吸收頻率強大的靈武司後自己也會變得更強大。

「能被你認識還真是我的榮幸。」

說歸說,御幸的攻擊更加猛烈。

「那個面具是我們的人才有的。」

「哎啊。」御幸解開面具,隨手一丟。「剛剛得到的戰利品。」

語一落,闇靈的氣息變的冷冽。

「你殺了冷。」

「原來他叫冷啊。」

不同於氣氛御幸倒是說的輕浮,闇靈爆發速度在下一秒出現在御幸面前,比起之前還要快速的揮動雙刀,御幸也不輸人用鐮刀擋下一刀又一刀。

御幸看準時機利用鐮刀的弧度把闇靈挑高,他把長柄架在肩上蹲低身體,轉動手腕往上一勾給在上空的闇靈致命一擊。知道自己必須正面接下結合器靈跟靈武司頻率的攻擊,他也把雙刀架在胸前做好萬全防禦姿勢,但是御幸並不只有準備一擊,他在揮出去的下一刻用一個轉步又架好攻擊姿勢,在半秒差的時間內又送出去一擊。

這就是御幸,總是會在對方的預判之下又給予反擊,只有對方想不到沒有他做不到。

對方扎實地吃下御幸的攻擊,但也藉由後座力趁機逃脫。

「我是御幸,成功跟川上會合,不過闇靈逃了。」

御幸把鐮刀插在地上,按上耳朵上的耳機報告目前的情況。

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是不戀戰的闇靈,再加上對方似乎很在乎那個男孩,所以御幸並沒有追上去。

『好,你們跟我們會合,座標002,305。』

「收到。」

川上解除器化從鐮刀變回人型,運用器靈的暗視力尋找男孩。

「挺奇怪的,那個闇靈竟然沒有要殺他。」

「人呢?」

「應該沒有跑遠吧?」川上說的不怎麼確定。「誰叫你叫他往前跑。」

「怪我囉?」

兩人往男孩跑走的方向走去。

「你真的殺了一個闇靈嗎?」

川上想起剛才他差點被殺掉,闇靈的強他已經親身體驗過,他無法相信御幸真的有那麼強,可以不用靠器靈就可以解決闇靈。

『那是哲隊阿純,倉持木島還有楠木小湊三組人一起抓到的。御幸只是撿了對方的面具。』

「這樣啊。」

「克里斯前輩……」

耳機裡的人低低的笑著。

『既然對方要帶走那孩子,那麼把他帶回來問一下我們抓到的闇靈就知道了。』

「我們又開啟另一個任務了。」

御幸抓了抓頭,川上哀怨地看向他。

「也不知道是誰的錯。」

「那絕對不會是我。」

「喂!」

 

當闇靈全面撤退後已經是一小時後的事情,在他們襲擊這座城市的一小時中,已經有一半以上的居民被殺死或者是被帶走。雖然靈武司跟器靈在事發不到十分鐘內就趕到這裡跟闇靈對戰,還是造成這座城市的傷害。

川上跟御幸找到男孩後跟部隊會合。唯一被抓的闇靈正不斷掙扎,不過一看到男孩後又安份下來。

作戰結束後他們把耳上的耳機摘下,這些耳機在下一刻解除器化出現一個有著歐美人士臉孔堅硬的人。

「辛苦大家了。」

他就是克里斯,可以器化成複數個藍芽耳機給器靈及靈武司裝備。在靈武界算是稀有的器靈,基本上器靈只能被擁有相同波長的靈武司器化,只有克里斯可以無視這個條件,不僅可以給擁有不同波長的靈武司裝備,甚至是同源的器靈也可以使用,再加上他可以無視電波干擾準確的傳達指令還能定位裝備他的人。

所以當他選擇加入青道時,造成整個靈武界的轟動。

「好了,可以收隊了。回去把闇靈交給渡邊處理。」

沒想到近幾年來闇靈開始集合在一起,像是有組織般地向他們攻擊,這次突襲就選在青道軍的負責區域,算是正式向他們開戰。

抱著川上大腿的男孩看著他們整隊要回去,川上友好的摸了摸他的頭,牽著他跟著大隊一起行動。在隊伍後頭的闇靈看誰接近就吼誰,反倒是看到男孩後快速冷靜下來,像是要把男孩的後腦盯穿般的瞪著他。在一旁的御幸把闇靈的一舉一動都看進眼裡。

「聽說你叫冷啊。」

闇靈瞪了過去,沒想到會是御幸向他搭話。

「御幸一也。」

「別這麼兇,我只是找你聊天而已。」

「殺了我們這麼多人,我怎麼可能跟你聊天!」

「哎啊!冷靜一點嘛。」沒想到他難得找人聊天卻在一開頭就失敗。「再說要不是你們要殺人我會殺你們嗎?」

對器靈來說人類的血肉雖然可以讓他們不需要靈武司就可以器化,但某方面來說也算是毒藥,如果食用後就會變成闇靈,而且要定時食用不然會步入死亡。

他哼了一聲就把頭轉到別的方向。現在他被固定在專門對付器靈的設備上,外圍再被器化成金屬鍊的器靈綁住,高島也在他身裡注入肌肉鬆弛劑,短時間內他是無法自己逃脫。

「你們是有個組織吧?」

冷的身體一僵沒有回話。御幸並沒有追問,只是把話說完就快步走向前,留下背影給對方看。






-------------TBC-------------------

又是一個作死的開端,一坑未填又挖一坑,坑坑相連逼死作者,橫批作者找死或者是腦洞至上(看來作者要壞了,都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

第一次寫這麼嚴肅的題材,寫了又刪,刪了又寫,寫到後面不知所云,設定如山高.......要不是我想找三十題來練練手感靈感,結果自己跌入深坑........我該去面壁了。

下一篇也會繼續說明一下世界觀,還有這真的是御澤文,真的是御澤文,真的是御澤文!(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8)
热度(29)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