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細數流年 63. 迷路X迷路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平行時空,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63. 迷路x迷路



 

這次休假主要是要讓他們身體放鬆,所以御幸並不打算照著澤村的意願幫她接球,幫她熱身好就坐在一旁休息。

雖然落合教練的建議真的很有用,澤村的變速球確實會因為她的握法不同球路變化也會不同,變化球本來就會因投手不同而出現適合或不適合的情況,即使同一種球種會因為投手手的大小、手指的長度、體格以及投球姿勢,所產生的型態也會有些微不一樣,但澤村不同的是同一種投法卻可以因為握法的不同球路也可以不一樣。

澤村試著使用落合教練給她的建議調整一下放球點以及一些關於重心轉移的姿勢,因為御幸跟本不配合她,所以一開始只是她不停的對著球網投,但效果不彰。

「都放假了,不休息嗎?」

「休息了啊,」澤村背對著坐在椅子上享用管家幫他準備點心的御幸漫不經心地說道:「反正你有沒有行程,也不帶我去玩,我只好做我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除了棒球妳就沒有其他喜歡的事情嗎?」御幸拿起一塊餅乾。「這個很好吃喔,要不要來吃一塊?」

澤村回頭瞪了他一眼,放下球套走過來試吃一塊。

「看不出來你一回家就整個變了一個人。」

御幸被她的話一噎差點嗆到。

「沒想到妳的攻擊力又更強。」

「跟你學的,謝謝。」

以前都是御幸這樣讓人氣得牙癢癢,再附上一副欠打的模樣,嘲諷模式百分之百,這次澤村先發奪人倒讓御幸覺得這傢伙是不是翅膀長硬了。

「這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成語不是用在這時候!」

算了,這樣的澤村也是自己寵出來的。御幸嘆口氣,拿起咖啡來喝。

「等一下幫妳調整一下,不然一直對球網投再多還是沒有進步。」

「真的嗎?」

澤村眼睛完全一亮,但在御幸下一句話後整個變臉。

「笨蛋就是笨蛋,沒有人在一旁指點就不會前進。」

「喂!太失禮了!」

「什麼喂!我可是學長!」

「你一點都沒有學長的模樣啦!」

「再說下去我就不接了。」

「接!」澤村立刻換上討好的模樣,笑的一臉甜蜜。「學長超有學長的模樣啦。這邊也只有學長可以接我的球,就麻煩您幫我看看啊。」

沒想到會有一天自己會用讓自己反胃的聲音說話,雖然對方跟自己一樣有些聽不下去,但是只要能夠反將御幸一軍什麼事情澤村都願意做。

御幸口中說很不願意幫澤村接球,一旦接了不僅落合教練上身,對澤村每投出一球都有話說,還越接越上癮。沒有御幸的阻止澤村也投得很盡興,兩人就在簡易的球場裡折騰到管家過來叫他們吃午餐。

不過他們因為流了汗就先去沖澡再去餐廳。因為澤村留著一頭俐落的短髮,所以沖完澡後她就拿著毛巾邊擦頭髮邊走出房門。

這間大宅根本就像是迷宮,基本上都是御幸帶著她到處溜達,或者是有阿碧或小雙在一旁跟著,所以她睜著大眼從一出房門就迷失方向。

「御幸?」

她擦著頭髮不確定的喊了一聲,但是偌大的房子只有她的回音。

「阿碧?小雙?東爺爺?」

澤村把她所知道的名字都念上一遍,但都沒有回應。

「這到底在哪裡啊?」

澤村只知道她現在是在二樓,所以如果她要去餐廳就要找到樓梯。她在走廊繞了一圈,不知道自己是錯過哪個轉折點,竟然一時間找不到樓梯口。當她計無可施正要打電話給御幸時,發現有間房門是打開的。

澤村小心翼翼的把門推開,從一進門就可以看到高於兩層樓的藏書,就像國外圖書館般的還有梯子可以爬上去拿書。澤村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龐大規模的書房,目不轉睛地走了進去。有外文書也有本國書,重點是都有按照字母排列著,房間的中間還放著一台電腦,澤村走了過去裡面的介面竟然跟圖書館一樣的搜尋頁面。她好奇的在上面打上一本少女漫畫的名字,竟然出乎意外的有結果。

「這也太強大了……」

原本只是她隨意試試,沒想過這麼正經八百的書房還有漫畫,澤村半信半疑的走去頁面顯示的位置,但更讓她驚豔是放著那本漫畫的那個架子擺上許多同類型的漫畫,而且都是收集到最新集數。

澤村的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把最新一集抽出來看,這可是她還沒有看到內容。在她看的津津有味的時候,有個渾厚的男低音突然從她的頭上傳下來。

「妳喜歡看啊?」

從沒有聽過的男音讓澤村的身體猛然一頓,她心驚一下的跳離原位,趕緊往上一看,只見對方站在樓上的欄杆處,拿著一本原文書面無表情地等著澤村回話。

「是……我從第一集就開始看了……」

澤村有些不安的盯著對方慢慢走下樓,對方有點像長大版的御幸,但臉部的輪廓又不太相似,氛圍跟御幸拓輝很相似,但又更加冷冽,板著臉孔比生氣的御幸還讓人喘不過氣,踩在木質樓梯的腳步聲每一步都讓澤村很想轉身往門口跑去,要不是她是借住在這裡的外人,她早就想要尖叫大喊御幸。

「妳不喜歡吹頭髮嗎?妳的頭髮還是濕的。」

「喔,」澤村尷尬的拿起毛巾擦了擦頭髮,「想說頭髮不長很快就會乾了。」

「沒有人跟妳說不吹乾會很容易感冒的嗎?」

是有啊……澤村面面相覷,覺得這時候閉嘴就是最好的選擇。

可能是發現自己的口氣太過強硬,對方把書放在中央的桌上,看著電腦裡面所搜尋的名字。

「為什麼妳會喜歡看這本書?」

把漫畫稱作書也挺奇葩的。

「其實我很喜歡這種淡淡的手法描述女主角對於友情、愛情、朋友失戀等校園故事,因為自己根本不會有這般體驗……」

畢竟都是女孩子,總是會有些浪漫幻想,但是因為自己身處在超級現實的棒球部裡,什麼粉紅色校園生活一點邊都沾不到。

「其實很多漫畫會這麼紅,主要是在現實中根本不會發生,然後作者把我們讀者的幻想編成故事……」

說到一半澤村突然想起,她幹嘛要向對方推薦漫畫的好啊?

「因為自己不會有這樣的生活,所以才會這麼喜歡嗎……」

對方若有所思地道著。

「是有家人也喜歡看嗎?」

澤村的話一出,對方就立刻看向她,讓她緊張的立正站好。

「別這麼緊張,我又不會把妳吃了。」

如果你要吃我的話我就會大叫啊。澤村扁了扁唇,尷尬的笑了笑。

「其實是我內人喜歡看,以前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她這麼喜歡,有時候會看著看著會不自覺的哭了出來或者是笑出來。」

說歸說你還是把一整套都買起來了。

「這就是少女漫畫的魅力啊。」

可能是看澤村的頭髮未乾,對方一直要她趕緊去吹頭髮,澤村訕笑一下不好意思的說:

「其實我是迷路了,可以跟我說怎麼走嗎?」

 

「太誇張了,妳不是有手機嗎?幹嘛不直接打電話給我?妳不知道我一直在樓梯那等妳嗎?」

「我就是找不到樓梯啊……」

御幸他早就洗好澡在樓梯那邊等她,早知道就直接去她房間那等人,不僅等了快一小時,對方還一通電話都沒有。

「手機是裝飾品啊?」

「對不起啦。」澤村亦步亦趨跟在御幸身後,「因為不小心走到書房,然後就看起書來……」

「我怎麼不知道妳什麼時候這麼有學問了?」

「現在啊。」

「妳還好意思的回我?」

「唔!還有跟別人聊天。」

御幸的腳步一頓立馬轉頭,澤村來不及煞車直接撞上他的後背。

「幹嘛停下來啊?」

「跟誰?」

「哈?」

「我說跟誰聊天?」

在等澤村的時候御幸正跟御幸拓輝擦身而過,後者正要下樓梯去用餐,而且如果是澤村認識的人的話,像是小雙或阿碧之類的她一定會說出對方的名字,更不會使用別人這個詞。

御幸幾乎是在一瞬間用刪除法去判斷在澤村所說的別人是誰。

澤村怯怯的瞄了瞄御幸的表情,發現對方臉色不對,無辜的眨了眨眼。

「你都知道是誰了……」

語氣要說多無辜就有多無辜,在御幸要再多說什麼時候,在他們身後出現澤村稍早前就聽過的聲音。

「站在這做什麼?」

澤村幾乎是機械式的轉頭,御幸臉色更加難看的盯著對方。

「父親。」

「伯父好!」澤村趕緊高喊,想打破開始僵硬的氣氛。「謝謝伯父跟我講怎麼走讓我可以去吃飯。」

「妳是一也的客人啊。」

明知故問。御幸小聲地滴咕著,澤村趕緊撞他一下。

「女朋友?」

「欸?不是啦,是棒球部的後輩!」

一提到棒球兩人之間的氣氛又更不一樣,澤村趕緊住嘴不知道自己是說錯什麼。

「你還在打棒球,」對方經過他們兩人,淡淡的留下一句話。「什麼時候才會面對現實。」

澤村不敢相信剛才自己是聽到什麼,她吃驚的看向對方的背影,完全無法把現在的人跟剛剛遇到的人做比較。她沒有想過御幸的家人並不贊成他去打棒球,自己的夢想當不被家人認同時那會是多麼的讓人傷心?

「御幸……」

「走了,去吃飯吧。」

御幸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就轉身走去餐廳,一點表情都沒有給澤村。

澤村坐立不安的坐在御幸身旁,在他們對面是御幸的哥哥,坐在主位上的是御幸的爸爸,擺在眼前的食物讓人垂涎欲滴,但是用餐氣氛卻讓人提不起食慾。

「吃吧。」

不溫不熱的聲音一響起後,大家才此起彼落的說著我開動了。

從來沒有在這麼有壓迫感的地方用餐,澤村有些不適應,她端著碗動了動身體,眼睛不安分的流連在在場的三個男人之中。

如果她沒有跟御幸一起回來的話……光想到畫面就讓她忍不住皺起臉來。

「妳幹嘛?屁股長蟲啊。」

不知道御幸是存心要跟他們做對,還是只是想要調侃她,這時候竟然神經大條的低聲跟她說話。

「你才屁股長蟲!這叫消化不良!」

澤村也壓低聲音反擊他,但是她不知道在這偌大的空間裡安靜的連掉跟針都聽的道,所以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大家都聽的到。

「不好吃啊?」

「別推我下水,這好吃到炸!」

「什麼形容詞啊……」

「最新的形容詞,我說你啊,只活在棒球裡是跟不上時代的。」

「那妳就不要靠我好好的磨練妳的變化球。」

「我錯了!」澤村趕緊換上討好的表情。「來,學長請吃我的炸豬排,這可是我留著捨不得吃的,超級好吃,然後多吃一點這樣就有體力接我的球了。」

「喜歡吃的話廚房還有。」

「那學長如果吃不過的話我可以幫你去拿。」

兩人一來一語的邊鬥嘴邊把食物掃光,澤村輕咬著筷子,不知道這時候該不該再續碗,就怕在長輩面前失禮。御幸早就知道澤村還沒吃飽,也知道她在顧忌什麼,於是叫下人再送上兩份餐點。

在澤村要開始跟第二份午餐奮鬥時,御幸爸爸正好用餐完。

「妳叫做澤村是吧?」

「是的。」

不知道為什麼對方開始找她聊天,她趕緊把嘴裡的湯喝下,疑惑的點了點頭。

「家住哪裡?」

「我住在長野。」

「來東京念書?」

「是的。」

「打棒球?」

澤村怯怯地看了他又看了身邊的人一眼,才回覆:「是的。」

「打什麼位置?」

「我是投手,御幸則是捕手。」

說完御幸用腳踢了她一下,要她別多說。澤村她才不管,一股腦地把自己想說的都說出來。

「御幸學長可是我們隊上的正捕手,第四棒而且還是隊長!厲害的很呢!」

「又不是妳,說這麼高興幹嘛?」

「我開心啊!」

不過對方不怎麼理會,等他們熱絡討論好一會後才開口。

「那妳認為打棒球可以養活自己嗎?」

他們一愣,應該是澤村愣住,她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我覺得……如果是御幸的話應該沒有問題。」

「怎麼說?」

澤村發現御幸的表情驟變,趕緊在餐桌下踢了踢他,要他表情管理一下。

「他很厲害啊,現在有很多球隊都缺捕手,既可以防盜壘又可以協助投手三振對手,像我只是要把御幸要求的球投向指定的位置就很吃力了,而且投手生命又比捕手還要短,怎麼看都是他可以活得比我久。」

其實在這裡澤村有點語帶雙關,但是不知情的人根本聽不出來。

「是嗎?」

見到對方終止話題正要離開時,澤村站了起來。

「對了,伯父!我們這次會參加春甲,是我們學校睽違六年打進春甲,如果有時間的話歡迎來看我們的比賽!比賽時間是在三月。」

對方沒說什麼,御幸拓輝倒是給澤村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就跟著對方一起離開。

「幹嘛約他,他根本才不屑去看棒球比賽。」

「可是他是你爸爸耶。」

「所以我了解他。」現在沒有人在餐廳裡,他們終於不用壓低音量說話。「快吃吧,吃完我們再去試試其他握法。」

「喔。」

我怎麼記得一開始他好像不怎麼想要練球?不過這種話澤村倒是很有自覺的沒有說出來。

 

用餐後他們先做些重訓,之後再去傳接球。澤村在試到一個握法時,投出去的球總是會暴走到一些奇怪的地方,因為太不穩定也試過很多方式,每試一次球就會飛出他們的視線,當最後一顆棒球消失在他們視線中時,御幸已經不想去尋找了。

「去找吧,找不到就不練了。」

「怎麼可以這樣!」

「最後一顆被妳用掉了,現在沒有球還能怎麼辦?」

「一起幫忙找啊!」

「我不要。」

御幸在後頭耍任性的搖著頭,讓澤村在前方大喊:前輩始亂終棄啊!

「這句話不是這樣用的!」

澤村沿著球飛躍的軌跡尋找它的身影,連樹枝、草叢裡都找,走了好一段路都沒有發現,但是卻找到一個人。

而且那個人還挺眼熟的。

「老爺爺?」

「哎啊,被發現了。」一看到是澤村老人家眼睛一亮。「小姑娘?」

「老爺爺您怎麼進來的?」這算是私闖民宅嗎?澤村有些緊張的東張西望,周邊沒有人但對方懷裡確有許多顆小白球。「啊!我的球!」

「這是妳的啊?」

「是的!我剛剛在跟學長練球,不小心把球投去別的地方,我現在正在找呢。」

「我還想說是誰把這個丟在這裡呢。」

老人家直接把球還給澤村。

「不過老爺爺您是又迷路了嗎?需不需要打電話給您的家人?」

「哎啊,有電話可以借我嗎?」

「有啊,」澤村沒有懷疑對方的笑容,還很親切的指著一個方向。「我帶您去室內吧,在外頭吹風吹久可不好。」

「老爺爺喜歡喝茶嗎?我記得有紅茶還有烏龍茶。」

「妳要泡給我喝啊?」

「可以啊,我之前在家都會泡給我爺爺喝。我看這邊有好多棵櫻花樹,春天到一定很漂亮。」

「「然後泡壺茶坐在樹下賞櫻。」」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同樣的事情,澤村一臉驚訝的看向老人家。

「老爺爺,其實我們挺合的嘛!」

「妳現在才發現嗎?」老人家嗤嗤的笑著。「哎啊,老了不中用,有多少年都沒有跟別人一起賞櫻了。」

「老爺爺家也有櫻花樹啊?」

「哈哈哈。」他豪邁的大笑,顯得中氣十足。「怎麼要來我家看看嗎?」

「如果有機會當然可以啊。」

「可惜了,妳可是要上學呢。」

「等我畢業啊。我就不用練球可以過來這裡啦。」

「哎歐,小姑娘,飯可以亂吃,但承諾可不能亂說。」

其實御幸並不放心澤村去找球,應該說又怕她迷路,但跟在後頭一會後卻看到她跟一個人有說有笑。

而那個人他並陌生,應該說在早上就有見過面。

「啊!御幸!」澤村看到他就向他揮了揮手。「球都找到囉。」

「這樣啊。」他向老人家一個敬禮。「早上還來不及向您道安。」

「哎啊,免啦免啦。走吧,小姑娘說要泡茶給我喝呢,快進屋內吧。」

說著老人家倒是拍了拍御幸的後背,然後推著他往前走,留下一臉疑惑的澤村不明就裡。

「御幸,你認識他啊?」

御幸則是給她一臉複雜的表情,像是開心又像是不安讓澤村不解。

「他是我爺爺。」

「哦,這樣啊。」澤村點了點頭,然後瞪大雙眼的大喊:「你說什麼!」

「我的耳膜啊!」御幸嫌棄的壓了壓耳朵。「不要突然在我耳邊大吼啊。」

「為什麼早上的時候不跟我說?害我剛剛以為他迷路,還請他去裡面打電話給他的家人來接他回去。超丟臉的!」

「反正妳又不是只丟臉這一次。」

「太失禮了!」

澤村氣到拿起懷裡的球二話不說就要丟他,御幸眼明手快的逐一接下。

「該說不虧是投手,投的還挺有準度的。」

「這時候是該說這種話嗎!」

「我這可是在稱讚妳耶。」

「我一點都聽不出來!」

「我可不是會隨便稱讚別人的人!給我心存感激啊!」

「那我還真是謝謝你啊!」

澤村說得咬牙切齒,懷裡的球一被丟完,就跑去御幸那裏奪球,然後拿到球又繼續丟他,為了不讓她惡性循環,最後反倒是御幸在躲澤村不讓她拿到球。

走在前頭的老人家聽著他們兩人吵吵鬧鬧的,把手負在身後呵呵笑著。

「清冷的家終於熱鬧一點啦。」





-------------------TBC----------------------

超多超多私設,想到之後還會有更多私設,完全是腦洞大開。(因腦洞疲於奔命的作者想為自己點蠟)

追到最新番發現阿鳴完全在開掛啊,那是夢幻組合啊,寺爹真是懂我心啊!什麼時候我的小天使也可以開始開掛啦?我倒是希望他能夠拿到1號啊 (御幸覺得0號比較適合澤村)(作者壞掉了)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4)
热度(37)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