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澤】細數流年62 早晨X迷路

-->御幸一也X澤村榮純

-->平行世界,澤村性轉,不喜慎入




62. 早晨X迷路


天際剛亮,在碩大的別墅一隅有扇落地窗的窗簾被拉開,御幸拓輝的生理時鐘如往常般的運行。儘管現在公司已經開始放假,儘管他已經回到家中,但是生活作息早已改不了。而清楚了解他的作息的管家在他才剛醒沒多久就敲了他的房門推著推車進來。

「大少爺,今日的早茶幫您挑選伯爵紅茶,今日報紙有朝日新聞、日本經濟新聞、產經新聞。」

「先給我經濟新聞。」

「好的。」

管家把報紙放在房內唯一的矮桌上,御幸拓輝站在落地窗前把管家披上來的外套穿起來。

只是在他把報紙攤開來後,像是想起什麼事情般的開口詢問:

「一也跟他的朋友已經起床了嗎?」

「……呃……」

難得可以聽到自家管家發出無意義的音節,御幸拓輝看向他。

「小少爺跟澤村小姐昨天去神社參加初詣,目前還沒有回來。」

「你說什麼?」

管家被御幸拓輝的嚴肅嚇得正著,趕緊接話。

「小少爺說他們還會去看日出,所以叫我們先回來。」

「所以你們聽他的話就回來了?」

「……」

「出了事看你們怎麼跟父親交代。」御幸拓輝把放在推車上的茶杯拿起來喝一口。「去找。」

「是的。」

管家幾乎是用跑的離開現場。

御幸拓輝拿著茶杯看向窗外,深思著。

 

看完日出後澤村跟御幸邊慢跑回去邊聊天。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也睡著了。」

「澤村小姐,先睡著的可是妳耶。」

「我身體不好啊,不正常睡覺可是對心臟不好。」

「現在就會說心臟不好,也不想想之前是多麼亂來。」

「我才沒有亂來呢,就只是……」

「就只是什麼?」

御幸直接打斷澤村的話,沒有好臉色的瞥了瞥她,反倒澤村被他的視線看得有些發毛,就沒有繼續把自己的話說完。

「沒什麼。」

「這時候就不敢回我啊?」

今天的御幸有些咄咄逼人,澤村心一緊腳步越走越快。

想到剛被鬧鐘吵醒時在眼前是緊握在一起的雙手,空氣中有著之前都沒有注意到的味道,或許那就是御幸一也特有的味道,跟森林裡飽含著芬多精的空氣有著些微差異,澤村幾乎是在想清楚的下一秒站了起來,而熟睡的人筆直的往一旁的地板倒去發出很大聲響。

然後在御幸正要開口的時候先聲奪人,兩人妳一言我一語的直到太陽昇了起來才有短暫的停頓。

「喂!澤村!」

御幸發笑的看著她的背影,放任澤村自己一個人越走越遠,自己也不心急的走在後頭。

她自己剛才是想要說什麼?澤村邊想邊走,沒有發現自己已經跟御幸的距離越拉越遠。

有什麼的東西被她忽視了,但又抓不回來,她心想應該不是多重要的事情就沒再繼續深思下去。

反倒是御幸所說的亂來應該是指當初在打夏季選拔賽的時候吧,那時候她是認真的希望可以晉級,然後跟著學長們一起踏上甲子園。

她只是想要燃燒自己換得夏甲的入場券罷了,但是自己似乎做出讓大家更擔心的事情。

不過當在秋季選拔賽上御幸隱瞞自己傷勢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似乎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

原本以為自己會給隊伍添麻煩,但是如果不愛惜自己的話、如果這樣就成功去甲子園,但是自己卻再也無法踏上投手丘,這樣的結果或許才是真的給隊伍添麻煩。

或許御幸就是想要告訴她這樣的道理,因為他也做了相似的事情,所以他們倆人真的是半斤八兩呢,根本沒有資格念彼此。

想及此,澤村放慢了腳步。

清晨的山路帶著些許冰冷的寒氣,澤村肩上還有御幸帶來的保暖的毯子,她理了理那個毯子,正想要說話時發現御幸根本不在身旁。

「御幸?」

只有兩線道的山路這時只有她一個人佇立著,要不是已經天亮不然澤村總覺得下一刻在冷清的路上會有鬼出沒。

她剛剛是有走很快嗎?為什麼會看不到御幸?還是說剛剛是有岔路她沒有注意到,所以是彎錯路才會無法跟御幸碰面?

澤村趕緊拿出手機,正要撥電話給御幸的時候,她看到在前方的大岩石旁坐著一個老人家。她呆愣好一會,直到低著頭的老人家突然跟她對視,下一秒她放聲大叫。

「啊────────!!」

只見對方想要站起來說些什麼,但是似乎坐太久導致又跌了回去,接著就一陣咳嗽。

聽到那人發出聲音,澤村趕緊停下尖叫,警惕的盯著他看。

「小姑娘,我是人不是鬼。」

「你怎麼知道我覺得你是鬼?」

「不然你怎麼會看到我尖叫呢?」

說的也是呢。澤村緊緊抓著手機完全忘記要打電話給御幸。

「那老先生您是人還是鬼啊?」

「妳靠近過來我就跟妳說。」

「不要,如果你是鬼的話我不就吃虧了?」

「為何吃虧?」

「說不定你是要抓交替的啊。」

「大過年的誰會抓交替啊?每個人都是趕緊回家團圓。」

「說不定鬼也要團圓啊。」

「所以他們都回家了。還有我說過了,我是人不是鬼。」

澤村快速思考,但卻想不出什麼好辦法,只好半信半疑的走了過去。

「那……老爺爺為什麼坐在這裡?」

「走累了就休息一下。」

在一座深山裡走累了?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奇怪。

「爺爺家是住這附近嗎?」

「是啊,妳不覺得這邊的空氣跟都市裡的空氣不一樣。」

澤村用力吸了一口氣,然後在跟印象中東京的空氣做比對。

「我分不出來耶。」

瞧她認真的在呼吸老人家笑了出來。

「妳這小姑娘挺可愛的。」

「欸?」

詫異之餘還是看到老人家要起身,澤村趕緊上前扶他。

「謝謝妳啊小姑娘。老骨頭一把了,真是禁不起坐地上太久啊。」

澤村口中雖然說不知道他是人是鬼,但下意識還是出手扶他一把,老人家不禁露出微笑。而當澤村發現手中的觸感是人體散發的熱度後,讓她心安不少。

「老爺爺您是住在哪裡?我送您回去。」

「妳這個姑娘不僅可愛也挺好心的。」

「因為我老家也有爺爺,雖然您們很不一樣,但您們人都好相處。」

「妳老家不在這邊嗎?」

澤村照著對方所說的方向扶著他走去。

「不是耶,其實我是因為家人這時候去別的城市度假了,所以我只好來這裡借住……前輩家。」

「前輩?」

「呃……」

澤村不知道是該跟他說實話還是塘塞過去比較好,畢竟她跟御幸因為性別有差所以一不小心很容易被人誤會。

不過她忘記了,突然停頓下來更讓人誤會。

「男朋友?」

「欸?不是!我跟他不是這種關係!」

澤村下意識直接否認,再三強調他們不是情侶關係,但是那位老人家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一臉慈祥的點著頭,直說著青春真好啊。

「我們真的不是這種關係啦!」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老人家口中說著他了解了,但笑意不減反增。

他們所走的方向是當初澤村走過的路,所以澤村心中對御幸感到抱歉,因為她是真的彎錯路才會遲遲沒有跟他會合。

等澤村跟御幸相遇的時候,有台黑色的轎車突然出現並停在他們兩人之中,一開始澤村不以為意,但她發現對向的御幸臉色驟變,還來不及反應就見身旁的老人家熟悉的向對方道安,而司機先生一臉歉意的不斷跟澤村道謝,似乎是因為他的疏忽才會讓老人家在外頭待這麼久的時間。

「是老爺爺的家人嗎?」

「哈哈哈哈,因為我的任性才會讓他們找我找這麼久。」

老人家倒是豪爽地大笑,讓澤村跟司機兩人面面相覷。

這不就是造成別人的麻煩嗎?

「謝謝妳啊小姑娘,沒有妳這個清晨一如往常的無聊呢。」老人家拍了拍澤村的頭。「期待下次再見啊。」

她剛剛是被稱讚嗎?澤村摸著被拍打的頭,思考著老人家所說的話其背後的涵義,但是對方並不等她會意過來,就坐上後座揚起手向她揮了揮。

「幫我跟一也問好吧。」

他輕輕的留下一句,就揚長而去。

「澤村!」等車子開走後御幸趕緊跑到她身邊。「剛剛是怎麼回事?」

「欸?我不知道。」

澤村一臉莫名其妙的跟有些著急的御幸解釋剛剛發生的事情。

「御幸,你認識他嗎?」

「妳怎麼會這樣覺得?」

「因為……在最後他好像叫我幫他跟你問好。」

御幸的臉色很難看,但是澤村很認真的在思考那個老爺爺怎麼會知道御幸的名字,所以沒有發現。

等等,說不定是同名不同姓的人啊?

這麼想就說得通了。想通後澤村就不再糾結這件事情,而御幸也趕緊轉換心情。

「我說妳啊,不知道怎麼走還敢自己走這麼快,我還想說才一下子的功夫我怎麼就沒見到妳,還真的給我彎錯路!」

「唔!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如果是故意還得了啊!」

一路上御幸針對這件事情不停的向澤村說教,因為是她做錯在先,所以澤村只敢小聲地反駁,然後又被御幸責備。

「沒想到御幸還有老媽子的屬性……」

「哈?妳再給我說什麼?!這是重點嗎?重點可不是這個。」

「我知道啊,只是我覺得你似乎比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更嘮叨了。」

「哈!?」

「想當初也只是覺得『啊,這個人怎麼這麼盧啊』,現在是『啊,這個人怎麼這麼碎碎念啊』。」

「也不想想是誰的問題,如果妳不做出這種事情,我也不想念。」

因為澤村決定要愛護自己的耳朵,所以她直接認錯。

「是是是,是我的錯。請您別再說教了,御幸前輩。」

澤村語氣說得可憐,讓御幸滿腹的怨言都自行消化。

「知道錯就好,沒有下次了。」

「下次我會記得先打電話。」

「在山區很難有收訊,還有,沒有下次!」

「是的。」

澤村俏皮的向他一敬禮,就讓御幸更加氣不起來。

 

在一個轉彎處,他們發現東爺爺的車子向他們駛了過來,御幸心有疑慮,明明就跟他說不用來接他們,他是要去哪裡?

「小少爺!」

「東爺爺?您怎麼會來?」

澤村靠上前,把御幸的一問問了出來。

「大少爺要我來接你們。」

什麼?澤村驚訝地看向御幸。不至於吧,只是外出一晚就要把人抓回去?

「怎麼,他怕我又跑走啊?」

「少爺只是擔心您的安全……」

東爺爺無奈的說道,但御幸的表情管理不住,沉著臉坐了進去,身為外人的澤村不好多說什麼,只好跟著御幸坐進去。

「御幸,說不定真的就只是擔心你啊。」

她淡淡的說著,老實講澤村真的很不習慣板著臉孔的御幸。

「你們是家人啊。」

御幸動了動嘴唇,但到最後依舊沉默不語。

為了轉換他的心情,澤村提議會去吃完早餐就去打棒球,而且她有想嘗試的東西,希望御幸能幫她。

果然聽到棒球就讓御幸提起精神。

「妳想嘗試什麼?」

「落合教練建議我試著用不同的握法投投看變速球,不過我一直沒有做過,想說現在有時間你家也有空間,不試試看好像說不過去。」

「落合教練的建議……確實值得試。」

 

在樓上的御幸拓輝隔著窗戶,看著御幸跟澤村邊說邊進門,然後不久後又發現他們兩人拿著棒球手套又走到前院的空地,接著兩人開始玩起傳接球。




----------TBC---------------

之前原本是想說有時間可以好好寫個文章,找回靈感,果然人還是不要太早立flag,現在又要忙起來了,期許自己能善用時間,然後手感趕緊回家,以周更為基本的目標!

對話什麼的似乎最讓人傷腦啊~

祝大家看文愉快~

评论(5)
热度(38)
© 冰希羽|Powered by LOFTER